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9章番外:勾夫手記(164)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22:31
A+ A- 關燈 聽書

內容只有兩行,梁某曾經得罪過A市神秘幫派的太子爺,據說梁某墜樓的現場附近曾經發現過這位太子爺的車,不過,警方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是這位太子爺殺的人。

簡非離什麼也不能確定。

但是,有一點他很清楚,能綁架英子的人絕非普通人,也只有道上的人才能做得出來也才能成功綁走英子,甚至連英子的幾個師兄出手都找不到英子。

黑幫對殺手,這個遊戲其實玩得挺大的,要知道兩方人馬都不弱,尤其是沙州島的那些人,不用看方諾言和英子,就只看景欒就知道他們的水准了,不止是手上殺人的手法一流,各種配備也是一流,電子科技已經被他們玩得爐火純青了,英子被綁的時候只要呼叫一下,沙州島的人一定能發現她被劫到了哪裡的。

可是,就連景欒都沒有英子的任何消息。

那小東西的本事別人不清楚,簡非離很清楚。

所以說英子的失踪很有可能與A市的地頭蛇有關係。

簡非離並不百分百的確定這件事情與逍遙閣的太子爺左安謙有關係。

但既然有這個線索,他就不會錯過。

夜深了,大馬路上閒逛,很快就有女人凑了過來,“先生,約嗎?”

“多少?”簡非離眯起眼睛,這樣的女人他遇到的多了,從前是絕對不理會的,不過今個為了打探消息,他輕佻的就回問了一句,輕揚的眸尾襯著霓虹閃爍間的男人格外的xin感邪魅,女子心神一蕩,“公子爺開心就好。”言外之意就是多少都成,這麼俊逸的男人,即便是沒錢,讓她倒貼她也樂意吧,有時候,男歡女愛也是一種享受,端看在不同人心裡的感受了。

“一千?”對於要給多少錢,簡非離完全沒經驗,隨口就是這一句。

“好的呀。”女孩抬頭看著面前豐神俊朗的男人,心口又是一陣狂跳,想也不想的就答應了,不給錢都想答應呢,沒想到還是一個有錢的主兒,一開價就是一千,她爽歪歪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簡非離點點頭,眸色輕轉向四周,隨即指著不遠處的一家咖啡廳,“就那裡吧。”一千塊跟這個女孩聊聊天,也許能從她的嘴裡聊出逍遙閣太子爺的事情來。

“那……那裡?”穿著吊帶過膝短裙很風情萬種的女孩看著簡非離手指的咖啡廳明顯一愣,這也太開放了吧,要做也不能在公共場合做吧,會被掃黃的員警叔叔給當場抓走的,這個,真的不能有。

“不可以?”簡非離有些迷糊,他不過是要聊聊天瞭解一下逍遙閣的事情,所以,咖啡廳是最好的選擇了。

“好……好吧,先……先生决定就好。”女孩又遲疑了一下,不過再看一眼簡非離立刻就答應了,只是看著這男人都會心跳加快,好帥呀,若是做起來……

想到這個,她心跳的更厲害了。

反正,要抓也是兩個一起抓,她已經進去過兩次了,不過是罰點錢罷了,因著這麼帥的男人罰錢,她樂意,她也不後悔。

見女孩答應了,簡非離便轉身朝著對面的咖啡廳走去,女孩立碼跟了上去,眼睛直盯著簡非離的一隻手,然後,悄然的就牽了過去。

纖細的手指,柔軟的仿若無骨,可簡非離只覺得觸電一般的難受,倏的移開了手,似乎好象除了英子以外,其它的女人只要碰一下他就會渾身起雞皮疙瘩,很不習慣,甚至可以說是很討厭。

女孩一愣,通常談妥了價錢的男人別說是牽牽小手了,直接在大馬路上推倒的都有,可是這男人……

但看著他尊貴若神邸的風度,女孩終究是沒敢造次,乖乖的隨在他的身後進了咖啡廳,簡非離很快選了一個靠窗的角落的位置落座,兩杯咖啡,輕輕攪拌間簡非離開口了,“做了很久了?”

“嗯,幾個月了。”女孩輕抿了一口咖啡,沒想到簡非離開口的第一句問的居然是這個問題。

簡非離又閑閑的說了幾句無關緊要的,才終於把話題引到了自己想要的上面,“聽說A市有個逍遙閣,不錯吧?”

“還行,先生也是幹那一行的?”女孩秒愣,要知道簡非離給她的第一感覺就是霸道總裁款的,與黑道這一行不應該有關係吧。

“嗯,混口飯吃。”

“哦。”女孩更愣,混口飯吃這樣的話她有些不相信,混飯吃還能一出手就闊綽的給一千塊的出場費,這混飯混的也挺大牌的,不過腦海裏這些念頭也就一閃而過,她也沒想其它,“我認識個逍遙閣的,要不要介紹你進去?”

“行,管個場子什麼的,我絕對行,以前幹過。”對那一行簡非離雖然沒有直接參與過,不過偶爾與江君越一起,聽江君越講多了成青揚幫裏的事情,他多少還是知情也瞭解的,這會子也只能硬往上沖了。

女孩又是抿了一口咖啡,然後把簡非離上上下下的審視了好幾遍,才笑道:“逍遙閣可不是混日子的地方,聽說是全憑本事混飯吃的,先生進去了就知道了。”

“哦,那只要靚女幫我介紹一下就成。”

“成,沒問題。”這麼帥氣的男人,跟他一起散個步都是賞心悅目的,女孩很樂意。

“行,這是我的電話,妥了打我電話通知我一下就成,到時候,我再給你一千。”簡非離半點也不吝嗇,要知道有錢能使鬼推磨,這樣辦起事來才快些,英子已經失踪了幾天了,真的再也拖不下去了,說著這句的時候,簡非離已經摸出了錢夾隨即掏出一打錢遞給了女孩,“這是今晚的。”

“你……你……”女孩愣了愣,下意識的將整個咖啡廳掃描了一通,“一千塊就是為了請我喝一次咖啡?”她……她還想跟他做呢,原本以為他是要在這咖啡廳做的,沒想到,一切與她預想的都不一樣。

“跟你聊天很愉快,謝謝。”簡非離起身,聊天的確是很愉快的事情,至少讓他真的打聽到了逍遙閣,不過,打聽到了就沒有再繼續聊下去的意義了,這女孩,他不喜歡,漫身的廉價香水味再坐下去,他怕他會過敏,他這體質,對廉價香水很過敏。

“先……先生……”女孩也站了起來,之前幻想的太多太多,以至於這會子簡非離要走,她一下子接受不了。

“記得給我電話。”簡非離溫溫一笑,轉身就離開了這家咖啡廳,同時,桌子上也留下了兩張百元大鈔,足够付兩杯咖啡的錢了。

渾渾噩噩的,時間轉眼就過了兩天,簡非離沒有接到任何電話。

交給那個女孩的號碼是他到了A市後重新買的手機號碼,除了女孩,沒有第三個人知道,如果手機響了,就是事情有進展了,如果手機沒響,那就是女孩根本沒為他辦事。

簡非離沒有找到任何與英子有關的消息,英子彷彿從這個世界裏人間蒸發了一般,A市的大街小巷都找不到她的踪影。

為了不惹人注目,簡非離換上了最普通的便裝,脚上的布鞋已經穿壞了,可是還沒有英子的下落。

天黑透了。

簡非離隨意在路邊點了一碗刀削麵,慢慢的吃著,一雙眼睛時不時的掃過周遭,這已經成了他這兩天下意識的習慣了,總是希望在某一個不經意的時間點會看到英子,然後,他追上她抱住她,帶她回去T市,或者回去沙州島。

可是經過了這兩天,那種想法已經稍稍的褪了顏色,就覺得那根本不可能了。

手機,忽而就響了。

響在暗夜的小攤上,隔外的刺耳。

簡非離一下子接起,“你好。”

“總裁,你什麼時候回T市?這邊的工作你再不回來已經沒辦法開展下去了,幾個客戶指明要你……”

“想辦法處理,不行就找非凡……”

“可是總裁,二少他……”

簡非離突然間掛斷了電話,另一個號碼響了,他必須接,“喂,你好。”

“先……先生,你好。”電話彼端,曾經見過的女孩的聲音在他幾乎就要放弃的時候終於傳了過來。

“有事?”簡非離微一遲疑,都兩天了,他都放弃了,所以此刻聽著這女孩的聲音居然就有一種在幻境中的感覺。

“逍遙閣有一家茶館缺個打手,你要是樂意,今晚就可以報導。”

“OK,告訴我是哪一家茶館。”A市與道上有關的地段他差不多都走遍了,只要女孩報上來,他一定知道。

“佳苑。”

簡非離裏腦海微一蒐索,就記起來了,“你在那裡等我,半個小時後不見不散。”

“喂,那一千塊……”

“見了面就給你。”

“謝了,待會見。”

碗裏的面只吃了兩口,簡非離甚至等不及回復西門電話,打了車便直奔佳苑茶館。

那一帶算是A市的紅燈區,不過,是很隱秘的那種紅燈區,來的客人和小姐也都是很隱秘的。

車還未到佳苑門前,簡非離就看到了兩天前那個站街的女孩,還是一身吊帶的過膝短裙,露出兩條白晃晃的大腿,格外的惹人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