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0章番外:勾夫手記(185)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26:46
A+ A- 關燈 聽書

“喂,簡景欒,你幹嗎?”衣服開了,剪子觸到了肌膚,那冰冷的觸感讓左安謙一個哆嗦,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敢這樣膽大包天的對他。

而且,還是一個才一丁點大的小孩子,他快要氣炸了。

“剪你衣服呀,這也不懂,這智商,嘖嘖。”景欒毫不客氣的瞪了一眼左安謙,然後小手繼續剪,“哢嚓哢嚓”,速度很快,很快的左安謙的上衣就斷成了兩截‘癱’在了地上。

再是褲子,一個褲管一個褲管的剪,半分鐘的時間,左安謙身上的布料就全都卸貨了。

一身清潔溜溜。

景欒開始拍照了,根本不理會左安謙的臉紅脖子粗,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

十幾秒鐘就拍好了左安謙清潔溜溜的照片。

景欒還是不慌不忙,從身上帶來了萬能背包裏掏出了一條裙子,大紅的顏色,絕對是女款的裙子,這一次他頗有些吃力,可為了不讓英子碰到左安謙,他還是動作很快的就把裙子套在了左安謙的身上,然後,景欒開始對著穿裙子的左安謙拍起了照片。

左拍右拍,很快搞定。

最後一項就是開始為左安謙化妝了。

濃妝。

先撲粉。

再腮紅。

塗眼影。

最後是口紅。

小傢伙這個一點也不專業。

嗯,也是他迄今為止最不專業的事情了。

濃濃的妝很快就畫完了。

仔細的看了一下,還不滿意,再摸出一隻筆來在左安謙的左邊臉上寫了一個‘踐’字,右邊臉上寫了一個‘人’字。

還不過癮,裙子上刷刷寫上了‘天下第一牛郎’,寫好了,扯扯英子的衣角,“媽咪,你看看還有沒有什麼要補充的?”

英子這才回頭,才瞄了一眼,“撲哧”就笑出了聲,還是兒子好呀,這可算是給她報仇了,“左安謙,你這挺美的呀,下次再遇到你,老娘一定送你幾個‘美女’,讓你好好的享享齊人之福,呸!”吐了一口口水到左安謙的臉上,她心底裏鬱積了好久的鬱氣這才消散了點。

“媽咪要是沒問題,那我開拍啦。”

“等等,在他身上再給我畫幾只烏龜。”

“得令。”景欒笑眯眯,很快就畫了好幾只烏龜在左安謙的身上,那速度,秒快,他可是認真學過畫畫的。

“你……你們……”左安謙已經氣得臉都綠了,可他現在除了還能弱弱的發幾個音節以外,根本動不了。

景欒又開始拍照了。

十幾秒鐘拍好,再看時間,不多不少十分鐘正正好,“媽咪,走吧。”

英子不解恨,一脚踢向了左安謙,這一脚她可是一點也沒客氣,狠狠的踢在了左安謙最怕的部位。

“啊……啊啊……”身後傳來左安謙的慘叫聲,可是母子兩個已經是大搖大擺的走出了這家五星級的飯店。

對,根本都沒有砸窗戶,更沒用跳窗戶。

出了大廳,當呼吸到新鮮空氣的時候,英子一把抱起景欒,狠狠的親了一口,“乖乖,你這可真是大手筆,估計一會整個A市就都知道了,兒子,怎麼離開?”

景欒小手往嘴邊一送,響響的吹了一個口哨,頓時,一輛車就從一株樹下移到了紅毯的盡頭,“小欒,搞定了?”

“城一,是你?”看來,景欒是搬了不少沙州島的救兵,不過全程都是他親自在掌控,也算是親自為她報了仇,這兒子沒白生。

“嗯,英子,快上車。”

娘兩個上了車,車子立刻駛走了,英子這才發現飯店附近的路上半個人影都沒有,也明白了景欒的苦心,怪不得左安謙的人昏倒了沒有立刻傳出去呢,原來兒子早就安排好了。

車開得飛快,她舒心的靠在椅背上看兒子,景欒正忙著呢,上網,編輯,發送,一會的功夫關於左安謙三種款兒的照片就全都發到了社交網站上。

先是清潔溜溜的照片。

再是‘素顏’裙裝的照片。

再是‘上了濃妝’的裙裝照片,當然,還有他稚嫩的小手一揮而就的烏龜和大字。

眼看著發送成功,小傢伙直接手機關機,然後,瞄瞄車外,正好到了一個拐彎處,他小手指一摁,車身秒變,三個人就這樣的很快的離開了A市。

“媽咪,餓不餓?”安全了,景欒大眼睛又瞄上了英子,彷彿會讀心術一樣的,居然知道她還餓著呢。

是的,海鮮雖然吃了,不過有左安謙在場她心情不好沒吃多少,之前與簡非離一起吃的粥根本沒吃飽,英子誠實的點點頭,“餓。”

“行,那等會與爹地會合了,咱們馬上開飯。”

英子就知道這臭小子一定是把一切都安排的妥妥的。

“呃,什麼時候把你爹地弄出醫院的?”

“我被帶走的時候就開始啟動送爹地離開的程式了,當然,要你先走。”

對喲,是她先上的左安謙的車,所以後面簡非離什麼時候離開的她一點也不知道了。

這兒子,這智商,這算計,曉是大人也想不到呢。

所以,左安謙敗在他手上一點也沒虧,他活該。

居然是請了一個小祖宗吃海鮮,這大抵會是他這輩子最大的敗筆吧。

落城一很快就追上了故意放慢速度的露營車。

看著這車開的方向,英子又一次狠狠的佩服自己兒子了,居然不是沙州島的方向,“兒子,我們怎麼回去呀?”

正愜意躺在車上唯一的一張床上的簡非離白了她一眼,淡淡笑道:“坐船。”

“你怎麼知道?”英子磨牙,為什麼就她一個人不知道?“兒子,是坐船嗎?”

“我們一直沿著海邊走的,再往前不遠處有一個碼頭,到了碼頭上了船,人不知鬼不覺得我們就離開了,這是左安謙絕對想不到的路徑,等他找到這裡的時候,我們已經快到沙州島了,然後就算是他想去沙州島,也要先考慮一下他是不是有那個本事登上沙州島。”

“可是這樣,我會不會給師傅添麻煩呢?”英子烦乱了起來。

“放心,不會。”說話的是諾言,此時是他在開車。

“左安謙不是個省事的,以後一定會報復我的,找不到我就會報復沙州島的人。”

“他要是敢,小爺我就讓他從此消失在這個世上。”之前沒殺左安謙是因為他還小,爹地說過小小年紀的他不能亂殺人的,可若是真惹到了他的人,他簡景欒才不管呢。

媽咪和爹地都是他的底線,觸到他底線的人他絕不輕饒。

這次幸好爹地和媽咪最後都無大礙,若是爹地醒不過來,他一定讓左安謙後悔出生在這個世界上,他的爹地,他可以欺負,別人是絕對不許欺負的。

車速緩了下來,景欒打開了角落裏的一個箱子,當四菜一湯出現在眼前的時候,英子都不知道要怎麼評估景欒的。

心頭肉一點也不為過。

愉悅的吃著,至於路上會不會有危險,左安謙的人會不會追上來,她全然不管了,天塌下來有她聰明可愛的景欒頂著。

上遊艇了,這是簡非離第一次光明正大的去沙州島,還傷著,他不去也不行,這傷至少要養一兩個月,不然留下後遺症可不是開玩笑的,畢竟,他傷的是頭部。

小而精緻的遊艇,才一坐上去英子就想起了與簡非離初初遇見的那一次,那也是遊艇,不過是比這一艘大很多的遊艇罷了。

不過遊艇雖小,卻是五臟俱全,客房,廚房,洗手間剛好够幾個人的海上生活。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夜深了,躺在推床上的簡非離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了。

景欒還在擺弄著他的手錶,至於在忙什麼,她懶著操心,打了個吹欠,“景欒,師兄,我去睡了。”

“媽咪,把爹地推去房間裏睡吧。”

英子看了一眼簡非離,真想拒絕,不過一想到他這傷都是為了她,她到底還是推著簡非離進了房間。

受了傷的男人,她半點也不怕了,充其量是個紙老虎。

夜已深,簡非離悄然醒來。

只開了牆壁燈的客房裏,那張雙人床上英子已經睡得香酣了,看看時間,已經是淩晨兩點鐘,按照遊艇的時速,至少還要幾個小時才能抵達沙州島。

簡非離先是靜靜的看了一會兩米開外的英子,既然已經與他同居一室了,離得那麼遠有意思嗎?

手撐著床,簡非離緩緩坐了起來,頭有些暈,不過還受得住。

除了頭部的傷,他身體的其它部位可是好的很,所以,要睡也是與英子一起睡。

吃力的慢慢的到了床前,每挪一小步額頭都是汗意涔涔,想到她現在能安安穩穩的睡覺,想到他們一起逃過了左安謙,再想到兒子的本事,簡非離的唇角咧開了淺淺的弧度。

不管怎麼樣,至少要感謝英子為他生了景欒。

躺在英子的身側,深嗅著她身上的女人香,大手環在了她的小蠻腰上,生了孩子的女人還能這樣的體態玲瓏,英子絕對是少有了。

以後,這就是他與她一起生活的管道了,陌英子,休想再逃過他,除非,他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