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3章番外:勾夫手記(168)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23:32
A+ A- 關燈 聽書

皓哥揮揮手,“你們幾個都下去吧。”

先前起哄看熱鬧的幾個人懶洋洋的嘻笑了幾句,最後到底是不情不願的退了出去,臨走的時候還有一個嘟囔著,“原來皓哥是想沒人的時候發揮呀,哈哈,一會你等著爽吧。”

簡非離一陣惡寒,目光斜斜的看著映著人影的牆壁,再看皓哥,他要噁心了。

男人跟男人,只要一想,都噁心。

這會子他終於理解了從前的江君越,被成青揚惦記著更是一種煎熬,還被惦記了那麼些年,他現在才幾天就快要受不了了。

不過,回想一下,也怪自己那天一時失言,為了擺脫那個女人失言說偏愛男人,也許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逍遙閣裏便傳開了他這個奇葩愛好吧。

可他根本就不奇葩。

“你不喜歡男人?”人都走了,這一刻周遭靜靜,皓哥眸光犀利的看向了他,表情裏全都是審視的味道,已經明顯是在懷疑他進佳苑的目的了。

簡非離心思一轉,他現在已經接近了左安謙身邊的人,而且現在也自由了,隨時都有遇到左安謙的可能,那麼,也就有了遇到英子的可能,到了這個份上,他根本是退無可退,雖然不是真喜歡男人,但是這會子也不能否决了自己之前的話語,否則,更會引起別人懷疑了,淡淡一笑,“爺不是受。”

“原來跟老子一樣的嗜好,哈哈,以後,我們就是兄弟了。”皓哥這才回過味來,再看簡非離就有一種英雄惜英雄的感覺,身手這麼好又跟他一樣的喜好的少之又少,這會看簡非離越看越順眼,男人長成這樣俊美絕倫的還是個攻,真是可惜了,不然,他與簡非離真的可以成為一對。

“皓兄多關照。”這個點,簡非離把姿態放低了,先與左安謙的人搞好關係再說。

“你以後跟著我,有我罩著你,咱們這裡有咱們的規矩,雖然熱鬧,不過,都與我們無關,我們要做的就是這裡的安保,只要這裡安安全全的太子爺也安安全全的,你跟著我就是吃香的喝辣的,我保證有我一塊肉不會給你一口粥。”

“多謝。”

看來,皓哥是真的看上簡非離這身手了,走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這次簡非離沒躲,聽見他道:“走吧,先熟悉一下環鏡。”

於是,皓哥引著他出去了。

之前出去在外面等著的人立刻圍了上來,一忽看看皓哥一忽看看簡非離,“這速度也太快了吧。”

“滾,喝口水的功夫,別他媽的給老子胡想。”皓哥一拳砸了過去。

幾個人哄笑著,開始了今晚的工作。

簡非離走在人群的中央,離著皓哥不遠不近,他不怎麼說話,在佳苑也是這樣的xin格。

說多錯多,少說少錯,這樣最安全。

這裡是左安謙開的地下賭場,巡視了一遍賭場週邊,見沒有异况哥幾個便進了賭場,秩序很好,場面也很熱鬧,這與佳苑是不一樣的,茶館是供男人找女人尋樂子的,這裡卻是純粹的賭。

一晚上下來,倒也輕鬆,只是,英子根本不可能在這樣的環境裏吧,他也只能期待遇上左安謙了。

若是能做左安謙的貼身保鏢才有可能接近他。

可是,象左安謙那樣的人,他的貼身保鏢都是千挑萬選經過無數次考驗的吧,而他只想在短時間內接近左安謙,找到了英子就離開。

看來,只能是慢慢等機會了。

手機還沒有拿回來,看皓哥的意思是要等他經過考驗了,才會給他手機,那這幾天與景欒就算是想聯系也不成了,想到這裡心底有些急躁,不過,全都壓在了心底。

一晃幾天過去了,簡非離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但對於逍遙閣則是瞭解了一些,左安謙不定時來賭場巡查的,不過這不定時就是太不定時了,據說有時候一星期來個兩三次,有的時候一個月來兩三次,甚至半年都不來一次。

不過,皓哥卻是時常脫離賭場的,他是這邊的打手老大,又是左安謙那邊的貼身保鏢,兩個角色輪換著,說明左安謙對他的信任了,這也是當初簡非離砸昏了皓哥時佳苑的幾個兄弟替他擔憂的原因了。

每一次皓哥離開,簡非離都恨不得跟過去,可是,皓哥不帶他,他也是沒辦法,若是自己提議,正處於觀察期的他一定會引起逍遙閣的人的警惕的,那後面,更難遇到機會了。

一晃,半個月過去了。

十幾天的時間若是從前在T市,真的不算是時間,可是這半個月,簡非離卻是經歷了無與倫比的煎熬,消息閉塞的他很擔心英子。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左安謙的手上,更不知道是不是已經被左安謙得手了,就是這一個個的不知道讓他幾乎要瘋了,卻,只能忍耐,只能等機會。

“謙哥來了,大傢伙精神著點。”這天,簡非離正在賭場裏巡邏著,外面一個兄弟興奮的沖了進來挨個的通知著。

簡非離眸色一眯,靜靜站在人群裏,那樣嘈雜的環境中,獨獨他一個人靜如畫般的立在那裡,與這整個賭場像是格格不入,卻又是無比的契合。

左安謙進來了。

簡非離目光直落在那個男人身上,這是他第一次見到左安謙本人,對左安謙最早他所知道的全都是打進逍遙閣之前在報紙雜誌上知道的那些,後來來了這裡才知道,左安謙的私宅別說是進去了,就是看一眼都不能够。

五米高的圍牆擋住了所有人的視野,而且建在高處,除非你是乘飛機,否則休想看到人家宅子的全景,這還不是最重點,最重點是圍牆的頂端全都拉了電網,同時宅子裏到處都是魚網一樣密密碼碼的監控,隨時觀察進進出出的人,只要稍微有一丁點的不對,立碼就能被發現。

所以,這十幾天簡非離才沒有輕舉妄動,能正常進去才是上上之策。

那人走來了,看到第一眼的時候,簡非離微微一怔,以為左安謙一定是一個看起來很囂張的人,卻沒有想到,他身後只帶了一個保鏢,兩個人低調的走進來,沒有高高在上的感覺,只有一種這是在微服私訪的味道,卻半點不减氣場。

“小李子,來,見過謙哥。”皓哥熟絡的已經走到了左安謙的身後,與左安謙和保鏢走到簡非離附近的時候,故意的向左安謙介紹了一下他。

“謙哥好。”簡非離靜靜站在那裡,話語是恭敬的,可是身形卻是立的筆直,若真是左安謙搶走了英子,還藏了英子,那他與左安謙早晚要成對手,不喜歡迎合,更不喜歡哈巴狗一樣的狗腿,那樣的人左安謙手下大把大把的,左安謙這一路走來,多少人沖著其點頭哈腰呢,他不喜歡。

“呵,有點意思。”一身墨色的休閒西裝,鼻樑上架著黑框超墨的左安謙上下的掃描了他一通,“就是你把皓子給打暈了?”

簡非離不知道他這個時候問這個是幾個意思,可到了這時候,他也只能硬頂了,“是我,那晚睡著了,條件反射的冒範了皓哥。”

“嗯,長得不錯,也是皓子太猴急了。”

“是我不好。”簡非離話語依然低姿態,可是身形卻依舊立的筆直,不卑不亢的意味讓左安謙忽而就樂了。

“你哪裡不好了?喜歡男人不好?聽說你是個攻?本太子爺給你介紹個受如何?,保證是新鮮貨,就連皓子都沒玩過的,不過,要過了他那關有點麻煩,你喜歡不?”

簡非離深吸了一口氣,看來他這xin取向只能將錯就錯繼續錯下去了,“既然是新鮮貨,我自然是喜歡,而既是喜歡,又怎麼會怕麻煩呢,征服才是男人的本色。”

“擇日不如撞日,就現在?”左安謙揚眉輕笑,很民主的徵詢著簡非離的意見,周遭跟上來的幾個弟兄已經開始起哄了,就喜歡看葷場子的他們恨不得這會子簡非離就搞上左安謙諫過來的人,那看著多爽多帶勁。

簡非離微怔,不過也只有一瞬就恢復如常,左安謙這是要考驗他嗎?

淡淡的一笑,“謙哥厚愛了,能得到謙哥的人,是我的福氣。”

“喲呵,這麼確定你能得到了?”左安謙輕抬了一下鼻樑上的超墨,一張棱角分明的臉上寫著似笑非笑,而更多的則是欣賞。

“確定。”

左安謙懶懶的拍了一下手,再對身側的皓哥道:“皓子,打個電話讓落齊過來,一會到後院子裏玩玩。”

“謙哥……”皓哥遲疑了,顯然,對於那個叫落齊的是用了情的,這左安謙要送給簡非離,他明顯不樂意,可又不好直接頂撞左安謙,畢竟逍遙閣太子爺的身份不是誰都敢在人前頂撞的。

“打電話。”左安謙淡清清一語,人便繼續朝前面走去,旁若無人的樣子自成一種獨有的霸氣,是簡非離從來也沒有見過的一種氣場,不得不說,左安謙就如傳說中的那般,絕對是個讓人摸不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