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2章番外:勾夫手記(187)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27:08
A+ A- 關燈 聽書

“別動。”衣角上一沉,英子只覺得一股大力拉著她再也沒有辦法前行,然後,英子就被迫的靠在了簡非離的胸口上,“先詢問一下景欒的情况再出去。”

聽著簡非離冷靜的聲音,英子這才清醒過來,她剛剛一著急就亂了分寸,虧她還是沙州島的唯一一號奪命女殺手。

指尖摁下手錶上的小摁鈕,“小欒,發生什麼事情了?”

“媽咪,你留在客房裏不要出來,門上鎖。”

“寶貝,告訴我發生什麼事情了?”英子繼續追問,孩子的聲音沉穩而幹練,沒有半點慌亂,是她以前看到過的景欒的正常的反應,這孩子從來都是天要塌下來了臉都不會變色的那種款兒。

超大氣。

“沒事,整艘遊艇上露出來的部分燈都滅了,該關的都關了,媽咪覺得一架天上飛的飛機能找到我們嗎?”景欒漫不經心的說著,可是一雙大眼睛卻是警惕的掃著周遭,時時都在關注著頭頂的飛機和迎面才甩開的那艘油輪的情况,做指揮就要眼觀四路,耳聽八方。

“哦,原來只是一架飛機呀,兒子,就看你的了。”當聽到只是一架飛機的時候,英子松了口氣,小意思,她家景欒分分鐘就能搞定。

“收到,媽媽繼續睡吧。”

“小欒晚安。”英子懶懶的打了一個哈欠,然後推了推還擁著她的簡非離,“鬆開啦,為什麼剛剛你在我的床上?”到了這會子,她才有時間詢問他。

“又不是沒一起睡過。”

“那也不行,沒我的同意,你不許到我的床上。”

“只要我同意就好了。”這樣一折騰,所有的睡意全都一掃而光了,簡非離也只當剛剛不過是一場意外,也開始享受起了把什麼都交給兒子去處理的感覺,似乎,也不錯。

反正,他受著傷呢,還是挺重的傷,這也不算是過份。

小男生呀,就要這樣從小訓練著,長大了才是人物。

他現在終於明白英子為什麼事事都交由景欒去處理了,不操心的感覺挺好的,悠閒安逸,可以什麼都不想,別人是天塌下來有大個頂著,他和英子是有兒子給頂著。

“簡非離,你色狼。”眼看著簡非離跟過來,她想推開他又擔心一不小心加重他的傷,那就不好了。

“也只色給你。”

“你……你……”她從前怎麼一點也不知道這男人是頂著溫文儒雅的外皮包裝,內裡實則是這樣一個悶騷的男人呢。

太壞了。

壞得不要不要的。

“一起睡。”趁著她不敢動手,簡非離則是大張旗鼓的動手,他傷的是頭,可不是身體,只要沒有大動作,扯過她一起躺下完全沒問題。

“簡非離,你流氓。”英子還在抗拒,偏被簡非離吃得死死的,就是不敢動手呀,她吃虧了。

輕輕的吻印下來,她頓時整個大腦都暈呼呼的了,反正,他最多也就只是吻吻她罷了,做那個太傷身體不說,動作幅度若太大,很容易加重傷情的,所以他絕對不敢,確定了他不敢,英子才略略的放鬆下來。

是的,只要是一面對受傷的簡非離,她能想到的都是左安謙一槍打在他頭上,而他眉頭都不皺的樣子,帥呆了,酷畢了,可是若有下一次,她寧願他不帥不酷,帥和酷的下場換來的九死一生,此時回想都是那樣的後怕,甚至讓她冷汗涔涔,“阿郎,以後別犯傻了。”

傻子。

大傻子。

可偏偏,就是他那樣的傻才徹底的感動了她。

如果說之前她對他還有些猶疑,現在那些猶疑正有悄悄的退散再退散。

她好象是不反感與這個男人在一起了。

至於愛情,她不懂,一點也不懂。

“阿郎……”輕輕一喚,他傷著,乾脆她主動好了。

這也是她在不需要再要孩子的情况下第一次對簡非離主動。

柔軟的唇瓣與他的觸在一起的時候,那種如電流擊過的感覺讓他身子一僵,她主動吻他的感覺有幾年沒有享受過了。

每次都是他主動在先。

輕輕閉上了眼睛,正好不適合動的他乖乖的享受著女人的吻。

只想讓這一刻就此停滯下來,時光不再走,他的世界裏只有這個女人。

曾經恨過,卻是到後來才清楚那原來不過是女人的一場算計。

算計他要一個孩子。

還好還好,她是跟他要了一個孩子,而不是跟其它的什麼男人要個孩子。

他們的景欒,多聰明。

反正睡不著,而男人又這樣不要臉,英子也是玩心悄起,越吻越是上癮。

甲板上,景欒仰頭望著剛剛飛過去的直升飛機,長長的松了一口氣,還好還好,正好避過了那架直升飛機,還有那艘特大油輪。

“城一舅舅,諾言舅舅,好了,你們可以放鬆些了,嗯,都被咱們甩了。”小傢伙開心了,第一次親自督戰這樣的大戰,若說一點也不緊張,那是騙人的,畢竟,這才是真正的實戰,與平時玩的那種模擬遊戲根本不能相提並論。

左安謙也不過如此。

他的飛機都沒有發現這艘遊艇呢,不過,暫時的,還是不能打開遊艇上的燈,畢竟,這樣黑的伸手不見五指的夜裡,一點點光線都是極為惹眼,很容易被人發現的。

景欒再檢視了一下周遭,覺得沒什麼問題了,便準備回去躺椅上繼續睡覺,不過,他又在左安謙身上記下了一筆,居然吵到他睡覺,早晚他簡景欒是要還回去的。

“景欒,不對,不對了,水底……水底……”諾言突然間大聲喊了過來。

景欒沒有半秒鐘停留,迅速的打開手錶,表情嚴肅認真的一點一點的掃描下去,果然,一個小黑點正朝著他們的遊艇而來。

是潜艇。

“諾言,轉向,轉向一百八十度,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行進。”

“來不及了,景欒,快帶你媽咪爹地離開,快,城一,你去幫他們。”

“不要,我不要,諾言舅舅一起走。”景欒盯著水裏的那個越來越大的黑點依然沒有慌亂,這潜水艇的功能不可小覷,居然能避開他手錶的追跡,可以說算是超級先進的電子儀器了。

小傢伙突然間就有些好奇是什麼人在操控那艘潜艇。

沒想到左安謙還有這等本事,居然還有潜艇。

是的,倒是讓他刮目相看了。

沙州島都沒有潜艇這玩意,那玩意的受眾太小,能用得起的人少之又少,所以,他才怎麼也沒有想到左安謙也會有這個。

是他輕敵了。

小傢伙心口狂跳了起來。

他算計對了前面,卻怎麼也沒有想到海底還有一個這樣大的爆炸物。

“城一,你先去解快艇,快,我馬上帶著媽咪爹地出來。”小傢伙吩咐完,再也不廢話了,直接對著手錶道:“媽咪,馬上和爹地準備出來,我們上快艇離開。”這樣的一眼望不到盡頭的海上,若是有大風大浪快艇並不安全,可是,快艇是他現在唯一的選擇了,讓簡非離那樣的傷患去快艇上,小傢伙有些心疼了。

是他不够好,居然沒有早些發現那艘不知道什麼時候跟上來的潜艇,他大意了,他錯了,他給爹地媽咪帶來了麻煩。

當景欒的聲起,英子一下子坐了起來,“阿郎,出事了,我們馬上離開。”她先下床,然後扶著簡非離下床,拖著他朝門前走去,同時,一把拿起了放在門邊上她不管到哪裡都背著的行頭。

那是她每次執行任務時必帶在身上的一個小小的背包。

背包裏囊括了她慣常使用的小玩意,也不知道能不能派上用場,反正帶在身上總沒有壞處,用不到就丟了。

所以,她每次都帶著。

“好。”景欒的話簡非離也聽到了,兒子是個小大人不說,還從來沒有這樣急急的說話過呢,看來,情况有些緊急了。

拉開門,正好景欒也迎了上來,“媽咪,快撤,快,我們只有五分鐘的時間。”說好了時間,怎麼撤退英子自然是明白的。

那些,她比景欒還熟悉。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從小就接受過的訓練讓景欒只一開口,她就知道她接下來該怎麼做了。

她和簡非離所在的這間客房的一側就是窄窄的過道,走過去就是遊艇的艇尾,此時落城一已經解開了快艇,正等著他們一家三口上艇呢。

英子扶著簡非離上了去,景欒人小鬼大的將甲板上的一些早就準備好的必需品丟了上去。

這是他的習慣,即使百分百認定了一定會完成任務,他也一定會做好失敗的準備。

有些事情,做好了後手,就是防患於未然。

這個道理,才幾歲的孩子就懂了,難能可貴。

簡非離沖著景欒點了點頭,“兒子,我們都在。”

於是,只用了三分鐘,四個人就安頓好了一切,“諾言舅舅,快過來。”眼看著諾言還沒有出現,景欒大聲喊到。

“你們走,快走。”諾言大喊著回過來,就是不肯離開。

諾言這是要掩護他們,“媽咪,你去,把他弄過來,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