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4章番外:勾夫手記(199)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28:50
A+ A- 關燈 聽書

身體大好的簡非離就是一頭狼,而英子再也不是他的對手了,秒秒鐘就成了求饒的那一方。

若不是親身體驗,英子絕對不相信那個外表看起來溫文儒雅的男人真正行動起來的時候其實比狼還狼,不管自己怎麼迎合他他都沒法子饜足似的,吃她上了癮,彷彿是要一雪他遇見她時還是處男的耻辱……

於是,那一晚的結果就是,晚餐延后了。

英子如女王般的坐在餐桌前,“簡非離,我要吃那個。”她是女王,她指揮他。

“叫阿郎。”簡非離以前最討厭前面帶‘阿’字的稱呼,可如今只要是與英子兩個人獨處的時候,簡非離最喜歡這個稱呼,聽著溫馨,甜蜜,彷彿要將他三十年來缺失的那份親情全數的透過英子補回來。

英子白了他一眼,“你多大了?還阿郎?”

“呃,這是你起的昵稱,要是有問題也是你有問題。”

陌英子:“……”

她這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脚嗎?

“叫阿郎。”雖然從完事之後他一直乖乖的為她布菜盛湯添飯,可是,固執起來的時候他骨子裡的大男人主義又顯現了現來。

“不叫。”英子嘟嘴,他讓她叫她就叫,那多沒面子。

“叫阿郎。”簡非離離座,長臂一攬就將英子攬進了懷裡,唇對唇的看著她,呼吸拂過她的臉頰後再直達她的心尖尖,一瞬間,整個人就軟了,“阿郎。”出口的時候連她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完了,她剛剛的那一喚絕對不是由心底而喚的,完全是受了他的左右和迷惑才低喚出來的。

“乖女人。”簡非離這才滿意的親了親她的小臉,然後,繼續把她當成女王般的侍候著,可是,不管他多殷勤,英子都哀怨了,什麼女王級的待遇,不過是表像罷了,他要拗起來的時候,分分鐘還是她甘拜下風。

吃過了晚餐,眼看著英子一直悶悶的不開心,簡非離低低一笑,悄然凑了過去,“要不,以後都是你騎爺?”這樣小色的話語若是在公眾場合,你給簡非離過萬億他都不會說,可是在只有兩個人的時候,就仿似他要求英子叫他阿郎一樣,什麼都是正常的。

“好呀。”英子頓時眼睛一亮,覺得她的一口惡氣就是簡非離這一個提議立碼就出了,身子一歪,立刻就把簡非離壓在了身下。

簡非離也不避不躲,由著她盡興,也享受著她小嘴小手的服務,很愜意……

然,他只稍稍回點小動作,結果的結果就可想而知了,最後的最後,那個被壓在身下的又變成了英子,而且,還是她求著他的……

從飯店出來,夜已經深了,之前的每一天的這個時間點,簡非離都是在天堂鳥的,但是今天,兩個人全都沒有去天堂鳥,簡非離牽著英子的手坐上了計程車,很快抵達了他想要去的目的地。

海邊,堪比外灘般的華美,車停下的時候,英子興奮的看著周遭,“你確定我們要住在這附近?”

“嗯,你不樂意?”簡非離故意曲解英子的意思。

“我樂意,樂意呀。”風景這樣好,就有一種進入魔幻世界的感覺,她喜歡。

“樂意就好,一會繼續。”

“你……你混蛋。”她這才反應過來她又鑽進了簡非離設計好的套子裏了,“不,我不樂意。”

“那好,我們離開。”簡非離低低笑,吃死了英子的軟肋,她也離不開他了。

“你……壞蛋。”英子這一次是乾脆動嘴的咬在了簡非離的肩膀上。

可是,簡非離身上的布料太厚,那一咬咬得她牙都酸了,男人也沒有半點反應,只是低低淺笑著,欣賞著她小母虎一樣的行為。

卻是,已經習慣了。

R國最大的都市最繁華的地帶,單人間公寓,而且同時租了兩間,付了款,英子站在兩扇門中間,“阿郎,我住這間,你住這間。”兩間是一模一樣的裝潢,大小也一樣,她很滿意。

“你想多了。”簡非離隨手一拉,就將英子拉進了其中一間。

“那……那間怎麼回事?”英子秒愣,不甘心的最後看了一眼隔壁的方向。

“那是給兒子租的。”不然,難不成讓景欒與他和英子住一起?那他寧願兒子不要來了,不然不是天天被他們兩個的秀恩愛給虐慘了?小朋友也需要個伴的。

“景欒要來了?”英子眼睛一亮,完全期待的眼神。

“嗯,不過,景欒來了你也只能陪我睡。”

“簡非離,你獨裁。”

“叫阿郎……”

她無言,他這是對她起的‘阿郎’這個稱呼上癮了般,一次不叫就大呼小叫,不過,看在他為她租了這麼漂亮的房子的面子上,她就不跟他一般見識了。

“阿郎……”她軟軟的靠在他的身上,反正,叫一聲她就是女王了,叫一聲她還是她,沒少半根毫毛。

簡非離這才滿意的把她帶倒進了床上,於是,那一晚,英子再度被吃的連渣都不剩。

這是來R國後的第一次休假,也是簡非離專門為了迎接英子而有的休假,很快的,兩個人忙碌了起來,英子每晚都去天堂鳥,而簡非離則是開啟暗中調查委託任務給易明遠的客人的遭遇,只想查出更多線索,完成這次任務。

為了娶英子,他也是拼了。

時間一晃七八天就過去了。

這一天,跑了一天的簡非離回到了公寓,才一推開門,就被滿屋子的公仔給驚住了,“英子……”

沒有回應,似乎,英子不在。

腦海裏瞬間浮現出左安謙那張臉,簡非離心口一緊,一個大步沖進去,急急的喚,“英子……”這個點,她應該還沒去天堂鳥呢,兩個人現在的時間被迫的錯開了,他白天忙她晚上忙,不過不管有多忙,每天晚上都要一起晚餐的,他也絕對是准準時的回來陪她一起用餐的。

飛也似的打開一道又一道的門,全然不見英子的踪影,就在簡非離急的一張臉都變了色的時候,門口忽而傳來“撲哧”一聲笑,他轉頭看始作俑者,“簡景欒,你還敢笑。”害他剛剛那一嚇嚇得幾乎腿都軟了,好歹,他是男人。

“我為什麼不能笑?媽咪現在很有成就感了,原來爹地這麼在意媽咪呀。”簡景欒大大方方的進了簡非離和英子的房間,一屁股坐到了沙發上,傲嬌的看著臉色一忽紅一忽白的簡非離,完全美美噠的表情。

簡非離真的是欲哭無淚,不過看在景欒是來幫他的份上才饒過了小傢伙。

一家三口重聚在R國,又有了家的感覺。

小傢伙對於易明遠發佈給簡非離的任務已經調查了很久了,就因為這任務不好完成,所以,他才親自的偷偷的來了R國。

很快的,又一個星期過去了,任務還是沒有任何的進展。

英子和景欒是一點也不急,完全在R國享受這裡的異國風情,簡非離卻是很急,就想著名正言順的帶女人兒子回T市,他這都離開T市有多久了,那邊的人一定找他找瘋了吧。

這個時候想發個訊息回去,可,又覺得自己現在都搞不定易明遠有些沒面子,帶不回去女人和兒子那他一個人回去有什麼用?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還不如不回。

是夜,把景欒獨自一個人留在公寓,簡非離隨著英子一起去了天堂鳥。

他喝酒,她忙著應付各種各樣的女人,可雖然是女人,簡非離還是看著頭疼,已所不欲勿施於人,他自己都不喜歡應付這些,如今卻要英子來做這個,身為男人的他心底裏真不是滋味。

“真TMD沒用。”簡非離狠氣的將一杯白蘭地一仰而盡,然後低低的罵著自己。

從來沒有覺得自己是這樣的一無是處,他有些沮喪了。

可走到這一步,再讓他回頭去離開英子,已經破了處對英子食髓知味的他根本回不去了。

“先生,可以一起坐吧?”迎面,一個戴著眼鏡看不出年紀的女人一臉濃妝的半倚在桌子前,笑問著簡非離。

簡非離微微皺眉抬頭看向女子,雖然一臉濃妝,卻難掩嬌好的容貌,顏值很高,很美,可再美他都不想理會,英子之所以接下本應屬於他的任務就是不想他跟女人打交道,所以,他也是好久沒來天堂鳥了,可沒想到一來就被女人盯上了,低頭看看自己的衣著,低調的再也不能低調了,絕對是普通的大街上一抓一大把的穿衣格調,他微欠了欠手中的酒杯,“女士隨意。”

禮貌的說過,他又飲了一杯酒,只想再喝一杯就起身離開,也離這個女人遠一點,沒想到女人突然間伸手,猝不及防的一下子奪走了他手中的酒杯,在他的詫異中輕揚起唇角,一口喝盡,“好酒。”然後,輕輕放下,目光也直直的落在了簡非離的俊臉上,半點也不掩飾她對他的興趣了。

簡非離看著杯沿上女人的唇留下的殘紅,低低冷笑,“你看上爺什麼了?爺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