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1章番外:勾夫手記(216)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1:14
A+ A- 關燈 聽書

“落城一,你到底去不去?”沙州島的議事大廳,十幾個師兄弟全都被英子叫來了,這幾乎是人員最全的一次會議。

只是,少了本不應該少的三個人。

易明遠,諾言,還有老四。

卻,三個人的失踪全都與英子有關。

她是內疚的。

卻是再也沒有選擇的權利了,這一次,就算是簡非離封锁也不可能了,是季唯衍殺了易明遠和四哥,這個仇她不能不報,她一定要殺了季唯衍。

落城一沉銀了一下,道:“好,我去,不過只有我和你根本不够,季唯衍的人也不是吃素的,江君越,薛振東,還有他們幾個身邊的人都是一等一的好手。”

“要跟著我撒麗去給師父報仇的人報個名,我已經打算好了,就在聶香香生產的醫院裏動手,到時候,季唯衍一定出現的。

“在他的婚禮上動手不是更快?”

“季唯衍的婚禮一定會做好防範的,可是聶香香生產卻不一定了,突然間的要生產,哪裡就有那麼充分的準備,到時候再找些人去鬧場,再殺季唯衍就容易多了。”

“那個江君越最好不要動他,不然,惹上他就是惹上青幫,到時候我們若是成了成青揚的死敵,以後再去執行任務就多了敵手。”

“只殺季唯衍,其它的人若是動手只傷人不殺人,大家記住這一條就可以了。”

議事廳裏决定了一切,再回T市,已經是幾天後的事情了。

喻色與季唯衍即將大婚的消息散播在整座小城,幾乎到了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地步。

就算是你想要忽略也忽略不了。

“童子雞,我覺得聶香香就在喻色和季唯衍結婚的當天生產最好了。”

“嗯,有道理,那天他所有的人一定都是佈置在婚禮現場的,到時候聶香香一生,他只能放弃婚禮趕去醫院,然後我們再出手,最合適不過。”童子冉附和,很是贊同。

其它的幾個師兄考慮了一下,也覺得這個時間點選擇的合情合理,最適合出手。

季唯衍大婚了。

聶香香也要生了。

果然,一聽到這個消息季唯衍和喻色放下了婚禮直奔醫院。

眼看著季唯衍進去醫院,英子示意找來鬧場的人帶著聶香香的母親也進了醫院。

英子潜在人群中,低調的跟了進去。

倒是沒想到喻色也是有些本事的,三言兩語就說得聶香香的母親動搖了。

看來,是時候出手了。

“別聽她胡說,她不會給你們那麼多錢的,快沖進去把人搶出來。”英子低喝一聲,帶著自己的人就沖了進去。

“阿染,有危險……”沒想到,喻色一眼就認出了她。

“動手。”英子舉槍,四個師兄也舉起了槍,分別對準了手術室外江君越、藍景伊、薛振東、還有喻色和季唯衍。

大白天的。

陽光正暖,透過走廊的窗子斜斜打在光影之中,微微的浮塵盡顯。

眼看著江君越護住了藍景伊,季唯衍把喻色護在了身後,英子卻知道不能動半點的惻隱之心,師父的仇必須要報,還有,景欒也一定要找回來。

“嘭嘭嘭……”消音的手槍開槍了,槍聲不響,只有低低的悶響聲,但足以打入迎面幾個人的肌肉組織。

五槍,槍槍都是精准。

不過,五槍只打在了三個男人的身上,江君越和季唯衍寧願自己受傷也不閃不躲的將自己的女人護在了身後,再有就是薛振東,至於喻色和藍景伊則是完好無損。

藍景伊,她是簡非離曾經最心愛的女人。

可是這個時候,英子已經沒有時間去考慮這些了。

“啊……殺人了……殺人了……”聶香香的媽媽驚亂的喊叫著。

英子完全聽不見,與師兄一起,眼皮都不眨,緊接著就舉起了消音手機準備繼續射擊第二槍。

已經受傷的三個人,除了季唯衍江君越和薛振東中的都不是關鍵的部位,或者胳膊或者腿,只有季唯衍身上的那一槍是打在他的胸口上的,可是,他居然還沒倒下還沒死。

英子才要補槍,不想喻色沖了出來,伸手就要去捂季唯衍胸口的傷,那裡正汩汩的流著血,然,喻色的手才抬起,季唯衍便倏然推開了她的手,再度將她護在身後,沉聲對他們道:“你們要殺的人是我,放了這裡其它所有人。”他靜然站在那裡,結婚所穿的燕尾服上一片鮮紅,只看他的表情,你一定以為那些不是血而是紅墨水什麼的。

“季唯衍,你等死吧。”想起簡非離,英子曾經想過放手的,可是,季唯衍居然殺了師父和四哥,這個仇她必須要報,一抬手就要再繼續補槍。

“撒麗,不要。”就在這時,一道熟悉的聲音飄過來,震得英子手一抖,那一槍硬生生的沒有發出去,熟悉的男人已然奔至她的身後,長臂倏然一探,便一下子勒住了她的脖子,生怕她再開槍,再猛的一使力,英子的臉色頓時白了,呼吸也困難了。

“簡非離,你找死?”英子艱難的呼吸著,出口的聲音斷斷續續。

“誰敢殺人,撒麗死,還有,我和小欒一起死。”簡非離眸色深深,一邊挾持著英子一邊掃過那幾個正猶豫的英子的師兄,他認識他們,沙州島上見過,但是現在,事關季唯衍,他必須封锁。

“簡非離,你敢?”英了動了動,她想要掙開簡非離的鉗制,可是簡非離瘋了一樣的緊勒住她的脖子,根本不給她掙開的機會,簡非離是說什麼也不能讓她殺了季唯衍的,季唯衍於他的意義很重要,當初若不是季唯衍,也許他也死在遊艇上了。

“呵,要不,你就試試我敢不敢?小欒在我手上了。”簡非離輕輕笑,視線最終落在了喻色的身上,喻色救過簡非凡,否則,他弟弟早就沒命了,後來父親又陷害喻色嫁給了弟弟,他們簡家欠了喻色太多太多,所以,他不能讓喻色的心愛之人死在英子的手上,絕對不能。

“你就為了那個女人嗎?”英子一手吃力的抬起,手指著喻色,“上次就是你封锁了我殺她,這次,你還要封锁嗎?師兄,你們動手,不要管我,季唯衍弄死了師父還有四哥,他必須死。”英子雖然被制住了,雖然語言沒辦法連續說出,但是,卻還是可以表達出她完整的意思。

“好。”落城一低應了一聲,手中的槍便要再度射出。

場面一下子緊張了,沙州島上的人是恨不得季唯衍死的,可是季唯衍的人卻絕對不想他死。

“小欒,過來。”簡非離就在這時喚起了景欒的小名,英子一怔,卻還是有些不相信傾他們沙州島全島之力都沒找到的兒子簡非離真的找回來了。

“爹地,小欒來了。”稚氣的童聲,隨著奔跑頃刻間就到了簡非離的身邊。

景欒的聲音刹那間就吸引了所有人齊刷刷的看了過去,其中自然也包括英子和幾個師兄。

簡非離已經彎身抱起了小欒,一步走到了走廊的窗前,窗子是開著的,他動作俐落的就上了窗臺,“你們若殺他,我和小欒一起跳下去。”

手術室是在醫院的頂樓十八樓。

十八樓跳下去會是什麼後果,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就在英子和幾個師兄看著景欒吃驚而猶豫的瞬間,季唯衍出手了。

直接忽略了身上的多處槍傷,劈手一奪就搶下了正愣愣望著簡非離和小欒的英子的手中的槍。

“撒麗,你……”落城一這才反應過來,可英子手中的槍已經被搶到了季唯衍的手中。

“師兄,不必管我,殺了他,為師父報仇為四哥報仇。”英子高喊,漂亮的面容上全都是淚水,“殺了他。”她的景欒回來了,安全了,可是,易明遠和四哥的仇卻不能不報,否則,她何以能安心度過自己的餘生。

不可以。

“撒麗,我說過的,你若殺他,我和小欒一起跳下去。”簡非離抱著景欒靜靜的望著面前已經錯亂了的英子,眸色黯然。

“殺了他,快殺了他,他不會跳的,他是小欒的親爹地,不會的。”英子滿腦子的都是海邊落海的師父的那輛悍馬,情緒開始狂躁了起來,不管怎麼樣,她是一定要為師父報仇的。

而簡非離,那個男人,她像是懂的,又像是不懂的。

“哢……”

“哢哢……”

“哢……”

那是子彈上膛的聲音,現在,只要四個人一鬆手,以他們殺人的本事,季唯衍即便是手中有了英子的槍,他一個也不是四個的對手。

玩槍和玩功夫,那是兩種截然不同的事情。

再快的動作也快不過子彈的。

更何况,握槍的四個人全都是玩槍的高手。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媽咪……”

“撒麗,再見。”

視窗的簡非離動了。

因為,他再不動,已經上了膛的槍絕對會殺死季唯衍的,這一次離得那樣近,就算季唯衍有九條命也不見得能逃得過了。

視窗上有什麼一閃,果然,視窗上的簡非離和小欒已經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