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9章番外:勾夫手記(184)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26:39
A+ A- 關燈 聽書

“沒事,我再跟乾爹喝最後一杯就好了。”景欒說著,又一次恭恭敬敬的為左安謙滿上了一杯酒。

英子氣呀。

恨不得掐死這個兒子,是不是她親生的呀,這樣的吃裡扒外,她恨死了左安謙她又不是沒跟景欒講過,簡非離沒醒過來的時候,娘兩個的話題每次都沒少了左安謙。

只要一回想起她在左安謙別墅那裡所受到的一切,雖然左安謙沒有辦了她,不過,還是讓她身心俱疲,在那裡的每一分鐘都是煎熬,被大字型的綁在床上,她這輩子都不會忘記。

左安謙,是她這輩子最恨的一個男人,偏偏在A市,她動不了左安謙。

強龍鬥不過地頭蛇,但是她以後一定會等機會,只要左安謙有離開A市的可能,她一定跟踪過去,一定狠狠的懲戒這個男人,到時候,左安謙之前加諸在她身上的所有,她都會半點不差的全都還回去。

綁了他在床上,最好再送他幾個女人。

對,絕對是女人。

就送道上的那種女人,讓他染上病最好,還要送那種被玩爛了的老女人。

讓他一看到就噁心,卻不得不承受一切。

嗯,到時候就這樣做。

她這裡正咬牙切齒的想著,身旁的景欒已經又一次的幹了一杯酒,左安謙也很捧場,也幹了。

景欒放下了酒杯,認認真真的看左安謙喝光了他才敬的第三杯酒,便穩穩的跳下了椅子,然後,小手牽起了英子的手,微笑的道:“媽咪,咱們該準備離開了。”

他說的是準備而不是立刻馬上,英子心念一動,想起來這裡之前簡非離說過的話,這會子終於明白她今天是小看她這個兒子了。

“小子,你不是說今晚與你媽咪陪乾爹一起住嗎?”左安謙把玩著手裡的高腳杯,邪笑的看著小傢伙身旁的英子,讓他就這麼放過英子,他不幹。

這一刻,他可是籌畫了幾天了。

那樣的眼神讓英子想起了一句老話,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著。

都說越是得不到的越是好的,左安謙這是惦記上了自己。

“乾爹,這還是白天呢,大白天的就說今晚的事兒,有點早了吧。”

“不行,今天一整天你們都要陪著爺。”

“這個,我可沒答應,乾爹,你是大人,我和媽咪是婦女兒童,你不會一個大男人欺負我們這樣的婦女兒童吧。”

他這話蔔一出口,旁邊一個逍遙閣的人扮成的服務生一個沒忍住,笑場了。

是了,這話若是英子說就沒笑點了,可是從小小的景欒的口中說出來就不一樣了,這小傢伙看著格外的呆萌可愛,彷彿左安謙要是真欺負他和英子了,那就真不是男人了。

“笑什麼笑?”左安謙黑臉的瞪了那個手下一眼,他急忙收住笑,低下頭去。

忽而,身子歪了歪,然後,“嘭”的一聲,栽倒了。

“幹什麼?”左安謙厲喝。

然而,就在這時候,整個大廳裏的人全都開始迷迷糊糊的搖晃著,然後,栽倒。

一個又一個。

十幾個全都倒了。

左安謙臉色驟變,已經不能用黑來形容了,一步沖到窗前,窗外的他的保鏢也全都是同樣的下場,“陌景欒,你給我們喝了什麼?”到了這個時候,左安謙已經反應過來不對了,接了景欒過來後手下沒吃過東西,不過,全都喝過一樣東西。

是茶。

景欒說他帶來的茶是市面上買不到的,是沙州島的特產,只有沙州島的人才有機會嘗到,一時間,手下們爭先恐後的全都去嘗了。

果然是好茶。

一喝,就多了,就連他也喝了兩小杯。

那時候所有的人絕對沒有想到才五歲多的小孩子會有這樣的氣場,請喝茶的時候淡定從容的就只像是一個好客的主人。

即使是這會子反應過來,左安謙再看景欒,還是不相信小傢伙居然有這樣的誠府,居然就在不知不覺中擺了他和他的人一道。

狠。

够狠。

很狠。

果然茶這東西是不好隨便喝的,尤其是被請喝的茶,他到了此刻終於懂了,卻,已經晚了。

“你……”

“乾爹,我叫你一聲乾爹可不是白叫的,總得給你留點什麼美好的記憶吧,嗯,怎麼樣,現在這畫面不錯吧?我想乾爹一定會記一輩子的。”景欒微微笑,大眼睛也是骨碌碌的轉,完全無害的小模樣,繼續可愛著呢。

“你……你個臭小子,我砍了你。”左安謙的身體開始哆嗦了起來,從小就吃各種抗毒的藥,卻沒有想到有一天會栽在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兔崽子手上,他恨呀。

“乾爹你來呀來呀,快來砍我呀。”景欒笑,大大方方的,一張小臉上半點驚懼都沒有,從小到大,跟著英子,該看的不該看的他看得多了,什麼陣仗沒見過呢。

小傢伙無懼。

左安謙試著移了移腿,可是沒用,這會子別說是沖到景欒的面前了,他連走過去都沒辦法了,他還沒倒下,不過是仗著從小到大吃的那些藥罷了。

滿頭滿臉都是冷汗,汗珠細密如小溪流一樣的沿著額頭流下來,左安謙第一次有一種即將要成為砧板上的魚任人宰割的感覺。

他大意了。

他一直知道景欒不一般,卻從來不知道這小傢伙若是狠起來比他都不差分毫。

居然為了他媽咪什麼都肯做了。

五歲多的孩子,誰能想到呢。

“放心,我才五歲,我不殺人也不放火,不用一個小時,你的人還有你就都會恢復體力了,也會清醒過來,你該慶倖我才五歲,等我長大了,你若還是現在這付德行,你和你的人的下場可就不是倒下了還能站起來了,我會讓你們從此消在這個世界。”

“你……你……”臭孩子這話,彷彿他堂堂的逍遙閣的太子爺還沾了他才五歲的光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左安謙身上是冷汗伴著青筋暴跳,整個人就要崩潰了,他卻不知道,還有更狠的等著他呢。

“媽咪,你不是對乾爹有一些想法嗎?嗯,現在可以付諸實施了,想對他怎麼樣就怎麼樣,不過,只有十分鐘的時間喲。”

英子磨牙,她想為左安謙親自獻上的被玩爛了的老婦人甲乙丙丁呢?

現在一個也不可能到場了。

時間上來不及,也不允許。

“景欒,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這樣,她就能準備好‘道具’了,現在這點子時間根本不够用呀,不够用。

“媽咪,這個都怪乾爹,他臨時起意請我吃海鮮的,所以,我是在去買東西的路上被他帶來的,帶來前,完全不知道。”景欒一臉的無害,每個表情都寫著我絕對沒說謊的意思。

左安謙愣住,是的,的確是他强行把景欒帶來的,便是因為這個,他才沒想到小傢伙會事先有準備,然後著了小傢伙的道,“那你的茶?”

“嘿嘿,乾爹呀,你懂不懂什麼叫做一物降一物?”

“……”左安謙瞪著笑眯眯的景欒,他活了二十幾年了,還是逍遙閣的太子爺,這個道理知道,不過今天是徹底的懂了,那個可以降住他的就是眼前的這對母子……

“那啥,你要帶我來吃大餐的事吧,我好象早有感覺呢,嗯,第六感感覺到了,所以呢,就親自的不惜費心費力的在昨天就準備好了要孝敬乾爹的茶,怎麼樣,味道還不錯吧?那可是上萬塊一兩的精品大紅袍呢。”茶是真的好茶,他簡景欒絕對待客大方。

“……”左安謙繼續黑臉,那茶要不是太好喝,他的人也不至於著了景欒的道,第一個喝的人一說好喝,其它的人全都一窩蜂的全跟著喝了。

以後,好茶絕對喝不得。

不能喝呀。

“兒子,好樣的。”英子有點汗顏了,想到自己睡著的時候,景欒卻是把什麼都看到眼裡也算到了一切,神算呀。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比起那些擺攤算命的假‘瞎子’,她兒子要是收費開工,絕對一天賺一套別墅,厲害。

“一般一般也不行,我這不是為了媽咪嗎,媽咪有願望,兒子一定要幫媽咪達成,嗯,廢話不說了,來,幫我扒他的衣服。”

“不要。”英子臉一沉,她最不愛碰面前這個男人了,長得帥也不愛碰,想想他對自己的所作所為,就生氣。

景欒瞄了左安謙一眼,歎息了,“你瞧瞧,我媽咪連碰你都覺得手髒,看來,只有本小爺親自動手了,嗯,乖點,配合著點,我保證你以後好看些,不然……”頓了一下下,景欒續道:“你懂的。”

他懂什麼?

他就知道他現在是真的成了砧板上的魚。

完了。

“媽咪你可以轉過身去了。”小傢伙先是凝眉沉思了一下,然後認真的吩咐英子。

英子立碼轉身,才不要看左安謙,她不要長雞眼。

“乾爹,你看我人小,要我幫你扒那也是不可能的,我沒力氣呀,所以,我就只有一個辦法了。”小傢伙說著便低頭在背包裏翻呀翻,很快翻到了一把剪刀,拿出來往左安謙的身上比了比,再看了看,“我動手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