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仿佛就在昨天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31:51
A+ A- 關燈 聽書

跟著江君越逛了這麼久,出來外面的時候,天已經朦朦黑了,藍景伊跳上了公車去了夜市,也許是才逛過那種品牌的時裝店,再看夜市上的衣服款式,就一件也沒有能入得了眼的,但是,很便宜,她選了好久,才買了兩件,一件給自己,一件給媽媽。

那邊的時裝店,江君越終於選好了一款款的衣服鞋子,售貨員一直跟著他,一會兒的功夫就選了好多款,“先生,全都按照剛剛那位家後的尺寸包起來嗎?”

“嗯。”江君越愉悅的打了一個響指,看得出來,他今天心情超好,一大早就簽了一個大訂單,粗略的算下來,每年會帶給他幾千萬的利潤,這才只是他這個月簽下的其中一個單而已,一想起剛剛那女人抱著孩子悄悄跟著他的傻模樣,他就忍不住的笑開,“對了,把她試穿的那件薄款的羽絨服也包起來,就要她選的那件桔紅色的。”他遠遠看見了,那件不錯,可她居然沒買,這女人真會替男人省錢呢。

買好了,江君越這才跳上車回去了小公寓,最近,他喜歡天天一下班就回去陪兒子,那小東西越來越招人喜歡了,讓他是捧在手裡怕掉了,含在嘴裡怕化了,他寵那小東西寵得不行,過幾天,就可以再多寵一個了,不知道到時候小熙會不會鬧起小脾氣呢,想著,他就吹起了口哨,似乎,最近他開車都是用吹口哨替代了電臺的音樂,似乎,他吹上了癮,娛樂自己娛樂心情吧。

時間,過得是那麼的快,很快,初七到了,藍景伊想著過了初八她就要離開T市了,心底裏不由得有些不舍,可是,不論早晚,她總是要離開的。

江君越一早就到了公司,今天要把公司的事情都處理好,明天就可以安心的訂婚了。

進了辦公室,才坐到大班椅上,桌子上的固定電話便響了,知他這個號碼的一般都是公司的高層員工,他隨手拿起,習慣了每次拿起都是對方報上職務和姓名,但是這一次,電話那頭卻在他接起後一片安靜,那安靜讓他眉頭一皺,“誰?說話。”直覺告訴他這打給他的應該不是公司的職員,公司的職員一等他接通電話都會自報家門的。

“君越,是我。”低低的聲音,洛美薇的心情很是糟糕,以為訂婚那天自己的身體就全好了,可是那天殺的雲飛居然把她的腿都給弄得骨折了,醫生說她一個月內都不能走路,否則,她右腿就會廢了的。

一個月和一輩子,她不敢賭,所以,她就只能坐一個月的輪椅了,再說了,她現在就是站起來也走不了幾步,那腿,走一步都鑽心一樣的疼,若是讓她找到雲飛,她一定會親手宰了那死男人,害死她了,明天可是她訂婚的日子呀。

“哦,是美薇呀,都準備好了嗎?”江君越的聲音不鹹不淡,卻依然讓洛美薇心跳加快,“嗯,都準備好了,只是……只是……”想到自己的腿,明天她可能要坐輪椅跟他訂婚了,其實媽媽說要她延期的,可她怕夜長夢多江君越又有變化,再說了,訂婚又不是結婚,等結婚的時候她的腿不這樣不就結了嗎,結婚時,她會穿得漂漂亮亮挽著江君越的手臂走在婚宴上,只要一想像那樣的場面,洛美薇就尤其的期待了起來。

“只是什麼?說吧,我聽著呢。”江君越的臉上洋溢出了笑容,已經隱隱的猜到洛美薇要說什麼了,因為,再不說明天就是初八了,一想著她坐著輪椅出席他的訂婚宴,嗯,他的心情就越發的好了。

“君越,我今天下樓梯的時候不小心摔了腿,醫生來看了,說是……”洛美薇又頓住了,雲飛,都是那個死男人,害慘她了,自己的訂婚宴都要坐著輪椅舉行。

“要不要緊?要不,我下了班去看你?”江君越的手指點在辦公桌上,臉上洋溢著一抹邪魅,敢動敢打他的女人,其實,他這已經是給洛啟江面子了,若是將來再查出藍景伊月子裏做的病很嚴重,到時候,她洛美薇還會更慘更慘。

“不用了,醫生交待只要不走路就沒關係,要靜養,只是這樣,我明天可能要……要坐輪椅舉行訂婚儀式了,君越,對不起。”一咬牙,洛美薇終於鼓足了勇氣說了出來。

“哦,沒事,只是訂婚而已,放心,明天我早點讓蔣瀚過去接你,腿不方便就早點過去,我明天上午再忙一下,下午就過去幫著我媽張羅著。”

“君越,謝謝你。”洛美薇的眼淚都流了出來,其實,她真的很想他來看看自己,可是,她又不敢讓他來,她現在身上的淤青和紅腫還沒徹底消失呢,只是,一天比一天顏色淡些,明天晚上應該會更好些,她明天要畫濃一點的妝,再把能露出來的痕迹都用濃妝給蓋住,這樣,江君越就不會懷疑什麼了,若是被他知道自己被雲飛給那個……那個了……,他一定不會娶自己的,一想到這個可能,她就心驚肉跳。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謝什麼,要不是晚上要帶兒子,我就過去看你了,嗯,明天見。”嘴上沒說,可是,打從心裡他一點也不想看見洛美薇,連她說話都不想聽,原來,討厭一個人會這樣的强烈。

初八。

小沁沁午睡睡得正香,陸文濤的電話便打過來了,藍景伊接起,壓低了聲音道:“幾點出門?”其實,她真的不想去,那樣的場面她並不願意去參加。

“一個小時後我去接你。”

“好的。”藍景伊掛斷了電話,找了一套以前在T市穿過的舊衣服便穿了起來,她只是一個參加者,所以,穿什麼真的無所謂的,只要陪著陸文濤去參加了便好。

化了一個淡妝,一件短外套配一條長呢裙,她雖然看起來很嬌小,可是體型卻顯修長,半高跟的鞋子配這一身衣裙,藍景伊滿意的看著鏡子裏的自己,只要不給陸文濤丟臉就好,畢竟,她是他的女伴。

一個小時到了,小沁沁也醒了,背著背包隨著陸文濤上了車,看看外面的天空,晴空萬里的,這是一個大晴天,“文濤,宴席幾點舉行?”她覺得這時間有點早,訂婚宴通常都是在晚上舉行,很少下午舉行的,因為這個點大家通常都在工作上班。

“哦,晚上七點。”

藍景伊低頭看看腕表,呃,現在才四點鐘,距離七點還有三個小時呢,“那我們是不是去的有些早了?”而她還帶著小沁沁,去那麼早真的不方便。

“不早,一起去做一個美妝設計吧,你瞧,我這身休閒服也不適合那樣的場合,對不對?”

陸文濤這樣一說,藍景伊才去注意他的衣著,是有點不適合,可,又不是他們兩個的訂婚宴,只是去參加而已,“文濤,你去做就好,我就不用了,我陪你參加一會兒就出來,進去個幾分鐘還要去做什麼美妝設計,那太浪費了。”

“去吧,已經預約了,錢款也提前付了。”或許,陸文濤是瞭解她的,她一出口他就知道她是捨不得錢了。

藍景伊只好陪著陸文濤一起去了,小沁沁還小,而且特別的乖,再加上有小妹幫著哄著,所以,並不影響藍景伊做美妝。

兩個多小時的美妝設計,當設計師整理好藍景伊被燙成大波浪的長髮,再將一件粉色的晚禮物為她穿上之後,鏡子裏的那個女人讓藍景伊瞪圓了眼睛,那真的是自己嗎?

原來她也可以這樣的美豔,大波浪的長髮襯著她格外的嫵妹動人,別有一種女人的風情。

她有多久沒有享受到這樣美麗的感覺了,似乎從兒子丟了,她的心就全都在兒子和女兒的身上了,她早就忘記了其實女人最應該做的事情就是每天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陸家後真漂亮。”美妝師由衷的讚美著。

“哦,我不是陸家後,我姓藍。”她淡淡的否决了別人强加給她的稱呼,她現在跟陸文濤只是朋友的關係,其它的,她不想他誤會她。

“藍家後真漂亮。”美妝師聰明的改口,“呵,你女兒更漂亮呢,象你,才這麼小,可是一看就是個美人胚子。”

“謝謝。”藍景伊說著就轉身朝著女兒看去,卻在轉身的這一刹那看到了身後的陸文濤,不知道他什麼時候過來的,只是悄無聲息的站在她的身後,那麼,剛剛她說她不是陸家後時他一定聽到了,回視著他的眼神,那眼神讓藍景伊微微的有些不自在,“你也好了?”陸文濤已經換上了一套休閒西服,黑色帶格子的一款,格子很暗,似有似無一樣,給他全身上下都增添了一抹神秘感,不得不說,他還是如從前一樣的帥,一如她初見他時,那時,便是他優雅的談吐帥氣的造型讓她一見之下便同意了他的求婚。

如今回想起來,彷彿就在昨天一樣,可他們之間,卻經歷了那麼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