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5章番外:勾夫手記(190)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27:33
A+ A- 關燈 聽書

“爹地,簡氏出動了很多人在找你,你真不打算回去了?”沙州島英子的房間裏,簡非離舒服的靠在大床上,頭上的傷還沒有好徹底,他現在正享受著病人的所有的优渥待遇。

英子每天都會抽出時間陪著他一兩個小時,當然,吃飯睡覺的時間絕對不包括在裡面。

至於其它的時間,她在找諾言。

那天晚上之後,沙州島派出了所有的力量,可都沒有找到諾言。

茫茫大海,誰也不知道他被沖去了哪裡。

就連沉入海的遊艇也派了潛水夫去找了,沒有,哪裡都沒有。

不過,用英子的話來說,生要見人,死要見屍,這兩個都沒見到,她就不放弃。

對於諾言的失踪,簡非離也很歉然,之前雖然不待見諾言,可當諾言真的肯為了英子而不顧生死的時候,他還是對諾言肅然起敬的。

若不是真愛,不會做到這個地步。

“過幾天再說。”長這麼大,從記事起先是讀書然後工作,這麼些年他從來沒有象現在這般的休息過。

休息了才知道,原來放下一切也沒有什麼不可以。

與榮華富貴相比,其實簡單更美好,他更喜歡更珍惜當下的生活。

所以,哪怕是多一天這樣的生活也好。

所以,不管景欒每天向他彙報多少外面的訊息,不管外面發生什麼,他都不想出現不想去打理。

反正,簡非凡在呢。

好在,景欒也不是太多嘴的小朋友,只是報告簡氏現在群龍無首而已,不過公司的運轉還算正常。

是的,有江君越在T市,怎麼也不會看著簡氏倒下去的。

而他呢,失去的就是曾經的初戀和最愛。

只是現在,他已經放弃了,也看開了。

有了英子,有了景欒,人生就是完美的了。

其它的所有,都是身外之物。

經歷了才知道,一個家的美好不止在於它的團圓,更在於一家三口在一起時那份無法言說的幸福感和溫馨感。

以前沒有體驗過的,最近這短短的時間裏,全都體驗過了。

“爹地,你還真是放心呀,你就不怕簡氏被搶走了?”

“不會。”江君越在呢,他真不怕。

“爹地,誰給你這樣大的信心呀?快跟我說說,到底是誰?”

“江君越。”

“T市江氏的那個總裁?”景欒若有所思,想起來了。

“嗯。”

“他不是搶了你的初戀女人了嗎?你不恨他?”小傢伙突然間就愛上了八卦,居然與簡非離熱絡的聊起了這個話題。

簡非離的腦海裏閃過藍景伊,閃過江君越,閃過他們一家幾口同框的畫面,他離開T市也沒有多久,可此時回想起來就象是上個世紀發生的故事一樣,所有,都只是記憶了。

不是沒有深愛過。

只是後來他選擇了放手。

只是現在他有了陌英子。

“不。”

“呵呵,你們大人的世界好奇怪喲,諾言舅舅就是,他明明知道媽媽不愛他,可他還是深愛著媽媽,爹地,媽媽這樣對諾言舅舅是不是很不公平?”

“沒有。”

“為什麼呢?”

“愛不同於其它的任何感情,不愛就是不愛,不愛還假裝去愛,那麼,只會帶給深愛你的那個人傷害。”人總是要經歷了才能成長,而要成長的不止是年齡智慧,還有對一些事情的看法和理解。

“是嗎?”景欒若有所思,像是懂了,又像是不懂,這問題於他這個年紀的小孩子來說實在是太高深了。

是的,所以景欒小朋友終於遇到了他不懂的問題。

“所以,你不恨那個叫藍景伊的阿姨,是嗎?”景欒繼續問。

簡非離伸手摸了摸景欒的小腦袋瓜,這孩子太早熟,這是把他的家底和身世背景都都查過了,“什麼時候查的?”

“A市里遇見你的當天就查了,嘿嘿。”小傢伙說完,還不好意思的撓撓頭,“我當時是想,要是你是一個壞爹地,我就不認你了。”

“結果呢?”

“還行。”至少不花心,只有兩三個女人與簡非離傳過緋聞,所以,景欒很滿意。

“臭小子,居然敢查你老子。”簡非離說著就欲要跳下床去捉了小傢伙摁在床上狠狠的打他的小屁股。

景欒撒腿就跑,小手拉開了門,才要出去就撞到了英子,“媽咪,你回來了呀。”大眼睛一亮,他最喜歡一家三口在一起的時候了,那是從小到大到現在才能感受到的,他喜歡這樣的團圓,有爹地,也有媽咪,真好。

“嗯。”英子拖著疲憊的身體走進了房間,“阿郎,你幹嗎?怎麼又下床了?這是不想好了?”

“哦,我只是要去洗手間。”簡非離立刻轉了方向,絕對不能讓英子知道他這是要下床去捉景欒,也不能讓英子知道他現在的身體已經好了很多,不然,不止是要被趕出這個房間,還有可能被趕出沙州島,畢竟,他可不是沙州島的正經居民,他現在還是黑戶呢。

是的,還沒與英子結婚他就是黑戶,可是,他不是不想結婚,而是到現在英子也沒有給他明確的答覆。

那時在快艇上,她還說要嫁給他。

甚至還憧憬過美好的婚禮,可是現在,因著諾言的失踪,什麼都成了泡影。

卻也不怪她。

諾言不在,他們的婚禮也確實是要推後的。

於情於理,都不該舉辦。

只是,他太期待了。

“那還不快去。”見他站著不動,英子輕推了他一下,看起來心情還不錯。

“媽咪,什麼時候開飯呀?我餓了。”景欒又蜇了回來,有英子在,簡非離也不敢把他怎麼樣,况且,他這個爹地一定捨不得真揍他的。

“我去煮飯,想吃什麼?”英子習慣xin的問寶貝兒子。

“什麼都好,記得要有青菜和肉喲。”

“好的。”英子白了景欒一眼,這回到沙州島都多少天了,她想要不記住都不成了,小傢伙每天都提醒她最少兩次。

是的,簡非離的傷不適合吃海鮮,要吃也要等到拆線了才可以吃,那時候就不影響傷口癒合了。

廚房裏忙忙碌碌,她最近真的太忙了。

米下鍋,再把燙煲上,然後切肉切菜,家裡突然間多了個男人,吃穿用度也多了起來,好在,簡非離還吃不窮她。

正準備炒菜,景欒推開廚房的門走了進來,“媽咪,又有麻煩事了。”

“怎麼了?”英子沒當回事,繼續準備食材,做炒菜前的準備。

“方諾語再找方諾言,現在方家的人都出動了。”

“這樣多了人找他就多了力量,沒什麼。”英子無所謂的繼續切菜。

“可是媽媽,道上的人都在傳說方諾言是死在你的手上。”

“什麼?”英子一愣,菜刀的刀刃直接切在了手指上,“嘶”,十指連心,她低哼了一聲。

“媽咪你沒事吧?”景欒自責了,他不該在英子切菜的時候說這些,可是,一會吃過了飯就是媽咪和爹地的二人世界,他要是單獨把媽咪叫出去說悄悄話,只怕爹地會想七想八,他不想讓受傷中的爹地傷神。

而之所以告訴英子,是因為英子早晚都會知道,這事,已經在沙州島的群裏發佈了,英子只要一打開QQ群,就都知道了。

早一點告訴英子,只是想她有個心裡準備。

英子搖了搖頭,“好吧,若是諾言真死了,也的確是死在我的手上。”她曾勸過諾言去快艇上的,可是諾言說那就沒辦法開遊艇,沒有辦法引開潜艇了。

如果那時她知道打電話給左安謙管用,她早就打了,是不是諾言也就不會失踪了?

眸中一潮,心底是說不出的萬千感慨。

算來算去,諾言的確是死在她的手上。

外面傳就傳吧,她認。

“媽咪,你不能這樣說,那不能怪你,你勸過諾言舅舅的。”小傢伙眼看著英子露出黯然的神情,不由得心疼了,小手抱住了英子的大腿,“媽咪,不怪你的。”

“嗯嗯嗯,不怪我,我知道。”怕兒子擔心,英子摸了摸景欒的頭,眼睛也就是潮了罷了,她沒有哭,從諾言失踪到現在,她都沒有哭過,不是不想哭,而是她哭不出來。

似乎,所有的眼淚在親眼看著媽媽墜下樓的那一刻,就全都哭盡了。

從此,她的世界裏沒有哭泣這兩個字眼,只有堅強的活下去這個詞彙。

“媽咪,你炒菜吧,小欒餓了。”輕輕鬆開小手,景欒退出了廚房,小傢伙的心情也壓抑了。

“好的,等我,很快就好了。”英子是個懂得調節自己的人,更習慣了冷酷,這麼些年面對生生死死,在她眼裡,最重要的就是景欒了。

廚房的門關,景欒一抬頭,對上的就是站在面前的簡非離,高大的身形襯著他的小身板是那樣的小,他才要開口,簡非離就輕輕做了一個‘噓’聲的動作,然後牽起他的小手走向了房間。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怎麼回事?”才一進了房間,簡非離就追問了過來,他剛剛只是想要去關心一下辛苦的女人,卻沒想到意外聽到了英子和景欒的談話,可只聽到一半,不免擔心英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