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1章番外:勾夫手記(166)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23:02
A+ A- 關燈 聽書

車開的很快,身旁的兩個男人不時的調侃簡非離一不留神就惹了禍,不過,敢把太子爺的人給揍了的,那絕對是英雄,但是等見到太子爺後,就要變成狗熊了。

左安謙,簡非離玩味著這個名字,對這個逍遙閣的太子爺越發的好奇了。

回想之前聽到的,也許左安謙看上的那個女人就是英子。

他的女人,自然是千嬌百妹的。

不對,她殺人的時候一定是冷酷無情的,那會子絕對沒有女人味。

卻,也是最特別的,可嬌可妹可冷可酷,百變女神。

耳朵裏是幾個男人放浪的不堪入耳的話語,不過在佳苑的這幾天他已經聽得習慣了,况且,小時候這些話他也都是聽過的。

簡鳳樓也做過這一行,只不過在他懂事之後就洗白了而已,卻也只洗白了一部分,簡非凡就走了簡鳳樓的老路,當然,那是簡非凡自願的,目的就一個,尋找喻色。

也是這個時候,他想起了簡氏的公司,還有簡非凡和喻色,現在他已經沒有辦法聯系到他們了,不過,只要有簡非凡在,簡氏就不會有事的。

車緩緩停了下來,他微抬了一下頭看了一眼前面還在昏迷中的那個男人,微撇了一下唇角,這樣的貨色還想動他,甭想。

男人被抬了下去,然後就是他了。

透過車窗望出去,星星點點的路燈漫在周遭,好象流火點綴成一片夢幻的世界,很美,確切的說,是左安謙的地盤景色不錯,很怡人。

於是,他的心情便也好了起來,彷彿就有一種感覺,很快就能見到英子了。

“下來。”陌生的人冷冷的沖著車裏的他低喝,簡非離卻沒有害怕的感覺,淡淡一笑,身體輕移就下了車,“我要見左安謙。”

他的聲音很輕,再加上周遭不住飄來的聲音,仿似就被淹沒在這個暗夜之中了,可是此時站在他周遭的幾個人卻就有一種感覺,那是一種很强大的氣場,不以聲音的高低來論,只以一個人的氣場來論,簡非離成功的以輕輕的聲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就憑你?”其中一個聽到的人卻不以為然,藐視的看了他一眼,“我們太子爺只見有用的人,沒用的東西連踏過他的門檻都不配。”

“對呀,你還打傷了太子爺身邊的人,送你來這裡不是讓你見太子爺的,是要告訴你得罪了太子爺的人會有什麼下場的,走吧,先送去禁閉室,等太子爺想好了怎麼發落你再行處置。”

這些說話的全都是左安謙的人,佳苑送他來的幾個人此時再也不復之前在中型客車上的囂張輕狂的樣子了,一個個都是正襟而立,大氣都不敢出的樣子,可見他們是有多怕左安謙了。

是的,他也調查過左安謙的資料,但凡是有得罪過他的人從來都沒有好下場,非死即傷,當然,是以各種各樣千奇百怪的管道或者傷或者死的。

說白了就是,左安謙是一個想狠就狠的男人,而且,絕對無所顧忌。

他的字典裏除了他父親以外,他就是絕對的權威絕對的老大。

所以,更多的人是談他色談,只要聽到他的名字就嚇得大氣也不敢出了。

簡非離卻是低低一笑,淡清清的道:“他想要的那個女人,我能幫他搞定。”

現場先是兩秒鐘的靜,隨即便曝出了哄堂大笑,“太子爺的女人你也想染指?你是活得不耐煩了吧?”

“我會讓那個女人乖乖的接受太子爺。”簡非離隨即解釋了一下,絲毫也不理會其它人的嘲笑和不屑。

“呃,我們太子爺是那種需要旁人幫的男人嗎?你不會是想要給那女人下藥之類的吧?這個你別試了,太子爺不允許。”現場又是一陣嘲笑和哄笑。

“為什麼?”簡非離困惑,雖然他真沒想用那種下三濫的手段,但是他有些好奇這個左安謙了,以左安謙這樣的人物,用那種手段其實挺正常的,又或者左安謙是不喜歡用强?所以擺不平英子嗎?

反正,他是認定了那個傳說中的左安謙看上的女人就是英子了,大抵,也除了英子以外,沒有其它的女人能對抗得了左安謙。

“用過了唄。”

所以說,英子是破解了被下了藥的身體?

一個個的疑問,但他沒有答案,依然還是淡然的輕笑,“我不用那個,你告訴太子爺,我絕對有辦法幫他擺平那個女人,然後送上他的床。”

“哈哈,後面這句我們愛聽,你要是真有這個本事,不用你自己向太子爺求饒,哥幾個親自給你求情。”一個男子掃了一眼自己的同夥,再不搞定那女人,只怕他們每天都要挨幾次訓罵了,左安謙不爽了,他們也別想爽,這都幾天了,左安謙一句他碰不得那女人他們就也休想玩女人。

“放心,我說到做到。”

“那你先說說你的辦法吧?”

“只有見到太子爺我才說。”

“呃,你個小子還拽上了是不是?”“嘭”,他一拳砸向簡非離的胸口,一股震痛從胸口的位置迅速傳遍四肢百骸,簡非離卻如雕像般的站在那裡紋絲未動。

“太子爺的私密事,你們也想知道?”淡笑反問,卓然的氣場再一次震懾住了在場的人。

“呃,你拽什麼拽,要是被太子爺知道他和那女人的事現在成了滿大街茶餘飯後的談資,只怕你死的更慘,把他送進去,至於要出的什麼主意,肯定也是餿主意,不過一個小白臉罷了,太子爺不會聽的。”

“對對,聽說還是一個喜歡男人的小白臉,可是皓哥也是男人呀,你什麼打暈了他?”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簡非離沒吭聲,被兩個男人夾在中間走向他們要帶他去的地方,他努力過了,可惜,沒有機會。

不過不急,早晚讓他知道那個女人是不是英子的。

只是有些可惜,他的手機被沒收了。

清清靜靜的禁閉室,只有一張床外加小小的洗手間,連張桌子和椅子都沒有,更別說是電視之類的。

禁閉,果然就是禁閉。

除了外面世界的吵吵嚷嚷之外,就只剩下了安靜。

簡非離洗了個澡,舒服的躺到了床上,床很窄,不過長短倒是合適,他也不計較,別人進來這樣的地方多少都是惶恐的,可簡非離半點害怕的樣子也沒有,只是靜靜的躺在那裡,聽著外面的動靜。

只是可惜,除了比較大的聲音以外,他什麼也聽不到,這小屋,隔音雖然做的不是最好,可也沒賴。

天快亮的時候,簡非離睡著了。

不過,只睡了一會就被吵醒了,“小李子,你的早餐,十分鐘吃完,然後拿走餐具。”

簡非離淡漠的起身,下床,拿過那份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的早餐吃了起來。

一個饅頭一碗粥,連一樣小菜都沒有,不過,他吃了。

這樣的地方,這樣的時候,若不想出意外,那最應該保證的就是精力,不吃就沒有力氣,又何來精力一說。

饅頭和粥,三分鐘就吃的乾乾淨淨,很難吃,不過簡非離全程都沒有皺過一次眉頭。

幾分鐘後,有人來收走了餐具,簡非離開始慶倖了,幸好他吃了,否則再晚一會就被收走了。

一晚上也沒睡多久,卻再也沒有睡意,靜靜的躺在床上,頭枕著兩手,這一刻,他特別的想景欒,若是還能與那小子溝通聯系上,說不定景欒會幫他找到英子的位置呢。

可是現在手機沒了,他也徹底的與世隔絕了一般,此時的這個世界,所有的人與他都是陌生的。

一天。

兩天。

三天過去了。

這三天的時間可以用相當無聊來形容,因為禁閉室裏沒有任何可供娛樂的設施,甚至連電視都沒有,他沒有任何消遣時間的辦法。

就只有靜靜的坐靜靜的躺靜靜的睡。

又一個白天過去了,夜晚來臨,簡非離依然靜靜的躺在床上,門前的小窗子裏晚餐來了又被端走了,他沒吃,他也吃不下。

外面的夜開始喧囂了起來,這個地方從來都是白天清靜晚上熱鬧,他也早就聽慣了外面的嘈雜的聲音。

不知道左安謙什麼時候能放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會有怎麼樣的一個下場,可這些都不重要,他現在就是擔心英子,他甚至不確定英子是不是還在這裡呢。

這樣想的時候就覺得自己是傻叉了。

可是不管是不是傻叉,事情都已經發生了,他退無可退。

門外響起了腳步聲,不高不低,卻帶幾許匆匆的意味,最終,停在他的門前。

時間,仿似在這一刻凝滯了一般,即使看不出去,簡非離也知道有人來了,而且,絕對不是送餐的。

這個點,早就送完餐了。

而以他在逍遙閣的身份,也不會有人給他加餐的,愛吃不吃,吃了就賺了,不吃就餓著。

鐵門“哐啷”一聲打開的時候,簡非離還是安靜的躺在床上,半眯著眼睛,無視門外人的到來,愛誰誰,他一律兵來將擋,水來土淹,即便兵只有他一個,也依然不悔不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