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6章番外:勾夫手記(211)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0:31
A+ A- 關燈 聽書

T市。

一間小小的公寓,這是英子在網上直租的,不用見房東,只要找過去就可以了。

租住這樣的公寓就是相對來說更安全些。

畢竟,住在飯店那樣的地方太惹眼,警詧說找過去就找過去的,她這要殺人,必須要低調。

一把茶壺兩個茶杯,英子將才沏好的茶倒入對面的茶杯中,“童子雞,來,我們討論一下怎麼才能找到季唯衍?”這連目標人都找不到,更別談要殺季唯衍了,那根本不可能。

“蹲點。”

“蹲點?”英子不解其意的看了一眼童子冉。

“喻色生的孩子都是季唯衍的,現在已經確定了,根本不是你那個男人的弟弟的,那麼,不管季唯衍走到哪裡都不會不管他的孩子的,所以,只要守著有他孩子的別墅,時時蹲點,總能發現季唯衍的踪迹的。”

“簡非凡真蠢,居然為季唯衍養了幾年的孩子。”因著簡非凡是簡非離的弟弟,所以,英子愛屋及烏的便為簡非凡不值了。

“他自己樂意就好,咱們不必操那個心,還是先找到季唯衍殺了他然後要回景欒要緊。”

“好,從現在開始蹲點,你蹲白天我蹲晚上。”

“為什麼要我蹲白天?”童子冉立刻反駁了。

“呃,你覺得你遇到季唯衍,你若出手有幾成的把握?”英子邪氣的睨了童子冉一眼,童子冉立刻就不做聲了。

他沒把握,他只對車才有把握。

“那不就結了,我晚上,你白天這是必須的,因為他晚上出現的概率比較大。”季唯衍不出現一定有他不出現的道理和原因,所以,即使是想孩子們了,也一定是夜裡悄悄的潜回家裡去的。

然,英子連連蹲守了三個晚上也不見季唯衍的踪迹,別說是季唯衍了,就連那幢別墅裏的人也不出來。

她連喻色和簡非凡曾經撫養過的三個孩子的面都只能是遠遠的透過望遠鏡看到過。

越等,越是焦燥不安。

看來,只能另想辦法了。

“童子冉,看來,我們要出狠招了。”

“什麼招?”童子冉抬頭看正吸烟沉思的英子,只是幾天的時間,她雖然看起來還是風華正茂,可是整個人顯得憔悴多了。

“等別墅裏的人出來,直接綁了,我就不信到時候季唯衍還不出現。”

“可以。”童子冉贊同了。

“那就這樣决定了,從現在開始,還是你蹲白天,我蹲晚上,我若見到季唯衍我直接殺了,你若見到季唯衍只要悄悄跟踪後再告訴我他藏身的地點我再去殺他,見不到季唯衍見到喻色和他們的三個孩子,直接綁或者弄傷都可以,這樣,季唯衍一定現身。”

“OK。”

一轉眼,又是兩天過去了。

這一天白天,英子正睡得香沉,手機忽而就響了,震得她激欞一下坐起,直接接了起來,“童子雞,有話快說有屁快放,說。”

“喻色出來別墅了,我開車去接你,你做好準備。”手機那邊,童子冉語速極快,顯然,他正在開車。

“好。”英子雖然遲疑了一下,可是當想到景欒還是决定了。

喻色,她曾經聽過喻色的聲音,很好聽,那時簡非離告訴她喻色是他弟弟的妻子,那時她還想著她與喻色以後就是妯娌的關係了,但是現在,為了景欒,她居然要對喻色動手了。

曉是殺過很多人,但是現在要傷一個人,她居然就覺得有些下不了手。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不,她是殺手,殺手是不可以有感情的,否則,根本執行不了任務。

英子準備好一切才出了公寓社區,就看到了童子冉開來的黑色吉普,很霸氣。

吉普車一個漂亮的迴旋,便穩穩的開到了英子的面前,“撒麗,上車。”

英子點頭,不必等車停,童子冉也壓根沒想停車,只需打開車門,撒麗便輕輕一縱,輕鬆的跳上了車。

黑色吉普頓時加快了車速,箭一般的駛了出去。

很快的,便駛近了喻色所在的那輛越野車,可,街上的車太多,英子根本不好下手,只能盡可能不被發現的緊跟著喻色所在的那輛越野車。

忽而,越野車調頭了,原來,他們的目的地是金星大酒樓。

英子靜靜的坐在吉普車裏,目光全都在那輛越野車的車身上,手裡的手槍已經對準了正大門的門前,不論是誰人,只要想進去總要走門的,當然,象她這樣的晚上執行任務的又是除外,不過,喻色絕對不是她這類人,只能走正門。

所以,只要她盯住了正門的位置,隨時都可以一槍打在喻色的身上。

而打槍也是她的強項,不管離得多遠,只要讓她找到目標,基本上她從來也沒有失手過。

喻色下車了,身旁是她父親,牽著她的手護著她快步前行,看著那樣的場面,英子的眼睛不由得有些潮濕,她生命裏從來也沒有父親這樣不怕死的護著她。

從她記事起,萬事就要靠自己了。

喻色真幸福,有季唯衍愛她有簡非凡愛她,還有這樣護著她的父親,而她,只有景欒了,她真的不能失去景欒。

不得不說,喻色的父親喻淵庭是個不要命的,他的走位完全的擋住了她射向喻色的那個方向,即便她開槍,也打不到喻色只能打到喻淵庭。

喻淵庭這是拿命在護著喻色。

英子正拿著槍指著喻色,忽而,那輛越野車動了。

越野車在倒車,開車的司機倒車的方向不是別處,正是她的這輛吉普車,而且,瘋狂的朝著她的吉普車撞過來,分明就是在封锁她傷喻色。

她想開動扳機的,可,子彈根本沒辦法對準喻色,喻淵庭總是擋在槍口前面,可她要傷的是喻色而不是喻淵庭。

“撒麗,那個瘋子倒車過來了,快,他就要撞上我們的車了,你怎麼還不開槍?”童子冉急了。

“那個老的擋著,我瞄不准,打不著那女的,她不受傷不送醫院季唯衍也不會出現去看望她,那有什麼用?還浪費我一顆子彈。”英子低吼,眼睛一眨不眨的緊盯著喻色。

“那老的是喻淵庭,頭說了,你不能傷到他,要是真傷了他,喻家的老爺子可不是好惹的,惹他動用Z國的特種部隊的精英來對付我們的組織,那便不值得了。”童子冉適時的提醒著英子,這是沙州島那邊才發過來的。

“閉嘴。”英子低吼,手裡的槍已經摁下了,就在這時,車身猛的一震,越野車撞上來了。

“撲”,一聲悶響,她的子彈打歪了,打在了金星大酒樓門前的大理石柱子上,彼時喻色正好擦過那根柱子,只差一點點就傷了喻色了。

“Shit!”英子一聲低咒,“撤。”越野車正瘋了一樣的撞向她的吉普車,再不走,已經吸引了很多路人過來,如果車子被圍困了,再想走就來不及了。

童子冉點頭,一轉方向盤,黑色吉普車猛的回撞了一下越野車,隨即開始倒車,倒車的同時摁響了喇叭,也驚得車後的人四散逃開了。

“嘶”,英子低哼了一聲,剛剛兩車相撞的時候,她倒楣的肩膀撞在了工具箱裏伸出的一把尖刀上,劃了一條長長的口子,流血了。

“撒麗,你怎麼了?”聽到她的低嘶聲,童子冉一邊開車一邊關注的問過去。

“童子雞,你混蛋,你怎麼開的車?你害死我了。”英子伸手從一旁的一個格子裏抽出濕巾,一邊輕輕擦拭著肩膀上不住汩汩流出的鮮紅的血一邊低低埋怨。

“撒麗,你快看,那個瘋子追上來了。”童子冉低吼,視線掠過後視鏡,越野車正在全速的追趕著他的這部車。

“追就追唄,開車是你的任務,與我無關,前面轉彎,你把我放下去,你自己跟他玩吧。”英子漫不經心的整理著自己隨身攜帶的工具,從中選了兩樣準備帶在身上,剛剛沒傷了喻色,她失敗了。

可不管金星大酒樓裏有多少的布控,可都有防範疏忽的時候,只要讓她逮到機會,她還是有能力傷到喻色的,以前的任務從來沒有象今天這樣的有挑戰xin,那個龍驍和喻淵庭果然不是凡夫走卒,還真是有幾下身手和能力,是她之前小覷了他們。

“你……”童子冉一轉方向盤,才堪堪避過越野車,越野車比他開的這部吉普車車身大了足有一圈,可是雖然大但靈活xin卻一點也不差了他的吉普車,“這小子真是瘋了,這麼玩下去,老子這輩子一定會第一次失手。”童子冉全神貫注的盯著車前車後,全力的防範著龍驍的下一次進攻,車速開的飛快,兩部車完全是在玩命的飆車中,所經的車全都紛紛避讓,生怕一個不留神擦到了車身就很有可能會車毀人亡了。

英子完全不理會童子冉,先是準備好了一會要隨身攜帶的東西,然後猛的一拉車子後座與前座之間的隔簾,懶著脫下身上已經被尖刀劃破了的衣服了,直接撕扯而下,然後便穿上了一條火紅的及膝裙子,裙子是收腰的款式,襯著她的魔鬼身材格外的完美,過程中車身一直在晃動,卻半點都不影響她的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