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1章番外:勾夫手記(176)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25:02
A+ A- 關燈 聽書

血紅的顏色落在眸中,那樣的刺眼。

肩膀上傳來刺痛,簡非離卻是恍然不覺,抬腿一脚,“哐”的一聲響,沒想到他還能反擊的左安謙手中的槍被踢落掉地,不等左安謙反應過來,簡非離已經不要命的彎身手指一勾,轉瞬間那把才打中他肩膀的槍就落在了他的手中。

“簡非離,你有種。”左安謙已經是滿臉黑線了,他有槍,簡非離沒槍,可是他居然就敗給了簡非離,這面子丟得有些大了,幸好這房間裏沒有錄影之類的攝像鏡頭,否則被人知道他左安謙也有這一天,他簡直丟臉丟到家了。

“承讓。”簡非離手握著槍一步沖到了床前,那樣的速度是連他自己都沒辦法解釋的,受了傷的他如同豹子一樣轉瞬間就到了英子的面前,槍塞進了英子的手裡,她的手因為手腕上的鐵鍊只能在一個位置,可不耽誤握槍,“瞄著他。”簡非離說完,就拿著鑰匙去開英子手腕上的鐵鍊。

“哢嗒”一聲響,鐵鍊開了,英子立刻抬手,舉槍對準了左安謙,此時的她眼睛已經紅了,她恨死了面前這個折磨了她很多天的左安謙,“姑奶奶殺了你。”

“呵呵呵,你若殺了我,你覺得你和簡非離有可能走出這間房間嗎?”左安謙混不在意的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狼藉,吊兒郎當望著已經得了自由的陌英子,忽而,手腕一轉,手裡又多了一把槍。

英子一愣,“不許殺他。”太快了,她居然沒看出來此時左安謙手裡的槍原本是藏在哪裡的。

左安謙邪邪一笑,“我若是想殺他,剛剛他搶了我的槍的時候,早就拿槍結束了他的小命了。”

左安謙這樣一說,英子的臉色才好看了一些,大抵是被綁了太久,而且掙扎了太多次,手腕上和脚踝上全都是紅腫一片,脚落在地上,她發現她走不了路了,幸好有簡非離扶著,否則寸步難移,可是簡非離的肩膀上全都是血,要想帶她出去談何容易,左安謙這裡有多牢固,左安謙這個男人又有多變態,她比誰都清楚都瞭解。

“你想怎麼樣?”她和簡非離雖然是兩個人,可是兩個人一個傷了肩膀一個行動不便,而左安謙的傷於男人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這會子已經沒什麼大礙了,看著他手裡黑洞洞的槍口,英子不得不小心,畢竟,她可以不要命,可是不能不管為她而來的簡非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他來救她,她真的很感動。

有一種情叫患難見真情,她落魄的時候他不要命的來救她,所以,接下來她要顧忌他的一切。

“他有種,一定是切斷了別墅裏的監控吧,其實只要我走出去重新啟動監控,或者一嗓子喊出去,根本不用本公子出手,你兩個人就一起成為我左安謙的階下囚了。”

左安謙說到這裡頓了一下淡笑的望著英子和簡非離,彷彿他們兩個是他眼裡的獵物一般。

英子的手微抖,這渣男說的沒錯。

“可是呢,能這麼不要命的來救你的人我還是挺欣賞的,畢竟,能够放得下萬貫家產當成無物的親自來冒險的公子哥這世上已經很難再找到第二個了,越是有錢越是惜命吧,嗯,我給他一個機會,玩個遊戲,如何?”

簡非離眸色不變,目光淡清清的睨著左安謙,“怎麼個玩法,說。”只是說過這話的時候,他眼角的餘光瞟了一眼窗前,都到了這樣的時候了,他在上面逗留的時間也够長了,怎麼方諾言不上來幫他一把,只要方諾言來了,一切就有轉機了。

可是,窗子外靜靜,沒有方諾言的任何動作。

所以,他還是只能與英子一起面對如魔鬼般的左安謙。

左安謙提議的這個遊戲一定不好玩。

可他,避無可避。

“玩槍嘍,你一槍,我一槍,看誰能打死誰,若我死了,你們大大方方離開,若你死了,她繼續歸我。”這一句話左安謙說得輕描淡寫,眸色深幽的全都在英子的小臉上,可以看得出來,他並不想放手英子。

“你休想,他死了我也不會跟著你,你死了這條心吧。”英子低吼,恨不得一下子掐死左安謙,若不是她有景欒,若不是左安謙一直沒動她,她也早就不活了,她這個人,平生最恨的就是被人強迫。

“可我的心偏就死不了呢,哦呵呵,陌英子,進了我這房間的女人還從來沒有在不經我同意的情况下離開的,你覺得你能嗎?”

英子望著眼前的左安謙,不得不說他是一個深不可測的男人,誰也不知道他接下來會玩出一把什麼牌來。

所以,只要一秒鐘沒出去,她就必須要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來對付這個男人,同時,腦子裏還要轉,一直一直的轉。

“左安謙,你這遊戲不公平了,我們男人玩我們男人的,我死或者你死都與她無關,你不覺得喜歡一個人不是強迫來的,而是要給她充分的自由,以自己的魅力來爭取她心甘情願的成為你的女人嗎?强要來的,那也不算是真男人。”

“呵呵呵,簡非離,你的意思是你接受這個遊戲了?”左安謙手裡的槍飛快的轉動著,他把槍當成了玩具一般。

簡非離突然間轉頭,視線落在了英子手中的槍身上,然後,眉頭輕皺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著什麼,隨即,低聲道:“除非你答應我遊戲結束了給她自由,否則,我不玩。”

左安謙玩著槍的動作突然間一停,槍口再次直指簡非離,倒是從來也沒有在意英子舉槍對準他的動作,彷彿英子的槍是一把玩具槍,可是那把槍在剛剛之前明明已經射出了子彈還打傷了簡非離的肩膀。

“成,只要遊戲結束了我就放了她。”像是猶豫再三,最終,左安謙答應了。

“OK,成交,英子,把槍給我。”簡非離伸手去搶槍,英子的手一避,“不行,他一定在玩什麼貓膩,我不許。”

“我是男人。”簡非離卻是漫不經心的輕聲一語,說時遲那時快,不等身子有恙的英子反應過來,突然間就從英子的手中搶下了那把槍。

他沒有去注意左安謙,低頭擺弄著手中的槍時,左安謙黑洞洞的槍口始終是對著他的。

“你不要命了?”英子低吼,想把槍搶回去,她這輩子最不屑的就是對男人動情,可是幾年前偏偏就對他有了感覺,此一刻他為了救她而來,她只想他能全身而退。

“他若想殺我,早就殺了。”輕輕一笑,簡非離抬起了頭,拿著槍鬆開了英子就朝著左安謙走了過去,一步一步,沉穩有力,不見半點遲疑。

很快的,他在左安謙的面前停了下來,英子沒有見到他說什麼,但是左安謙卻是看到了。

那是唇語。

只有面對簡非離的人才能看得見。

“你同意?”有些沒想到簡非離居然同意了。

“別忘了你答應我的。”

“呵呵,好,真有種,我左安謙也是一個英雄惜英雄的人,我成全你。”

“準備。”

冰冷的聲音,不帶任何溫度。

英子的心口突然間狂跳了起來,“阿郎,你別犯傻。”直覺告訴她左安謙一定在玩著對簡非離不利的把戲,可偏偏一時之間她想不出來是什麼把戲,但是,不知怎麼的,她覺得簡非離一定是猜出了什麼,否則,他不會那樣義無反顧的拿著槍走向左安謙的。

眼前的一切都不在她的掌控中,甚至可以說是完全的失控中。

她就是覺得簡非離瘋了,抬腿就朝著他飛奔而去。

到了,那股微微的女人香飄至鼻間,簡非離輕輕一笑,伸手一擋就擋住了英子的身形,或者,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吧,她這一為他而著急,居然能走能跑了,這樣真好,他多少也能放心了。

手裡的槍很輕,輕的在從英子的手中落到他手中的時候他就認清了一個事實,這槍在左安謙的手中是有一發子彈的,也是那一發子彈打中了他的肩膀,而現在,彈夾裏空空如也,根本沒有子彈。

所以,左安謙才一直有恃無恐,根本不在乎英子拿槍指著他。

說到底,若是左安謙早想他死,他早就死一百次了。

倒是沒想到左安謙這種人也會是一個癡情的人,若左安謙一槍結束了他的命英子一定會恨死了左安謙,所以左安謙這分明就是不想英子恨上他吧。

所以,左安謙想要以一個合理的管道結束他的命。

兩把槍,他的槍裏沒子彈,左安謙的槍裏一定有子彈,輸是必須的,這樣子輸了,也算是能還英子一個自由。

否則,沒有子彈的他和英子只有死路一條。

機會只有一次,若不抓住,等待他和英子的只有更慘。

要知道,這世上,最快的永遠是子彈。

這是開不得任何玩笑的。

“英子,你退後,答應我,以後好好對自己,好好對景欒。”

這又是交待遺言的感覺了,“不行,我不許。”英子低吼,然,兩個男人的槍卻已經分別的抵在了對方的額頭上,只需手指勾動扳機,頃刻間,子彈就會結束一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