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7章番外:勾夫手記(172)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24:20
A+ A- 關燈 聽書

他自己置身在危險中他不怕,他是大人他是男人,可景欒還那麼小,這麼些天在沒有英子的消息下,那孩子一定是擔心的不得了,卻,又聯系不上他,那種感覺,即使是沒有身臨其中他也明白,他懂。

“爹地,你現在在哪裡?”景欒飛快的打了過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A市,逍遙閣。”他一直都在A市,從沒有離開過,只是手機被皓子收走沒辦法聯系景欒罷了。

“諾言舅舅也還在A市。”

“他有線索了嗎?”

“諾言舅舅說媽媽應該在A市,不過,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媽媽的消息。”景欒在文字的後面發了一個憂心的小表情,他是恨不得親自過來呢,可惜,沙州島的幾個舅舅加上師公把他看得死死的,根本不許他離開沙州島,所以,小傢伙真的很鬱結。

“別怕,沒有消息就證明你媽媽沒事。”

“是的喲,媽媽好厲害的,誰想欺負她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只是……”小傢伙先還說得很自豪,可是說著說著就說不下去了。

“放心,沒事的,晚上安心睡覺,別踢被子。”

“哦。”

“先到這裡,我去睡了。”飛快的打完了這幾個字,簡非離就關掉了這個軟件,他還在別人的地盤,雖然進來這間房間的時候很仔細的查過了角角落落,最後確定洗手間裏是最安全的,他才在洗手間裏給景欒發資訊,可這裏到底是別人的房間,怎麼都覺得不踏實,等出去了,他跟兒子想怎麼聊就怎麼聊,現在不行。

放下了手機,沖了凉,一身清爽的出來,他什麼也沒穿,這裡沒他的衣服,讓他穿皓子的,他兀寧死。

光著在洗手間裏洗了自己的衣服,甩幹,然後拿過吹風機吹了又吹,夏天的衣服薄,很快就吹了一個半幹,他也等不及全幹了,就那麼穿著微濕的衣服悄悄推開了皓子的房門。

室外,月色如銀,這個點除了巡邏的保鏢以外,差不多不當值的都睡透了。

他扭頭看了一眼落齊那邊房間的方向,很安靜,聽不到任何的聲響。

其實他檢查過了,這一排雖然是平房,雖然是給保鏢們住宿用的,不過房子蓋的很結實,用料也都是最好的,裝潢隔音都算得上是比較不錯的,可見,左安謙對自己的手下還是比較關愛的。

他抬頭掃向左安謙的別墅,夜深了,除了走廊裏亮著微暗的白熾燈光以外,每一個房間的燈都是滅著的。

這樣掃過去,好象每一間裏都有可能有英子,這讓他怎麼去查呢?

萬一一不小心查到了左安謙的臥室,那就是一脚踢到了鐵板上,到時候遭殃的是自己,他沒那麼蠢。

簡非離沒有輕舉妄動,轉身就回去房間睡了。

先眯一會,能睡多久睡多久,不過睡之前他定好了手機鬧鐘,天不亮的時候就起,到時候去與皓子換房間,就神不知鬼不覺的避過落齊了,不過,這樣的事也不可能長久,總還是要徹底的解决才好。

他可不想真與落齊發生點什麼,不然,想想就噁心。

手握著手機,簡非離合衣而睡。

看著像是睡著了,卻又時時都警惕著。

這樣的地方,看起來像是安全了,可他就是有種隨時都有可能出事的感覺。

睡得香,卻一直都在做夢,夢裏全都是左安謙和英子,左安謙綁了英子在床上,英子一直一直的掙扎,手腕上脚踝上全都是血,可她被綁著,什麼也做不了。

忽而,一下子就驚醒了,一頭一臉的汗,恍惚中坐起來,卻再也睡不著了。

看看時間,簡非離又一次悄悄推開了房門,抬頭看別墅的方向,他所在的位置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別墅後窗子的情况。

這一眼看過去,他眼睛亮了。

有一個房間裏射出了微弱的幾不可見的光線。

有人醒著。

是左安謙嗎?

還有英子嗎?

想到英子,他原本的理智一下子烟消雲去,真的再也等不了了。

身子一移就出了門外,進來別墅的時候他就很仔細的觀察過了,哪裡有監控哪裡能避開巡邏的人也都看了一個大概,但是天黑,所以並不十分確定所有的監控探頭的位置,但是這會子,他真的等不起了。

簡非離迅速的就移到了別墅的邊上,身體緊貼著別墅的牆壁,雖然他選的位置偏暗一些,可是整幢別墅都是白色的,一個大活人貼在上面即使是夜晚也有些顯眼,好在,他避開了巡邏的人。

這樣晚了,這會子他也只能寄託於正當值的幾個保鏢在偷懶,這樣他就能避過了。

不管怎麼樣,他真的等不及了。

簡非離如壁虎一樣的沿著別墅的外牆攀爬,外牆上除了窗子外根本沒有凸出物,所以,他借力的地方很少,好在他腿長臂長,幾分鐘的功夫,還真的讓他攀到了那扇窗前,輕輕的側首,沿著露出光線的縫隙朝著裡面看進去,活了三十幾年了,第一次感覺到自己心口跳得特別厲害,而且,這也絕對是他第二次扒人家窗戶,那第一次,也是因為陌英子,她破了他N個第一次。

陌英子,第一個成為他的女人,第一個為他生孩子,也是第一個讓他拋下所有甚至于連公司都不管不顧來尋找的女人。

室內的光線很暗,不過還可以大致分辯出方位,他看到了一個男人的側影,像是左安謙,又不像是左安謙,隨著那男人的身影把目光投向那男人身前的圓床上,圓床四周圍了紗簾,紗簾從棚頂直垂落地,襯著那張床看起來格外的浪漫,可他此時卻一點也不覺得浪漫,床上有人,看不清是男人女人,透過有些透明的紗簾可以看到床上的那人居然是被分成大字型,手腕和脚踝全都被什麼東西綁著而拉向四角,所以此時正狼狽的躺在床中央。

是英子嗎?

簡非離胸口一陣憋悶,一手拉住了窗框的木質部分,身子一蕩,又再往前靠近了一點點,這時再望進去,剛好可以看清房裏床上的那個女人,同時,也看清了那個男人。

雖然早就猜到了結果,可這時候依然不免心驚。

男人果然是左安謙,而床上的女人正是他日思夜想擔心不已的陌英子。

他猜對了,也判斷對了。

英子一身兩件套睡衣,雖然不雅,可至少穿著完整,長長的發披散在柔軟的枕頭上,目光迷離的看著左安謙,她沒說話,只是狠咬著一雙唇,從他的角度甚至都能看見她咬破的唇此時正淺淺的溢著血意。

心口驟疼,有什麼在割著他的心一樣,他唯一的一個女人,此時居然被左安謙淩虐了。

想要動手,可是這窗子如鐵桶一般,他試著動了動,根本撼不動分毫,看來,只能另想其它辦法。

目光從英子身上轉到了左安謙的臉上,緊盯著左安謙的嘴,他聽不見左安謙說話,卻可以讀懂唇語。

“妞,這藥的確不傷身,可是欲火焚身的滋味好過嗎?有沒有感覺到全身都癢癢的,好象有小蟲子在血液裏爬呢?”

英子依然以迷離的眼神望著左安謙,似乎是在極力的隱忍,可是那唇上的血意卻是越來越明顯了,很顯然,她是以自虐的管道來對抗左安謙的折磨。

簡非離心疼了。

從沒有過的心疼。

這一刻就想救她,不對,是一直以來都想救她,從知道她突然間失踪了的時候就想救她了,等了這樣久終於有了英子的消息,雖然隔著窗子,可能看到她,他還是欣喜的,欣喜中更多的是憐惜,她瘦了,瘦的原本就不盈一握的小腰身細的他一隻手就應該可以握住了。

癡癡的看著英子,一時之間連自己所在的位置和所臨的處境都忘記了。

“呸,左安謙你個不要臉的,你姑奶奶說了不樂意就不樂意,有什麼招儘管使出來,看是你姑奶奶的骨頭硬還是你的下三濫手段硬,哼哼,姑奶奶就是不答應。”

“呵呵呵……”左安謙身形一移,速度極快的一下子從英子的對面射到了她的臉側,就在簡非離的注視中,一雙大手輕輕捧起了英子的小臉,薄唇輕落,碾壓在那泛血的唇上,“可你這樣,爺會心疼怎麼破?”

“那是本姑奶奶的事,用不著你假腥腥,你要是真心疼,就鬆開我的手脚,說不定哪一天你感動了姑奶奶,姑奶奶一心軟就收了你這個王八蛋,但是現在肯定不行,姑奶奶平生最恨的就是對女人用强用手段的男人。”

“呃,我若是不用點手段能把你弄到這床上來?現在每天看著吃不得也是給你面子了,陌英子,我告訴你,老子的耐心是有限的,再給你最後三天時間考慮,過了這三天,你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爺一樣欺你的身喝你的血,你就是老子的。”

“呸……”英子一口口水正好吐在左安謙的臉上。

可是左安謙不但沒有惱,相反的,一雙眼睛輕輕眯起,彎起邪邪的笑意斜睨著英子,“來,再來一口,爺就喜歡你這樣的調調,舒爽,麻辣,有味道,吃著一定特別過癮,香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