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9章番外:勾夫手記(174)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24:41
A+ A- 關燈 聽書

“OK,不過不止是救我媽咪,是救你自己的女人喲。”

簡非離失笑,安靜的等在那裡,目光灼灼的落在手機荧幕上,臭小子這會子還有閒心開他的玩笑,他是膽肥了,居然一點也不緊張呢。

不過,他也沒追著景欒,他知道自己兒子的本事,而既然方諾言敢讓他聯系景欒,也就是知道景欒的能力是可以信賴的了。

一分鐘。

兩分鐘。

四周靜靜的,可是這種安靜只給人詭異的感覺,隨時都有可能有危險發生,隨時都有可能被人發現他和方諾言的行踪,還有被放倒的這個保鏢。

若是左安謙的人發現他不在了,事情就糟糕了。

時間,真的拖不起。

好在,景欒很爭氣,還不到三分鐘就回了一個酷酷的表情,“老爸,搞定,該你和諾言舅舅上了。”

簡非離一眼掃過,抬手對方諾言做了一個OK的手勢,雖然從前很不待見方諾言,但是在救英子這件事情上,他也只能選擇與方諾言合作,多個人多個幫手多條路,否則,以他一個人的能力勝算實在是太小了。

諾言沖著他點了點頭,算是回應,他對簡非離也有敵意,不過是看在英子的面子上罷了。

“我先上,你注意警戒,等我上去了,你再跟上來。”簡非離也不会,他上去過,自然知道英子在哪個房間,由他先行動比較合理。

“好。”

不等諾言的尾音落下,簡非離已經輕盈的躍上了牆壁,熟練的很快的就攀到了之前的那扇窗子前,再往裡面看進去,不由得一喜,左安謙居然不在,只有英子一個人被四仰八叉的綁在大床上,她這樣的姿勢被左安謙看過了,絕對不能再被方諾言給看過了,皺眉的輕輕一推窗子,沒開。

窗子是在裡面反鎖的,這也符合左安謙的個xin,做他這一行的,時時刻刻都有可能九死一生,防範一定是很嚴密的,上了鎖的窗子他根本打不開。

不過,這也是他早就猜到的,幸好拿來了工具,一個細細的鐵絲悄悄探進了窗子,簡非離動作輕慢的勾著裡面的劃鎖,別墅裏靜靜,四野無聲,只偶爾有知了的叫聲響過周遭,額頭上全都是汗珠,知道這窗子難開,卻沒想到是這樣難開。

忽而,只聽“哢嗒”一聲響,窗子終於開了,簡非離來不及去擦額頭的汗意,輕輕一推就把窗子欠了一條縫隙,頓時,房間裏空調的冷空氣撲面而來,很凉爽。

簡非離並沒有立刻馬上的跳進房間,而是再度抬頭看向房間正中央的那張大床,這一眼,彷彿有心靈感應似的,他看過去的時候,英子也望了過來,一瞬間,四目隔空相對。

那雙眼是那樣的熟悉,只是記憶裏的每一次都沒有這一次來得楚楚可人。

此時的英子不是殺手,只是一個小女人,徹徹底底的小女人。

那張清麗的小臉就象是一種盅惑,只看了一眼,簡非離便推窗跳了進去,他只想把她救出來,再也不許左安謙欺負他的女人了,不許,就是不許。

窗開。

人進。

兩隻腳才一落在地上,還不等簡非離喘口氣,房間的門就“吱呀”一聲響了,隨即,一道人影閃了進來,頓時,又一次的四目相對,只是這一次,是兩個男人間的眼神對決了。

“小李子,呵呵,是你?”左安謙只是微愣了一下,隨即皮笑肉不笑的斜睨著他,將他從上到下的打量了一遍,“膽肥呀。”

“還行。”簡非離挺直了身板,既然已經被發現了,他此刻也沒必要掖著藏著的了,乾脆大大方方迎難而上。

“說吧,本姓什麼?又叫什麼?”

“簡非離。”到了這步田地,即使他現在不說,早晚也會被左安謙給查出來他的身份的,乾脆說了好了,說不定左安謙知道他的大號還能給左安謙以威懾。

“簡……非……離……”左安謙玩味著這個名字,忽而眼睛一亮,“簡鳳樓是你什麼人?”

“既然太子爺認識家父,能否請放過英子,他是我的女人。”

“你的女人?空口無憑的,鬼才信呢。”

“他是我兒子的媽,怎麼就不是我女人了。”簡非離知道左安謙是個不按牌理出牌的,果然不出他所料。

“那又怎麼著,除了兒子一輩子都是你的以外,女人從來都是可以換掉的,這個女人我要了,簡非離,你放手吧,你老子早就到天國了,他根本沒勢力幫你,倒是你那個弟弟簡非凡還有點本事,可惜他遠水救不了近火,我左安謙怎麼會允許你在我的地盤上帶走我看上的女人呢?想都甭想。”

“可我偏就想了,一對一,誰贏了她歸誰。”簡非離知道左安謙這種生物你不能跟他來硬的,只能連硬帶軟兩頭兼施,或許還有些辦法,否則,以自己的功力也不見得是左安謙的對手,曾經交過手呀,左安謙的槍法和功夫都是一流,他絕對不能掉以輕心。

“就憑你?”左安謙不屑的瞟了他一眼,“又不是沒比過,你沒有任何勝算。”

是,他的確沒有百分百的勝算,他雖然從小習武,不過都是以强身為目的,不象左安謙的習武和操練槍法完全是為了混在黑幫,這一點與英子的殺手身份需要的本事是一個xin質的,他們都是為了生存而苦練了自己的本事。

可是英子根本鬥不過左安謙,若是鬥過了,也不會落得此刻的下場,被左安謙囚禁了這樣久。

而他與英子的功夫可以算得上是伯仲之間。

“不管有沒有勝算,比了才知。”一咬牙,簡非離也只能迎難而上,這一刻,沒有任何退縮的餘地了。

“呵呵呵,好,我給你這個機會,說吧,比什麼?槍還是拳頭?”左安謙說著,手一轉,手裡就多了一把槍,不得不說這男人玩槍的姿勢絕對酷帥,好看極了,只是此刻他和英子都無心欣賞,只想著怎麼打敗左安謙,然後兩個人一起逃。

“拳頭。”左安謙的槍好,而他手裡的槍差,他的槍法本來就不比左安謙强多少,槍再不行更難贏左安謙了,至於拳頭,那是武力加暴力,說不定還能碰碰運氣,誰輸誰贏都有可能。

“成交。”左安謙邪氣的一笑,轉頭看英子,“寶貝,等會解决了他,今晚上咱兩個就洞房,爺等了你那麼多天,這民主的時間也够久的了,瞧瞧,沒等來你的點頭同意,居然等來了你從前的男人,呵呵,原來,你還生過一個兒子。”

“呸,那是我的事,與你無關,你就算是等到天荒地老,姑奶奶也不同意,快放了我,否則,被我兒子找到這裡,小心他剝了你的皮。”

“呃,簡非離都不一定是我對手,就憑你兒子?乳臭未乾的,你這也太危言聳聽了吧?”左安謙對英子是不急不躁,溫吞對急xin子,愣是磨的英子一張小臉都紅了,“你混蛋。”

“你說我混蛋就混蛋唄,爺半根體毛都不少,半點沒吃虧,你繼續罵。”

簡非離忍無可忍了,抬手一拳就揮了過去。

他出拳快,左安謙迎拳更快,沒見他看過來,可是一迎一個准,“嘭”,兩個人的拳頭撞在了一起,簡非離只覺得虎口一震,來不及想其它,一腿又掃了過去。

“監控給掛了?”左安謙身形一退,漫不經心的問過來。

“對。”簡非離沒想到左安謙居然猜的這樣快,不過他進來這樣久,監控都沒有報警就證明別墅裏的監控已經被控制了,這點,左安謙猜到也正常。

“你幹的?”

“我兒子。”那邊,英子一陣掙扎,可惜她手腕和脚踝上的鏈子都是鐵鍊子,要是沒鑰匙,根本開不了鎖。

“呵呵,他幾歲?倒是個厲害的。”左安謙略略吃驚了。

“五歲。”

“是個苗子,以後給我當幹兒子吧。”

“你休想。”簡非離是個護犢子的,更何况是景欒那麼可愛的,自己兒子怎麼可能給別人當幹兒子,他不許。

“等你贏了我再說。”左安謙迎上簡非離的一招一式,兩個人的動作越來越快,房間裏眼花繚亂了起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非離,左邊,小心。”忽而,左安謙一個陰招揮向簡非離,那邊一直在觀戰的英子直看的膽戰心驚,雖然不想隨簡非離去T市,可她也更不願意落在左安謙的手上。

“呃,原來你是個靠女人吃軟飯的。”

簡非離的臉色立刻黑了,眸色一凜,打了這麼久,他已經摸到了左安謙的弱點,也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可怕,看來,是該給左安謙致命的一擊了。

身形驟然後退,左安謙自然是急追而至,片刻間兩個人就到了牆角,簡非離眼看著左安謙一拳揮過來,他一偏頭,剛好避過那一拳不說,左安謙的一拳直直的打在了他身後的一個花盆上,“嘭”的一聲,花盆落地,碎了。

簡非離又一拳揮向左安謙的同時,脚上一踢,花盆的碎片便大面積的飛向左安謙。

“啊……”一聲低叫,這一次,左安謙中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