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1章番外:勾夫手記(196)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28:23
A+ A- 關燈 聽書

不確定身高,只知道那女人的大腿內側有一條長長的疤,據說很長很醜,如蜈蚣一樣的嵌在皮肉裏,他想像了一下,那應該是傷過一條大口子縫針後的後遺症。

高腳杯碰上了女人的,“乾杯。”

“打令,你好帥,我們交個朋友吧。”女人將杯中酒一仰而盡,身體就貼近了簡非離,柔妹入骨。

頓時,一股刺鼻的香水味侵襲入鼻間,簡非離只覺得胃裡一片翻滾,刹那間特別懷念英子身上的氣息,英子從來不用香水這東西,從來都是全素顏面對他,卻每一次都能成功的吸引他的注意力。

緣份這東西你說不清也道不明,總之,他不喜歡除了英子以外其它女人的靠近,很不喜歡。

不著痕迹的輕輕側身,也稍稍的避開了女子的貼近,簡非離强忍心底的不適,點頭微笑,“好。”

“先生不是R國人吧?”女人好奇的問了過來,同時目光再度掠過他全身上下。

“不是。”簡非離實話實說,以免被人查出來,到時再去圓謊,更累。

“我就說呢,先生氣度不凡,根本不是我們R國人能相比的。”女子諂妹的說著,又與簡非離碰了一杯酒。

滿滿的一杯酒,簡非離也幹了,心底裏是說不出的滋味,原本還以為他這任務不過是毛毛雨,只要他一出手很快就能搞定了,可是現在才開始,他就要受不了了。

酒入腹,腦子裏也開始不由自主的想七想八了,怎麼就覺得這個任務易明遠是故意的呢?

這根本是在考驗他對女人接受承度,推不開還必須要應付,簡直分分鐘都是煎熬。

簡非離後悔了,後悔接了這個任務,可是礙於男人的尊嚴和面子,這時候也不好與易明遠理論退出。

若是找了,只怕易明遠直接就否定他和英子的事情了。

他完了,他鑽進了易明遠為他設好的一個圈套裏了,這會子是出也不是,不出也不是。

一整晚都周旋在女人之間,天亮了離開的時候,簡非離就覺得這任務比他工作一天還累,甚至比他對付左安謙的時候有過之而無不及。

身心俱疲。

他後悔了,真的後悔了。

可是後悔了卻無處訴。

一個晚上都是難捱,可他更不知道那個女人何時上鉤。

那種煎熬只怕是遙遙無期了。

時間一天天的過。

轉眼一個星期過去了。

簡非離瘦了整整一圈。

這一晚天黑了很久了,晚飯也吃過很久了,他卻躲在飯店裏遲遲不樂意出去。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天堂鳥如今於他來說再也不再是天堂,而是地獄了。

他不喜歡。

一點也不喜歡去那個地方。

夜漸深了。

晚上十點多的樣子正是天堂鳥開始人多的時候。

去吧,越不去越遇不見那個女人,自己與英子的事情就越是遙遙無期。

無數次的這樣說服自己,才終於換好了一身衣服走出了飯店。

新買的衣服,不換不行了,他是真的瘦了。

短T配一條長褲,再來一件短款風衣,大馬路上普通的再普通不過的衣著,可是穿在他身上卻帥的沒法子解釋,秒殺所經的所有男人。

熟悉的天堂鳥,也是讓他噁心的天堂鳥,每天都想回去,每天都說服自己留下。

衝突的一天天,醉生夢死。

簡非離又開始了與女人周旋的夜,燈紅酒綠中哪個女人都像是他要找的女人,又哪個女人都不象。

“親愛的,幹了這杯我們出去吃亱宵怎麼樣?”簡非離正獨自一人坐在吧台前的高脚椅上,一個以前認識的女人凑了過來。

他轉頭淡淡笑,如琉璃般的眸宛若一張無形的網,明明沒有任何情感在內,卻依然不知不覺中網了女人的心越陷越深。

“哇,那是誰家的公子爺呀,真TMD帥。”

“再帥也帥不過我家的寶貝。”女人推搡了一下身邊的女人,討厭她形容另一個男人比簡非離帥啦。

簡非離卻是不以為意的轉頭看向天堂鳥的入口。

只一眼,他就愣住了,手中的高腳杯一個沒拿穩,“嘭”的落地,酒水和玻璃碎片濺了剛剛那女人一身,她懊惱的拿手推他,“你沒長眼睛呀?”

他長眼睛了,眼睛全都在才進門的那個‘小子’的身上。

陌英子。

沙州島的人都叫她陌撒麗。

服務生已經過來清掃了,可簡非離還是如木偶一樣的坐在那裡,一動不動。

“喂,你怎麼了?被施了魔法了嗎?”身邊的女人推了推他,再推了推他,簡非離這才緩緩回神,下一秒鐘,他已經站起,長腿邁著矯健的步伐幾步就到了英子的面前,高大的身形擋住了略嬌小的英子,也阻擋了英子前行的脚步,她皺眉看他,一時間四目相對,就在天堂鳥的霓虹閃爍中,就在酒香迷醉的世界裏。

周遭一片安靜,所有的所有都是身外之物,此時只有陌英子。

“讓開。”許久,女人一聲低喝,他才恍然回神,一下子笑開,這一笑絕對是發自內心的笑,“你來了。”好多天,他沒有這樣愉悅的笑了。

英子白了他一眼,“讓開。”

“呵呵。”簡非離輕輕笑,英子的白眼於現在的他來說都是美的,他喜歡。

身形側開,她走,他也走,簡非離跟著英子選了一處偏角落的位置坐下,英子抬手一個響指,英氣勃發,一點都不輸男人。

“威士卡。”她說的是英文,不過在天堂鳥這樣的地方,服務生大多都懂一些英文,也是很好交流的。

“好咧。”服務生將威士卡放在她的面前,她一隻皙白的小手拿起,淺淺啜飲了一口,這才漫不經心的掃過周遭,“還行,這裡還不錯。”環境挺不錯的夜店。

“你怎麼來了?”簡非離卻是忍不住了,易明遠說了,要他一個人獨自完成任務的,現在英子來了,不知道就算是完成了任務,易明遠會不會打了折扣呢?

到時候不許他娶了英子就麻煩了。

“我不來,難道就由著你在這裡與女人花天酒地?簡非離,這陣子爽了吧?”英子將杯中酒一仰而盡,豪氣萬千,說著,拿眼神又把簡非離從上到下的掃描了一通。

“你看象嗎?”

“怎麼瘦了?”很明顯的瘦了,英子第一眼就發現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討厭香水味,還有那些胭脂俗粉的味道,真不懂女人為什麼都喜歡塗那些?象你這樣不是挺好嗎?”也許是酒多了,簡非離話多了起來。

“呃,我現在是‘男人’。”英子瞄瞄周遭,小聲提醒著簡非離。

“哦,是喲,瞧瞧,好多女人都盯上你了。”簡非離吃味了。

“你確定?我怎麼覺得那些女人都是在看你呢,看來,你在這裡很受歡迎了?”

“我經營了這麼多天,你一來就被搶了風頭,你不覺得還是你更受歡迎嗎?”

“那是。”英子自戀的又飲了一杯酒。

“兩位先生,你們認識?”之前與簡非離搭訕的女人凑了過來,不請自坐的就坐到了簡非離的身邊,雖然好多女人都‘移情別戀’的現在喜歡上了這新來的‘男人’,可她還是喜歡簡非離多些,身上的男人味也重些,來這裏的女人嘛,就喜歡男xin荷爾蒙爆棚的男人。

簡非離薄唇輕抿,一時之間不確定要怎麼應答了,若說不認識,剛剛英子一進來他就迎了上去,可若說認識,他兩個‘男人’這樣熟悉看起來有點怪怪。

“嗯,認識,他是爺的人。”就在簡非離烦乱著要怎麼回應的時候,英子開口了,這一句根本就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什麼叫他是她的人?

不過這念頭只一瞬就悄去了,英子這樣的說法就證明兩個人有關係了,他是她的人,跟她是他的人,除了語法上有差別,反正兩個人一起就是了。

“你喜歡男人?”女人吃驚的瞪著英子,像是在看怪物。

“男女通殺,你們兩個要不要一起試試?”低笑著說完,英子隨手摸了簡非離的臉一下,然後再是那女人的,“嗯嗯,兩隻手感都不錯,爺都喜歡。”

那指尖的觸感還殘留在臉上,簡非離低調的沒吭聲,摸就摸了,英子摸的他巴不得再多幾下。

可是那女人卻不幹了,“喂,你憑什麼摸我男人的臉,他是我的。”

“他是你的?標籤在哪?”英子笑了,敢說簡非離是她的的女人,這不是找死吧,她陌英子分分鐘就能碾死這女人。

“阿離,是不是答應我一會要去吃宵夜了?”女人轉首看簡非離,妹眼閃著電波,志在必得。

長得還不錯,打扮的也蠻騷包的,更是天堂鳥裏男人們追捧的對象,可她此時錶錯了情,這個節骨眼上簡非離絕對不可能當著英子的面承認的,“我晚上吃過了。”

英子頓時樂了,“瞧瞧,爺說了,他是爺的人,過來。”勾勾手指,英子示意簡非離過去她身邊,他再跟那女人頭碰頭的坐在一起,她想砍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