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3章番外:勾夫手記(218)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1:31
A+ A- 關燈 聽書

“機場。”簡景欒黑葡萄般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眨了又眨,隨即,給了這個絕對正確的答案。

簡非離頓時歎息了,“完了,你不是我兒子了,你是我肚子裏的蛔蟲了,這回答,也太准了點。”是的,既然一家三口就要團圓了,那乾脆就回簡家的老宅團圓好了,非凡也在家裡,所以,現在趕去機場搭乘他的私人飛機直接飛回T市,到那時,就真的是全家都徹底的團圓了。

於是,柏油路上兩輛車一前一後飆向機場。

簡非離的選擇是正確的,只要景欒在他的車上,英子一定追來的。

英子的軟肋就是景欒。

如她這樣,真的已經不適合當殺手了。

只為,殺手最忌諱的就是有軟肋。

忽而,英子的號碼直接撥給了他。

簡非離一邊開車一邊隨手接起。

“簡非離,你大爺的,你這是要去哪裡?你給我停車,你把景欒還給我。”才一接通,不等簡非離說話,英子就吼了過來。

“回家,你也一起去。”簡非離根本不理會英子是不是吼過來的,紳士的語調平平靜靜,低低沉沉。

只這一句,英子的怒氣悄然間就散去了一大半,“回哪裡的家?沙州島?”在她的認知裏,只有沙州島的那個家,才是屬於他們的家。

“T市,簡家。”不想,簡非離立刻否决了,他心底裏真正的家自然是簡家。

“呃,誰答應你去那裡了,你趕緊把景欒還給我。”

“景欒也一起去,回家。”

“我才不要去呢,你大爺的。”英子餘怒還未全消,這會子還是氣衝衝的。

“景欒隨我一起回家,至於你自己,去不去隨意。”

“簡非離,你混蛋,你這是綁架景欒。”兒子都跟過去了,她能不去嗎?她現在最想做的事就把景欒抱在懷裡,然後狠狠的親一口再親一口,太想兒子了,可是想的同時,心底裏卻也是憤怒的,她千辛萬苦才養大的兒子,這現在分明就是站隊在了簡非離那一邊,她不幹。

“景欒舒服的坐在我身邊呢,如果這也算是綁架,那以前我們一起的時候就算是你天天綁架我了?”

“你……你……”英子氣得差點一口氣上不來。

聽著她微顫的聲音,簡非離又捨不得了,也不想再刺激她了,“乖,開車不要講太多的話,深呼吸再深呼吸,呆會機場見。”說到這裡他頓了一下,轉頭瞄了一眼景欒,見小傢伙仿若一點也不關注他和英子的對話似的,這才飛快的補了一句,“到時候,爺隨便你打隨便你罵。”

他這一句,刻意的壓低了聲音,一是不想景欒聽見少兒不宜,二是不想被英子那車車裏的人聽見,不然,他大男人的光輝形象豈不是盡毀了?

“滾。”英子低吼一字,隨即掛斷,再說下去也沒什麼實質xin的內容,而且,他兩個這樣講電話半點**xin也沒有,若簡非離剛剛的話被幾個師兄聽見,她的臉沒處擱了。

好在,掛斷了電話後,幾個師兄全都‘乖巧’的沒有問她簡非離都說了什麼,可曉是如此,她的一張小臉也是紅一片青一片了。

過了好一會兒,落城一才小心翼翼的試探xin的問道:“撒麗,我們現在去哪兒?”

“機場。”好吧,為了兒子她只能妥協了,不然,想兒子的她還能怎麼辦?

簡非離,他混蛋王八蛋,就先稍稍的饒過他一會,等見了面,她一定咬死他。

車速依然飛快,簡非離快,英子也亦快,絲毫不差了他的車技。

她自己是沒什麼感覺,可是車裏的幾個男人全都是面面相覷,她這明顯是與簡非離杠上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可,越是在乎,越杠的厲害吧。

好在,小城本就很小,很快就到了機場。

簡非離的私人飛機其實也是今天才到的,就是他的私人飛機把他和景欒一起送過來的。

兩輛車一前一後的停下來,車一停下,英子就跳下了車,猛的一關車門直奔幾步外的簡非離和景欒,一眼看到景欒的時候,她眼眶一熱,“小欒。”

景欒乖巧的轉身,然後奔向英子張開的懷抱中,小傢伙知道英子跟著簡非離的車到了這裡,他能為簡非離所做的就已經算是都做了,若是再跟簡非離站在一起,那英子得多傷心呢。

“媽咪。”輕輕柔柔的叫了一聲,英子直接就將景欒抱了起來,五歲多的孩子,也挺沉的,可她全然不在乎,狠狠的抱在胸前,恨不得壓進自己的身體裏,“小欒,你想死媽咪了,怎麼不早些告訴我你安全了你回來了呢?”

“爹地救了我就上了飛機趕來這裡了,飛機上沒辦法聯系你,然後到了這裡再打你的手錶就打不通了。”所以,真的不怪他,小傢伙委委屈屈的說過。

英子略略沉銀了一下,在去往醫院的路上她的手錶就消音了,直到後來發現景欒下了樓之後才打開的,這的確怪不得景欒不理她,是她自己沒看到。

狠狠的在景欒的小臉上親了親,“小欒,以後不許再離開媽媽了,聽見沒有?”

“聽見了,然後,我也不會再失踪了,不會再讓媽咪擔心了,媽咪放心吧。”被劫了一次就不會再有第二次了,他簡景欒也不是好欺負的。

“你知道媽咪擔心你就好了,告訴媽咪,他們有沒有欺負你?”英子開始四下的掃描著簡景欒的小身體,親媽呀,她是真的不放心。

“沒有,我過去了天天好吃好喝,就是不自由,不能到處亂走,不過,我剛好看了好多書,順便充一下電,媽咪,景欒是不是長大了?”

“呃,你個臭孩子,還不到六歲,就算是心智長大了,你這也還是個孩子,還是得叫我媽咪。”

“然後,也得叫他爹地,是不是?”眼見著簡非離一直在一旁眼巴巴的看著他們娘兩個親熱,景欒乖巧的把簡非離給扯了進來,不然,簡非離那哀怨的表情連他都看不過去了,彷彿他和媽咪這樣親近就是虐待了簡非離一樣。

不過,也不能怪他喲,簡非離找到他的時候只是抱了一下,絕對沒有象媽咪這樣左親右親,男人嘛,表達歡喜的管道絕對不一樣,所以,他是真不理解簡非離這是在嫉妒個什麼。

他跟媽咪完全是在做正常交流呀。

英子這才轉頭瞄了一眼簡非離,他瘦了,襯著他的身形更加頎長高挑,一張清俊的面容上,雖然此時一雙黑眸亮晶晶的看著她和景欒的方向,可是那下巴的胡渣還有黑眼圈都寫滿了他此時的狀態,那就是疲憊。

他這是有多久沒睡了?

所以,才會積攢那麼重的黑眼圈。

突然間就有些心疼,他這樣全身上下所湧現出來的滄桑感還不都是為了景欒嗎?

若不是他,也許她到現在都見不到景欒。

不得不說,這一刻她是佩服簡非離的,畢竟,傾他們沙州島全島之力都找不到的兒子,簡非離一個人悄無聲息的就找到了,這個男人是有辦法的,這個男人也是有本事的,只是,她在心底裏服氣嘴上卻是說什麼也不能服氣的,“簡非離,你確定我師父和我四哥沒事兒?”

“確定。”簡非離半絲猶豫都沒有,先把英子哄好了再說,不過,他這樣的回答也是有百分之七十的底氣的,反正第六感告訴他易明遠和老四都沒死,否則警詧打撈了那樣久,不會半個人影也見不到吧。

生要見人,死要見屍,只要一天沒看到兩個人的屍首那就沒有辦法證明兩個人已經死了,說不定突然間的兩個人就活了過來,而且,以他的感覺來看,也許這件事還是江城所為,目的就一個,讓英子和沙州島的人更恨季唯衍,這樣就能為他殺了季唯衍了。

這也像是江誠的做事風格,而且不得不說江誠也是成功的,畢竟,今天英子真的帶上了她的師兄去殺季唯衍了,如果不是他和景欒及時出現封锁了英子,只怕季唯衍現在已經沒有呼吸了。

算算時間,只要再差一點點,季唯衍就沒命了,想想,都是後怕。

聽著他十分肯定的語氣,英子這才長舒了一口氣,簡非離就是有這樣的本事,只要他一句話一個表情,就能給她以安心和信任。

算了,她姑且就信任他好了,畢竟,他已經找回了景欒。

“那你要幫我把師父和四哥找回來。”英子嬌嗔的看著他,這時候也在慶倖自己幸好沒有殺了季唯衍,否則就是殺錯了人,那她與簡非離之間的關係也就沒有辦法緩和了。

“必須的,媽咪放心,就算是爹地不答應你,景欒也會答應你的。”

有兒子這樣說,英子還能說什麼,到了這個時候才想起身後還跟了幾個師兄呢,這才沖著景欒道:“去跟你舅舅們打個招呼。”

“好咧。”景欒飛也似的倒騰著兩條小短腿就沖過去了,他自小在沙州島上長大,所以,與沙州島上的每個舅舅都親,爬到這個懷裡蹭一蹭,再爬到那個懷裡蹭一蹭,重獲了自由,小傢伙美美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