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4章番外:勾夫手記(169)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23:47
A+ A- 關燈 聽書

後院子裏其實只有貼賭場這邊是一面牆,其它的三面全都是各種各樣的花圃,當時他進來的時候皓子就解釋過,說這是風水,這樣賭場的生意才能順風順水。

牆面上是一個八卦圖,正中心兩個圓點,然後八個方向八個點,左安謙一進了後院就從身後的保鏢手中接過了幾把飛刀,隨意的朝著八卦圖飛去。

一把。

兩把。

很快的,十把刀就被釘在了八卦圖上,不偏不倚,每一刀都是正好紮在圖中的每一個中心點,那刀法練的絕對可以說是爐火純青,畢竟,他起拋的位置是在七八米之外。

這樣的手法,還是讓簡非離很震驚的,有些沒想到一個太子爺居然能有這樣的身手,不免就開始替英子擔心了。

若英子真的被左安謙禁了,那她逃不出去也是可以理解的,這左安謙一看就是一個難對付的主兒。

“聽說你功夫不錯,練練?”十把刀飛完,左安謙拍了拍手,漫不經心的轉首,一雙邪氣的眸子淡清清的看著簡非離,仿似不經意,可是落在簡非離的眸中卻全都是了警惕。

這個人絕對不簡單,否則,也不會在A市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不止是功夫一流,腦子也不是蠢的,是個很難對付的主兒,簡非離望著眼前這張面容絕對可以用清俊來形容的男人,若不是他在清俊之中染上了幾許的邪氣,他還真是愧對了他逍遙閣太子爺的身份。

腦海裏閃過一句話,都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現在看來,左安謙很有女人緣這個傳說應該是真的了,還好他不是如皓子那般xin變態,否則,他要過左安謙這一關還真是不容易,他也沒笑,沒必要卑弓屈膝,“可以。”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於是,左安謙又拍了拍手,再示意保鏢遞給簡非離飛刀,簡非離也不会,伸手一一接過的同時立碼就擲了出去,比起左發謙飛飛刀之前還瞄一瞄的動作,他這飛刀的速度一下子驚呆了他身前身後一左一右的人。

而這速度還不是最讓人嘆服的,最嘆服的是他刀刀而落的位置,不偏不倚,全都是貼著左安謙先前所落的刀的,幾乎不差毫釐。

以至於他十把刀飛完轉身掃過周遭的人時,一行人除了左安謙以外都沒有回過神來,全都愣愣的忽而看看簡非離,忽而看看那張八卦圖上的飛刀,而後,不知道是誰起哄了一聲,“神刀手呀。”

“呃,第一次聽說神刀手,老子只習慣神槍手,說吧,槍玩的怎麼樣?”左安謙已經來了興致,兩眼放光的睨著簡非離,彷彿被他發攪出了一塊璞玉,此刻急於把那個璞玉擦得鋥亮,來證明他的眼光絕對沒有錯。

“練練?”這一次,換簡非離徵詢左安謙了。

在場的人立刻就有傻住的了,要知道,這是他們見過的唯一的一個敢與左安謙這樣說話的人,好在,是一個看起來絕對賞心悅目的人,也沒有任何違合之感,所以大家也就彆扭了一下就覺得正常了,因為,左安謙都沒什麼反應,他們若是反應太强烈了,豈不是古怪?

“好,這次你先來。”

“槍。”簡非離手一伸,他沒槍,玩什麼?

左安謙沖著自己保鏢點了點頭,保鏢立刻從隨身攜帶的背包裏摸出了一把槍,遞給了簡非離。

那是一把小型左輪手槍,看起來特別的精緻,眼看著只有一把,簡非離也沒有其它選擇,隨手接過,退後再退後,直到退無可退才停了下來,這一刻,他手中的槍距離那個八卦圖最少也是十米開外了。

消音手槍,所以,連著數槍響過之後,院子裏還都是安安靜靜的。

皓子已經回來了,不等左安謙吩咐就沖了過去,然後,直接也傻住了,好半天才結結巴巴的道:“全中了正中心點。”

“呵呵,果然不錯,沒讓老子失望,來,老子也陪你一起玩玩,換張圖。”

於是,兩個人上前,動作速度的換下了才被簡非離打中了槍的圖圖,另一張全新的八卦圖又貼了上去。

簡非離靜靜站在原處,左安謙卻並沒有向他索要剛剛的小型左輪手槍,而是沖著皓哥道:“上次不是送了你一把槍嗎?拿來給老子玩玩。”

“太子爺,你要那把槍?”皓子一愣,有些沒想到。

“怎麼?捨不得?老子不過是用一下而已,打過了槍就還你,送出去的東西潑出去的水,你以為老子還會收回來嗎?這就跟女人一樣,老子玩膩了的送人的是絕對不會再要回來的。”左安謙邪邪的瞟了皓子一眼,“快著點。”

“好的。”皓子轉身就進了賭場,去他的宿舍去拿槍了,院子裏的人開始了竊竊私語,議論了開來。

“小李子,你是真人不露相呀。”

簡非離單手插進了褲子口袋,“你們之前也沒讓我玩玩練練。”所以他這句話的意思就是他們沒給他機會,只有太子爺給他機會了。

“呵呵呵,好樣的。”左安謙的臉上依然帶著滿滿的笑意,夾帶著的還有些欣賞的意味,“終於有個敢挑戰老子的了,這多好玩呢。”

這樣的話語聽著就象是一個孩子的口氣,可是只要一回想左安謙剛剛飛刀時的樣子,簡非離絕對不敢那樣想了。

皓子回來了。

手裡是一把絕對可以稱得上袖珍的小小的手槍,然後,直接遞給了左安謙,“爺,給您了。”

簡非離目光落在那把小的連握槍都有點麻煩的小手槍上,槍這玩意是這樣的,越小越難打得准,越大瞄得越准,這袖珍的手槍若論真打槍,比他之前用過的小型左輪手槍難打多了。

“弟兄們,給老子助威呀,老子要開打了。”

“太子爺威武。”

“太子爺百發百中。”

這世界,從來都不乏會拍馬屁的。

就在眾人的拍馬屁聲中,左安謙手指勾動了扳機。

一槍。

兩槍。

……

十槍打完的時候,簡非離已經笑開了,“太子爺好身手。”

“那是,我們爺一向都是我們逍遙閣的驕傲。”

簡非離在初初看到左安謙的第一眼時也是質疑的,但是現在已經半點不懷疑了。

他剛剛還以為左安謙是要換一把大些的比如布槍來打,畢竟布槍比手槍更精准,卻沒想到比給他的那槍還難打,若說剛剛那一場飛刀表演是他贏了,那麼此刻的飛槍表揚絕對可以算是左安謙贏了,“太子爺是神槍手。”除去左安謙很有可能囚禁了英子,簡非離這會子看著左安謙還是極順眼的,這人,至少到現在為止沒有得罪他。

“你就是小李子。”眾人正在驚歎於簡非離和左安謙的表演的時候,不知什麼時候,後院裏就多了一個人,清冷的聲音,仿似很久沒有說過話了似的,微微的帶著些生硬的口氣。

“嗯,我是。”簡非離回視了一下迎面那個男人審視的目光,那種探究的眼神只讓他覺得不舒服,可偏偏又拿這個人沒辦法。

他覺得是落齊,因為太陌生,也因為左安謙才讓皓子打過電話請落齊了。

只是沒想到,他這來的速度挺快的,仿似一直都在賭場周遭似的。

落齊一頭長長的發披散在肩上,眉目如畫,就如同時下流行的小姑娘一樣的打扮,只是,他身上的著裝又分明是男人的著裝。

清秀,柔美,處處透著寫不盡的嫵妹,一個男人長成這樣,真的讓女人沒辦法活了。

一個字是美。

兩個字是很美。

三個字是美美美。

那是簡非離無法形容的一種美,只是可惜他是男人,他不喜歡男人。

落齊確認了是他,兩步就風情萬種了到了他的身前,身子往他懷裡一靠,“玩個什麼遊戲?”

簡非離一愣,這是要主奔主題了?這落齊也如皓子一樣的相中他了?

他這人緣,他寧願他根本沒有這樣的人緣,愁人呀。

“隨便你,不過,你覺得人多盡興還是人少盡興?”

“自然是人少。”

兩個人就這樣旁若無人的把別人當空氣般的討論起了兩個人隨後要做的事情,半點也沒有違合之感。

“OK,那去我的房間。”簡非離說著,一把抱起了身材修長的落齊,舉步就要去他的房間。

“慢著。”卻不想,被皓子攔了一個正著。

簡非離淡然的看著皓子,“皓哥這是……”

“你若要他,先過了我這關。”

“過你這關?”簡非離的腦子裏閃過皓子醒來找到算帳的那一天,皓子明明知道呀,打也是白打,他打不贏他簡非離的。

“是。”

這過不了還逞强的作風簡非離真的不提倡,傻叉,不過隨即的,他眯起了眼睛笑了笑,“好。”

皓子頓時眯起了眼睛,如臨大敵的看著簡非離,若說是過招,他是唯一一個與簡非離過過招的人,不過再看落齊,他無半分懼色。

簡非離越發的覺得好笑,真沒想到他一不留神,好象成了第三者插足了……

這角色的轉換,真是要多快就有多快。

PS:英子很快就出場了,親們猜猜囚禁她的是不是左安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