第1155章番外:勾夫手記(220)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1:49
A+ A- 關燈 聽書

一扇門,隔開了兩個世界。

兩個人,寫就了纏纏綿綿。

英子的內心裏是拒絕的,可是當男人的唇舌還有一雙手不住的在她的身上畫圈圈,也寫下了一點又一點的深情時,她終於控制不住的成了他懷中的寵物。

被一個男人愛,是幸福的。

被一個超强的男人愛,更是幸福的。

她那麼多的師兄,哪一個都沒辦法幫她找回景欒,甚至于連半點消息都得不到,所以說,簡非離就是最最强的。

被他親著啃著咬著,她身體裏分分鐘泛起的都是那份滿足的感覺。

很幸福,很幸福。

以至於,當衣衫被褪淨,當喘息聲聲起的時候她都沒有發現,她早就忘我的成了簡非離身體的一部分。

太久的分離,在這一刻只想徹底的彌補回來,以慰藉自己這許久的孤單,所以,簡非離才不管外面是不是有人,更不管一會出去了那幾個人要怎麼看他,他只想把自己這些天以來的孤獨和想念徹底的釋放在英子的身上。

愛她,他會寵她一輩子。

要她,他會愛她一輩子。

寵與愛,相愛相持,再難分割開來。

許久許久,在英子被第N次的要過之後,簡非離才終於緩緩的放開了她,原因就一個,再不起不行了,飛機要抵達目的地了。

英子閉著眼睛只想睡覺,她太累了,從不知道簡非離這樣的强,簡直快要了她的一條小命了。

她就覺得以她的體力都快要撐不住了,若是換個女人,一定會昏過去的。

簡非離低笑的看著身前的女人,指尖點在她的小臉上,“要不要我幫你穿衣服?”

“不要。”她閉著眼睛懶洋洋的拍開了他的手,“別吵,我要睡覺。”

簡非離哭笑不得了,從前那個叱吒風雲無往不勝的女人哪裡去了?

這飛機要抵達目的地了她居然都沒感覺。

“好,那我先下飛機,你繼續留在這裡睡覺也好,晚點我派車來接你,我和景欒要先走了。”簡非離聲調溫溫柔柔的說過,目光卻還在英子的小臉上,根本沒有行動。

英子一下子就跳了起來,“要到了?”

“是。”

“你怎麼不早說?”英子扯過被單捂在身上就沖進了洗手間,再看鏡子裏的自己,一張小臉紅得快要發紫了,“簡非離,你混蛋。”她這要怎麼出去見人呢?

脖子上,手臂上,全都是星星點點的紅,還好他沒有往她的小臉上種草莓,不過,兩瓣唇卻已經腫了。

“只有混蛋才配做你男人。”他低低笑,渾不在意的穿起了衣服,一件又一件,很快就衣冠楚楚了,“我先出去,還是我們一起出去?”

“你先,你快點給我滾出去。”她是絕對不能跟他一起出去的,不然,更沒臉見人了,就是這一歪頭看出去,英子羡慕嫉妒恨了,為什麼她身上這樣狼狽,他卻整個人看起來都是清爽整潔的呢?

沒天理了。

“行,那我去外面等你,他們先下飛機,我等你出來一起下飛機?”簡非離繼續‘不恥下問’,看著她急得要跳脚的樣子,越發的想要逗著她了。

“別囉嗦了,快出去。”英子忙亂的開始化起了妝,衛生間雖然小,可是她想要的東西全都一應俱全,不然,她絕對跳飛機不活了。

能遮的紅點點都遮了,正要準備出去,突然間發現她之前的衣服已經不能穿了,要麼被撕成片片,要麼已經皺成麻袋片了,正急的不知道要怎麼辦的時候,房門被敲響了,“誰?”警惕的問過去,她現在這副樣子絕對沒有辦法見人,沒辦法呀沒辦法。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簡非離,她恨死他了。

“媽咪,突然間想起我還有禮物要送給你呢,絕對救急,你要不要?”門外,忽而就響起了景欒稚嫩的小聲音,可於她來說就宛如天籟之音。

英子的眼睛頓時亮了,她這個兒子一向能救她於危難,也最懂得她什麼時候需要什麼了,雖然不知道小人是不是知道剛剛臥室裏發生的一切,也不想讓他知道,但先拿了他的禮物要緊,說不定真的能救她呢,顧不得身上的酸疼,英子一步就沖到了門前,門開了一條縫隙,“給我。”

果然,門外是一套衣服,整整齊齊的捧在景欒的小手中。

英子已經顧不得飛機還沒降落了,也顧不得這會子外面的客廳裏幾個師兄可能看過來的目光了,搶過來就“嘭”的關上了臥室的門,然後飛也似的穿上了一身新衣服。

尺寸不肥不瘦,剛剛好,穿好了整理好了她皺了皺眉頭,這樣一點也不差的尺寸絕對不可能是景欒的手筆,算來算去,絕對是簡非離的手筆……

是的,景欒再厲害,可是對於穿著這些真的不懂的。

好吧,就看在簡非離為她早就準備了這一套衣服的份上,她跟他的帳就等到了簡家等一家團圓了等只剩下他兩個人的時候,她再認認真真的跟他算清楚。

簡非離,這帳一定要算,否則,她不姓陌了。

飛機開始降落了,英子這才悄悄的打開了臥室的門,客廳裏,幾個男人還是圍坐在一起,或喝咖啡或喝茶,其中自然也包括簡非離。

他沒事人的樣子仿似之前與她之間什麼也沒發生,倒是讓她覺得她一直躲在這裡有點怪怪的了。

反正他拿給她的衣服該遮的都遮了,除了微微紅腫的唇,其實也看不出來他之前把她那啥了。

是她自己嚇自己吧。

可,才要邁步,還是覺得不好意思,反正飛機要停了,就等他們都出去了,她再出去。

於是,英子悄悄的鬆開了握著門把手的小手,又轉回去了臥室。

“嘭”,飛機落地了,緊張的一小段的滑行後,終於停了下來。

微敞了一條縫隙的客廳裏傳來了腳步聲,幾個男人開始下飛機了,她再躲在這裡就真的有些過份了。

英子只好推門而出,景欒立刻就迎了上來,自自然然的拉住了她的手,“媽咪,我們一起出去。”

“好。”有兒子這樣正常表現的陪著她,她也才正常了。

下了飛機,T市的陽光正好,她仰首望著才飛過的天空,整個人仿似在做夢一樣,不久前還想著為師父報仇,這一刻,就要隨著簡非離去簡家了,這一切都轉變的太快,快的讓她彷彿置身在夢中一般的不真實。

不遠處,兩輛小車正疾馳而來。

落城一朝她走了過來,看著師兄,英子的小臉忍不住的泛起潮紅來,“師兄。”

“英子,我和幾個師兄弟準備先回沙州島了,你和景欒就先留在T市吧,等到了簡家讓景欒認祖歸宗後你再帶著他回去沙州島,這樣,咱島上的人見著了景欒,就放心了。”

“好。”英子點頭,落城一一向疼她,也是對她最好的師兄之一,她知道落城一的話都是為了她好,有他這樣同意她留下來,那就證明他已經接受了簡非離,其它的幾個師兄也是接受了簡非離,這樣,最好了,也能讓她安心的留下來隨著簡非離去簡家了。

“車來了,我們先走了,你好好照顧自己。”

“落師兄放心,我會照顧英子的。”眼看著落城一對英子依依不捨的樣子,簡非離吃味了,要是可以,他從小也在沙州島長大,是不是就沒有落城一沒有諾言的暗戀什麼事了,他早就把那些暗戀直接杜絕在沙州島了。

可這世上沒有如果,他與英子的緣份註定了只能從六年前開啟。

“再見。”落城一點點頭,這才轉身隨另三個人上了才到的一輛小車,那車,是簡非離派過來送他們離開的。

“爹地,真的要去見二叔嗎?”對於簡非凡,景欒是陌生的,也是好奇的,那種親人間的骨子裡就纏繞的糾葛,讓小傢伙即使還沒見到人,就情不自禁的掛念開了。

“嗯,走吧。”大手一隻牽起英子的手一隻牽起景欒的手,三個人一起上了另一輛小車,便飛快的駛往機場的大門。

英子略略的有些緊張,“阿郎,我要不要買點什麼禮物帶過去?”算起來她算是簡非凡的嫂子,其實這也不是讓她緊張的,讓她緊張的是她曾經想要弄傷喻色,而她的小叔子卻是最愛喻色的,也不曉得簡非凡知道她曾傷了喻色後是不是記恨在心了呢?

“不用,我早就備好了,算是你的禮物。”

英子心一暖,頭便枕在了簡非離的肩膀上,生命中有這樣一個很强的男人時時刻刻的陪在身邊不說,他還會把你隨時的所需都準備的妥妥的,讓你隨時想用就用,絕對的貼心。

有他如此,她真的很滿足了。

“阿郎,非凡會不會因為喻色……”

“不會。”

“你確定?”英子不相信的看著簡非離,等著他給她一個十分肯定的答案。

“確定。”簡非離眸光掃過景欒,只要簡非凡看見了景欒,就一定會十二萬分的喜歡的,那麼,就會原諒英子為了景欒而所作的一切了,畢竟,那是一個母親迫不得已的所為,况且最後她並沒有做成,這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