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3章番外:勾夫手記(208)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0:09
A+ A- 關燈 聽書

英子洗好了碗轉身要出去廚房的時候,才發現簡非離已經關了客廳的水晶吊燈,只留一盞桔紅色的牆壁燈泛著氤氳的光線,明明暗暗,映著客廳裏男人的影子倒映在牆面上,一片朦朧如畫。

“怎麼關燈了?”英子輕聲問,人也走了過去停在了沙發前。

“這樣看電視舒服。”簡非離伸手一拉站在面前的女人,便拉著她倒在了自己懷裡,低頭就去啄她的櫻唇,“累不累?”

“累,心累身體累,哪都累。”英子感慨,這是真話,最近為了景欒她真是勞心勞力的快要累癱了。

“那我幫你揉揉?”簡非離還是低低笑,一改從前憂心景欒的樣子,倒是讓英子有些不習慣了。

“簡非離,你今天怪怪的。”

“不是我怪怪的,是我閑的快要發黴了,每天除了吃就是睡,然後就是看看電視看看電腦,太無聊了,來,爺親自給你按摩按摩。”他說著,真的開始行動了,輕輕將英子放到了沙發上,還真的給她按摩了起來。

男人的手大而溫爰,落在身上的那種感覺與景欒的小手落在她身上的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

果然,兒子和老公雖然都是男人,可是於一個女人的意義是完全不一樣的。

兒子是生命的延續,可是老公卻是與自己最親密的,可以無話不淡,可以開心的時候一起分享,可以難過的時候一起分擔的那個人。

英子閉上眼睛感受著他的那只手在她身上的上下其手,卻是很受用。

出去執行任務的時候,偶爾她也會找一家按摩店按摩一下,那些人的按摩手法也是非常專業非常舒服的,可是再專業也比不上簡非離帶給她的感覺,那是完全不一樣的。

一個男人,他可以寵你愛你給你他的一切,那個女人才是最最幸福的。

“阿郎。”

“嗯?”聽英子低低喚他,簡非離手上的動作微微一滯。

“等找回了景欒,你一定要好好的保護他,我再也經不起這樣的折騰了。”好想景欒呀,就覺得自己最近都快魔症了,快瘋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好,只要回到T市,我保證他出入哪裡都有保鏢跟著他,保證他不會出任何事情。”簡非離立刻向英子保證。

“呃,那也要看你派給他的保鏢是不是真有能力的,若是廢物,只怕他立碼替你辭了。”英子就笑了,她的景欒比普通的大人都强太多了,說話辦事儼然一個小大人,特別的穩妥,只是失手了這一次而已,可是這一次也不能全怪景欒,都是沙州島給錯了資訊,居然給了一個要利用他們一家三口殺人的人。

“隨他,景欒開心就好。”簡非離這樣說是真心的,也不是要慣著自己的兒子,而是景欒說話辦事一向都可靠,從來都不亂來,如果真要辭人,那也是有原因的,他相信自己的兒子。

“這孩子也不知道象誰,真聰明。”英子又感慨了,景欒從小到大,就都是她的驕傲。

“那你會玩電子科技?”簡非離低笑著問到。

英子一撇小嘴,“你會玩?”

“沒玩過這個,但是在其它類似的領域裏,我卻是佼佼者,所以,兒子象我。”

這是簡非離第一次自己誇自己,英子瞪了他一眼,“自戀。”

“我是自戀還是說的是實話,你最清楚了。”

英子聽著他磁xin悅耳的聲音,看著淡弱光線裏男人溫雅俊逸的面容,一時間就有些恍惚起來,彷彿在做夢一樣,“阿郎,你不會離開我吧?”她好象真的如景欒所說,是得到了一個寶了,簡非離就是她的寶。

簡非離面色微漾,隨即笑道:“說什麼呢?一直都是你要離開我,來,跟我道歉。”他說完,大手就落向了英子的胳膊窩。

“哈哈……哈哈哈……”被他搔癢,英子忍不住的大笑出聲,“別鬧,快別鬧了。”

可簡非離才不肯這麼痛快的饒過她呢,“你當時離開我的時候,有沒有一些捨不得?”回想她從前說走就走的事情,他到現在想起來都是一種痛,還有一些不敢說出口的憤慨。

“沒……沒有啦。”英子說什麼也不肯承認,當時她離開他的時候雖然是義無反顧的要離開的,但是多少,還是有些些的捨不得的,只是,很少很少,少到可以忽略不計。

“你以為我會信?”簡非離繼續手上的動作,於是,英子就一直一直憋不住的大笑不止。

“阿郎,別弄我了,快別弄了。”英子受不了,整具身體顫抖著,那種不想笑卻又被搔著不得不笑的感覺真的讓人快要瘋狂了。

“求我。”看著這樣的英子,簡非離忍不住的就想要折磨她一回,從前,她折磨了他六年呀。

那是一千多個日日夜夜呀,這女人,不知道是沒心沒肺,還是太狠心。

“求你,阿郎,我求你了。”英子大笑中斷斷續續的求著簡非離,看著她因著笑而嫣紅的一張小臉,這小模樣與她從前展現在他面前的又不一樣,一改那種女殺手的強勢氣質而成了一種小女人的味道,讓男人忍不住的就想要憐惜若寶。

“英子。”簡非離輕輕一喚,手上的動作也悄然而止,大手攬住她的腰扣著她繼續躺在沙發上,而他整個人也壓了上去,緋薄的唇輕落,緩緩的覆在她的唇上,一點一點的碾壓,也在一點一點的把他的溫柔徐徐的播撒在她的心湖上,“英子,喜歡嗎?”

他喜歡這樣吻她,卻不知道她是不是也喜歡他這樣的吻她。

“阿郎……”英子已經軟的如同一灘水,已經口不成言了,呢喃的聲音連她自己都聽不清楚,她喜歡他這樣吻她,就象是一泉溫泉水悄然的流淌過她的四肢百骸,蕩起的那種舒服的感覺讓她根本無法形容。

這一個晚上的簡非離特別特別的溫柔,溫柔的讓她不知不覺中就沉迷在了他製造的世界裏,再也無法清醒了,只由著他親她吻她摸她弄她,總之,哪一個動作她都喜歡,都會情不自禁的沉浸在他製造的氛圍裏,不想醒來。

醒來,又是擔心景欒。

就這樣的一直在做夢中,最好。

她可以什麼都不想,只想著面對他,由他愛她,撫慰她,便足矣。

原來,不管多強勢的人都有這樣想要鴕鳥的一天,不為別的,只為,不想太累。

她累了太久,太久了。

客廳裏桔紅色的牆壁燈越來越溫柔,溫柔著沙發上的男人,輕扣著英子的頭,深深的吻著她的小嘴,身體也在悄然的起著反應,他想她了,即便是才要過她不久,也依然想。

或者,這一個晚上,原本就是他想給她的一夜溫存。

從飯前到飯後,再到天亮,他要給的從來都是這般。

薄薄的衣衫被剝落,再是一件兩件的小內內,飄落在客廳的地毯上,只三件,簡非離就剝光了她,聽著她的一聲嚶嚀,他整個人都覆了上去。

燈光暗魅,兩道合而為一的影子一直一直的飄蕩在牆壁上,如同一尾漁舟浮蕩在水中,起起伏伏,蕩起落下,優雅惑人……

英子開始求饒了,可是一次次的求饒都被簡非離的吻淹沒,被他的手他的身體與呢喃壓抑而去。

客廳的燈依然溫溫柔柔的亮著,兩個人從沙發到地毯上,再到臥室的大床,轉而再到浴室裏,不知道經歷了多少輪,從來都是強悍的英子已經快要承受不住了,可是簡非離還是不肯放過她。

而只要他一個小小的動作和舉措,她的意志力就能被他徹底的催毀,隨著他而飄起落下,或者,這就是男人與女人的區別吧。

不管她多有能力,可是遇到男人,她就變成了他的繞指柔。

是他身體的一部分了。

都說女人是男人的一條肋骨變的,迷迷糊糊中,她就覺得她是他的一條肋骨了。

天色朦朦亮了。

天邊掛著魚肚白,遠處近處飄浮著海的腥鹹的味道,早就習慣了這種味道,簡非離輕輕的呼吸著,如雕像般的身體已經不知道坐了多久了,可是再不走天就大亮了,就來不及了。

英子睡得真沉,他已經看了她好久了,一張小臉還是他昨晚上一次次寫過的嬌妹,妹出了一片紅暈來。

蓋著薄毯的身上是一片片的紅痕,那也是他留下來的痕迹。

這一個晚上,他終於是饜足了一回,很享受。

長指輕落在英子的臉頰上,輕輕撫過時,那滑膩如脂的觸感讓他常常不相信她就是沙州島那個出了名的唯一的女殺手。

可,卻真的就是她。

觸感真好。

再一次的吻落,這一次,只是輕輕的一下,如同羽毛輕輕滑過,隨即離開的時候,簡非離又聽到了自己狂亂的心跳聲,已經與她一次又一次的折騰一個晚上了,可他此刻居然還能有反應。

他完了。

這個女人註定了就是他一輩子的盅,等他找回了景欒,他再回來收她,收她做他的女人,從此不變,她是他的。

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