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8章番外:勾夫手記(163)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22:16
A+ A- 關燈 聽書

“媽咪,下雨才有感覺呢,細雨如絲,那叫浪漫呀。”景欒搖頭晃腦的說到。

“浪漫個鬼,你個小屁孩,毛都沒長齊,浪什麼漫?趕緊給我回來,開飯了。”英子在那頭罵,這小子今天有點怪怪,平常下雨的時候他一準窩在房間裏打遊戲,今個居然頂著雨的出去了,這太古怪了。

“好的,呆會就回去,媽咪要是餓了可以先吃。”景欒立碼乖巧的回應,這個時間點絕對不能惹怒媽咪,要是引起媽咪的懷疑就不好了。

“滾,你不回我吃著能香嗎?快點回來。”英子低吼過去,越發的覺得兒子今天有些不對勁。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好咧。”景欒痛快的應了,不過答應歸答應,做歸做,這可是完全不一樣的兩件事情,他分得很開,掛斷了電話便對簡非離道:“爹地,你快走,我擔心媽咪會與六舅舅通電話。”那到時候就慘了,要知道他的電腦可都是跟著六舅舅學的,雖然大有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本事,可是六舅舅若是要破解他的保全系統的話應該也是很容易的,畢竟他的套路六舅舅太清楚了。

“好。”簡非離啟動了摩托艇,飛駛向不遠處的那艘船,摩托艇的速度很快,帶起的風也很大,吹在濕透的衣服上一片冷寒,景欒雖然穿著小雨衣,可雨衣外的部分還是不免濕了,哆嗦的靠在簡非離的胸口上,不過,他也不吭聲,咬牙由著簡非離往前開去。

簡非離心疼了,兒子才五歲多,這麼小的孩子在都市裏那可是家裡的小祖宗,可是此刻的景欒肩負的事情卻是那樣多,英子的,他的,小傢伙全都包攬了過去,不由得減緩了摩托艇的速度,只不想兒子被吹得感冒,那就不好了。

不想,景欒立刻就感受到了,“爹地,別减速,快開,不然,六舅舅會追上來的。”這會子六舅舅一定在破解他的保全系統,他估計再有個幾分鐘就要被破解了,而他此時也不能去與六舅舅對抗,不然,六舅舅一定會懷疑他是別有所圖的,是的,他的確是別有所圖的,他是為了放走爹地,只要爹地離開了,後面怎麼著他都不怕了。

不過是一個保全系統罷了,被破解了一個再做一個就是了。

“嗯。”簡非離點頭,兒子只一句話他就明白了,這小子的小腦袋瓜非比常人,特別的聰明,這是遺傳了他的優良基因。

摩托艇越開越快,距離目的船隻也越來越近,景欒的手錶突然間的閃動了起來,小傢伙瞄了一眼手錶,不緊不慢的對簡非離道:“爹地你正常開,不管我與六舅舅說什麼你都不用理會,再開三公裏停下,然後,跳海去那艘船上求救,爹地我不送你上那艘船,你行嗎?”

簡非離低低一笑,騰出一隻手捏了捏小傢伙的小臉蛋,“沒有什麼不行的。”他是男人。

“爹地最最棒。”景欒的小身板又往簡非離的身上靠了靠,這才接通了手錶,“六舅舅,幹嗎呀?”

“你個臭小子,你才多大?騎一會摩托艇過過癮就好了,正下雨呢,風大,趕緊的給我回島上來,別讓你媽咪擔心。”

“好咧。”景欒說完,直接掛斷,居然再一句廢話都沒有。

簡非離迷惑的問道:“有問題?”不然景欒不會只兩個字就掛斷了的。

“再多說一句他就有可能攻破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了,爹地,那你就會暴露了。”小傢伙一邊說一邊低頭看自己的手錶,忽而,他的表情凝重了起來,小大人般的先是靜靜的盯著手錶足有兩秒鐘,隨即沉聲道:“爹地,我只能送你到這裡了,六舅舅可能追過來了,若是被他發現你……”

簡非離手上的動作輕緩,摩托艇便徐徐停了下來,他在商場上可以無往不利,不過對於電腦這些真的比不上景欒,別看小傢伙才五歲多,可真的比他在這方面有天賦,不服不行,“兒子,爹地懂的,放心,我一定安全無恙的回去的,到了給你消息。”摸了又摸小傢伙的頭,這見面根本沒多大一會的時間就又要分開,他捨不得了。

“爹地……”小傢伙也是難捨難分了。

簡非離低頭又在兒子的小臉上狠狠親了一下,這才起身,整理好了身上的衣著,回頭再望一眼小島的方向,眉頭頓時皺了起來,“景欒,他們追來了。”景欒隨著簡非離手指的方向回頭,果然看到了不遠處在雨中行進的黑點,他開的是摩托艇,不過這艘摩托艇年頭已經很久了,比他大了好多年呢,根本開不到最快,而六舅舅開得可是小型遊艇,還是最近沙州島上購進的可以說算是全新的遊艇,“爹地,快走。”景欒小手一推簡非離,“注意安全。”

簡非離又是不舍的在景欒的小臉上捏了一下,這才轉身縱身一躍就跳進了海裡,然後朝著那艘船的方向駛去,身後的摩托艇上,景欒也沒有婆婆媽媽,只看了一眼簡非離,就道:“爹地加油。”然後,小手就調轉了方向,便朝著從小島方向駛過來的遊艇去了,若是鬥智商他不怕六舅舅,不過若是鬥開船,他可不是六舅舅的對手呢,他還小,才五歲多的他能開就不錯了,是的,這是他第一次開摩托艇。

摩托艇停在了遊艇邊上,六舅舅放下了舷梯,“臭小子,趕緊給我上來。”

“嘿嘿,好的呀。”小傢伙嘻皮笑臉,都說伸手不打笑臉人,他使勁笑,他就不信六舅舅會捨得打他。

“你媽咪擔心死了,快點上來回家去吃飯了,以後,不許再讓你媽咪擔心。”六舅舅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打量了一遍簡景欒,實在是找不出任何破綻,只好把他帶回去了。

三個小時後,簡景欒收到了簡非離發來的一條訊息,他已經安全抵達小縣城了。

小傢伙松了一口氣,回道:“等我消息。”

於是,簡非離又安居在了小縣城上。

每天處理公務都是透過郵件,大的事情他做主,小的事情都交給簡氏的經理級以上的管理層了,而中間起聯絡作用的就是沙小戀。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碼頭上的船隻來來去去,來了走,走了來,轉眼一個多星期過去了。

簡非離失落的正想要收拾東西打道回T市,再去等兒子給自己機會,忽而,一條簡訊在時隔十天后突然間出現了。

“A市,救媽咪。”簡短的幾個字,卻透著數不盡的焦急。

“怎麼了?”

“媽咪去A市執行任務時突然間消失了,已經有三四天了。”

簡非離皺皺眉頭,“其它人去找過了?”

“找過了,可是沒有消息。”所以,他才會找上爹地,這可能是爹地的一個最好的機會吧,若是別人都找不回媽咪,而爹地能,那麼,師公易明遠一定會感謝爹地的,師公對媽咪是真心的好呢,必竟,沙州島的殺手大本營中只有媽咪一個女生。

物以稀為貴吧。

“隨時聯系。”簡非離當天就啟程去A市了,那也是一座海濱城市,將簡氏的工作全部交給了西門和沙小戀,這一時刻的他已經無心了工作,只想找到英子。

飛機抵達機場,簡非離只一個小小的旅行包就下了飛機,訂了一間A市不起眼的飯店標間,目的就一個,不想惹人注目。

A市這幾天街頭巷尾都在討論一件事情,也算是A市的頭條了,就是A市的市長前幾天墜樓而亡,據說是畏罪自殺。

飯店的咖啡廳,簡非離點了一杯摩卡就打開了手機,再打開景欒在他手機上設定的那個小圖標,這是他與兒子聯絡的軟件,兒子應該是不方便與他通電話,就設定了這個。

英子這次的任務是暗殺A市的市長梁某。

這與A市這幾天的新聞也對得上,她殺了一個臭名昭著的市長,其實是在為民除害。

可明明任務已經勝利完成,明明可以回去領她的賞金再好好的休息一段時間,為什麼就突然間消失了呢?

而且,以她的能力,尋常人想對她動手也幾乎不可能。

簡非離百思不得其解英子消失不見的原因。

可越是想不通越是好奇,越是好奇越想查個究竟,這件事情,他是管定了。

忽而,手機響了,他低頭看過去,是景欒發來的訊息。

方諾言也來了A市。

這頗有點冤家路窄的感覺,不過,方諾言喜歡英子他是早就知道的。

簡非離買了A市這幾天大大小小雜誌社報社的報紙和雜誌,一邊喝咖啡一邊看報紙看雜誌,八卦的消息如雪片似的進駐到腦海,分不清哪條是真哪條是假。

唯一一條最真的就是A市的梁市長絕對已經墜落樓身亡。

至於是不是百分百的自殺,警方還在進一步的調查中。

千篇一律的報導內容,忽而,簡非離的目光落在了一份報紙的中段,他的眼睛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