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0章番外:勾夫手記(175)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24:52
A+ A- 關燈 聽書

機不可失,失不現來,簡非離一記連環腿跟掃過去,被花盆碎片打到的左安謙來不及避開,“嘭”的一聲悶響,整個人便倒在了地毯上。

“阿郎,快拿鑰匙,在他褲子口袋裏。”英子驚喜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她早知道簡非離的功夫不一般,但是在開打之前還是不免擔心,畢竟身為逍遙閣太子爺的左安謙可不是吃素的,功夫和槍法都好到讓她吃驚,甚至於比她那十一個師兄都略勝一籌。

這是她親自體驗過的。

簡非離點頭,頎長的身形彎下去,大手直接探向了左安謙的長褲口袋。

這裡是左安謙的地盤,多留一秒鐘就有一秒鐘的危險,即使是他打敗了左安謙也沒用,只有徹底走出了左安謙的地盤才算是最後的勝利,所以此刻,還是不能掉以輕心。

“小心……”簡非離的手才落在左安謙的褲子口袋上,那邊英子就急急低喊了過來,而與此同時,簡非離只覺得胸口一震,有一個硬物頂在了他的胸前。

還沒有看過去,只是透過那個接觸點的面積,簡非離就可以確定了。

抵在他胸口的是槍。

此時,黑洞洞的槍口正頂著他的左胸口,以左安謙的能力再加上槍口就在他的胸口上,他避無可避,要麼中槍要麼受左安謙的挾持放弃拿鑰匙救英子。

兩個,都很難選擇。

中了槍,他怎麼帶英子離開?

可是不拿鑰匙,英子手腕上和脚踝上的鐵鍊子怎麼弄開?

他還是沒辦法帶走英子。

帶不走她那他冒險來救英子的目的豈不是白費了。

不,他必須要救英子。

做了這麼多天的臥底,忍辱負重,為的就是救英子,如果放弃了,讓他情以何堪。

他不樂意。

“簡非離,你覺得是你的手快還是我的槍快?要不,試試?這樣,從槍開那一刻開始我就少了一個情敵一個競爭對手了。”

“左安謙,你又不喜歡我,你放了我,或者我陌英子還有感激你的一天,否則,我恨你一輩子。”

“恨?恨算什麼玩意,老子的字典裏就沒記錄過‘恨’這個詞的意義,恨老子的人多了去了,恨不得老子死的人也是多了去了,可是這些年老子一樣過得開開心心瀟瀟灑灑,美著呢,所以,你儘管恨,只要你做我的女人就行了,我左安謙相中的獵物還從來沒有不到手的。”

“左安謙,你個變態,你要是敢開槍,我死給你看。”英子說著,小嘴微開,貝齒已經咬上了舌。

“你敢……”

“我為什麼不敢?你要我兒子的父親死,就是要我死。”英子說完,真的下狠的咬上了自己的舌,很疼,可是與左安謙這樣的人玩,她沒有其它的選擇。

沒有聽到她咬舌的聲音,可是只憑她的動作,簡非離和左安謙都確定英子不是在開玩笑。

“你個瘋女人。”左安謙眸色一冷,握著槍的手稍稍的松了一下下。

簡非離就趁著這個當口,原本落在左安謙褲袋上的手開始行動了,他的動作極快,等左安謙反應過來的時候,那把打開英子手腕和脚踝上鐵鏈子的鑰匙已經到了他的手中。

“放下。”

簡非離充耳不聞,他有病才會放下。

這可是好不容易得手的鑰匙。

“信不信我真的開槍了?大不了讓她恨我,只要我以後够寵她,早晚有一天她會愛上我的,我左安謙就沒有搞不惦的女人。”

簡非離頓住了身形,他知道左安謙不是開玩笑,這不符合左安謙的xin格,左安謙是道上一個殺人不眨眼的男人,能够這麼多天沒有對英子下手已經是奇迹了。

或者,是英子拿住了左安謙吧,如果換個女人早就不知道被左安謙玩弄過多少次了。

鑰匙已經到手,只差開了鐵鍊子把英子帶走了,做到這個田地,此一刻的簡非離已經沒有任何回頭的餘地,他只能繼續往前再往前,否則,這次救不了人,只怕以後更加救不了人。

清俊的容顏徐徐抬起,目光清冷的落在左安謙的臉上,他的眼神很堅定,“我任由你打我一槍,如果我死了,她就歸你,如果我還活著,我們各憑本事得到她。”

“阿郎,你瘋了嗎?”英子狠掙著身子,唇角都是鮮血,那一咬,也玩真的了,可是現在的局面還是一團糟,明顯還是有槍的左安謙占上風,畢竟槍這玩意根本不是肉身所能抵擋得住的。

挨槍子這個玩笑真的開不得。

她知。

簡非離更是知道。

所以,這一刻的簡非離出口這樣的一句話時,她已經快要傻掉了。

這是典型的不要命的玩法。

簡非離不可能避過左安謙的槍子的。

離得近不說,就單憑左安謙的槍法,簡非離都沒勝算。

卻還是選擇了這樣的交換條件,說實話,英子真的感動了。

活了二十幾年,景欒也五歲多了,她從來沒有這樣的著急過,也是第一次的不想簡非離出事,只想他好好的。

簡非離仿若沒聽見,只是唇角微勾,淡淡的睨著左安謙,“怎麼,你玩不起不敢玩嗎?”

“簡非離,是男人說話就要算話,別到時候我打死了你英子恨上了我,那就沒勁兒了?”

簡非離心頭一震,沒有想到到了這個時候左安謙在乎的居然還是英子的感受,看來,這位殺人不眨眼的太子爺像是真的愛上了英子了,可那又怎麼樣,只要他不放手,左安謙就休想得到英子。

簡非離微微一笑,轉首,目光輕柔的望著英子,“生死各安天命,不管發生什麼,你都不許恨他。”

“阿郎,我不許你這樣,你瘋了不成?”若是左安謙真開槍了,簡非離絕對躲不過的。

簡非離又何嘗不清楚這一點呢,可是他已經沒有其它的選擇了,中一槍或者還可以一搏,若是直接放弃,救不出英子,他兀寧死。

一個男人,若是連自己心儀的女人也保護不了,那也沒臉活在這個世界上。

“聽話,不管發生什麼,你都不要恨。”

英子閉了閉眼,淚水頃刻間湧出,被囚禁了這麼多天她從來也沒有哭過,可是此刻,她真的哭了。

眼淚混合著唇角的血意濕了她一張小臉,那是說不出的狼狽,她看著簡非離,就覺得此時正有一把刀在割著她身上的肌膚,一點一點的在淩遲著她的生命,可也是這一刻,她生也不是,死也不是,根本沒有辦法選擇。

“英子,答應我好好照顧景欒。”

“嗯。”

“以後遇到什麼難事,如果處理不了,就去找非凡,非凡不會不管你和景欒的。”

“阿郎……”英子的淚越發的汹湧了,她知,簡非離這是在交待遺言,而她,根本封锁不了他做什麼,對於身上的鐵鍊子,她一直恨著,卻從沒有象此刻這般恨死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呃,簡非離,你是在煽情嗎?太女人了吧。”

簡非離徐徐轉首,不管有多不想,視線也只能從英子的小臉上移開,她哭了,她心疼他了,有她此時如此,他什麼都值了。

生死置之度外,他真的什麼也不在乎了。

是了,他賺了,即便是他死了,他還有一個生命的延續一個小景欒在這個世上,而左安謙一子一女也沒有。

“動手吧。”視死如歸的斜睨著左安謙,兩個男人的眼神和眼神開始對抗了。

只是,左安謙的目光全都在簡非離左胸口的心臟的位置,一槍打死簡非離,就什麼都簡單了。

而簡非離的目光雖然是在左安謙的臉上,可是眼角的餘光卻是在左安謙手中的槍上的,槍開他動,不管怎麼樣,他還是要搏一次。

搏命的選擇,但是,他不後悔。

“簡非離,再問你一次,你只要放弃陌英子,爺就饒你一條命,甚至還放你離開,怎麼樣,爺大度吧?”

“呵呵呵……”簡非離冷笑,他一個大男人怎麼准許自己為了活命而丟下自己女人呢,“左安謙,你想都甭想,你開槍吧。”

“好,那我就開了,正正經經大大方方的開,到時候別怪老子心狠手辣。”這樣說著的時候,左安謙卻是在後悔自己這些天的不够心狠手辣,第一次這麼聽一個女人的話,居然到現在都沒有把她搞到手,他真是受了她的盅惑了。

“開。”單音一個字,簡非離的目光始終不離左安謙,他必須要全神貫注的應對即將發生的一切。

槍開,他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左安謙冷冷笑了,扭頭瞟了一眼英子,“這可是他自己的選擇,與我無關。”

“與你有關,你敢開槍試試?”

“老子就要開槍。”

“哢……”這是手指扣動扳機的聲音。

“啊……”這是英子咬舌痛叫的聲音。

也是這一聲,讓左安謙拿著槍的手微微一晃,子槍射出來了,簡非離身形如豹子一樣的迅速的一偏,“撲……”他的心臟終是避過了這一槍,可是肩膀卻中了子彈,鮮血橫流,刹那間就濕了他的衣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