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3章番外:勾夫手記(188)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27:15
A+ A- 關燈 聽書

諾言這是要掩護他們,“媽咪,你去,把他弄過來,快。”景欒想都不想,直接把這個任務交給英子了,諾言最聽的就是英子的話,諾言喜歡英子,這個,景欒從記事起就知道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一個男人愛一個女人時看一個女人的眼神與旁的男人是絕對不一樣的,在沙州島上無數次的遇見諾言癡癡看著媽媽時的樣子,他早就懂那個男人了。

只是,媽媽什麼男人也不喜歡,這真的不關他景欒的事情。

他還以為自己一輩子只有一個媽咪呢,沒想到A市一行,就此改變了他和媽媽的命運,生活中的家的世界裏多了一個人的感覺,真的真的挺好的。

他喜歡。

即使是正面臨著九死一生的場面,他也喜歡。

只要還活著,只要沒有到最後一刻,一切都是未知數,他簡景欒,不認輸,不管對方有多强,都不認輸。

英子速度極快,望著她箭一般射出去的身影,簡非離眉頭輕皺,若他沒受傷,這樣的任務根本不需要英子出手,他去把諾言勸過來就好。

雖然對諾言沒什麼好印象,可是整體來說現在也沒有什麼反感了。

反正不管諾言怎麼努力,都不及他在英子和景欒心中的地位,雖然,他現在的地位也還沒有轉正,但好歹是被默認了的,想到這個,簡非離心情舒暢了。

即使是在如此危險的時刻心情一樣好的不得了。

“爹地,什麼事這樣開心?”景欒也跳上了快艇,目光焦急望著英子回來的方向的同時,好奇的問著簡非離,以消解他此時心底裏的擔憂,不知怎麼的,就覺得那艘潜艇的出現很古怪。

按道理,左安謙就算是再恨他,也不可能連著將媽咪一起置於死地吧?

他難道那麼想媽咪死?

“景欒,想什麼呢?”簡非離看著兒子微微皺起的眉頭,心疼了。

“爹地,媽咪那時候離開你的時候,你恨她嗎?”

簡非離眸色幽深了起來,恨嗎?

似乎是恨的。

恨她的‘劈腿’諾言,恨她的無情離去,可是最後呢?

似乎在心底裏的某個位置,她又是一直在一直在。

“有點。”是吧,是有些恨的,有恨才有愛吧。

“那你會恨不得殺了她嗎?”

“這個……”這個真沒有,他從來沒想過要報復英子的,不管怎麼樣,他們在一起的時候,他是快樂的,這便足够了。

“爹地,是還是不?”

“不。”

景欒心口一震,“爹地,情况有些不對,要殺我們的人應該不止是左安謙的人,還另有其人,城一舅舅,你覺得會是誰?”

“呃,咱們沙州島的人太多仇家了,景欒,要說有幾十個要殺我們的都不誇張。”

落城一這話的確不誇張,景欒沉默了。

看來是誰都無關緊要了,反正趕緊回到沙州島才是正解。

過道口出現了英子的身影,“景欒,阿郎,諾言不肯走。”

景欒急了,拿過手錶對著諾言喊道:“諾言舅舅,你不走,我們四個也不走,你自己看著辦吧。”

“景欒,聽話,乖乖的,那艘潜艇是沖著這艘遊艇來的,如果遊艇與快艇的方向一致,那我們所有人都遭秧了,你放心,我會保護好我自己的,救生衣已經穿好了,我不會有事的,等我跳海,記得回來救我。”

“不行,你快出來。”

“景欒,來不及了,潜艇快到了,再不走就真的被發現了。”英子瞄了一眼景欒手腕上的手錶上那個黑色的點,焦急的催促著。

“諾言舅舅,給你十秒鐘,你快過來。”

“不。”

一聲低應,隨後就再也沒有聲音了。

落城一看了過來,“先走,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保持聯系,我們走。”

“媽咪……”景欒看英子,小傢伙猶豫了,事關人命,况且還是從小就對他特別好的諾言舅舅,他不可能不猶豫。

英子只沉銀了一下,就道:“走。”

落城一啟動了快艇,箭一般的射了出去,時間就是金錢,時間就是生命,他必須要快。

簡非離無聲的坐在快艇的角落裏,耳朵邊是快艇疾駛而行而帶起的風聲。

天色很黑,遠處近處一片黑暗,只有漸行漸遠的那艘遊艇的輪廓還在視野裏,卻也是,越來越小。

景欒穩穩的站在欄杆前,目光緊盯著手腕上的手錶。

英子輕輕摟過景欒,讓小傢伙靠在了她的懷裡,“別擔心,他不會有事的。”

不止是景欒盯著遊艇,她也在盯著。

手錶荧幕上的兩個小黑點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簡非離也看了過去,當兩個小黑點開始重合的時候,他轉頭再看了一眼遊艇的方向,不遠處先是傳來了一聲巨響,雖然早就知道會有這一聲巨響,也猜到那艘潜艇會玉石俱焚的撞向遊艇,但心頭還是不免隨著那一聲巨響而狂震了起來。

潜艇裏的人也不要命了嗎?

“媽咪,會是誰?”會是誰要這樣不惜一切代價的以自殺式手段要他和媽媽死呢?

小傢伙不是智商不够,而是他所認識和交往的人有限,所以,根本想不出。

英子先是靜默了兩秒鐘,隨即大聲的喊著,“諾言,情况怎麼樣?”

“快走。”

熟悉的,正常的聲音,諾言應該一切都好,只是遊艇也一定會快速的下沉,“諾言,小心,保重。”

快艇越開越快,同時,景欒已經在沙州島的內部群裏發佈了諾言可能出事的位置,左安謙有飛機,他們也有,若不是太危險,快艇現在就要蜇回去,可是,被直升飛機和那艘油輪還有那艘還不知情况的潜艇盯著,一切都不確定。

沙州島的群裏一下子炸開了鍋般熱鬧了起來。

忽而,黑色的骷髏頭亮起,幾乎絕少出現在Q群裏的易明遠出現了,“景欒,給我位置。”

景欒立刻共亯了快艇的位置,“我們就在這附近徘徊,然後尋找機會開回去救諾言。”

“景欒,帶著你媽媽快走,快走。”手錶裏傳來諾言堅定而沉穩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沒有任何異樣。

“諾言舅舅,你再堅持一下,我們很快繞過去。”潜艇的情况怎麼樣還是未知,短時間內也無法確定,所以,他只能再觀察一下,否則,救不了諾言不說,還會反將這快艇上的一行四個人全搭進去。

“走,快走。”這一句說完,諾言那邊就只剩下了‘嘀嘀’的響聲……

“諾言舅舅……諾言舅舅……”

手錶那端還是只有‘嘀嘀’的響聲,再也沒有了諾言熟悉的聲音。

“開回去,快,快。”英子急了,一把推開落城一,自己開起了遊艇。

“英子,你別急,我來開一樣的。”

“我來。”黑暗的夜裡,看不清英子的表情,但卻能聽出來她聲音裏的顫抖。

快艇重新又開了回去,可原本還在的遊艇卻根本找不到了。

只有手錶裏的那個小黑點越來越不清晰,沉了,遊艇沉了。

英子開得風馳電掣,簡非離不知道說什麼,落城一急的眼睛都紅了,可是英子就是不肯把快艇讓給他開。

“媽咪,小心。”景欒突然間發現潜艇動了,而且,正朝著他們的快艇行駛而來,那會是致命的攻擊。

“潜艇沒事?”

“好象沒有。”景欒實話實說。

英子閉了閉眼,沉思了一下,這才讓開了位置給落城一,“你來開吧。”

“媽咪,你要幹什麼?”眼看著英子拿出手機,景欒在猜,卻又猜不出來她要幹什麼。

“你別管。”英子說著就摁下了一組號碼,沙州島的手機都是特製的,只要開啟一個系統,不管你是在天涯海角,都會有手機信號。

手機接通了,“左安謙,你就那麼想我死?”她低吼過去,聲音依然輕顫。

不要說她,快艇上的每個人都在擔心諾言,甚至也包括簡非離。

“英子,你什麼意思?我沒有想你死。”

“遊艇被撞沉了,呵呵呵,你別告訴我不是你做的?”

“沒……我真沒有。”

“那艘潜艇不是你的?”

“什麼潜艇?”

“左安謙,你最好別跟我玩花樣,若是你派出來的潜艇,老娘這輩子都跟你杠上了,你等著。”

“英子,不是我……”

英子已經掛斷了,快艇開得快,可是再回到原來駛離的位置,又哪裡還有那艘遊艇呢。

遊艇小,根本經不起潜艇那樣猛烈的撞擊,只怕是進了水,很快沉了。

哪裡都沒有諾言的回應,英子要瘋了。

“媽咪,那艘潜艇好象撞過來了,我們必須立刻馬上離開。”

“我不管,我要找到諾言,諾言……”她高聲喊著,一聲又一聲,全都是輕顫的尾音。

景欒眼看著手錶上越來越接近的兩個小黑點,終於是抬頭看向了簡非離,父子兩個四目相對,簡非離忽而沖著他點了點頭,小傢伙頓時就明白了,“城一舅舅,轉向,離開。”

“好。”落城一也在烦乱中,可是,這樣的一刻半秒鐘都不能耽誤了。

“你敢?”英子吼過來。

“轉向。”景欒不改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