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8章番外:勾夫手記(193)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28:00
A+ A- 關燈 聽書

“爹地晚安。”比起簡非離,景欒小朋友卻是無比歡脫的,在他的認知裏,師公能這樣對爹地,已經算是很有進步了。

簡非離摸了摸小傢伙的頭,這才緩步走進了臥室,英子還沒回來,他拿了睡衣丟在床上就走進了浴室,準備洗洗睡了。

頭上的傷已經好了很多,只是,還沒有好徹底。

但是現在,他已經可以如正常人那般的正常走動正常做事了,但是,頭上的傷處還不能碰水,還需要慢慢的將養。

洗了個熱水澡,才一推開浴室的門,迎面正好是英子回來了。

一張小臉上寫著疲憊憔悴,惹人心疼,簡非離知道,一定是諾言還沒有消息,所以,英子才是這個表情。

“餓了吧?”隨意的擦著身上的水珠,他輕聲問她。

英子掃了一眼只腰間圍了一條浴巾的男人,他瘦了。

至少比他們初初認識的時候,還有比他們在T市重新再見的時候瘦了好多,心底裏泛起了一股子說不出的滋味,“我不餓,你呢?”

“我晚上吃得很飽,倒是你一直沒吃什麼,不如,我去給你下一碗面?”易明遠回來了沙州島聚餐,雖然所有人針對的都是他,不過他卻是很愜意的吃得很飽,倒是英子沒吃什麼,英子坐在他正對面的易明遠的身邊,他布不了菜給她,卻看得清清楚楚,女人有心事,他知。

“不用了,我困了,想睡覺。”

“那好,去洗澡吧。”簡非離隨手把手巾丟進浴室就轉向了臥室,也許是動作幅度有些大,腰上的浴巾的一角剛剛好的刮在了門把手上,“刷啦”,浴巾落地,也把他精壯的身形暴露無遺。

“啊……你幹什麼?”正要跟隨他進去的英子一聲驚呼,一張小臉刷的就紅了。

簡非離原本還有些不自在,他也沒想這樣露個徹底的,真的只是一場意外罷了,可是當轉頭看到臉紅的英子時,不由得笑開,“又不是第一次見,你還怕我强了你不成?”

英子的臉更紅了,如同染了胭脂一樣,“景欒在呢,你別胡說。”

“呵呵,景欒睡了,他看不見,再者,你孩子都生了,這會子才想起來害羞是不是有點晚了?”想當初,處處算計他爬上他的床的可是她呢。

“你……你流氓。”英子垂下小臉,小手推著正悄然靠近自己的男人,心跳開始加快再加快,快的讓她有些受不了。

一股熟悉的女人的幽香入鼻間,簡非離心神一蕩,這些日子因著他的傷,兩個人雖然是睡在同一間房間同一張床上,可是,他從來都是規規矩矩,從來也沒有越雷池一步,但是這會子,屬於他的正常男人的生理反應真的開始反應了。

長臂輕輕一攬,英子一下子就撞進了他的懷裡,“你放開我。”

“要景欒的時候你怎麼不說要我放開你?那時,你很喜歡主動。”有時候想想這個女人當初接近自己的目的,簡非離就有些咬牙切齒,他堂堂簡氏的執行總裁,每天經手的款項數以千萬計,什麼陣仗沒見過呢?

他卻絕對沒有想到有一天會有一個女人把他當成牛郎般的對待,要從他身上截走的只是精子,而非他這個人。

那些,分明就是對他男xin尊嚴的赤果果的挑戰,若不是看在景欒的面子上,他早就想狠狠的打她一個屁股開花了。

英子咬咬唇,“簡非離,你小心眼,多少年的陳芝麻爛穀子的事情了,你居然還提。”

“呵,我為什麼不能提呢?提一下是讓你長長記xin,也讓你知道你是欠了我多少呢,嗯?”他說著,長指輕挑,便挑起了她的下頜,讓她只能被迫的仰起小臉對望著他的一張俊顏。

如墨的長眉,英挺的鼻子,緋薄的唇,加上簡非離一雙若幽潭般的眸,所有的所有組合在一起就拼揍出了此刻清俊若神邸的男人。

不得不說,他是英俊的,更是最惹女人心跳的那種款兒,只是這樣看著,英子都有一種口乾舌燥的感覺,更何况,此時的男人身無寸縷,正目光灼灼的落在她的小臉上,一付非要她給一個說法的姿態,讓她心尖尖都狂亂了起來,“簡非離,我給你生了景欒了,你還想怎麼樣?”

“呵……”簡非離輕笑,不得不說,這樣強勢的英子是惹眼的,也是他一直以來不討厭她的原因吧,太弱的那種款的女人他見得太多了,也早就沒興趣了,大抵就是她這樣的與眾不同的味道吸引了他吧,“那不如,再生一個?”

“滾。”

“那時是你算計我生的景欒,如今,怎麼也要給我生一個吧,這次,是我自願的。”

他邪魅的聲音就在英子的耳邊,仿如一縷烟,輕輕嫋嫋的鑽進她的耳朵裏,然後,越鑽越深,深到滲入到了她的骨子裡,再也割除不去。

“給我生一個吧。”

“給我生一個吧。”

他要她給他生一個。

“不要。”她低喃,她如今,又有些擔心與他一起了,她早就習慣了沙州島上這樣的殺手生活,讓她走進他的世界過他那樣的生活,她擔心自己吃不消更不習慣,還是沙州島好,人少,少了勾心鬥角,也少了彎彎繞繞,現代社會雖然先進,可是那複雜的人際關係只要想想,她就夠了。

“可我就是想要。”

“那你自己個生唄。”英子白了他一眼,堅決不妥協。

“呵,生孩子是男人女人合作的結果,而且,女人該有的我都沒有,不過,男人該有的我都有,所以,只要我助力你,孩子一準就有了,說說看,再生一個你是想要男孩還是女孩呢?”簡非離手指摩梭著英子的臉蛋,滑膩如膩的觸感佑發著他身體裏的男xin荷爾蒙正在迅速的攀升再攀升。

“我不知道,我有景欒就好了。”英子嬌軟的低喃,只想逃離他的懷抱,再在他的懷裡,她覺得自己要死了,就連呼吸都開始急促了起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可我覺得不够呢,應該再給景欒一個妹妹,那樣,就完美了。”他們一子一女,那才是一個最完美的家庭,“你想像一下,一個象你的小女孩,你給她買裙子買髮卡,每天把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帶出去玩,多愜意。”

英子的腦海裏頓時自動生成了一個小女娃穿著蓬蓬裙歡脫的走在自己身邊的畫面,果然很好看很佑人。

“就生一個,給你做玩具。”簡非離繼續下一劑猛藥,一點也不嘴軟。

英子恍惚的功夫,有唇就落了下來,落在她的唇上,濡濕兩片,攪著她的世界頓時泛起了層層的漣漪,再也撥散不開。

一邊深吻,一邊打橫一抱,英子不知不覺的就落在了男人的懷裡,曉是她平時再強勢,這會子也不過是一個正常的小女人了。

長長的發垂在腦後,如同潑墨一般寫成了一幅絕美的畫,身子被放落在大床上,她的發也重新鋪展在了碎花床單上,大手欺上了小手,兩隻,也把她的身體寫成了大字形。

那一晚,直到沉沉睡去,直到隔天早上醒來,英子都是恍恍惚惚的,甚至想不起來簡非離是用什麼手段在不知不覺中就把她就地正法的。

總之,糊裡糊塗的一切就發生了。

碎花的床單上,她醒了,男人就在身邊,依然還是身無寸縷,一隻手自自然然的搭在她的腰上,她甚至能感受到男人指腹上的那種粗礪的粗糙感。

靜靜的看著,許久都移不開視線,或者,壓根就沒想移開吧,就想這樣看著他。

男人太好看了也是罪,至少現在於她就是罪了,她何曾這樣大清早盯著一個男人移不開視線呢。

可是心口,就是有什麼壓在那裡,讓她怎麼也移不開。

“好看?”那雙一直輕闔的眸不知不覺中悄然的打開了,男人的聲音也飄了過來。

英子悚然一驚,她竟是連他什麼時候醒的都不知道,“阿郎,師父可能要考驗你了。”這話,其實昨晚她就應該說的,這也是她昨晚回來的時候心情不好的原因之一,卻被簡非離的‘色佑行動’給打亂了,但是到了這會子,不說也不行了,因為,很快易明遠就會派人叫走簡非離了。

到時候,他還是會知道。

早知晚知都是知道,那她還不如早些告訴簡非離,也讓簡非離早做打算。

“說說看,是什麼考驗?”簡非離淡淡笑,並沒有當回事。

英子的臉色卻有些不好,那模樣就是在告訴簡非離,這考驗絕對不是普通的考驗,而是,很難過關的那一種,“非離,我覺得我們現在這樣挺好的,反正師傅也不反對你來沙州島了,你若是想景欒了就來這裡看他,或者景欒想你了,我就帶景欒去T市看你,嗯,這樣真的挺好的。”

一直落在英子唇上的手指忽而重重一碾,碾得她有些吃疼,還不等開口,就聽見他道:“陌英子,你這是想反悔了?不想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