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2章番外:勾夫手記(167)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23:16
A+ A- 關燈 聽書

“起來。”一道聲音低吼過來。

簡非離眼皮都沒抬,不過,依然感覺到了床邊來了一個高大威猛的生物,他沒聽過皓哥的聲音,那天晚上皓哥才一對他動手,他就把皓哥砸昏了,不過,這會子皓哥身上傳來的讓他皺眉的氣息讓他瞬間就感覺到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是皓哥,左安謙手下的人都這樣叫他。

不過,可不是他哥。

簡非離繼續眯著眼睛,紋絲未動,這人讓他起他就起,那也太沒面子了吧,他簡非離的面子想要有多大就有多大,他若不想給別人面子,那便不給,至於後果,隨便。

反正來了,除了找到英子,他從來也沒有想過其它,甚至于連簡氏都無所謂了。

有或者沒有了,真的都是身外之物。

孤獨了這麼些年,什麼奢華的日子都過過了,錢財於他來說,真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心底裏的那一片柔軟,而那片柔軟之地,如今,大部分都裝著景欒,他的兒子。

因著景欒,他也必須要找到英子,不能讓與景欒相依為命的女人就這樣的從這個世界裏消失。

否則,兒子會傷心,他會遺憾,畢竟,英子是他這輩子唯一的一個女人。

‘唯一’這個詞兒可大可小,可此時在她心裡,很重。

這世上,讓他心動過的只有兩個女人,一個藍景伊,一個英子,可是藍景伊早已身為別人妻,而英子至少為他生下了景欒。

只要一想到那個小東西,他的內心便一片柔軟,然後,眼前所有的所有的困難都變得無所謂了。

“起來,讓你起來你聽見沒有?”低吼的聲音似乎是強壓著怒氣,而他的一動不動仿似在煽動對方的怒氣一樣,場面,就在冷寂中染進了火藥的成份,而且,越來越强烈。

高大的身形又逼進了些許,籠罩在他的周遭一片暗黑,也襯著小房間裏的低度數的白熾燈的亮度越來越暗。

“我讓你起來。”“刷”的一陣風動,一隻手就掐住了他的衣領,同時,簡非離只覺呼吸困難了起來。

逍遙閣這樣的地方,死個人正常,傷個人更正常,死了就死了,隨便製造一起車禍什麼的就翻篇了,又或者直接生硬的就給你來一個失踪,只是這一失踪就是一輩子的事。

那一瞬間,簡非離想過死,只是覺得就這樣死了太窩囊了,他甚至還沒有見到英子的面。

脖子上的力道越來越重,若是反抗,他也不一定打不過這個皓哥,可是,皓哥身後還有一大幫子的人,而且個個都在看熱鬧的樣子,巴不得皓哥對他做點什麼。

來的時候就是一件睡褲,光著的上圍精壯而無一絲贅肉,小麥色的肌膚以前江君越就經常調侃他不去當‘受’實在是太可惜了。

可,他是男人。

頂天立地的男人。

只是,他這張俊臉落在別人的眼裡,總是會聯想出其它。

况且,皓哥還就是一個好男風的男人。

手上的力道在加重,簡非離的呼吸也越來越稀薄,一張俊顏慢慢漲紅,粉紅的顏色重繪了所有人的視野,再看他微微泛紫的薄唇,突然間,脖子上的力道一下子就鬆開了,皓哥帶著粗重的呼吸俯下了頭去,呼吸雖然粗重,不過速度卻是兇猛的,極快。

簡非離人在床上,晚上沒用晚餐,這一刻,他的姿勢註定了他處於劣勢,而且,一旁再沒有床頭桌上的器物供他砸人了。

“哈哈,皓哥快上了這個小白臉。”

“瞧他那臉紅的,巴不得皓哥上了他呢。”

“猴急了呢。”

“呵呵呵,皓哥要怎麼搞呢?”

……

門外傳來幾個人調侃放浪的話語,簡非離充耳不聞,一雙清潤的黑眸裏全都是淡然,就在皓哥的嘴就要貼上來的時候,他突然間一抬手便頂住了皓哥的臉,仿似打了皓哥一個巴掌似的,只是,沒有聲音傳出去,以至於門前看熱鬧的人繼續起哄,沒有一個發現不對勁。

皓哥的臉漲紅,皺起眉頭看簡非離,才要說話,突然間只覺得脖子上一凉,他頓時驚了,這手這速度,太快了……

快得讓他不可思議。

要知道,簡非離此時手上的這把匕首不是別人的,正是從他皓哥的褲腰上拔下來的,而他全程竟是毫無所覺。

一瞬間,滿額頭的全都是冷汗,這樣的身手,不是百裡挑一,是萬里挑一,原本以為的小白臉,這會子強悍的讓他幾乎嚇尿了。

想要動手搶下匕首,可是他抬手的速度絕對不會有簡非離動手的速度快,凉拌,不能搶。

可是不搶,就這樣被匕首頂著,早晚要有一個結果的,若是被他身後的那些人發現這床上的男人只用了幾秒鐘的時間就把他制住了,他這臉沒處擱。

門口的哄笑聲依舊,可是小小房間的床上,兩個男人卻是暗潮浮湧,簡非離薄唇輕抿,忽而冷笑,“現在是你放開我,還是我放開你?”他的聲音壓的很低,低的只有兩個男人間才能聽到,若不是這裡的人除了他以外全都是左安謙的人,他一定不會給皓哥面子,可是沒辦法,他還想要留在這裡找英子,這是他最大的弱點。

也是軟肋。

“你不殺我?”被刀子頂著,沒有人不害怕的,皓哥連聲音都抖了。

簡非離另一隻閑著的手輕輕拍了拍皓哥的胳膊,“你不犯我,我不犯你,從此,好哥們,好兄弟。”

“好哥們,好兄弟,好。”皓哥一聲應,兩隻手也徹底鬆開了簡非離,因為若是要真動手的話,最後吃虧的也絕對是被刀頂著脖子的他,而不是簡非離,再蠢再笨,這個認知他還是有的。

“說話算話。”

“算話。”這太厲害了,幾秒鐘的時間就拔了他的匕首威脅上了他,好在,一切都是在悄無聲息中做下的,身後的人誰也沒有發現什麼,他的面子還在,這已經算是最好的了,至於眼前的這個男人,在皓哥的眼裡再也不是單純的小白臉了,那身手,除了太子爺左安謙,逍遙閣裏他想不出還有誰能對付得了這小白臉。

“你起,我撤。”簡非離淡淡笑,聲音卻是無比的冷酷,根本不容皓哥反悔的。

“好,起。”皓哥一咬牙,反正丟臉也只是這一個人知道,而且又不是第一次了,他就算是不想認也不成了,他打不過這男人,一聲起,身形便真了起來,皓哥的動作痛快,簡非離也不差,身上的重量豁然而起的時候,他隨手一插,那匕首重新又神不知鬼不覺的回到了皓哥的腰上,仿似,剛剛什麼也沒有發生過,只不過兩個男人‘璦昧’的‘親熱’了那麼一小會的時間罷了。

“皓哥,你怎麼停了?”身後,有人發現不對了,這要欣賞的大場面居然沒有發生而是嘎然停止了,這轉的速度也忒快了吧。

皓哥低咳了一聲,低頭看了一眼褲腰上別著的那把匕首,此時在燈光的照射下閃著銀光,惹得他不由得一陣心顫,剛剛若不是他反應快,只怕脖子上早就見紅了,這會子說不定又如上次那般昏過去了呢,對於如此一個深藏不露的男人,皓哥警惕的瞄了一眼簡非離,然後,手指一指他,“你,起來,以後跟著我,爺讓你往東,你不准往西,爺讓你往西,你不准往東。”這話其實是很沒底氣的,不過是在給自己找回些面子罷了,至少在自己人那邊找回點面子,不過,他甚至不知道簡非離會不會附應他,所以說完的時候,一張臉青一片白一片,好不熱鬧。

“好。”簡非離似笑非笑的應了一聲,能到這步田地,說實話他真的很滿意了,比他意想之中的真的好太多了,原還以為要被皓哥給清除出這裡呢,不想能留下,心底裏美美噠,他語氣上也柔順了許多,他懂得什麼時候要狠,什麼時候必須要順從,否則,只會得不償失。

沒看到熱鬧的幾個人還嚷嚷著,可是皓哥一個眼神,便全都消停了,“以後他是我的人,有我皓哥罩著,沒我的同意,誰也不許動他。”不過,有幾個能動得了這人的人呢?皓哥出口的時候,脖子上還是一片冰涼,那把匕首貼近他脖子的速度,太快了。

快的,無法形容。

“皓哥,你這是在玩什麼?”有人沒等到想要看到的,急了。

“給他找件衣服換上,一會跟著哥幾個出去。”皓哥瞪了那小子一眼,那小子立刻噤了聲,不再言語了。

很快的,一件T恤拋給了簡非離,雖然是地攤貨,不過好在是全新的,讓他穿別人的,他真是受不了,吃可以將就,睡也可以將就,不過對於衣著,布料做工款式都無所謂,只有一條是必須是自己的,他從不穿別的人穿過的。

“謝謝,不過,我的手機能還回給我嗎?”想景欒了,但是要跟景欒聯系,除了那個手機以外,沒有其它辦法,他甚至沒有那臭小子的手機號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