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6章番外:勾夫手記(171)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24:11
A+ A- 關燈 聽書

是的,他現在還沒有得到左安謙的信任,所以一舉一動都在這別墅裏其它人的監視之中。

凡事,必須小心謹慎。

夜深了。

從賭場那邊折騰到這裡,已經是近淩晨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別墅裏安安靜靜,裡裡外外的燈火映著整幢別墅如同潤染在夢中一般的不真實,簡非離縱使有一千一萬個好奇心想要打開這幢別墅的所有的房門查出英子在哪裡,可是第一晚,他真的不能。

弄不好人沒找到還打草驚蛇了,反正已經那麼多天沒找到人了,也不差這一天兩天了,只要讓他留在這裡,不出兩天,他就能查出來一切了。

別墅後園子的一排平房,落齊指著第一間道:“你今晚睡那裡。”

“哦,好。”簡非離什麼也沒想的走向那個房間,累了,那便好好歇一歇,歇過來明天才有力氣去找英子,他發現了,動腦細胞所耗費的精氣神一點也不比打一場架來得少,這會子,一晚上都處於緊繃狀態的他終於發現到自己累了。

“我呆會過來。”不想,他才走了兩步,身後落齊突然間就這樣說到,讓他悚然一驚,腦海裏閃過落齊曾經那一句‘他今晚歸我了’,落齊這是認真了?

簡非離懵懵的站在那裡,跟男人做那個,比殺了他還讓他受不了,那是絕對不行的,耳聽得身後的腳步聲越走越遠,他抓了抓短髮,頭痛了。

突然就想到了皓子,轉過頭掃了一遍,果然看到皓子正漫不經心的仿似沒有任何企圖的走了過來,可他知道,皓子是有企圖的。

“來了。”簡非離樂了,看來這不用自己主動了,有人比他還主動,皓子這是有多喜歡落齊呢?

看著皓子,他就想起了成青揚,那個,一直喜歡江君越的男人,也是讓藍景伊又愛又恨的男人。

這世上,就是有那樣變態的感情。

“你小子答應我什麼了?不會後悔了吧?”皓子一臉認真的神色,一雙眼睛也死盯著他,生怕他真的說出他後悔的字樣來,那樣,他期待了一晚上的事情就又是泡湯了,他不甘心。

簡非離就有一種感覺,他若說他後悔了,皓子一定會撕了他砍了他的,“你很喜歡他?”

“自然。”皓子想都沒想的就應了,不然他也不會想方設法的求著左安謙今晚過來,目的就一個,得到落齊。

“其實吧,我也覺得落齊是個美人胚子,不過我不喜歡他那麼娘的,多少陽剛一點才有味道。”簡非離活脫脫一付嫌弃的表情,皓子立刻就變臉了,“小李子,你別得了便宜還賣乖。”

“行,那我不賣乖了,我自己留著享用好了。”

“你小子……”皓子一拳打過去,就對著簡非離的面門。

簡非離側身一避,直接避過了皓子,“你這是什麼態度?你信不信我今晚給你搗亂?”

皓子愣了一下,隨即反應了過來,“你這是同意了?”

“算是吧,一會你進去了,得給我也找個房間吧,不然被人發現我沒落齊的房間裏,即使你關了燈他也會發現不是我的,到時候,你還能吃得香?”

“好,你先去我的房間。”皓子指了一指中間的一個房間,“門沒鎖,你去吧。”

“等等,我還有條件呢。”簡非離等的就是這一刻,也等了好久了,說什麼也不能錯過。

皓子臉一沉,“小李子,別提那些我不可能做到的,那玩著就沒勁兒了。”

“把我的手機還給我就好。”

皓子頓時就松了一口氣,“原來是為了這個,成交,咱們各回各屋吧。”

“不行,我現在就要。”

“你……你這是難為我,你手機在賭場那裡,我現在怎麼拿給你?”皓子臉黑了。

“我不管,你是現在讓人送過來也好,還是親自回去拿也好,總之,今晚我拿不到,你就休想美人在懷,老子不配合你,要不是我喜歡陽剛型的,也輪不到你。”

皓子的腦海裏閃過落齊俊美的如嫡仙一樣的容貌,他肖想很久了,只是可惜一直打不過落齊也不得了手,現在有了這麼好的機會,說什麼也不能放過,“行,我讓人送過來。”

“多久能到?我可告訴你了,我手機不到,我是不會讓你享齊人之福的,老子說到做到。”簡非離發狠的賭咒,想兒子了,想得快要瘋了,原來做爹地是這樣的感覺,他居然一點也不反感。

“十幾分鐘吧。”

“十幾分鐘?”他們一路開車過來明明是一個多小時呢,不過他隨後就明白了過來,左安謙為了自己的安全在A市里繞圈圈玩了好幾圈,想了一想,也便信了,“那你先回你自己房間吧,等到了,自然跟你換。”

皓子臉黑,不過也說不出什麼來,若不是簡非離換給他,他根本沒希望,這樣一個無本的買賣,怎麼算怎麼划算,反正簡非離的手機也不用他出一分錢買過來,只是拿過來而已,冷哼了一聲‘成交’,他就回他自己的房間了。

簡非離卻並不急著進去落齊的房間,在手機沒拿到之前他進去了多不安全,萬一洗個澡的功夫落齊進來了,然後,直接要占他便宜怎麼辦?

所以,最安全的就是等在外面,等拿了手機,與皓子人不知鬼不覺的互換了房間,再把兩個房間的燈一熄,這樣發生什麼落齊也不見得知道,然後明早他兩個再換回來,一切就水道渠成了。

他擺脫了落齊,皓子也心滿意足的得到了落齊,兩個人各取所需,皆大歡喜。

十幾分鐘,很短的時間,可是坐在園子裏一角的簡非離卻覺得好象一個世紀那般的漫長,他的手機於他的意義是什麼,那是他與外界得以聯系的工具,靜靜等待的功夫,他甚至在想,也許英子已經回了沙州島,也許景欒那個臭小子早就偎在了英子的懷裡了,只是可惜,他什麼也不知道。

十幾分鐘終於過去了,當皓子走出房間向他示意等一下他去大門口接他的手機的時候,簡非離唯一慶倖的就是這十幾分鐘的時間裏,落齊沒有回來,否則,他和皓子的戲就沒辦法演的完美了。

皓子的脚步極快,也是生怕落齊回來的樣子,若是落齊回來了,他再進落齊的房間就不會那麼順利了,只要落齊開著燈然後知道是他,他所有的設想就全都泡湯了,走到這一刻,他不想功虧一簣,除了往前,還是往前。

皓子回來了,手機到手了。

夜風拂過手裡可以說輕到不能再輕的手機,簡非離卻覺得有千金重,同時也覺得踏實了,彷彿這一刻就擁有了整個世界。

兒子,一會就可以聯系到兒子了。

“承讓,多謝了。”皓子拍了拍他的肩膀,便朝著落齊的房間走去,這麼晚了,雖然別墅區的監控很多,可是幾乎所有的監控都是為了左安謙服務的,根本沒人在意他們幾個保鏢去哪個房間又是走向哪個方向的。

全程無懷疑。

簡非離進了皓子的房間,關燈。

甚至來不及洗個清爽乾淨的澡,直接第一件事就是打開了手機。

心口突突狂跳起來,目光直落在已經開了機的荧幕上的時候,心不止是跳得厲害,甚至有種就要沖出胸腔一樣的感覺。

指尖劃開小東西下給他的軟件,景欒果然發來消息了。

不過,只有一個符號‘A’,這是在問他是不是安全。

當初他們約定好了的,若是安全他就也答‘A’,若是不安全就直接不答,而這麼些天,他一直沒有回答,所以,小傢伙自動認定他是不安全的了。

不得不說,小傢伙真沉得住氣,這麼久只問了那一個‘A’,再沒有多餘一個字,他此時就想,若是多了一個字而被旁的人發現,他就真的很危險了,甚至有可能被人查出景欒的位置來。

想想,就是後怕。

他的手機,後面一定要保管好,絕對不能再落入別人手中了,這一次,其實是落齊幫了他的忙,否則皓子也不見得會把手機還給他。

‘A’,他也打了這一個字母,然後靜靜的也是滿懷期待的等著景欒的回復。

這樣晚了,他心裡是覺得今晚沒希望的,景欒是孩子,這會子一定睡了的。

卻沒有想到,不過幾秒鐘後,立刻閃過來一個字母‘A’,簡非離頓時心花怒放了。

於是,爺兩個開始熱絡的聊起來了。

他急急的第一句就問‘有媽媽的消息沒’?

不想他才發過去,那邊也是同樣的問題‘有媽媽的消息沒’?

簡非離立刻就如同泄了氣的皮球,所有的興奮都沒了,英子還沒找到,他任重而道遠。

為了安撫兒子,他只好回了一句,‘已經有線索了,估計這一兩天就有消息了。’

其實,他是在安慰兒子,因為他也不確定英子是不是在左安謙的手中,一切都是猜測罷了,不過是受不了兒子發過來的頹喪的表情吧,他心疼小景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