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兩個人的戒指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32:21
A+ A- 關燈 聽書

“媽,是江君越,一定是他幹的。”洛啟江轉頭掃向江君越,那張臉上滿是怒氣,恨不得要殺了江君越,他才要沖向江君越,卻是在這時收到了一條簡訊。

雲飛兩個字不住的在手機上閃動著,強壓著心頭的怒火,洛啟江這才打開簡訊。

“你鬥不過成哥的,帶著美薇走,若她願意,這事兒我負責,我娶她。”

靠,弄她妹子的是他雲飛,還說什麼娶她,洛啟江只回了兩個字:“去死。”隨即就把雲飛的號碼移入了黑名單,“媽,我們走。”這是在江君越的地盤,妹子又出了這樣的事兒,說不得,他還是先撤,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江君越,他從此跟他杠上了。

人群裏起了小騷動,所有人都在議論著。

洛家的人來的時候還是風風光光的,但是此刻,全都是灰頭土臉的,甚至於原本的准未婚妻現在也昏倒了,而江君越還是優雅的留在司儀臺上,絲毫也不因為剛剛的畫面而有什麼難堪的反應。

賀之玲卻奈不住了,她剛剛想要叫住洛夫人的,可是,洛美薇都那樣了,江家是怎麼也不可能娶一個那樣的女人的,但是現在,洛美薇不在,這訂婚宴是不是也該結束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賀之玲快步的朝著司儀臺走去,老爺子身邊卻多了一個蔣瀚,“老爺子,這是少爺讓我給你的。”五份DNA檢驗報告,還有幾張照片,照片是兩個小東西的,一個小男娃一個小女娃,兩個一樣漂亮,兩個都讓人喜歡,眼看著老爺子的目光盯著那照片移不開了,蔣瀚繼續道:“老爺子,江總說了,這兩孩子要認主歸宗就得娶了孩子他們媽媽,不然,乾脆直接送到國外讓他們自生自滅好了。”藍景伊和江君越還有孩子們的DNA顯示他們是有血緣關係的,而洛美薇的DNA報告顯示她和小熙半點關係都沒有,顯而易見,她偷了藍景伊的孩子。

“就是叫藍景伊的嗎?”老爺子看著另一張女子的照片,低聲詢問著,情况太緊迫了,看樣子他這個孫子是先斬後奏了,這接下來很可能要與之訂婚的就是這兩孩子真正的親生母親了,原來居然不是洛美薇,原來,他們江家的老老少少都被洛家的那個丫頭給玩於股掌了。

“是,她在休息室,很快就要出來了。”

老爺子的手有些抖,再次的掃過那兩孩子的照片,“龍鳳胎?”

“嗯,龍鳳胎。”

“好好好,去把那小丫頭抱過來我看看。”老爺子有點激動了,他現在最在意的就是重孫子了,至於孫子娶什麼女人都是次要的,抱重孫子最重要,原本以為是只有一個,這現在一個變成了兩個,別提他有多高興多期待要見到那小傢伙了。

“好,我這就去抱過來。”

眼見著老爺子期待的激動起來,蔣瀚立刻就去抱了,那邊,藍景伊已經到了休息室。

休息室不大,“阿姨,有衣服讓我換嗎?”

“嗯,我找找。”保姆便打開一個衣櫃翻找了一下,一會兒便拿出了一件桔紅色的晚禮服,“藍家後,這件吧,只有這一件了,這件還挺適合這樣的宴會的,我瞧著尺寸也應該差不多,你快換上吧。”

“這……這件,這能行嗎?”藍景伊立碼猶豫了,如果她記得沒錯,這件應該是江君越買給他的准未婚妻的,雖然剛剛洛美薇穿得是另一件,但是保不齊是要給她中途換禮服用的,有錢人舉行這樣的訂婚儀式,整個過程換個幾套衣服都是正常的,所以,她真的不能穿。

“咚咚……”有人敲門。

“誰呀?”保姆立刻應聲問道。

“藍家後在嗎?有人找。”

藍景伊一下子慌了,一定是陸文濤找過來了,“阿姨,這件我穿真的可以?”她還是不放心,若是被洛美薇知道她穿了人家的衣服,還不得在這訂婚宴上撕破臉呀。

“可以呀,這件沒人穿。”

“哦,那好吧,那我就穿了。”她真的不能全身濕濕的回去大廳,被人看著真的很難看,還有,那樣走在陸文濤的身邊也太怪異了些。

桔紅色的晚禮服,還配著桔紅色的內衣和小內`褲,藍景伊轉過了身去飛快的脫去了自己的,她的動作很快,只為,這樣在人前換衣服真的很不自在,雖然保姆也是女人,可她還是覺得彆扭,可是,她也沒有其它辦法了。

穿妥了內衣。

再是晚禮服。

奇怪,居然尺寸剛剛好,彷彿是為她量身訂做的一樣,可是,她好象比洛美薇是瘦了一碼吧。

“藍家後,你穿這件晚禮服真漂亮,比你剛剛那件還漂亮。”能不漂亮嗎,那可是江大總裁親自選的,比選女兒的小衣服還認真,主要原因是他對小孩子的衣服真沒研究過,所以,便由著售貨員幫著選了。

“謝謝。”藍景伊真的不好意思了,“我先穿著,等回去,我洗乾淨了再悄悄還回給你。”乾脆,她出去直接離開吧,免得夜長夢多出什麼事,這樣一想,便抱過了小沁沁,“我得回去了,不然孩子她乾爹會找她的。”

“藍家後慢走。”保姆也不留她,抱起小熙就要送他,抑或是要跟她一起出去。

於是,一個穿著桔紅色晚禮服的女人走出了休息間,而她懷裡居然還抱著之前那個抱著來的小東西。

一大一小,小的是大的的再版,兩個都一樣的漂亮。

而在一大一小兩個女人的身後是一個保姆抱著一個小男孩,四個人一起朝著大廳走來。

江君越扭頭時看到的正是這個畫面。

“藍家後,江老爺子說很喜歡你女兒,想要我抱過去給他看看,你看行嗎?”蔣瀚很恭敬的說道。

“這……”

“就兩分鐘,兩分鐘我就一定送回來還給你,你放心,這大庭廣眾之下這麼多人看著,不會丟的,丟了你唯我是問。”

是的,人這麼多,蔣瀚總不至於明目張膽的搶走小沁沁吧,再說了,他說是老爺子看著女兒順眼,那當然了,女兒可是老爺子的重孫女呢,其實,按照那血緣關係,她也該讓老爺子看一看,抱一抱的,“好吧。”雖然很不情願,但是藍景伊最終還是把小沁沁遞給了蔣瀚。

“咯咯……”小沁沁不認生,被抱到蔣瀚的懷裡還沖著藍景伊笑呢,蔣瀚的步伐很快,藍景伊根本追不上,她穿著桔紅色的晚禮服便要越過司儀臺走向大廳去找陸文濤,找到了再要回小沁沁就趕緊離開吧。

卻是在這時,她發現大廳裏特別的安靜,人們都是舉著手中的酒杯目不轉睛的望著司儀臺,而司儀也在這時開口了,“下麵,我宣佈江君越先生和藍景伊小姐的訂婚晚宴現在正式開始。”

桔紅色的高跟鞋停頓在紅色的地毯上,藍景伊咬咬唇再咬咬唇,她真的沒有聽錯嗎?

可是,很疼。

“藍景伊小姐,請登臺。”司儀不疾不徐的把目光射向藍景伊,於是,所有人的目光也全都射向了她,尤其是陸文濤,他早就覺得不對勁,此時,已經全然的明白了,從江君越請他出席訂婚宴到剛剛洛美薇的出事,再到此刻司儀的宣佈,原來,江君越早就布好了這一個又一個的局,他都知道了?

知道了藍景伊一直愛著的都是他?知道了那兩個孩子都是藍景伊生的?

可是從前,他為什麼一直沒反應呢?

以江君越的本事,也會有他查不到的地方嗎?

陸文濤迷惑了。

而藍景伊根本是不會思考了,她傻呆呆的站在那裡,靜靜的望著那個此時正站臺上朝著她含笑而立的男人,他這是在跟她開玩笑嗎?

怎麼可能是她和他的婚禮呢?

她是不是穿越到另一個國度了?

若不是,那就是在做夢,一定是在做夢。

老爺子沒反對,此刻正懷抱著小沁沁上看下看呢,那份DNA檢驗報告讓他很滿意,這小東西就是個意外的驚喜,原來他不止是有重孫子了,連重孫女都有了,嗯,是那女人的功勞,他不反對了,這麼漂亮的兩個孩子絕對不能做私生子,他們江家不允許。

眼看著藍景伊站在那裡如雕像般的不動了,雖然她的造型很眩很酷,可是,這樣的冷場總是不好玩的,江君越微微一笑,兩條長腿便邁出了優雅的步子,如同一隻漫步在叢林裏的獵豹,從容的朝著藍景伊徐徐而去。

那頎長的身形離她越來越近,他的臉也在她的面前越來越放大,好看的讓她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傾傾……”這一刻,她的眼裡只有他,她在做夢,一定是在做夢。

她的王子朝著她走來了。

江君越停在了她身前,他真高,她穿著高跟鞋才及他的下頜,那微微揚起的唇角帶著一抹最美的微笑,讓她瞬間就看他看得癡了,“伊伊,嫁給我吧。”男人的手如同變戲法似的,突的遞到她的面前,再執起她的手,把一枚金色錫紙卷成的小圓圈圈就放在了她的手心裏,“一會兒給我戴上,你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