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9章番外:勾夫手記(204)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29:36
A+ A- 關燈 聽書

漁船很快駛離海邊。

海風有些大,好在,景欒和英子從小就生活在沙州島,對於海沒有誰比他們更瞭解了。

夜有些深了,可是,三個人全都是了無睡意。

眼看著已經淩晨三點鐘了,簡非離捨不得景欒了,小小年紀就隨著大人奔波不說,甚至於還要照顧他和英子。

這孩子,簡直是逆了天了,也讓他深感愧疚。

“小欒,你去睡吧,等你醒了再換爹地。”

簡景欒打了一個哈欠,小手捂了捂小嘴,小傢伙是真的困了,正長身體的時候,睡眠於他來說是相當的重要,“媽咪,我們去睡覺,爹地說的對,等我們醒了再換他就好了。”

英子點了點頭,反正她是真的習慣了,只要景欒在,她就萬事不操心,什麼都交給兒子去認定了。

進了船艙躺下,很簡陋的漁船,但是對於常年出任務的她來說,這樣的簡陋真的不算什麼,她早就習慣了。

擁著兒子一起睡下,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有簡非離在,她一樣安心。

簡非離靜靜的坐在甲板上,手裡是景欒交給他的手錶,小傢伙的手錶有很多特殊功能,看得他真的是眼花繚亂,他是真的想不到小小的景欒竟然會這樣多的高科技,就連他這個做爹地的也是自歎弗如。

船長在開船,簡非離想起了上一次從A市離開的時候,也是坐船,後來,左安謙的人還追了上來,若不是景欒化險為夷,那一次他和英子和景欒能不能活到今天都很難說,他這個兒子,總是給他一次又一次的驚喜,他這個兒子,是他所認識的大人和孩子全都加起來都比不過小傢伙的聰明。

反正,他是服了。

漁船趁著夜色越走越遠,海上很安靜,漁船上更安靜,他時而轉頭看睡著了的母子兩個,心頭都是一陣溫暖,這一次回到沙州島,希望易明遠不要食言的放過英子,那般,他就可以給景欒一個完整的家了。

這也是他這一次來R國的目的。

有些困,但是絕對不能睡,身為父親,他有自己的擔當。

起身走離英子和景欒,站在船前,迎著海風,也讓自己精神些。

R國越來越遠,黑暗中只有一片汪洋的海,摸了根烟,簡非離慢慢吸了起來,這也是保證自己不睡著的辦法之一。

忽而,船艙裏傳來了英子的驚叫聲,“什麼人?”

簡非離轉身直奔船艙而去,一定是出了什麼事,否則英子不會叫得這樣大聲。

幾步路的距離,他卻跑得膽戰心驚,就是覺是出了什麼事,而且,還是大事。

“媽咪,救我。”不等他進去船艙,景欒的聲音又響了起來,這一次,帶著屬於那個年紀的孩子特有的童音,只是,除了童音以外,景欒並沒有驚亂,“爹地,爹地你快來。”

“嘭”的一聲,簡非離一脚踢開了船艙的門,當看到眼前的一切時,他有些發懵,英子虛弱的靠在牆壁上,像是中毒了般的全身都軟軟的,若不是牆壁支撐著她,她連站都站不穩,而此時的景欒居然是在船長的手中,是的,就是船長。

孩子小,雖然智商極高,但是,他不會打架,倒是會玩槍,可惜這會子槍不在他手上,他也根本沒有辦法自救。

“爹地,他們放毒,你小心,吸了毒氣身體會發軟發虛。”景欒一看見他出現了,立刻大聲的警告他,還好,小傢伙很鎮定,是他的兒子。

簡非離只好停留在門前,再往前一步,他怕他們一家三口會全軍覆滅,到時候他不止是救不出英子和景欒,還會把自己也搭進去。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你是誰?”景欒的謹慎不在他之下,而且這一艘漁船也是景欒千挑萬選,沙州島的舅舅們給他提供的建議,可就是這樣,還是出了問題。

上一次,景欒躲過了左安謙的人的追跡,那是自己的遊艇上沒有差錯,但是現在不同了,是自己的漁船蛀了,家賊難防,簡非離緊張了。

畢竟,船長擄著的是他唯一的一個兒子,還是他最心愛的兒子。

他有多愛景欒,只有他自己最知道。

他無法想像失去景欒他會怎麼樣,在他的心裡,景欒的地位一點也不比英子差,甚至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退後,簡非離,你給我退後,否則你進來只有死路一條。”

“呵,你若動了我的兒子,你才是只有死路一條。”簡非離眸光冷寒,如刀子一樣的射向船長,這變化太快,曉得他這麼些年經歷了很多,還是無法在短時間內接受這個事實,景欒被他自己親自找的人擄了。

真希望這是在開玩笑,可是船長逼著景欒脖子上的刀卻正在緩緩壓下,而且,壓下了一條血印子,看著特別的觸目驚心。

是的,他自己流血他從來不怕,可是兒子流了血,他看著只覺得手脚都有些冰涼,他受不了。

只是,在强行的壓仰著自己,告訴自己要鎮定再鎮定。

“簡非離,我告訴你,你進來也沒用,這船艙裏我下了毒,你再往前只要吸上幾口,很快就與陌英子一樣手軟脚軟了。”

“我守在門前,你也出不來。”他低吼,真想沖進去砍了那船長,奈何,景欒在人家手上。

“這個,就不勞簡先生費心了,我既然敢劫了這個小子,也是早做了打算,自然是可以全身而退的。”

“你是誰?”景欒在訂下這艘漁船的時候絕對不可能告知他們幾個人的身份的,他們與漁船做的是金錢買賣,一個收銀子,一個負責把他們送到安全的地方。

只是現在,船長違約了。

而且,這個船長明顯的對於他的身份來歷很清楚,簡非離叫得特別的順口。

很顯然,早就在等著這一天了。

“我是誰?呵呵,簡先生不必知道。”船長冷笑,刀繼續壓著景欒的脖子,目光全在他的身上,倒是根本不在英子的身上,是的,船長也知道中了毒的英子這個時候與廢人無異,根本對他造成不了任何影響。

“你的目的?”好,他也不追問對方的身份,知道對方的目的才是重要,看現在這個樣子,這人像是並不想對他們一家三口趕盡殺絕,而只是為了達成某一個目的。

“哈哈,簡先生果然爽快,既然你問了,那我也就不拐彎抹角兜圈子了,你爽快,我也爽快。”

“你說。”簡非離視線全都在景欒的身上,這人只劫持了景欒而放過了英子,這絕對不應該是突發奇想,而是有原因的,只是這原因,他一時之間還猜不出來。

“簡先生,你放心,我不會殺你兒子的,不過,你們若是想要要回你兒子,只有滿足了我一個條件,我才會放了他。”

“你說,你快說,到底是什麼條件?”簡非離還沒開口,英子就急急的吼了過去,她試著動了又動,可是都沒用,身體軟的象麵條,她還是第一次吃這樣大的虧,都怪她以為簡非離在就睡得太沉了,以至於對方放毒都沒有發現,她最近的警惕心真的是越來越退步了。

退步的連她自己都要鄙視自己了,難道真的如簡非離所說,做這一行真的這樣不安全嗎?

這一刻,只要這個船長出手,她一定活不成。

好在,這船長只是為了某一個目的,而不是為了要她的命。

“呵呵,陌撒麗,你別急,我綁了你兒子就是為了達成一個目的,當然,這目的還要靠著你來完成。”船長冷笑,目光落在英子的身上時,仿似她就是他眼中的一個獵物。

“有什麼事,你沖著我來,她是女人,男人對男人,你才算真男人。”

“呵,她是女人是不假,可是,她是普通女人嗎?沙州島上唯一的一個金牌女殺手呢,大概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她一共殺了多少人了吧。”

“少廢話,有話就講,有屁就放。”英子猛的一口唾沫吐過去,若不是身體不允許,她早就沖過去了,她此時是有勁也沒處使,整個人都軟軟的,特別的無助。

“呵呵,撒麗小姐果然是女中豪傑,好,就沖你這豪爽的脾氣,我今天也不掖著藏著的了,我只有一個條件,只要你用你殺手的手段幫我殺一個人,只要殺了,我就把你兒子景欒還給你,而且,不會少他一根毫毛。”

英子眼神冷厲了起來,“原來,你是要以我兒子來要脅我殺人,說吧,到底是要殺誰?居然讓你算計起了我兒子。”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不敢,要算計景欒小朋友還真是不容易,不過這一次多虧你們沙州島的人給我穿針引線讓我取得了你們的信任,呵呵,所以,我們還是有緣份的。”

“什麼狗屁緣份,姑奶奶跟你沒有半點緣份,到底是誰,說出來看看姑奶奶能不能完成,若完不成,你劫了景欒也沒用,姑奶奶是人,不是神。”

“行,那我就說了。”

“有屁快放,少給姑奶奶婆婆媽媽的。”

船長輕了輕喉嚨,這才開了口,“季唯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