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1章番外:勾夫手記(206)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29:53
A+ A- 關燈 聽書

“英子,我說過了,如果不是他,也許,我早就不在這個人世了。”簡非離這是實話實說,遊艇上的那一次,若不是季唯衍擋了一切,他現在是死是活都不一定。

又哪裡有他與她的現在呢?

更別說是有景欒了。

“呃,你不是說他是為了藍景伊嗎,說到底,你也是因為藍景伊才捨不得殺他吧,是不是?”提起藍景伊,想到簡非離曾經那樣的喜歡藍景伊,英子不由得彆扭了。

聽她這樣的語氣,酸酸的,簡非離失笑了,原來她也會吃醋,眨了眨眼睛,他低低輕問,“英子,你還記得遊艇上我跟你的第一次嗎?”

“你提那次幹嗎?”英子小臉微紅,垂下了小腦袋,不說話了。

簡非離卻一點也沒打算放過她,修長的指輕輕抬起英子的下頜,灼亮的眸光落在她一張精緻的小臉上,讓英子不由自主的輕仰起了頭,目光剛好對上他的俊顏,兩個人離得是這樣近,近得讓她聽到了心口怦怦跳動的聲音,然後就是他的回答,“你仔細回想一下,那一次,我們初初開始的時候順利嗎?”

“你……你說什麼?”簡非離手指還抬著她的下頜,英子只好垂下眼瞼,真的不敢看他了,他這問題讓她快要羞死了。

這比讓她殺個人還難回答。

“起初的時候我根本無從下手,也不知道怎麼進行下去,還好中了你的招被你下了藥,否則,那也許會是你這一輩子最糟糕的回憶,英子,那是你的第一次,也是我的第一次。”簡非離鄭重的也是認真的對她輕輕述說,“所以,不管我以前與景伊怎樣相愛,那個真真正正做過我女人的卻只有你一個,再無他人。”

英子咬起了下唇,抬眼看簡非離,男人那樣真摯的眼神近在咫尺,也勾起了她下意識的回味了一下,那晚的他雖然因為她下了藥‘很熱情’,但好象做著所有的時候都有種慢吞吞的感覺。

她後來還以為那是他故意的,故意的吊她的胃口讓她上不上下不下的只想要他,但現在想來,應該就是他也不得要領了,不過是在實踐中一點一點前進了,才到最後到底是讓他得逞了。

雖然是她自己主動的,但現在回想起來那一晚,因著她也是第一次,其實都是他在掌控著一切,便是因為她也是初次,所以,她根本無從確定那時的他是不是很內行,也無從確定他是不是第一次。

不過,如今他們之間已經經歷了很多次,現在他每次要她的時候那種如魚得水的味道的確是第一晚的時候所不能比的。

對著他的眼睛,她信了。

“傻。”手指點在他的鼻尖上,既然曾經那麼喜歡藍景伊,為什麼不要了那個女人呢?她當時看上他想要盜他的精子要一個孩子的時候也沒想過他那時還是一個處男呀,這會子知道了,就覺得自己那晚是撿了寶,還是一個超級大寶貝,越看著他越是喜歡了。

男人能做到過了而立之年還保持乾淨之身的,他是有多能隱忍呢?

她記得她出任務接觸過的那些官二代富二代哪個不是緋聞無數,恨不得一天換一個女人呢。

獨他,另類,特別。

“那你跟了傻子,豈不是更傻?”

“所以,你就不傻了?”

“當然不傻。”

“阿郎。”她看著他認真與她說話的樣子,忍不住的唇就落了下去,“阿郎,謝謝你那晚出現在我的世界裏,也謝謝你給了我景欒,可是……”可是為了景欒她是什麼都做的出來的,即便是讓他傷心也不放手。

對於她來說,不管季唯衍救過他多少次,都不如景欒來得更重要,不過,心裡雖然是這樣想的,但話說到這裡的時候,她還是停住了,憋藏在心裡好了,要是告訴他,他絕對不會同意的。

她現在知道了,這男人有時候太感情用事,比她這個女人還感情至深。

簡非離初時還想著追問她沒有說完的話,可是被她輕輕吻著,吻著吻著就什麼都忘記了。

天藍海藍的世界裏,就有一種海角天涯這世界只剩下他們兩個人的感覺,讓他只想珍惜她。

可是那樣美好的感覺還是很快就消失而去了。

當想到景欒的時候,兩個人又是一籌莫展。

很顯然,對方很瞭解他們,更知道沙州島。

就是因為這樣,要找起景欒來更難了。

畢竟,對方知道怎麼避開沙州島上的人。

漁船駛回沙州島已經是兩天以後的事情了。

拋錨。

不等簡非離把船停穩,英子就跳下了船,火急火燎的去找島上的師兄還是易明遠商量怎麼營救景欒了。

簡非離沒有跟過去,而是泊好了船,然後去向英子和景欒在沙州島的住處。

沙州島上的人除了景欒和英子其實就沒有喜歡他的,看著他的眼神雖然看起來算是自然,但他知道那全都是看景欒和英子的面子。

在島上人的心裡,他就是一個外人,一個突然間闖進他們這個世界的外人,所以,對他全都充滿了警惕。

他知道,所以之前在島上的時候,很少走出英子和景欒的地盤。

她以為英子一定會很晚回來,所以進了房間就拿了睡衣進了洗手間。

沙州島上所有的房屋都是沒有鎖的,也無需上鎖,一共就那麼幾個人,所以,若是真丟點什麼東西,只需要稍稍一調查,就什麼都有了。

這是簡非離很喜歡沙州島的原因之一,拋去島上的人都是殺手這個事實不說的話,這裡就給他一種世外桃源的感覺,至少他在這裡的時候,只想守著女人和兒子過日子,其它什麼也不想,結果,出去了一次,就把景欒給守丟了。

簡非離正要沖涼,突然間又停下了所有的動作,抬步走出了浴室,景欒出事了,他是不是也該與外面取得聯系了呢,只要找到了指使那個船長的人,就會找到景欒了,想到這個,簡非離快速的拿出以前在T市的卡換上,離開T市那樣久了,多多少少,他也想了。

換好了,簡非離這才進去了洗手間沖涼。

洗了一半,水聲中好象是他的手機響了,他拉開門就要出去,就見桌子前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的英子已經拿起他的手機接了起來,看著她自自然然的接起他的電話,那種家的感覺濃烈的襲上了心頭,他甚至捨不得走上前去搶下她的電話了。

靜靜的看著外面的女人,不知道是誰打給他的,她接電話的樣子倒是看不出有什麼。

這一走神,他什麼也沒有聽到。

“非離,你的電話。”直到英子叫他,他才恍然驚醒,腰上裹著浴巾就走了出去。

卻沒想到他換過手機卡後第一個打給他的居然是喻色。

更沒想到簡非凡出事了。

掛斷了電話,簡非離裹著浴巾在房間裏走來走去。

英子抱著膀子看不下去了,“簡非離,你這是在幹嗎?心煩也不能影響我的情緒吧,我心裡比你還煩。”論與景欒的感情,英子覺得自己一定比簡非離與景欒更深些,畢竟,從景欒一出生起,就與她一起相依為命了。

簡非離這才抬頭,眸色凝重了許多,這樣的表情讓英子心底裏咯噔一跳,“阿郎,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了?”而且一定很嚴重,否則,他不會這樣的表情看著她,見他還是不說話,英子急道:“是不是收到關於景欒的不好的消息了。”頭嗡嗡作響,若是景欒被殺了,她也活不下去了。

簡非離皺皺眉頭,“我此刻就覺得有人在與我作對,與我們簡家作對,英子,我弟弟簡非離出事了,我可能要暫時離開沙州島了。”

“不行,景欒還沒有找到呢,在景欒還沒有安全之前,你不許離開。”

“英子,別胡鬧,非凡是我的親弟弟。”在他心裡,簡非凡與景欒的位置同樣重要,不過,他其實更想解救的自然是自己兒子,畢竟,景欒還那樣小,甚至沒有自保能力,而簡非凡就不一樣了,他是大人,還有他超凡的能力和手下,但是現在,在得不到景欒的消息之前,他去解决了簡非凡的事情也是必須的是無可厚非的。

一個一個解决,他不會不管自己兒子死活的。

“我不管,我要你留下直到找到景欒才能走。”

簡非離看著她緊張的樣子,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要怎麼勸她放自己離開了,其實離開於他來說更容易去查探蒐索景欒的下落和消息,以他的感覺,沙州島上的人根本調查不出什麼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對方在暗處,現在沙州島上的人相對於對方來說就是在明處了。

明處看不到暗處的那只魔手,但是暗處的人卻絕對能看到明處的人都在做什麼。

“簡非離,你聽見沒有?你不許離開這裡。”見他不說話,英子急了,著惱的吼了過去。

簡非離卻是手臂一攬,便將英子勾進了自己的懷裡,她硬氣的時候他就軟些,以柔克鋼,男人了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