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9章番外:勾夫手記(194)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28:08
A+ A- 關燈 聽書

英子咬唇,先是狠狠的瞪了簡非離一眼,這才道:“你確定你能通過我師父的考驗?”

“說出來聽聽。”簡非離輕輕笑,雲淡風清。

“簡非離,這可是你讓我說的,到時候你不敢接可就不是我的事情了,是你自己沒能力沒本事。”英子再一次警告他,看來易明遠給簡非離出的題可不是一般的難,而是非常的難。

“說。”簡非離彎身一抱,就將英子抱了個滿懷,感受了一下身體,沒有任何不適感,都憋了很多天了,他今個再也不想憋著了。

“師父才接了一個任務。”

“哦,讓我殺人唄?什麼人,告訴我就是了。”

“呃,你以為這樣簡單嗎?要是知道殺誰我們整個沙州島的人也就不用烦乱了。”

簡非離抱著英子一起倒在了大床上,“你這意思是說不確定要殺的人是誰?”

“對。”

“不確定怎麼接的CASE?”簡非離的手落在了英子的身上,她說她的,他摸他的。

“對方出一個億殺一個女人,這女人我們只知道她的xin別和身高,還有身上的一個特點,就連長相都不知道,不過,這女人有一個嗜好。”

“少賣關子,說吧,什麼嗜好?”聽到這裡,簡非離大致已經猜到了,估計就是好男色,所以他這任務應該是勾、、引那女人出場吧。

“她喜歡男人,年輕帥氣的男人,只要是對口味就下手……”

呃,果不其然,被他猜對了,“所以,你師父是讓我出山把她勾出來殺了,然後一個億就到手了,然後就可以娶你了,對不對?”

“對。”

“呵,挺好的差事呀,讓我猜猜你為什麼不樂意我接活喲?”他說著,落在她身上的手遊走的更快了。

“你又沒做過殺手,你覺得你行?”眼看著簡非離一臉壞色,英子心虛了。

“你是擔心我勾著那女人出山,勾著勾著就勾上了癮然後入了戲認了真,從此與那女人雙宿雙飛而再與你無緣了吧。”簡非離指尖輕撚著她一點白皙的肌膚,那位置已經軟的不象樣子了。

“你……你胡說什麼,我才沒有,我巴不得呢。”見過自戀的,沒見過這樣自戀的,英子一拳打在簡非離的背上,另一手用力的去推他。

她的力道一向都不可小覷,不過此時落在簡非離的身上卻是沒有半點感覺,彷彿一拳打在了金鋼鑽上,人家不痛不癢,倒是她吃疼了,“你弄疼我了。”

簡非離無辜的看著懷裡的小女人,薄唇一抿,低“嘶”了一聲,她疼了是她自找的,他疼了可是她弄的。

“怎麼了?你傷口疼了?”英子一急,還以為她剛剛不小心哪一下碰到了他的傷了呢,可仔細回想一下,她的手真沒往他的頭上去的,“簡非離,你誑我?”

“沒誑你,只想幹你。”輕聲的低喃著,一會兒的功夫,臥室的大床上就一片靡亂了。

“輕點輕點,簡非離,我求求你放過我,我……我還沒洗澡。”

“完了一起洗,省水。”

“……”沙州島上淡水資源豐富,無污染不說,還取之不盡用之不竭,還是不用錢的水,哪裡用得著省了。

可是英子這話根本沒機會說出來了,秒秒鐘就被淹沒在男人的吻中,許久許久,才終於可以正常的呼吸了。

軟靠在簡非離的懷裡,她一動也不想動了,這比出一次任務更累人,她要累癱了。

“去洗洗?”

“嗯。”

她什麼也不管了,由著他抱著她去洗澡,全程都是懶懶的靠在他的懷裡。

好在,男人早就習慣了她的這副模樣,與幾年前賴著他要懷景欒的時候沒什麼兩樣。

英子睡沉了。

不知道站在床前有多久,也不知道看了英子有多久,終於,簡非離擦去了一身的水珠,穿好了衣服,頂著夜色走出了英子的獨棟小樓,就看這棟小樓就知道易明遠是有多寵英子了,整個沙州島上的他的弟子,就只英子獨居,其它的男殺手是群居的,雖然每個人一個房間一個洗手間,但是除了房間洗手間以外其它的可都是共用的。

雖然英子是女人需要特殊照顧,可是這棟小樓的規格絕對是奢華級別的。

易明遠獨居在與英子住處不遠的地方,也是一棟小樓,看裝潢還不及英子的,可見老頭子也是個低調的,不過是特寵英子罷了。

簡非離走到了監控視頻前,“易先生,是我,非離。”

“哢嚓”一聲,大門開了,沒有聲音,只有那一扇打開的門開告訴簡非離,他可以進去了。

穿過曲徑通幽的園林直抵小樓的玻璃門前,他才到,門就自動開了,沙州島上的建築年代還不算特別久遠,全都是現代化的裝備,很先進。

這些,就是小小的景欒都能搞定,更別論沙州島上的那些個精英了。

茶的清香飄來,芬芳濃郁。

易明遠獨自一個人安坐在茶几前,彷彿正在等他的樣子,“來了。”

“夜深了,睡不著,就來叨擾易先生了。”簡非離始終叫的都是易先生而非師父,反正,易明遠只要一天不點頭他和英子的婚事,他就一天不叫師父,但是每次叫易先生又覺得有點怪怪的,腦海裏總是會閃過《色戒》裏的易先生,英俊帥氣,絕對男神,雖然眼前的這個老頭看起來也是樣貌不凡,但畢竟年紀大了,看著他花白的頭髮,再想想他這些年在道上的叱吒風雲,比起自己父親的當年不會更差只會更强,也讓他不由得肅然起敬。

“去R國的事,你定了?”兩杯茶,易明遠淺淺啜飲了一口,抬首看著對面從容不迫的簡非離,不得不說英子的眼光是不錯的,至少這個男人肯為了她不要命的受了那一槍,就因為這一點,他才勉强接受了簡非離。

不過,要想娶英子,至少,還要過關。

“嗯。”

“英子知道嗎?”

“她睡了。”

“行,既然你同意,不如現在就起程,也免得她醒了又要阻攔你。”

“好。”簡非離來這裡之前就已經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備,所以對易明遠的提議簡非離絲毫也不覺得意外,痛快的就答應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把茶幹了,我讓落城一送你出島,明天你就可以抵達R國了。”

“然後呢?”

“落城一會把那個女人的資料交到你手上,她經常出現的夜店叫天堂鳥,你只要守在那裡,早晚能碰到那個女人。”易明遠簡單的重述了一遍注意事項,便揮了揮手,“去吧,城一在碼頭等你呢。”

簡非離平靜的站了起來,“易先生早就猜到我要來了?”

“沙州島上的規矩,全都必須遵守。”

“好,等我完成了這次的任務,希望易先生信守承諾,把英子嫁給我。”娶英子,才是目的,其它的,都是浮雲。

“自然。”

兩個男人間就這樣的結束了一場談話,就在英子和景欒睡沉的時候,簡非離悄然離開了沙州島。

第二次來,第二次離開。

想起第一次來的時候他是偷偷摸摸的來,若不是遇到景欒早就身首異處了,那也算是他命大吧。

“簡非離,這個袋子裏有這次任務的所有的資料,你可以先看一下,有什麼不懂的可以問我,景欒和英子都沒有具體的參與這個任務,這也是師父的意思,請理解。”

簡非離伸手接過那個袋子,打開,隨意的掃了一遍,低聲笑道:“只要他老人家肯答應就好,給我指派任務是對我有信心。”總比直接拒絕他要好上太多了。

知足長樂,他懂。

他更懂,只有自己强大了,別人才會高看你一眼。

落城一掃了他一眼,對簡非離他並不待見,那是一種天生的情敵看情敵的感覺吧,不過,看在英子的面子上他還是接受了簡非離,不管怎麼樣,簡非離很男人。

“那個女人是個xin變態,手段極為惡劣,而且功夫一流,據下單的那個男人講,就算是我們沙州島上的男殺手都未必是她的對手。”

“謝謝。”簡非離淡淡笑,若是簡單了,易明遠也不會派給他了,不過,沙州島上的殺手什麼水准他還是知道的,以落城一這樣的說法,只要他不上了那女人的當,處置得當,想擺平那女人不過是分分鐘的事情。

“簡非離,真不知道你走了什麼狗屎運,我們沙州島上那麼多師兄弟,撒麗居然一個都看不上就偏偏選了你。”

簡非離笑開,“那不是狗屎運,是桃花運。”

“姓簡的,你氣死人不償命是不是?”

“那也要看你肯不肯被我氣。”簡非離抬首看落城一,面色平靜淡然,可就是這樣的表情,越是氣人。

“你……”落城一氣得臉色都黑了,可是對著簡非離,愣是沒轍,說不過吧又不能動手。

“落城一,送我下了船,回去後幫我照顧英子和景欒,千萬不要讓他們找我,讓他兩個島上安靜呆著,等著我來接他們離開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