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7章番外:勾夫手記(182)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26:23
A+ A- 關燈 聽書

英子握著手機的手手心裡全都是汗意,轉頭看簡非離,他卻沒什麼緊張的表情,甚至還沖著她眨了眨眼睛,一時間英子有些糊塗了。

“媽咪,你就來嘛,乾爹請我們吃海鮮,好多都是飛機剛剛空運來的,嗯嗯,快來,能吃到最新鮮的。”那邊,景欒大力的攛掇她趕緊過去呢。

英子回想一下那孩子的智商,也不欠費呀,而且一向都讓她引以為傲,再看簡非離,居然是沖著她點了點頭,這意思是讓她趕緊同意嗎?

呃,他就這樣相信景欒沒事?

是不是他親生兒子呀?

這也太狠了吧。

英子狠狠瞪了一眼簡非離,“我不去,你趕緊給我回來,別好象我少你吃少你喝的樣子,老娘我可是從來都沒有虐待過你,半個小時內你要是不回來,從此就別跟我姓。”說完,她直接掛斷,氣得呼呼喘氣。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可是更多的還是擔心,擔心那臭小子的安全。

氣話說完了,卻更擔心了,不管怎麼樣還是要去的,不過是明著不去暗著去,然後把那小子搶回來趕緊離開A市,都怪她昨天早上睡著了,還一睡睡了那麼久,這麼猪這麼的壞事,要不是還得活著,她都想砍了自己了。

都怪她耽誤了行程,不然景欒不會落到左安謙的手上的。

“嗯,不跟你姓也好,這智商,嘖嘖……”床上的男人眼見她在整理衣著,淡清清的開口了。

“簡非離,你什麼意思?”英子將從工具袋裏拿出的匕首插進靴子裏,一邊整理去接景欒要帶的東西一邊問他。

“什麼意思?你也太不了解景欒了吧。”簡非離低低笑,看著她的眼神裏多是無奈。

“呃,我比你瞭解。”英子磨牙,景欒是她生的,從出生那一天開始就與她相依為命了,她自然是這個世上最瞭解景欒的人了。

“是嗎?”簡非離一付深度懷疑的神情。

“你這什麼表情?”英子正好轉頭看見了,不樂意的瞪著簡非離。

“呵呵,我覺得吧,以景欒的智商他是那種會吃虧的人嗎?”

對喲,英子一下子恍然大悟,剛剛景欒說話時沒有什麼不對,就跟平時一樣一樣的,難道……

還有,小傢伙的手腕上有戴手錶的,那塊手錶還是常年都不摘下來的,那可不是普通的手錶,那就是一個超小型的小電腦,遇到什麼事情的時候小傢伙只要小手指一按,她這邊立刻就會知道他發生危險了,然後循著手錶的定位迅速找到他的位置。

可是,景欒今天一直都沒有用那塊手錶向她示警呢。

那就代表他此刻沒有危險,也就不需要示警。

想到這裡,英子的心又踏實了些,拿過手機重新又打了過去。

這一次,那頭接得很快,依然還是左安謙,“景欒在吃海鮮,沒空接電話,嗯,所以我來接的,有事?”

“派車來接我,立刻馬上。”英子一付咬牙切齒不得不去的語氣,這樣,左安謙就不會懷疑什麼了,而她呢,既然要去,還是按照景欒的意思大大方方去好了,而且,還要左安謙的車來接她,她可不想浪費自己半毛錢的油錢,那多傻呀。

“好咧,很快就到,回見。”左安謙響亮的吹了一個口哨,然後就掛斷了電話,這是去安排車了。

英子收起手機,轉頭看簡非離,“我去了,你自己照顧你自己。”

“嗯,小心。”

“知道啦。”英子嘟了嘟嘴,還是有些擔心景欒,沒辦法呀,做母親的天生的心理作用,多少年都不會變吧,她要是有簡非離一半的鎮定就好了。

可她就是這樣的人,遇見別人的事可以鎮定,可是遇見景欒的事百分百鎮定不了。

英子走了,一身清爽整潔的走到了門前,小手也落在了門把手上。

“等等。”忽而,身後的男人低喊了一聲。

“嗯?”

“回來。”

“你幹嗎?”英子轉頭看簡非離,這男人又要幹什麼?

“讓你過來你就過來。”簡非離目光灼灼的看著英子,雖然嘴上沒說,可是心裡還是不放心她去見左安謙的,而對景欒,也遠沒有他表現出來的那種淡定,他還是擔心那個小東西的,畢竟親生的就是親生的。

他的嗓音低醇悅耳,就象是一種盅惑一般,讓英子聽了不由自主的就走回到了床前,“想說什麼?快說,車要來了。”A市就那麼大,一輛車過來的時間絕對很快的,她不急著去見左安謙,可是急著去見景欒,她擔心那孩子。

簡非離抬手一扣,或者是他又一次的猝不及防讓她防不勝防,又或者是她每次面對他的時候都會不由自主的放鬆心緒,於是,就這一次的被簡非離得手了。

直到她的唇被迫的如昨天早上那般‘主動’的吻上他的時,她才清醒過來又著了他的道。

卻,已經晚了。

又一次被他親了。

柔軟的唇瓣,只是這一次,她能深刻的感受到男人身上的男xin荷爾蒙氣息,也這才想到他只是腦子挨了子彈,身體可是好好的,尤其是腰部以下。

許久許久,直到氧氣的即將殆盡,簡非離才緩緩移開了唇,也鬆開了她的頭,迷離的眸子看著她因被吻而泛紅的小臉,嗓音沙啞的道:“小心。”

英子扭頭就跑,再也不敢看簡非離,那匆匆離去的背影落在了簡非離的眸中更像是一個情竇初開的小姑娘害羞了,“呵呵……”他低笑,然後拿起景欒為他新配的手機,再打開景欒為他安裝的聯絡軟件。

只發了一個表情,那頭就傳來了一句話,“準備離開醫院,城一舅舅會去接你的。”

這句話好象等了他很久的樣子,他一發表情就出來了,想來是早就打好的字,然後設下了程式,他一說話就發過來了。

不得不說那孩子是個謹慎的,也是個小心的,是擔心打開他手機的不是他本人吧,若不是他本人絕對不敢亂髮表情的,若是發了表情小傢伙回過來而那個人就沒辦法回應了,所以,外人是不會亂發表情亂髮消息的。

這發了表情**不離十都會是他本人。

是的,景欒的智商絕對不欠費。

就在英子出了醫院大樓跳上左安謙派來的車時,落城一也到了,一輛超級寬敞的加長露營車,麻雀雖小,可是五臟俱全,簡非離被秘密抬進露營車的時候,緊跟著他的還有一個醫生,而車裏已經備好了急用的醫療設備,那個臭小子把一切都安排的井井有條的。

這樣的臭孩子怎麼可能吃虧呢。

露營車悄悄的駛離了A市。

英子所乘坐的車也停了。

停在A市最豪華的五星級飯店前。

長長的紅毯從路邊一直延伸到飯店的玻璃大門前,而且,最為誇張的是紅毯兩邊左側是一律黑色西裝的帥哥,右側一律是身著粉色旗袍的美女,這陣仗……

“你們是飯店的服務生?”這飯店的服務生也太多了吧,這一打眼望過去,這條紅毯太長,少說也有五六十名。

“不是,我們是逍遙閣的人,陌小姐請。”迎面迎上來的一比特女迎賓恭敬的邀請著英子。

呃,原來是逍遙閣的人,左安謙這氣場真够强大的了,看來,整個飯店已經被他給包下了。

五星級的飯店包場,還這樣大的陣仗迎接她,可惜她不喜歡排場,她更喜歡實際點的。

隨著女迎賓走進了飯店大廳,金碧輝煌的裝潢給這裡增色不少,像是感覺到她來了,餐廳正中央的超長餐桌前景欒正好歪頭看過來,看見她時一臉的興奮,站起來朝著她揮舞著小手,“媽咪,我在這裡,快過來,快點喲。”

英子的臉色陰沉了下來,雖然知道這孩子的智商可靠,可還是免不了的擔心他呀,若不是看到了景欒身旁的左安謙,她立刻就訓斥過去了,不過人多,她還是忍了。

兒子將來是要做大事的,那麼多人看著她和景欒呢,她自然要在人前給小傢伙留面子了。

高跟鞋不疾不徐的走過去,當大餐桌上的食物盡收眼底後,她又不得不佩服左安謙了,這是有多寵景欒呢,大約六米長的餐桌上擺滿了各種各樣的海鮮,幾乎都是她沒見過的,而且看起來個大新鮮,有清蒸的,有紅燒的,還有生的配芥沫的,好不熱鬧。

“媽咪,快來,坐這裡,陪我一起吃,不然,就我和乾爹吃好沒勁兒,這麼多,吃不完好浪費呢。”景欒指指他身旁的位置,英子瞄了一眼,腦子裏就開始下意識的計算了起來,那位置距離窗子比較近,目測兩米左右,若是她要帶著景欒全身而退,只需要擊碎那扇玻璃跳出去就好了。

小意思,她這裡OK。

這裡是飯店,自然比不上左安謙的別墅的窗玻璃絕對是防彈的,這的玻璃不會是防彈的,只要她用利器砸開就可以抱著景欒跳下去了,至於跳出後就交給景欒指揮好了,那臭小子一定有交通工具藏在這附近的,只是,簡非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