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4章番外:勾夫手記(189)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27:25
A+ A- 關燈 聽書

落城一看看景欒,再看看英子,手上的動作滯住了。

景欒和英子完全不一樣的意見,他一時之間不知道要聽誰的了。

“景欒,聽你媽咪的。”始終沒說話的簡非離開口了,原本是與兒子站在同一條站線上,要先保活的,然後再想辦法找諾言,但是現在看英子的意思,若是不救諾言,只怕她會後悔一輩子。

突然間就想起了自己與藍景伊的過去,曾經,他也因為放弃了那段感情而後悔不堪,那種後悔直到今時今日也沒有辦法徹底的消彌。

那是一種悔到骨子裡的後悔。

放弃了,就是錯過了一輩子。

可是人的一生,也就一輩子。

景欒小嘴微開,媽咪和爹地同時開口了,他也只能答應,輕輕沖著落城一點了點頭。

快艇在海面上搜尋著諾言的踪迹。

手錶上,還是沒有半點諾言的訊息傳來,諾言怎麼樣,他們都是未知。

落城一在開快挺。

英子的視線一直都在海面上蒐索著諾言。

簡非離身上有傷,他什麼也做不了。

景欒還是在關注著手錶上的變化。

忽而,他的臉色變了。

“爹地,城一舅舅,小心。”那艘潜艇似乎是朝著他們的快艇撞過來了,而且距離越來越近。

“怎麼了?”英子繼續搜尋,可並沒有忽略掉景欒的話。

“媽咪,救生衣系好。”景欒走到英子的身邊,惦起小脚親自為英子扣好了救生衣的帶子。

“要撞來了嗎?”

景欒沒說話,只是繼續為她系系好,然後再到簡非離的身前檢查了一下,再是落城一的,最後才是他自己的帶子,“手錶是防水的,媽咪和城一舅舅注意保持聯系,還有,剛上快艇的時候,我有抓過來幾塊木板,一會一人一塊,注意安全。”

小傢伙有條不紊,讓簡非離看著又是驕傲又是心酸,這兒子,怎麼就感覺像是他和英子的家長似的,把什麼都安排的好好的。

景欒先把一塊木板放在了落城一的腿邊,然後又遞給了英子一塊,最後笨拙的拖著兩塊到了簡非離的身前,“爹地,你受傷了,落了水傷口可能會更嚴重,若是可以,落海了最好想辦法靠近景欒,好嗎?”

“嗯,你也是,想辦法靠近爹地。”

“行了,閉嘴,說的和生離死別一樣,我陌英子絕對沒那麼短命。”英子低吼過來,不認命的繼續看著海面上,可是諾言就象是從這個世界徹底消失了一樣,怎麼找怎麼喊都沒有任何回應。

沙州島的Q群裏已經各種亂了。

景欒掃描了一眼,不管舅舅和師公怎麼擔心他們都沒用了。

遠水救不了近火,他們幫不了他們四個人。

輕輕靠在了簡非離的身上,小傢伙很安靜的盯著手錶的荧幕,小傢伙安靜了,簡非離的心也莫名的就平靜了,心也不慌也不亂,彷彿即將的相撞都與他無關似的。

兩個小黑點越來越近了。

快艇的速度很快,可是再快也快不過那艘潜艇的速度。

而那潜艇,根本就是盯上了他們。

到了,真的就要到了,景欒安靜的靠在簡非離的身上,“爹地,等我們回去了,記得跟媽咪補一場婚禮喲。”

“好的。”簡非離輕笑,這小東西這個時候還能想到這個,奇葩呀。

“那我要當伴童喲。”景欒期待的仰著小臉問到。

“可以。”

“那有小女生陪我做伴童嗎?我們沙州島只有我一個小朋友。”

“有的呀。”簡非離想起了喻色的孩子,兩個小女生呢,都可以。

“太好了,那個跟我當伴童的小女生到時候跟我就是一對喲。”

“呵呵,好。”若是真有那麼一天,他要求喻色把寶貝借他一天陪著景欒,絕對是可以的,這個,簡非離敢確定,喻色的人還不錯。

“媽咪,你也要答應我,只要我們好好的回去了,一定要嫁給爹地喲。”

“知道啦。”

“你還要穿美美的婚紗,做美美的新娘子,女人一生就只一次呢,媽咪一定要幸福。”

“嗯。”英子也有些被小傢伙說得感傷了,這都不知道能不能回去呢。

“媽咪,爹地真的好喜歡你,要是不喜歡,也不會為了你受傷了,你就接受他了吧。”小傢伙說著,扯過英子的手就交放在了簡非離的大手中。

手微凉,兩隻握在一起,英子的鼻子酸了酸,“臭小子,你就別在煽情啦。”

“我沒有煽情呢,媽咪快答應爹地吧,爹地最最好。”

英子點了點頭,“好。”這一刻,她真的答應了,而且還是發自內心的答應。

或者,就給景欒一個家吧,一個父親一個母親,這才是完整的家,既然簡非離不是她想像中的那種男人,既然不是天下所有的男人都是薄幸的,她也沒必要再鑽媽媽留給她的牛角尖了。

簡非離一直靜靜的聽著兒子的一句句,心很暖,這樣的時候,即使是真的要離開這個人世了,他也不後悔。

他有女人,有兒子,夫複何求。

此生足矣。

是的,從前甚至於不敢想的所有的所有,他全都有了。

輕輕攬過英子,和景欒一起靠在他的身上。

海上的風很大,吹拂著英子的長髮飄拂在他的臉頰上,順滑一片,他輕嗅著她身上熟悉的味道,“英子,做我的女人,好嗎?”

英子回頭睨了他一眼,“難道以前不是?”她的身體只給過他,也只給他生過孩子,這還不够嗎?

“呵呵,是的。”只是以前她都不是心甘情願的,今個,是心甘情願的了。

她終於同意做他的女人了,甚至於也同意給他們彼此一個婚禮了,可是這個願望還能實現嗎?

眸色輕瞄了一下景欒手腕上的腕表,兩個小黑點越來越近了。

一個代表快艇,一個代表潜艇。

那艘潜艇的裝備一定不差,撞爛了遊艇卻絲毫無損就知道質量有多好了。

他們一家三口只怕今天真的是在劫難逃了。

簡非離長歎了一口氣,他是死不足惜,可真的不想景欒就這樣的陪著他們一起落海。

孩子才那麼小,才五歲呀。

閉了閉眼,手落在景欒的頭上,輕輕撫摸著。

時間在這樣的時候,過得越來越快,快的讓他甚至不知道要怎麼消解了。

該來的,不該來的,都要來了。

擋也擋不住。

“景欒,叫聲爹地聽聽?”他很喜歡景欒叫他爹地時的軟濡的聲音,真的沒有聽够呢,他們才相認了沒多久,卻,就再也聽不見了嗎?

手裡的木板象徵了生命,卻根本不代表生命。

“爹地……爹地……爹地……”景欒連著叫了三聲。

“嗯……嗯……嗯……”簡非離也禮貌的回應了三聲。

就這樣,不知不覺中都不緊張了。

簡非離也突然間反應過來按照之前的速度,這個時候早該撞上了,“景欒,你再看看。”

景欒低下了小腦袋瓜,“咦,好奇怪。”

“怎麼了?”英子也看了過去。

“那艘潜艇開走了。”而且,似乎,就在幾乎就要撞到快艇的時候開走了。

“真的嗎?”落城一不相信的問過來,剛剛他就在聽著人家一家三口秀恩愛了,羡慕著呢。

“真的。”景欒的視線全都在手錶上,小表情則是若有所思,是的,他也不相信。

“給我。”英子乾脆是使用了暴力手段,直接伸手摘下景欒手腕上的手錶,然後看了下去,果然,荧幕上一個小黑點正在快速的遠離,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英子看著那個小黑點若有所思,突然間又拿出了手機,隨手按了重撥,“左安謙,是不是你?”

“什麼?”

“是不是你下的指令開走了那艘潜艇?”除了左安謙,她想不到其它人,她才給左安謙打了電話沒一會潜艇就轉向了,所以,這個很有可能。

“英子,不管是誰,你還活著就好。”輕聲說完,左安謙便掛斷了。

英子愣住了,左安謙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不是他而是另有其人?

忽而,目光就轉落在了簡非離的身上,“非離,是不是你?”這男人雖然一直很低調,什麼都交給了景欒去處理,可是簡非離的本事她卻是知道的,想到之前景欒煽情的說過的要他們結婚在一起的話語,她此時只能想到是簡非離算計的,算計她先答應了再說……

“什麼是我?”簡非離一臉的無辜,他受傷了,他什麼也沒做,因為,他與外界聯系的手機早就關機了,帶在身上的也是景欒為他準備的,他真的沒做什麼。

“不是你嗎?”英子呢喃著,眸色裏全都是霧氣,“那會是誰呢?諾言,諾言,你在哪裡?”

好在,她終於想到諾言了,也就暫時的放下了好奇心,不再去烦乱到底是誰救了他們。

安全了。

真的安全了。

開始全力的搜尋諾言。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她只想諾言好好的。

那一個晚上,就在黑暗中四個人搜尋了一夜,卻全無所獲,生不見人,死不見屍。

諾言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