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8章番外:勾夫手記(213)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0:47
A+ A- 關燈 聽書

“退後,都給我退後,否則,我就用喻小姐這脖子試一試我這刀是不是足够鋒利。”英子脚步輕移,可是每一步都是穩穩當當,不見半點慌亂。

她移,喻淵庭的人就只能往後退,就只有龍驍還站在原地不動,“行,那就試試,反正,喻色跟我半毛錢的關係都沒有,乾爹,驍兒今天就無理了。”

龍驍沒有動。

英子抵著喻色直接停在了他的一步開外,為什麼她已經决定放手喻色了,可是這些人還是要對她步步相逼呢?

若不是簡非離,她才不會放過喻色。

就這麼一不留神,刷,手中的刀刃一下子劃過喻色的脖子,喻色流血了。

“龍驍,你給我退後。”喻淵庭看不下去了,他的女兒,絕對不能出事,“嘭”的一槍打在龍驍的脚下,喻色脖子流血全都是因為龍驍。

“乾爹,你……你會害了喻色的。”

“我讓你退後。”“嘭”,又是一槍,象他們這樣的硬漢,到了關鍵時刻,都是玩真的了。

“好吧。”龍驍狠狠一跺脚,目光灼灼的看著英子,“女人,我是看我乾爹的面子,否則,你一準會是我手裡的玩物。”

“是嗎?那以後,我們拭目以待吧。”英子說著,嫵眉的眼瞄向周遭,押著喻色很快就到了門前。

還好有喻色的配合,否則,她沒這麼容易離開。

“姓喻的,你女兒不傻,也是這不傻撿了她一條命,你放心,我不會動她。”眼看著就要出去金星大酒店的側門了,英子沒有回頭的喊了這一句,隨即,就在出門的瞬間猛的將喻色推回門裡,再將門反手一拉,“哢嚓”一聲,門在外面上鎖了。

門外,是她進去金星大酒店時偷來的一部車,她進去金星大酒店前這個角落裏所有的監控都被她給爆了,不會有任何影像留下來。

因為簡非離,她到底是沒捨得傷了喻色。

脖子上那點傷根本不算什麼,可以算是沒傷了。

英子幾步就到了車前,上車,啟動車子,箭一般的駛出去,這一刻,她心底裏五味雜陳,明明這樣好的可以引來季唯衍的機會,她卻放弃了。

那景欒怎麼辦?

簡非離,他讓她放了喻色,就要把景欒還給她,否則,他算什麼男人?

一邊開車一邊打開了手錶,再回撥給了簡非離,那邊像是正在等著她的回電一樣,立刻就接起來了,“英子,喻色沒事吧?”剛剛明明一直在通話中的,也不知道英子碰了哪裡,居然一下子就斷了,知道英子這邊情况複雜,他也就沒有再强行打過來,只想著她會看自己的面子放了喻色,所以,通話才一接通直接就問了過去。

“呵,一個與你弟弟已經沒關係的女人罷了,居然比我還重要,比你兒子還重要,簡非離,你王八蛋。”英子直接吼過去,她受傷了,雖然不是很重,卻是真的傷了,他打過來電話第一句不是問她而是問喻色,他大爺的,她怒了。

“英子,怎麼了?”簡非離皺眉,英子這看起來是生氣了,不然,不可能一開口就是髒話。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景欒呢?簡非離,你把景欒還給我。”英子越想越氣,她受傷了他不聞不問不說,還封锁她傷喻色。

“英子,你放心,我已經有了一點線索,景欒我一定會找到的。”

“你在哪裡?”

“在路上,現時沒有確定的位置。”所以,他是真沒辦法告訴她,“你在開車嗎?”

“是。”英子目光直視前方,心底卻是一陣委屈,他那回答跟沒回答一樣,什麼景欒他一定會找到的,那些都是虛的,只要一天找不到景欒看不到景欒,便什麼都不作數,“簡非離,你是不是男人?”

簡非離一陣沉默,隔得那樣遠,他已經感受到了英子的氣怒,他不許她傷喻色,可又不把兒子還給她,的確是讓有些難為她了,“對不起,是我沒用,找了這麼久還沒有找到景欒,但是,我說有線索卻是實話,你相信我。”說他不男人就不男人吧,他認了,誰讓他連自己兒子也保護不了呢。

是他的錯。

聽著簡非離這樣說,英子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其實算起來也不能全怪簡非離,以他們沙州島的實力都找不到景欒,更別說簡非離一個人了,他根本不是這個道上的人,他們沙州島的人都找不到的人,簡非離找不到很正常。

算來算去,她連一個可以怪的人都沒有了。

可,她的景欒分明就是不見了。

“嘀嘀”,刺耳的喇叭聲響,一走神的功夫,車子差一點撞到了另一輛車,還好那車主警醒的及時的摁下了車喇叭。

“英子,你沒事吧?”簡非離耳尖,居然就聽到了。

“沒事了,我累了,想休息了,再見。”一刹那間撿的一條命,英子只覺得額頭上冷汗涔涔,她真的乏了,她說著就去摁手錶的結束通話鍵。

“等……”簡非離只說了一個字,那邊就掛斷了。

聽著那邊“嘀嘀嘀”的盲音,簡非離心底一陣難受,他想去看看她,可是兒子更重要,她至少還能自保,可是景欒……

景欒雖然聰明,可是他那麼小,論打架不行,論打槍也不行,才五歲多的孩子,還落在一群窮凶極惡的人手中,這他真的很擔心。

可,擔心又有什麼用?

他現在最應該做的就是想辦法找回景欒。

不過,他追查景欒下落的辦法卻是與沙州島的追查辦法不一樣的。

沙州島的人是在追查那個劫走景欒的人的下落,目的十分明確,救回景欒就好。

然,卻一直都沒有景欒的下落,顯然對方很瞭解沙州島的人的處事風格,早就知道劫了景欒沙州島的人會傾巢出動的尋找他們的下落順便再找回景欒的,所以,迅速的早就藏了起來,而且,不留任何蛛絲馬跡。

讓沙州島的人根本無從下手去找景欒,所以,又怎麼能找到呢?

所以,他沒有按照沙州島的套路去找景欒,而是選擇了另外一種管道。

對方要殺季唯衍,再者又是道上的人,那就是與沙州島上的人差不多一個類型的。

只是,做的事情更雜而已。

殺人幹,跑黑船也幹,不過,他們更懂得使用策略,就是自己不費力氣的只是劫一個小孩子就能把目標人殺了,而且還收了錢。

不得不說,劫景欒的那個人太陰險。

而他所走的路就不是尋常路了,他不去找那個人,而是在暗地裡訪查誰最想殺了季唯衍,簡言之也就是誰要殺季唯衍誰獲利最大的那個人。

這幾天他已經有了眉目,那就是江誠,季唯衍的表哥,李秋雪的姘夫。

是的,他小媽的姘夫。

江誠最有殺季唯衍的嫌疑,為了謀奪季氏的家產,江誠無所不用其及,可那個人與季唯衍的經商水准那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根本不可能是季唯衍的對手的。

而他現在正在全力以赴的尋找江誠的下落,只要找到了江誠,再從江誠口中入手然後查到江誠指派了什麼人去殺季唯衍,再讓江誠聯系上那個人,事情也就成了。

當然,這所有的一切的前提是,他的揣測是正確的。

若不是江誠要殺季唯衍,他就還要一切再從頭開始一次,再查一次是什麼人想要對季唯衍下手。

所以,他現在不能停,不能等,他必須儘快的找到江誠。

李秋雪跟著父親那麼多年,父親居然沒發現她養了小白臉,可,也不怪父親沒發現,他和非凡也沒發現,或者,是從沒有想過那女人膽子那樣大,居然做出了那樣不耻的事情。

或者,不是江誠就是李秋雪。

沒想到兜兜轉轉了一圈,這可能劫了景欒的人卻與他的家世有這樣深的淵源。

英子的車子疾馳到海邊,她偷的車,總不能這樣明晃晃的開回自己的住處吧,那不是給自己添亂嗎?

直接把車弃在了海邊,英子打了車回了住處。

一開門,正在看電視休息的童子冉就看了過來,“失敗了?”

聽著他略帶嘲諷的質問,英子瞪了童子冉一眼,“童子雞,你最好別惹老娘,否則我直接把你大卸八塊扔鍋裏煮了燉了,然後……”

“然後你再一口口吃了,是不是?這個,我很樂意,被你吃了,那是福氣呀,是我上輩子修來的福氣,來來來,趕緊把我卸了吃了,爺已經洗白白了,現在就乖乖的任你擺佈任你吃……”

“少來。”英子沒好氣的一拳打在童子冉的身上,“我沒開玩笑,老娘心情不好,真的會卸人的。”

“我給你卸,只要你心情好,爺犧牲一條命又算什麼,來,卸吧。”

英子又是一拳打過去,同時,一脚掃向童子冉的下盤,她是真的在發洩心底裏的怒氣怨氣了,她這真的只是發洩而已,沒想到童子冉真的是不躲不避,“啊……啊啊……”的連喊了幾聲。

這個蠢才,他中了她的招了,還是從上到下,連著三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