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6章番外:勾夫手記(191)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27:42
A+ A- 關燈 聽書

落地窗前,一高一矮一大一小兩個男人面對面的相對而立。

簡非離的表情是濃濃的擔心。

景欒略略的觀察了一下,最後確定簡非離可能大概都聽到了,這才不情不願的道:“方諾語,就是諾言舅舅的妹妹在找諾言舅舅,然後,外面的人都紛紛相傳是媽媽殺了諾言舅舅,這怎麼可能呢,媽咪哪裡捨得殺了諾言舅舅呢,要說她為了找諾言舅舅茶不思飯不想還差不多。”

“方諾語……”簡非離記得那個女孩,若不是當初方諾語的出現,他也不會透過諾言這條線找到英子和景欒。

“對,就是方諾語,爹地,她好象還很喜歡你,是不是?”之所以不想告訴簡非離關於英子殺了諾言的謠言,小傢伙是不想受傷的簡非離受到干擾,只想自己爹地好好養傷。

“是吧,我也不是特別清楚,走,去看看你媽媽飯煮的怎麼樣了?”簡非離顧左右而言他,最不想與英子一起的時候提起旁的女人,那是節外生枝呀。

“爹地,你怕什麼,媽咪又不在,你放心吧,我不告訴她。”景欒沖著簡非離眨了眨眼睛,那小模樣讓簡非離恨不得咬他一口,太可愛了。

“想不想跟爹地去T市?”沙州島已經住了幾天了,一家三口的相處讓簡非離現在認清了一個事實,那就是要想最終搞定英子,那就先從景欒這裡下手,只要把兒子搞定了,英子就是分分鐘的事情。

“那也要等諾言舅舅找到了才可以。”景欒撅起小嘴,如今諾言的事情已經上升到了非常高的程度,沙州島所有的人都在尋找諾言。

簡非離緩緩蹲下身體,與景欒平視著,“那若一輩子都找不到呢?”難不成我們就要在沙州島呆一輩子?

景欒大眼睛眨了又眨,小傢伙冰雪聰明,簡非離蔔一出口,他就明白了,撓了撓頭,“可是媽媽一時半會絕對過不了諾言舅舅那道坎。”其實他,暫時也過不了,他想諾言舅舅呢。

“沒關係,讓她繼續找諾言,她找她的,爹地只要你跟著爹地回T市就好,嗯,到時候可以去幼稚園。”景欒跟他走了,英子的心自然就被勾走了,這是毋庸置疑的。

“不要。”景欒小嘴一撅,直接拒絕。

“那你要直接跳級上學?”

“呃,爹地你覺得我這樣的適合上哪個年級?”

“這……”簡非離覺得兒子這智商好象幾年級都能上,從小學到國中再到高中,甚至大一大二大三大四都有可能,他這真沒辦法回答小傢伙。

“瞧瞧,你都不知道哪個年級能容下我,那我還不如不上,爹地,我不上學。”

“那你想幹什麼?”這小東西的智商一向不按牌理出牌,簡非離還真想不出他要幹什麼。

景欒又撓撓頭,“還沒想好,等我想好了,理論上成熟了,我再告訴你。”

“臭小子,居然跟我賣起關子來了。”越看兒子越喜歡,乾脆什麼也不管的抱起了景欒,小身子輕輕的,不管他多聰明,可到底是一個才五歲多的孩子,“其實讓你上學不是讓你學習知識,而是想讓你的生活多姿多彩起來,象你這樣大的普通的小朋友的任務就是玩,開開心心玩就好了。”可是他的兒子呢,小小年紀在某些方面甚至於比他這個做爹地的還厲害。

他是相形見絀呀。

“那沒勁兒呀。”

簡非離無言了,他這個兒子真的是不能以常人的眼光來看待,說起玩,哪個小朋友不喜歡呢,可是景欒偏偏就是不喜歡。

當然,那種成人玩的高級別遊戲他樂意玩。

算了,順其自然吧,對景欒,他還需要更多時日的瞭解,來日方長。

“開飯了,開飯了。”餐廳裏傳來英子的聲音,父子兩個對視一眼,便一起愉悅的開門走了出去。

聽見半點都沒遮掩的腳步聲,英子看了過去,“喂,你們兩個躲進房間在密謀什麼?”

簡非離無言凝噎,他真沒有,景欒看著他‘痛苦’的表情,頓時笑了,“媽咪,爹地要帶我去T市呢,還要我上幼稚園,或者上學。”

“不許。”英子想都沒想,直接替小傢伙拒絕了。

“可是爹地說我要是去幼稚園就可以跟好多小朋友玩了呢,我好象都沒跟小朋友玩過。”小傢伙一付他好可憐的表情,看得簡非離懵懵的,若不是之前問過景欒景欒說過不樂意去幼稚園,他真的信以為真了。

“你很想上幼稚園嗎?”英子盛好了一家三口的飯,三個人便坐好了,開飯。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嗯嗯,我想。”小傢伙挑了一口菜斯斯文文的吃著,他吃飯的小模樣簡直是簡非離的再版,除了個頭小以外,一模一樣的感覺,英子每次看著都感慨,基因那玩意果然太强大。

“等媽媽忙過了這一陣子的事情再說。”英子略略沉銀了一下,說到。

“要不媽媽忙媽媽的,我先跟爹地去T市玩玩?”

英子沒看景欒,而是抬頭看簡非離,眼神裏表達的意思就一個,‘是不是你的意思’,所以孩子才這樣徵詢她的?

簡非離真是無辜的,他之前提議了,可是小傢伙立刻就否决了,他這會子也懵懵的,完全不知道景欒這是要幹嗎。

見簡非離的表情不像是假裝的,再加上她這個兒子也不是別人可以左右得了的,就連她遇到事情的時候想要說服景欒都是難上加難呢,“你師公要回來了,等他回來了再說。”

“媽咪,我就是要在師公回來前離開呢。”

“呃,為什麼?”

“免得他總是不許你離開沙州島,但是我要是走了,師公就會對你妥協了,就會准許你去找我了。”

“臭小子,你就仗著他寵你,是不是?不過你師公這個人做事一向是有底線的,你甭想他什麼條件都沒有就答應你爹地的,不可能的。”

“原來媽咪是對師公有顧慮呀。”

“你不是也有?”英子揶揄了景欒一回,臉上的笑隔外的刺傷了景欒的小心臟,是的喲,小傢伙習慣了,只要師公不同意的事情他一定不做,所以才想出在師公回來前與爹地離開沙州島。

“那媽咪的意思是……”

“等你師公决定,還有……”說到這裡,英子抬頭看了一眼簡非離,“看你爹地的表現嘍。”

簡非離一臉懵懵的,雖然聽得大致明白,可還是有點迷糊,看來,易明遠這個人是很霸道的,不止是英子,就連景欒也是敬畏的。

他只見過易明遠一次,就是當年英子封锁易明遠接單殺他時那場與易明遠還有諾言的會面,現在回想起來,自己的腦袋還沒搬家,那時的英子功不可沒。

想到這裡,對於英子懷了她的孩子遠走他鄉的氣怨也瞬間就抵消了不少,不管怎麼樣,女人是真心對待過他的,為了不想他死,也是與自己師父對抗到底的,就憑她當年對他的那份心意,他現在做什麼都值了。

“爹地,你有沒有信心呀?”

“啊?”景欒這轉移話題轉的很自然,不過不管多自然,神思飄到了幾年前的簡非離明顯沒有跟上節拍。

“呃,爹地你沒信心?”景欒嫌弃的睨了一眼簡非離,也明顯的是不相信簡非離沒信心,對於一個在面對子彈時不驚不怕坦然中槍的爹地,簡非離在小傢伙的心目中宛然已經成了英雄,那一槍也代表了爹地對媽媽的心意,小傢伙懂。

面對景欒赤果果的挑戰,簡非離筷子一落,霸氣的道:“不,很有信心。”不就是讓他接受易明遠的測試嗎,轉頭看英子,灼灼的視線在告訴她,為了她,他將拼了。

英子這才滿意的笑了,吃過了飯,英子去洗碗,景欒則是牽起簡非離的手,“爹地,我們出去走走吧。”

“好。”

晚風習習,沙州島上一年四季如春,熱而不燥的凉爽氣候讓沐在海風中的簡非離隔外的舒服,這裡的確是一個世外桃源,怪不得英子喜歡這裡呢。

他才住了幾天,也喜歡上了。

不過,景欒只帶他在住處附近走動,就從來沒有走出住處一裏地之外的時候,簡非離也不問,關於沙州島他雖然也好奇,可也知道這樣的一個神秘的殺手組織有很多的秘密是不想被外人知道的。

是的,現在於沙州島的人來說,他還是一個外人,所以,不能越矩,而能名正言順的在這個小島上養傷,他已經很滿足了,至少,離英子又進了一步,至於結婚,慢慢來,有志者事竟成,他相信事在人為。

“嘀”的一聲,景欒的手錶響了。

小傢伙的手錶其實就是一個袖珍的小電腦,小手指點開一看,是QQ群裏的消息。

QQ群裏的消息除了他特別設定的特別關注,絕對不會有提示音的。

果然,群裏閃出了一行字,“景欒,你師公明天晚上回來了,記得給師公接風。”

小傢伙的小嘴咧開笑意,師公還是一如既往的寵愛他,師公回來,從來都是第一個通知他@他的,小傢伙美美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