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4章番外:勾夫手記(219)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1:40
A+ A- 關燈 聽書

私家飛機。

寬敞而自在,每人一張舒服的按摩椅,再配以書報雜誌,外加茶和咖啡,這樣坐飛機的感覺更像是在享受難得的閒暇時光。

落城一帶著幾個師兄弟尾隨著英子上了飛機,英子要隨著簡非離離開,他就算是想封锁也不可能了。

有景欒在,人家一家三口在一起就是天經地義的。

英子先是與幾個師兄坐一起,一張圓桌,幾個人一邊喝茶一邊聊著,“師兄,對不起。”她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可是一不小心,所有的所有都沒有按照她預先設計好的程式執行,完全的走了樣,走到了如今的簡非離的飛機上。

落城一拍了拍她的肩膀,“這不怪你,是師兄沒本事,救不了景欒不說,連師父的下落都打聽不到。”倒是讓簡非離搶了一個又一個的頭功,襯著他們幾個師兄越發的顯得沒本事了,“景欒回來了就好,若是師父還健在,知道這個消息一定很開心。”

這話卻是真的,易明遠在的時候,最疼的就是景欒,有時候想起,易明遠分明是把景欒當親孫子一樣的對待的。

“撒麗,你也別自責了,如今這樣正好,不然,若我們真打死了季唯衍,打錯了人不說,還與青幫成了仇敵,以後的日子一定不好過,所以現在這樣,真的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另一個師兄也拍了拍她的肩膀。

兩步外的兩人比特小桌前,簡非離掩唇低咳了一聲,看著英子那一個個的師兄拍她的肩膀拍得那樣自然,他不樂意了。

這一聲咳,終於提醒了眾人,人家英子還有簡非離在等著呢,算起來,兩個人分開也蠻久的了,是時候讓兩人一起說說悄悄話了。

從前他們是看不上簡非離的,想著他離開也就離開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但是現在,幾個人全都對簡非離另眼相看了,畢竟,他們做不到的,簡非離做到了。

在這個只講究實際的社會裏,他們沒有救出景欒就是他們輸給了簡非離,這是只要一個結果就可以評判的。

“撒麗,去給我們倒杯咖啡,然後你就去休息吧,這陣子,你累壞了。”

是的,英子的眼睛都是黑眼圈,這陣子一直在烦乱要不要行動,結果,真行動了正好遇到簡非離救下景欒出來救場,不得不說,季唯衍的命真大。

“好,那我去了。”私家飛機,一間臥室一個大客廳,客廳裏散坐著眾人,那間臥室則是空著的。

英子再為幾比特師兄倒了咖啡,這才朝著景欒揮揮手,“小欒,來,跟媽咪一起眯一會。”她真困了,這會子看到了兒子,一直緊繃的心弦徹底的放鬆了,然後,就特別的想睡,可是,就算是睡也要摟著兒子一起睡,太想景欒了,最近,為景欒她是茶不思飯不香,睡也睡不踏實,如今,只有摟在懷裡才會真真正正的相信她的景欒是真的回來了。

“媽咪,我要跟城一舅舅下棋,還是讓爹地陪你一起吧,他說有師公和四舅舅的消息要與你一起討論呢。”

英子白了一眼這個叛變了的兒子,景欒這是在實實在在的在給簡非離製造機會,然,她四個師兄都在呢,她這是要進了臥室簡非離也跟進了,那多不自在,她是能進去就沒臉出來見幾個師兄了,想到這裡,便沉聲道:“那就在這外面與我師兄一起討論吧,討論好了我再去睡覺。”打了一個又一個的哈欠,不提睡覺也就罷了,越是提起越是困,好困。

“好。”簡非離也不惱,就知她是害羞了,指著他對面景欒才讓開的位置道:“坐這吧,這樣我們討論師兄們也能聽得到。”

他這樣說,她似乎也沒有反駁的理由,更何况,兩個人是相對而坐的,又有幾個人在場,所以,簡非離也不敢對她有什麼小動作的。

英子坐了下來。

可當真的坐下之後,她才發現了不對,面前的小桌子太小了,小得只能放下兩杯茶,兩個人間茶香飄散,濃香的醉人的心魂,再加上對面的男人是她已經交付了一顆心的男人,又是這樣的清俊溫雅,就這樣的看著他仿似在攝她心魂的眼睛,許久沒有在一起的兩個人只是四目相對,都有一種過電的感覺。

英子就覺得一顆心跳得厲害了起來,彷彿要跳出胸腔一般,一下一下,擂鼓般的響。

簡非離吹了吹杯中的茶,他如今喜歡上了品茶,就喜歡那種苦澀的味道,越品越能讓人心靜神靜,凡事也才能在那靜謐中想得通透。

可此刻,在許多天后再與英子坐在一起,身體裏的某個因了便開始蠢蠢欲動了。

一杯茶盡,放下茶杯的同時,簡非離身子一傾,胳膊便抵在了小桌的案頭上,一張俊顏倏然靠近了英子,“到了T市,我想與非凡一起一家吃一頓團圓飯,然後,就去救師爺和四師兄,可以嗎?”

簡非離是看著英子的眼睛說話的,那雙眼如同含烟染霧一般,只是看著就讓人迷醉,更何况,他看著英子時那灼灼的目光彷彿要將她的身體看進他的身體裏一樣,讓英子受了盅惑般的不由自主的就點了點頭,“好。”

於是,簡非離微微笑的轉首,沖著她的幾個師兄道:“那就這樣决定了,各位還有什麼意見嗎?”

他這樣說,再加上英子的反應,幾個人還能說什麼,這在人家的飛機上,人家想怎麼著就怎麼著,更何况,他們也沒有易明遠的任何訊息,想要有行動也沒有可能。

不知道目標在哪裡,行動個鬼?

“我算了一下,師父應該是被藏在那個小島上的,咦,我的手繪地圖呢?”簡非離說到這裡,目光自自然然的掃過周遭,卻哪裡有什麼手繪地圖,他這分明是故意的。

這樣故意的行為旁的人自是看的清清楚楚的,奈何當局者迷,英子卻是一點也沒反應過來,“景欒,你有沒有看見你爹地的手繪地圖?”

她這話問誰都會認真回答,唯獨景欒不會,“在臥室。”小傢伙手執著象棋裏的‘車’一下子推到落城一那邊的底線準備吃‘相’,這一句,沒有任何遲疑,也沒有看英子一眼,彷彿,他的話真真的絕對沒有錯一樣。

“那你去找找。”英子一聽說是在臥室,只好推給簡非離去找了,不然,她若進去了簡非離再跟進去,那後果……

她不敢想了。

“一起。”簡非離說著,頎長的身形一起,大手極自然的牽過英子的,便往臥室走去。

英子想要掙扎,卻又覺得一掙扎更顯眼,就有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也會吸引幾個原本沒有看向自己的人看過來,那樣,才是得不償失。

就這麼一猶豫的片刻間,簡非離已經牽著英子就進了臥室。

私家飛機的臥室小而精緻,絕對豪華的裝潢,一進了臥室,英子還沒掃描完臥室還沒發現簡非離所說的手繪地圖,整個人便被一扯,絕對沒有意外的被簡非離拉著一起倒在了圓形木床上。

“簡非離,你幹嗎?”英子一下子慌了,這男人壓在她身上的姿勢讓她不能不慌,要知道,外面可是還有幾個師兄和景欒在呢,她緊張極了。

“你猜?”走進了只有兩個人的空間,簡非離已經褪去了之前的溫文儒雅,此時是一臉的邪肆。

“猜你個大頭鬼,景欒在外面呢,還有我師兄。”英子推拒著簡非離的身體,可奈何,這男人就象是磁鐵一樣的吸在了她的身上,怎麼推也推不開。

她頓時就覺得無力了,還從來沒有一個男人在力氣上完全的把她壓倒了,壓倒的讓她特別的不甘心,“簡非離,你無賴,快起來。”

“叫聲阿郎聽聽,乖。”簡非離卻是低低笑,英子越局促他越是看著興奮,這樣緊張的英子就象是一隻小白兔,隨時等著他來宰殺。

“不叫。”英子嘟嘴,只想簡非離放手,可,這個時候讓一個分開了很多天的男人放手,那根本不現實,也沒有可能,若他真放手了,那就是他有問題了。

“真不叫?”簡非離依然淺淺笑著,一副你若不叫你等著瞧的樣子,讓英子心口又是驟然一跳,“你不許亂來。”

“呵,怎麼樣算亂來?親你還是要你?”簡非離語不驚人死不休的開口,讓英子小臉刷的漲紅,她完了。

“不要,都不要。”拼命的搖頭,生怕簡非離又是親她又是要她,那等完了事,她絕對沒臉出去這間臥室了。

“要不,你任選其一?”簡非離給出了他自己的建議,兩個,他都不虧。

“簡非離,你大爺的,你快放開我,我不要,我就是不要。”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可,不是都說通常女人說不要的時候都是想要的嗎?”

“……”

簡非離看著英子瞬間迷亂的小眼神,簡非離再也忍不住,薄唇頃刻間就覆在了她的唇上,輕輕碾碾,纏繞在一起,溫潤如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