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7章番外:勾夫手記(212)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0:39
A+ A- 關燈 聽書

不到一分鐘,英子就從一身迷彩裝的殺手變成了一個曼妙的女郎,隨手摸到才準備好的尺寸偏大的手拎包,身子便移到了車門前。

“撒麗,那側不行,他撞過來了。”童子冉急忙封锁英子從那一側下車。

“蠢,還是我來幫你吧,算是還你上一次幫我的人情,嗯,等著看我的。”英子低低一笑,說著話的同時手裡已經多了一把刀,正是之前劃破她肩膀的那把刀。

車速飛快,越野車就在視線中的兩米開外,此時果然正在全力的衝撞向她所在的吉普車。

“一會他撞過來的時候,你不要硬碰硬,你往另一側閃。”

“好。”童子冉完全的信任英子,他可不想有這第一次的失手,否則,他以後在組織裏的金牌車手的美名就要泡湯了,他就再也沒有辦法在組織裏威風了,那種後果讓他兀寧死。

越野車撞過來了,“偏,快。”英子吼,同時,皙白的手已經推開了車門,不過,只是一個窄窄的縫隙罷了,她十分確定越野車裏的那個男人看不到她這邊開了車門。

童子冉聽話的側過車身,就在越野車撞過來的那一刹那,英子將車門猛的推開,兩車之間只有幾十公分的距離,車門頂著越野車,她手中尖刀猛的滑向就在面前的越野車的輪胎,狠狠的力道讓那車胎“刷”的一下泄了氣,立時就扁了。

“好樣的。”童子冉驚喜的叫了一聲。

英子輕揚起笑靨,漂亮的臉蛋第一次探出了車窗外,手捂著臉對著正狠狠捶著方向盤的越野車上的男人響亮的吹了一個口哨,然後才閃身入車內。

車廂裏,英子拍了拍手,再把手裡這款傷了她又立了功的尖刀收進工具箱,“行了,前面停車,姑奶奶不坐你的車了,免得丟人現眼。”

“用過了就過河拆橋。”童子冉不服氣。

“坐你的車還得我照顧你,傻子才要繼續坐呢。”

“那你……”

“美人我打的士去。”說完,也不等車停,英子已經打開了車門,身子一閃,便下了車,雖然童子冉减了一些些的車速,可是從正在開著的車上下車,身體還是一定會受到慣xin的支配而向前栽去的。

不過,英子完全有準備,跳車之前她就選中了跳車那個位置旁的一個電線杆子,手臂一彎便挽住了電線杆,姿態優雅彷彿在借助電線杆跳著鋼管舞一樣,一個漂亮的旋轉後,英子穩穩的停住了身形,根本不理會呼嘯而去的吉普車,還有吉普車上此時正大吼要她不要逞能的童子冉。

很快的,英子打了一車到了金星大酒店的附近。

悄悄替入,弄了一套這裡服務生的制服,頓時秒變成金星大酒店的服務生了。

飯店雖大,不過要找喻色很容易,隨便一問便問到了。

剛好遇到一個女服務生送白蘭地到喻色那一間雅間,英子笑迎了上去,“這間雅間的客人已經指定由我專門服務了,我送進去吧。”

“好的,辛苦了。”女服務生不疑有他的將手裡的託盤交到了英子的手裡,英子點點頭,不疾不徐的走向喻色所在的雅間,推門,很快就發現了裡面的喻色,她微微垂頭,淡定從容的朝著喻色走過去。

到了。

啟開瓶蓋,再將白色的酒液倒進喻色身旁男人的高腳杯中,眼見著眾人都沒有發現她是個冒牌的,這時候又是所有人最為放鬆的時候,英子猛的抽出藏在腰間的一把刀,隨即就朝著喻色刺了過去。

不管怎麼樣,喻色與簡非離的弟弟簡非凡有過交集,英子不想殺了喻色,只想弄傷喻色引著季唯衍出現,她就可以對季唯衍下手了。

然,她的速度雖快而猛,卻沒想到那個坐在喻色旁邊的男人居然就發現了,抬手直接擋在她的刀刃上,所以,那男人被她傷了,她卻根本沒傷到喻色。

“撲”,那是刀片劃破手掌的聲音,伴著的還有血色輕濺,四周一下子亂了,驚叫聲喊聲聲聲而起,再就是四散而逃。

英子瞪了一眼那男人,都是這男人壞了她的大事,可是,已經走到了這一步,她怎麼也不能放弃,揮起手中的刀英子繼續刺向喻色。

卻是在這個時候,她手腕上的腕表突的響了。

幾天了,簡非離已經幾天沒有聯系她了,可是這一刻,簡非離居然就打了過來,看到荧幕上飄過的“阿郎”兩個字,英子指尖一點,下意識的就摁下了接聽鍵。

“嘉旭,你沒事吧,快走,都走,她是沖著我來的,她只是要殺我。”不想英子才一接通與簡非離的手機,那邊喻色就驚亂的高喊了起來。

“你納命來吧。”英子抬手就要再度刺向喻色,而喻色身側的洛嘉旭早就被她手一揮就揮倒了,她想要刺傷喻色,秒秒鐘的事情,男人也阻擋不了她。

“撒麗,住手,你不能傷喻色。”手機裏,是簡非離驚恐萬分的聲音,那聲喻色叫得極為的親密。

英子一愣,頓住了手上的動作。

“喻色是我親弟弟簡非凡的前妻,你不可傷他,否則……”簡非離速度極快的說到這裡,頓了一下下又道,“景欒的事我來處理,你快走。”最後兩個字,透著的全都是急切,顯見的,簡非離在擔心她。

英子又怔了一秒,便轉頭看向喻色,這麼好的機會,若是放過,只怕再難有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撒麗別殺她,快走,快走……”

英子的耳朵裏全都是簡非離的聲音,魔咒一般的盅惑了她的大腦,舉在手中的刀到底還是沒有落下,只為,簡非離一遍又一遍的勸說。

她想起來了,她唯一一次替簡非離接起的電話中,就是喻色,那時喻色說話的聲音她還記得,就是眼前的這個喻色沒錯了。

“阿郎……”輕輕的低喃,想到簡非離,英子猶豫了走神了。

“嘭”,就是這麼片刻間的猶疑,喻淵庭沖了進來,“喻色……”冷冽的眸掃過雅間,當目光落在喻色與她身旁的英子的身上的時候,槍口直指向英子,甚至,手指開始扣動了扳機,只要鬆開,一枚子彈就會射向英子。

“爸,你別動她。”英子那聲低低弱弱的‘阿郎’,雖然只是呢喃的低音,可是喻色卻已經聽了出來,眼看著喻淵庭還有他身後的人都沖了進來,她慌了,這女人是簡非離的朋友,而簡非離是簡非凡的哥哥,這樣的關係,她怎麼可以去傷一個簡非凡的哥哥的女人呢。

不,她不可以。

這個世上,她傷害誰都可以,卻唯獨不能傷害簡非凡的人。

“小色,你傻了嗎?她要殺你。”喻淵庭舉在手中的槍微微顫動了起來,他緊張了。

因為,他距離喻色遠些,而那個拿刀的女人就在喻色的身後,還是一個訓練有素的女人,只要她想殺喻色,不過是秒秒鐘的事情。

“喻色,她要殺你。”洛嘉旭低吼,他看的清清楚楚,若不是他的手擋了那一刀,喻色現在有沒有命都不知道了,她這是怎麼了?腦袋秀逗了嗎?

“喻色,你瘋了嗎,她明明要殺你。”孟小凡也爬了起來,指著英子顫巍巍的說著,曉是她再大咧咧,可是這樣的場合,一個女孩子也還是害怕的。

喻色才要說話,門前一個喻淵庭的手下就被人從外面推搡了開來,隨即,龍驍大步走入,挺拔的身形筆挺的穿過一個又一個的人而停在喻淵庭的身邊,一雙黑眸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的投向喻色身後的英子了。

此時的英子原本那一身紅裙已經換上了金星大酒樓的工作制服,淺粉色的旗袍包裹著女人的身形特別的柔美,那種曲線美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陰柔之惑,龍驍響亮的吹了一個口哨,邪邪笑道:“女人,又見面了。”

“你認錯人了。”英子瞪了一眼對面的男人,很不喜歡那人看著她的眼神。

“不會的,你化成灰我也認得你。”龍驍笑了,光天化日之下她居然能拿刀劃破了他的車胎,這種女人絕對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他喜歡。

只是刹那間的接觸,可就是喜歡上了。

“驍兒,怎麼回事?”

喻色依然站在英子的身前,“爸,龍驍,你們都退後,我要你們放她離開。”

“若我不退呢?”不等喻淵庭說話,龍驍先拒絕了,這女人,他一定要捉到手。

一步一步,男人的身形越走越近,原本就不大的空間,此時,龍驍距離喻色只有三米遠的距離了。

“站住,否則我殺了她。”英子的語速極快,可是更快的是她手上的速度,她的尾音還未落,喻色已經被她挾持了。

“小色。”喻淵庭急了,魁梧的身形欲要封锁,可是他現在什麼也做不了。

場面就是這樣的混亂,他還不明白喻色是怎麼回事,此一刻,只有喻色自己才明白她在做什麼,也唯有她自己才理解心底深處那份除了衝突還是衝突的情誼所為何來。

只是為了非凡。

只是為了非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