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0章番外:勾夫手記(215)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1:04
A+ A- 關燈 聽書

T市的海岸線很長,車子直開向海邊的時候,英子已經開始用手機蒐索起時時新聞了。

果然很快就查到了海邊的一起車禍,車子落入海中,落海前監控顯示車內乘坐了兩個男人。

從這條資訊再加上四哥之前發出來的訊息,英子初略的判斷可能就是那裡了。

然,當童子冉的車抵達了目的地的時候,警詧已經將落海的車連人帶車的打撈了上來,一眼看過去,雖然是兩個男人,可那兩個人與易明遠和四哥卻是相差了十萬八千裏。

英子長舒了一口氣,只希望易明遠和四哥都不要有事,否則,她一輩子都沒有辦法原諒自己。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正要轉身離開,忽而,正在執行任務的交警與另一個交警小聲的交談了起來,“真是見鬼了,今天海邊兩起車禍都是兩個男的開車落水,真巧。”

“你說什麼?”英子倏的回頭,一步沖到了剛剛才說話的交警面前。

“這位女士,有事嗎?”

“我朋友不久前發了一條簡訊說落海了,是男的,與他乘坐一輛車的也是男的,你知道另一起車禍在哪裡嗎?”與其上網去查,還不如問這個交警來得更快,英子恨不得立刻馬上就知道答案,然後就與童子冉沖過去。

“哦,往北行,距離這裡大約四五公里左右的樣子,開車幾分鐘就到了。”

“謝謝。”英子轉身就走,幾乎是沖上車的,“童子冉,快開車,沿著海邊,往北走。”

“好的。”童子冉見她表情凝重,一時間也不敢多問了,只等她自己說出來。

是的,只要她想說,他不問她也會說的,若她不想說,他問了也沒用。

英子一顆心緊繃著,彷彿就要跳出來一樣,曉是她出過無數次大大小小的任務,殺人可以說是無數,有時候常常在夜半醒過來還夢見那些血淋淋的場面,可是,只除了第一次殺人時心跳加快的有些慌張以後,後來的每一次,她都沒有什麼感覺了。

甚至於沒有心慌心亂的感覺,但是現在,那種久違了的感覺又來了。

若是師父真的死了,她沒有辦法原諒自己,真的沒有辦法。

都怪她一定要找回景欒,不然師父也不會親自出馬。

師父是為了她為了景欒。

車子開得飛快,她的大腦卻一直在轉,不停的轉。

算算就快要到了,她忽而就打開了手錶,然後,目光定定的落在了簡非離的號碼上,撥通,這是自從那天簡非離離開沙州島後,她第一次主動撥給他,“英子,有線索了?”

也許是因為她一直沒有主動聯系他,所以,她這第一次撥通他的電話,簡非離就自動自覺的以為她是找到景欒了,可也就是這一句,把英子所有的希望都化成了泡影,原來,他也沒找到。

她還以為他有線索了呢。

耳邊還都是簡非離的餘音繚繞,英子抿了抿唇,隨即,輕輕掛斷。

景欒不見了。

師父走了。

一瞬間的萬念俱灰,簡非離,她真的指望不了他了。

輕輕閉上眼睛,多少年以來,從來不知道鹹澀滋味的她,流淚了。

四哥發完了那樣一條訊息後就再也沒有了,那絕對是出事了的前兆。

幾分鐘後,果然在前方看到了交警圍住的區域,童子冉停下車,英子跳下車直接讓他去找地方泊車了,而她則是直奔交警所圈住的現場了。

“警詧先生,我是這起車禍的車主的朋友,請問他們現在怎麼樣了?”

“落海了,正在找人。”

正在找,那就意味著還沒有確定師父和四哥的生死,這又突然間給了英子一些希望。

只是這世上,常常都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她只希望這一次反過來,希望越大失望越小吧。

這一處出事的地點是個急彎,難道是急彎惹得禍?

英子沖到了海邊的礁石上看過去,茫茫的海水中果然看見了師父最喜歡的那輛車,黑色的彪悍的悍馬。

但此時,悍馬再也不彪悍了,整個車身都泡在了海水中,只露出了一點點,若不是那個顏色她熟悉,她甚至認不出來那就是師父的愛車了。

這車,師父才買了半年而已,但現在,再也不會要了。

海上只能看見車,根本看不見人,有快艇正在海面上蒐索著,可是又哪裡能看到落海的人呢?

英子回頭看了一眼已經泊好車走過來的童子冉,“有什麼消息直接call我。”她腕上的手錶是防水的,那是沙州島的特製手錶,可以看時間,也是一個小小的微型電腦,只要你想要的,裡面應有盡有。

“撒麗,你要幹嗎?”

“撲通”一聲,英子落海了,只有兩三米高,這對於從小就在海邊長大的她來說是小意思。

水微凉,但好在T市一年四季都是如春,所以,並不是特別冷寒,英子飛快的遊向悍馬,幾十米的距離,她從來也沒有遊的這樣快。

到了,深吸了一口氣就潜入了海水中,才不管岸上的還有海上的交警的警告聲,他們找他們的,她找她的,反正,她一定要找到師父和四哥。

一次。

兩次。

……

不記得潛入海裡有多少次了,直到她再也沒有力氣潜了,這才任由快艇上的人把她拉了上去,“小姐,你知道不知道你這樣很危險?你潜進海水裏,萬一我們開快艇撞到你了怎麼辦?”

英子呆呆的坐在快艇上,不管對方說了什麼,她完全的充耳不聞,只是呼呼的喘著氣,然後目光直落在海面上。

她有些奇怪了,師父和四哥的水xin不比她差的,她都能潛入海裡那麼多次,按理說身為殺手的師父和四哥不可能在落海的那一瞬間不跳海不自救的,只要落海,以兩個人的本事絕對可以遊上岸的,但是現在,她甚至找不到他們兩個的踪影。

“小姐,請問落海的人與你是什麼關係?”

“朋友。”她與師父的關係她不想直說出來,若師父真的沒了,她不想警詧知道師父是一個殺手組織的一號人物。

走,就走的清清淨淨吧,又何必讓人查師父查個徹底呢。

那與沙州島來說就是一場災難。

“那,落海的兩個男子叫什麼名字?”

“梅景天,安明宇。”這兩個名字都是易明遠和四哥出來辦事的時候常用的名字,她想他們一定是帶著這兩個名字的身份證出來的。

“職業?”

“自由職業者。”

“家住哪裡?”

英子轉頭,有些不耐煩,“我不知道,我只是認識他們而已。”

見她情緒有些不穩,警詧沒有繼續追問,現在已經開始在打勞那輛悍馬了,英子上了岸,就等著悍馬上岸,然後她也好好查查這部車是不是被人做了手脚,否則,象師父和四哥那樣的人怎麼可能會出事呢?

別說是師父和四哥了,就算是沙州島最小的学弟,也絕對不會出這樣的車禍,那得開多快才會在急轉彎的時候沖進海裡呢。

時速最少要兩百以上才有可能。

就在她靜靜的等著悍馬上岸時,海水裏的一件深藍色的夾克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那個顏色,她分明昨天才見過,那是師傅穿過的夾克。

英子撒腿沖進海裡,很快就掏起了那件夾克,拿在手中翻了又翻,最終她失望了,真的就只有夾克,夾克上沒有任何可能帶給她線索的東西了。

但是,這個夾克卻說明了一件事情,師父一定是落海了。

警詧過來了,接過了她手裡的夾克認認真真的放進了證物袋裏。

從希望到失望,多經歷一次就會磨蝕著一顆心越來越脆弱,脆弱的讓人瀕臨崩潰的邊緣。

車到了,她和童子冉都被隔離到了才攔起的藍線外,警詧以不能妨礙公務為由請他們出去了。

不過,不急,就算警詧現在不許她和童子冉靠近那輛車,早晚他們也能靠近的,大不了晚上潜進警察局再查個清楚好了。

別以為做他們這一行的都怕警詧,她不知道別人是不是怕,反正她不怕。

她做了,就沒有怕過。

怕了,也就不做了。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職業,只是剛巧她的職業的天敵是警詧罷了。

這沒什麼,這就象這個世界有造假者,就也有打假人一樣,什麼都是相對的。

車裏空空如也,遠遠就能看見打開的車門裡面並沒有人被抬出來。

英子靜靜的看著那個方向,隱隱的還是覺得這起車禍有些蹊蹺,可她不是辦案人員,不允許接近那輛悍馬。

手錶又響了,她倏的打開,低頭看下去,群裏已經炸開了鍋。

這一次,是老十三。

“我才出完任務,才打開手錶,突然間發現四哥發給我的一條訊息。”

“發什麼?”

“季唯衍,他就打了這三個字。”老十三發完訊息,還截了一下四哥發給他訊息的截圖。

算一算時間,就與四哥發到群裏的消息時差不多的時間。

英子的頭一下子嗡嗡作響,若是季唯衍,在她這裡算,他就必須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