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7章番外:勾夫手記(202)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29:19
A+ A- 關燈 聽書

簡非離遲疑了,他居然也有下不了手的這一天。

是的,他不是殺手。

他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

所以,這一刻的他無法做到冷血無情。

“嘭”的一聲悶響,男子撞到了簡非離的身上,而他手勾的槍的扳機卻沒有扳動,“爹地,小心。”

火鍋店的門開,景欒的小身影出現了,一張小臉全都焦急,顯然,小傢伙是十萬火急趕來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簡非離只覺得腰間一痛,隨即就是一陣麻木感,等他身形條件反射的一側時,女人已經被男子扯到了一步開外,“走,我們走。”

男人拉著有些發呆的女人走了,速度極快。

只是,他們的方向不是大門前,若是往那個方向就正好會撞上沖進來的景欒,還有,小傢伙身側的兩個保鏢,不得不說,小傢伙是聰明的,原來一到了R國就已經做好了自己的安全工作,走到哪都帶著他的保鏢。

“爹地,快開槍。”眼看著兩個人要跑,景欒大聲提醒簡非離,畢竟,現在只有他手裡有槍,在R國,外地人不可能隨便攜帶槍支的,尤其是明晃晃的攜帶,除非是象英子那樣的殺手,那樣的殺手每天生活在黑暗中,除了執行任務從不出現在街頭巷尾,不被警詧遇見所以拿了槍支也沒有人知道。

簡非離這才驚醒,頂著腰上的刺痛,手指一扣,快速的兩槍,手腕也連續轉動,“嘭嘭”兩聲槍響。

他一槍是打在女人的後背上的,另一槍則是打在了男子的腿上,男子充其量不過是從犯,是為了女人才做下這些事情的,所以他到底不忍,沒想殺了男子,但是那女人,簡非離卻是志在必得的,畢竟,這女人關係到他與英子的未來與幸福。

雖然開槍是稍顯遲了點,不過,簡非離的槍法很准,以前在國外的時候,為了解壓,他常常去槍館裡玩槍,那時候只是玩,卻沒想到現在派到了用場。

“撲……撲撲……”兩個人相繼倒地,先是女人,再是男人。

“沁佳……”男人拖著那條流著血的腿驚慌失措的去拉沁佳的手臂,他的手一直在顫抖,可不管怎麼抖都是瘋了一樣的去捂向沁佳的傷口,仿似在封锁血液的流淌,封锁女人血盡而死亡。

女人卻是轉首輕笑的看向簡非離,妖豔的唇開,“你放過他們,不關他們的事,然後,我是生是死隨你處置。”這一句,很平靜,彷彿在說著別人的生死,只是她越來越弱的聲音在告訴在場的人,她的生命正在一點點的消逝。

“好。”簡非離輕應,怎麼都是不忍,每一個走上極端的人或多或少都是因為受了無法言說的刺激,從而影響精神陷入了分裂中。

“沁佳,你不要傻,你不會死的,來,我送你去醫院,然後你乖乖的養傷,等傷好了,我帶你去環遊世界,好不好?”

“嗯。”沁佳輕笑,那張原本就絕美的臉上寫著無盡的溫柔,小手也吃力的落在了男人的臉上,“讓他們都下去,不要再讓他們參與進來了,就我們兩個,我跟你說說話。”

男子立刻揮揮手,“你們都下去。”

於是,火鍋店裏的服務生還在廚師慢吞吞的放下了手中的武器悄悄走了。

但是,簡非離在,景欒和他的兩個保鏢也在。

女人和男子卻完全的視若無睹,低低淺淺的訴說著什麼。

“沁佳,你答應我,你要好好的。”男子一手捂著她噴血的傷口,一手輕輕撫上了她的臉。

“好,你也答應我,不要再去找他報復他了,呵呵,他不配我們這樣查他找他,以後,你要好好的生活,好好的照顧自己。”

“沁佳,我不許你說這些。”

“呵,可是我想說呢。”女人的聲音溫溫柔柔,哪裡就有了客戶形容的拙劣噁心呢,此時的她就象是天使一樣,讓人不捨得再對她下手。

簡非離緩緩放下了手中的手槍,景欒也走了過來,想要讓手下做點什麼,可是看著這樣的女子,到底是沒有下得了手。

很美。

絕美的一張小臉。

“你要活著,然後每年給我燒些紙幣,不然,愛花錢的我若是缺了錢我會受不了的,知道嗎?”

“嗯。”

“記住了嗎?”

“嗯。”

“你要是敢不好好活著,我會恨你一輩子,不,不是一輩子,是生生世世……”

生生世世,多美的字眼,有誰能想到這樣的用詞會出現在一個曾經手段殘忍的女子口中呢。

“我去睡覺……睡覺了……”

女人的頭輕輕一歪,雙目輕闔,安祥的睡了過去。

“沁佳……沁佳……”

耳中全是男人歇斯底里的喊聲,簡非離已經收了槍走出了火鍋店。

最後,居然是小小的景欒親自善後的,等英子趕來的時候,火鍋店裏一片安靜,彷彿之前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似的。

“阿郎,你沒事吧?”英子沖過來,眼看著簡非離腰上被刀劃傷的血口子,心疼了。

“沒事,小傷,小意思。”他輕笑撫上她的臉,剛剛發生的一切算是他的九死一生了,可是真的經歷了之後,感受到的只有心的沉重。

“得手了?”聽他說沒事,英子這才松了一口氣。

“嗯。”簡非離拉著英子轉身,正好是景欒的人帶著女人的屍身出來,不過,絕對不是明晃晃的帶出來的,而是用一個行李箱拖出來的,“在那裡面。”

“媽咪,你來了。”景欒奔向了英子,兩條小手臂展開,他是要用他的小小的身體攬住他心裡的最愛。

“兒子,是不是又惹禍了?”大抵,每次惹了禍後,景欒都是這樣乖巧的與她特親近。

“沒有。”

景欒聲音低低的,這讓英子更懷疑了,“到底怎麼了?”

“我把那男的打昏了交給了他的人,爹地,我們可能要馬上離開R國了,不然,若是那男的醒了報警,我們就慘了。”

“小欒,你犯什麼傻?一槍斃了就解决一切了,你這樣比媽咪還婦人之仁,會壞事的。”英子大概的猜到了什麼,不由得的緊張了。

“英子,我們走。”簡非離直接拖過女人走向了幾步外的車,夜深人靜的好時光,他此刻的心卻一點也不平靜,腦海裏全都是一手撕下女人面皮時那張真真切切的絕美的臉,是什麼讓她後來變成了那樣的殘忍無度?

“阿郎,你輕點。”感受到他手上的力道有些重,英子不由得嬌嗔的低喝了他一聲。

簡非離不聲不響的坐進了駕駛座,英子則是坐到了副駕上,直接把駕駛座讓給了他,男人嘛,不確定自己的心的時候她還是傲嬌的,現在呢,就讓著些,讓他做做大男人也沒什麼,反正,她也沒虧。

那邊,景欒已經帶著沁佳的屍身和保鏢啟動了車子隨在他們的車後了。

簡非離一手轉動方向盤,一手突然間的握住了英子皙白的小手,目光直視著車前,可是出口的話語卻是對著英子說的,“等回了沙州島,等易先生同意了我們的婚事,以後你就跟我去T市,好嗎?”

“到時候再說。”英子隨意的說過,她還沒想那麼長遠,結婚只是想給景欒一個家,反正她現在沒那麼抵觸男人了,况且簡非離無論是從哪一方向論,都算得上是人中之龍鳳,絕對的鑽石王老五級別。。

“英子,我,你,還有景欒都是生命,你每天走在刀光槍影中去獵殺一個個的活生生的人,雖然那其中的人有可能是該死,可你能確定每一個都該死嗎?或者,每一個人都有自己人生的無奈和苦痛,你殺了他們,你的心理會安穩嗎?”

“呃,這有什麼,師父說了,這是我們的工作,我們只需要知道客戶的所需,至於其它的,不是我們能考慮的,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職業,這就是我的職業,或者這個職業危險xin很高,但是,職業沒有高低貴踐之分,我喜歡就好,再者,我也已經習慣了。”

“你接任務是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錢嗎?開兩家店,做做小生意,或者沒有殺人賺的多,但至少可以遠離血腥,遠離醜惡……”

英子一把掙開了握著她的大手,氣了,“簡非離,你這是在嫌弃我嗎?我就是殺手怎麼了?你也不是第一天知道,我告訴你,別以為姑奶奶非你不嫁,不嫁我更開心。”英子說著,另一手就去拉車門,等簡非離發現的時候,車門已經開了,獵獵的風吹進來。

“你給我坐好。”簡非離低吼,他是在跟英子講道理,瞧瞧,他生平第一次執行任務,雖然得手了,可是得手時的感覺一點也不好,殺了那女人的時候就有一種他是鄶子手的感覺,而且,得手後看著女人聽著女人說過的一句句的話之後,他就覺得自己可能是殺錯了人。

總是一條生命,人死不能複生,為什麼要把該警詧做的事情攬到自己的手上呢?

以後,他不會再做這樣的蠢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