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8章番外:勾夫手記(183)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26:30
A+ A- 關燈 聽書

到了這會子,她才想起出來的急,她甚至忘記安排簡非離了。

完了,她最近這頭腦真是太遲鈍了,遲鈍的比不上小學生了。

但是現在也不是想那些的時候,她只能硬著頭皮上了,過一關是一關。

“英子,咱們又見面了。”左安謙端起了身前的高腳杯,輕搖著看向英子,一雙眼睛色色的盯著她的小臉,“幾天不見,又漂亮了,氣色很不錯。”左安謙欣賞的從上到下掃瞄著英子,那眼神讓英子說不出的噁心,若不是一直在告訴自己一定要忍著,她真想上前打上他幾個耳光,這男人,欠扁。

英子不聲不響的坐到了景欒的身邊,小傢伙大抵是看到她好象是生氣了,小手一扯她的衣袖,柔聲的道:“媽咪,真的好好吃,來,這個大閘蟹可是美國運來的,可好吃了。”小傢伙說著,親自剝了蟹肉遞到她的唇邊。

英子的心頓時就柔軟了,這孩子總能把她心底裏的怒氣不知不覺間就給消彌了,瞧瞧,這一親自上手她的氣就消了一半了,張嘴吃了,果然美味。

“媽咪,這魚也好吃,超嫩的肉。”景欒拿起筷子又夾了一點魚,看起來很鮮嫩的樣子。

吃吧,她還能怎麼著,况且這會子還挺餓的,之前在醫院裏與簡非離一起分食的一盒粥,她是真沒吃飽,反正來也來了,吃也吃了,多吃一口少吃一口都算是吃了,那還不如多吃些,左安謙欠著她呢,等她將來找個機會一定要斷了左安謙的命根子,看他還會不會見色起意了。

輕輕咀嚼著,不得不說,景欒沒騙她,魚肉很美味不說,重要的是沒有魚刺,丁點都沒有,很可口。

“英子,晚上我包了一場音樂會,就我和你還有景欒三個人,如何?”

不如何,“不去。”

“從帝都請來的,還有langlang先生也將親自出場獻上鋼琴曲。”

英子一聽到langlang眼睛就亮了,“真的有langlang?”

“爺親自請的,自然有。”

不對,英子立刻又警惕了,她就只喜歡這麼一個娛樂圈的人物,哪有那麼巧左安謙剛好請langlang來參加呢,這其中一定有猫膩。

難道是沙州島出了叛徒了?

所以,左安謙才打探出來她的喜好的?

她此刻能想到的唯一的可能就是這一條了。

不然,就連簡非離都不知道她喜歡langlang呢。

只有沙州島的人才知道的。

英子不動聲色的道,“改天吧,今天有事。”

“放不下姓簡的?他有那麼好?”左安謙又是漫不經心的轉了一下手中的高腳杯,再抬眼掃視著她的一張小臉。

“是,於我來說,他很好。”於其它的很多女人來說,簡非離也很好,只是,想到來之前那男人對她的強迫的吻,她知道很多女人都被簡非離的外表給騙了,那男人若是邪氣起來一點也不溫文爾雅,相反的,還有一點痞痞的味道,即使是受了傷,也很男人。

想到這裡,她小臉悄悄的泛起了紅潮,落在左安謙的眼裡卻如一朵花兒開,隔外的美麗。

“嗯,他是挺不錯的,不過,有點傻。”左安謙抿了一口杯中的葡萄酒,繼續隨意的說著。

“你什麼意思?”英子惱了,她說簡非離可以,可是別人說就不可以,她不許。

“傻就是傻唄,你不懂傻字的意思?”

“你才不懂呢,我是說阿郎並不傻。”

“不傻?你問問小欒他傻不傻?”左安謙卻並不回答她,而是把問題推給了景欒。

英子迷糊,轉頭看景欒,不過沒有問問題,這問題轉到景欒頭上他肯定不會說簡非離傻的,只是她不明白左安謙何以這樣形容簡非離呢。

好在,她正懵懵的時候,小傢伙開口替她解圍了,“媽咪,爹地的事情自有公論,你就不要烦乱了。”

對,簡非離的事情是簡非離的事情,她現在先救景欒回去才是硬道理,“嗯,我不烦乱。”說著,又夾了一塊魚吃起來,好多魚呀,各種各樣不同的烹飪手法,吃每一道都有不同的感受,英子看著這一桌子的海鮮,就覺得左安謙比古代的皇帝還牛逼呢,皇帝每餐也沒有這樣的花樣吧。

“媽咪,其實呢,算起來爹地還真的是有點傻。”誰知道她吃了兩口後,景欒又把話題轉回去了。

“呃,你說吧,他到底哪裡傻?”英子想要發作,偏又發作不了,乾脆直接問了,不然,她的好奇心已經被滿滿的吊起來了。

“爹地知道自己手裡的那把槍裏根本沒子彈,所以,爹地和乾爹比槍還沒打就已經註定先輸了。”景欒好象在講一個不相干的人的故事似的,慢吞吞的說完的時候,英子的臉色又一次變了,“你說什麼?”

“我說爹地早知道他的槍裏沒子彈。”

“他告訴你的?”英子手一指左安謙,這個訊息於她來說太震撼了,若是簡非離早知道他手槍裏沒子彈還要與左安謙對打槍,那還真的如左安謙所說是個傻的。

那是槍,是子彈,那絕對不是開玩笑的遊戲,這次是他幸運撿了一條命,可是,回想打槍的那一刻,若不是他命大,或者此時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只變成一捧塵土,揚在世間的某一個角落。

“是。”

“小欒,不是說好不說的嗎?”左安謙臉色一沉,這事他是不想讓英子知道的,英子不知道才好,那樣就不會太感激簡非離,現在知道了,只怕他的希望至少又少了三層,就看英子的表情就知道她很在意這件事情。

是的,他也是看簡非離真心救英子的份上才放了那小子和英子一馬的,不然,英子絕對不會那麼容易的帶走簡非離,本以為簡非離腦子裏中了一槍絕對死了,沒想到簡非離的命還真是大,一場手術後,他又活了過來。

“乾爹,是你先提及的吧,你說了一半又不說了,吊著我媽咪的胃口這樣好嗎?”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臭小子,你……”左安謙手中的酒杯一放,“我是你老子。”

“不是老子,是乾爹。”這可是不一樣的兩個詞兒,老子代表父親的意思,那是親生的,乾爹可就不是親生的了,這個,景欒可是分的清清楚楚的。

“有差嗎?”

“有,景欒的老子只有我爹地簡非離一個,至於乾爹嗎,好象好多,我那些個舅舅們是一天當我舅舅一天當我乾爹,兩個身份時刻變換著,他們說這樣好玩。”

英子翻了個白眼,這小東西也太能胡諂了,她的那些個師兄都讓景欒叫舅舅的,哪裡有兩個身份天天換著玩的?

那多古怪的。

乾爹和舅舅完全不一樣的概念呀。

不過,小傢伙高興,就由著他說吧。

“簡景欒,別忘了你答應我的。”左安謙斜睨了景欒一眼,像是在警告小傢伙呢。

“沒忘呀,我媽咪這不是來了嗎?還陪你一起用餐了呢,還是心平氣和的,我做了這些,你還不滿意?那乾爹真小氣。”景欒卻是一點也不怕他,不管外界怎麼盛傳左安謙是個殺人不眨眼的人物,都跟他無關,他不怕呢。

有時候呢,越是看起來厲害的人,越是紙老虎。

“哈哈,小子爽快,好好好,我滿意,非常滿意。”左安謙端起服務生才又倒滿葡萄酒的高腳杯,痛快的一仰而盡,“好酒。”

英子也想喝,她現在心裡有點煩,她覺得自己背上包袱了,原來她欠了簡非離那麼大的一個人情,原來,他為了救她是連命都可以不要的。

可,她還沒去拿酒杯,只是一抬手,袖口就被景欒的小手扯住了。

而且,位置極隱密,從她的角度來看,左安謙絕對看不到。

小傢伙不許她喝,但是他自己呢,卻是端起了自己面前的酒杯,“乾爹,小欒敬你一杯,祝乾爹福如東海,心想事成。”說完,碰了碰左安謙的酒杯,直接把自己的一杯全幹了。

“哈哈,好酒量,這要是等你長大了,那可一定不得了,到時候,你小子還會不會記得乾爹呢?”

“記得,必須記得,不記得誰也會記得乾爹的。”景欒微微笑,將杯口朝下的動作帥氣的英子越來越愛這個兒子了,太酷了。

“好,我也幹了,不然,該有人說我左安謙欺負小孩子了。”

“怎麼會,乾爹對我真好,這一桌子的海鮮呢,好好吃。”小傢伙不会的又吃了起來,英子悶悶的也吃著,她是真不懂景欒這小子要玩什麼花樣了,想到左安謙這個人的誠府與本事,這會子也不敢盯著窗子瞧了,不然被發現她的意圖她再想帶走景欒就難上加難了。

左安謙喝幹了。

暗紅色的葡萄酒的酒瓶又落在了景欒的小手裡,“乾爹,景欒給您滿上,再幹一杯。”

“小欒,你少喝點。”英子忍不住的提醒臭小子,她不知道她來之前景欒喝多少了,不過可是嗅到小傢伙身上的酒味了,這要是喝多,可就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