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7章番外:勾夫手記(162)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21:55
A+ A- 關燈 聽書

“小心……”景欒開口,卻不是敘舊,而是高聲的喊了這一嗓,隨即是“嘭”的一聲槍響,響聲就在簡非離身旁的一米開外,水色一下子染了紅,鯊魚,居然是鯊魚。

“爹地,快上來。”景欒叫醒還沒有從狀況上醒過來的簡非離,然後,小手遞向了他。

簡非離大手一握兒子的小手,不過,一點也捨不得借兒子的力,而是另一手扳住了摩托艇凸出的一角,手一用力,如魚般的就躍上了摩托艇,動作瀟灑自如。

“爹地好帥。”小傢伙完全是發自內心的讚歎,脫口而出時自己也有點不好意思了,微微的抿了抿小嘴,“爹地你來找我和媽咪嗎?”

“景欒……”簡非離一下子抱住了小傢伙,只是狠狠的摟著,一時間竟是激動的連話語都再也說不出來。

剛剛在海中,他腦子裏閃過了無數個念頭,就覺得自己永遠也抵達不了不遠處的那座小島,永遠也見不到英子和景欒,卻怎麼也沒有想到會在這個時候突然間的就看到了小東西,看到景欒的刹那間只覺得時光一下子美好了,即便是雨天,即便他全身都水淋淋的狼狽極了,也覺得這一刻是晴空萬里,是他一生中可以說是最快樂的一刻。

找到兒子了。

他找到兒子了。

景欒窩在簡非離的懷裡,感受著簡非離微微顫抖的身體,可簡非離好半天都沒再說出一句話,小傢伙不由得就皺起了眉頭,然後,狐疑的問道:“爹地,你怎麼找到這裡來的?”

“方諾言。”

“呃,諾言舅舅真笨,居然把你給引來了這裡,可是爹地,沙州島你現在還不能上去。”小傢伙左思右想,他雖然小,可是這幾年來對於私自上島的人師公易明遠從來都是殺無赦的,他可不想簡非離出什麼事,簡非離可是他的親爹地呢,嫡嫡親的。

“為什麼?”看到景欒,簡非離已經百分百的確定英子也是在這座小島上的了,他終於找到了她的大本營,終於可以見到她和兒子了,可小傢伙卻不許他上島,他鬱結了。

“師公會殺了你的,爹地,他真的會的。”小傢伙認真回想了一下他所知道的私自上島的人的下場,禁不住的就打了一個寒噤。

“你師公……”

“易明遠呀,他真的會殺了你的,只要有私自上島的,全都是……”那個‘死’字,小傢伙沒好意思說出來,說出來,就有一種嚇唬人的感覺,可他說的絕對是事實,他騙其它任何人,也不會騙自己爹地的,小身子往簡非離的身上蹭了一蹭,“爹地,景欒不想你那……那啥了。”

這一句,瞬間就溫暖了簡非離的心,原本的冷寒也一下子消散而去,大手捧起了小傢伙的小臉,狠狠的在景欒的小臉上親了一下,“好,爹地聽你的。”既然小傢伙都這樣說了,那一定有小傢伙的原因,他不想小傢伙為難。

“爹地,你放心,我總會讓媽媽回到你身邊的,嗯,給我一些時間,好不好?”小傢伙見簡非離答應了,不由得長松了一口氣,認真的與簡非離對話,若不是他的小身板小了簡非離不知道多少圈,只是聽著他說話然後忽略‘爹地’那個稱呼,任誰都不會相信他是一個小屁孩的。

“好。”這一刻,簡非離很相信景欒,他都找到這裡了,景欒也是退無可退,自然不需要再瞄著他任何了。

“爹地,此地不易久留,若是被人攻破了我設定的保全系統,然後知道你來了,誰也救不了你,我送你走。”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送我走?”簡非離低頭看了一眼脚下的摩托艇,這摩托艇個頭比起船來可是小太多了,海邊轉悠轉悠還行,若是想淌過大海把他送到小縣城,絕對不可行,這個認知他還是知道的。

“送你上船吧。”小傢伙說著,目光就落在了手腕上的手錶上,圓形的荧幕被他輕輕點了幾下,頓時就現出了這座小島周遭的情况,很快的,小傢伙指著一點道,“這有船,我送你上船。”

簡非離低頭看下去,距離有點遠,“會不會……”

“放心,不會有事的,要是師公問起來,我就說我心裡煩躁出來散散心,師公最最疼我了,他不會把我怎麼樣的,我可是沙州島上土生土長的,師公說我是最正宗的一個,就連他自己都不是呢,都是後來這座小島居住的。”景欒得意洋洋的說著,便縱身一跳跳下了駕駛摩托艇的位置,“爹地你來開吧。”

“好。”簡非離不会的接管了景欒的活計,這個活的確應該由他來做,他開摩托艇絕對可以的。

回頭望了一眼沙州島的方向,這個位置再加上雨勢又小了些,沙州島的輪廓已經顯現了出來,雖然不是特別清楚,可已經可以確定了那個位置了,英子,他終是沒有見到她,等兒子給他找到了機會,等他見到她了,他一定不公放過她。

“爹地,走了啦。”景欒輕扯了一下簡非離的衣角,不知道為什麼,只要一想起易明遠對待上島人的狠戾,小傢伙禁不住的就有些擔心了。

“好。”簡非離這才啟動了摩托艇,摩托艇迎著風雨駛向景欒所訓示的位置,小傢伙時不時的低頭看一眼腕表,眼看著越來越近了,這才軟軟的在簡非離的身上蹭了蹭,“爹地,停一下。”

“嗯?”簡非離自然是停下了摩托艇,迷糊的看著身前的小人。

“把你的手機給我。”小傢伙小手遞向簡非離,“快喲。”

“好。”簡非離看了一眼跟自己長得差不多的小人,這翻版翻的太象了,足有**分,心底裏甜甜的,直接解下腰上綁著的防水袋子,然後拿出了手機,開機,再遞給景欒,“給你。”

景欒接過簡非離的手機,然後小手指飛快的點在鍵盤上,點了簡非離的,再點點自己的手錶,很快的就搞惦了一切,再把手機遞向簡非離,“爹地,手機還你,以後你要是找我,只要點這個發信息給我就可以了。”

簡非離接過手機,看著手機荧幕上小小的圖標,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圖標,也不知小傢伙是怎麼鼓搗上的,伸手摸了摸他的頭,“跟誰學的?”

“六舅舅。”

簡非離忽而想起景欒之前叫方諾言也是諾言舅舅,“這島上的男的你都叫他們舅舅?”小傢伙都喊了那麼久了,他到此刻才反應過來這個稱呼於他來說,其實是更多驚喜,那是不是就代表英子與這島上的人只是稱兄道弟的?

與方諾言也是了?

不然,景欒不會叫方諾言為方舅舅的。

方舅舅,原來英子與方諾言之前只是兄妹那類的關係,他當年果然是看走了眼。

“對的呀,我有十一個舅舅呢,都可厲害了,嘿嘿,我的電腦都是六舅舅教的,等以後有機會了,我一定介紹舅舅們給你認識,爹地你功夫那麼好,真想你來沙州島。”

“景欒,告訴我,你媽咪和你的那些舅舅們是不是做殺手的?”問出這一句的時候,簡非離目光灼灼的落在小傢伙的小臉上,他是有些擔心的,擔心景欒直接告訴他他猜對了,如果他猜對了,那麼就代表英子真的是殺手了,想到這個答案,他心底一陣惡寒,那個嬌俏嫵妹的小女人居然是一個殺手,這太不可思議了。

“爹地,對的,不過,這件事情你知就好了,千萬不要再告訴其它人,不然,媽咪以後出去執行任務會有危險的。”小傢伙悄聲囑咐簡非離,小大人般的小模樣讓簡非離只剩下了心疼。

“媽媽每次出去執行任務,你都擔心她,對不對?”所以,景欒才告訴他不能說出殺手這個秘密只是為了不想讓他媽咪有危險。

景欒咬咬唇,沒說話,不過那小表情已經在說明簡非離說的都是對的了。

簡非心的心更疼了,輕輕抱起景欒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給我一些時間,我會想辦法讓你媽咪脫離這個殺手世界的。”一個女人做殺手,若不是被逼到了絕路上,她絕對不會選擇這樣一條滿是荊棘之路的。

“爹地,說話要算話喲。”小傢伙撲到了他的懷裡,兩個人一起都濕濕的,可是小傢伙一點也不在意了。

“嗯。”他的女人,他的兒子,他自然要他們以後過最好的日子,享受最多的天倫之樂和快樂。

殺手,真的不適合英子。

忽而,景欒的手錶震動了一下,小傢伙急看過去,當看到是英子發過來的訊息時,這才拍了拍小胸脯,然後飛快的回了一行字,“媽咪,我悄悄練開摩托艇呢,小有成就,這就開回去了。”

“臭小子,下雨呢,雨天開什麼摩托艇?你腦子秀逗了嗎?”

簡非離歪頭看兒子與英子之間的互動,那種像是罵人的話語其實更多的是親絡,有朝一日,他希望英子也能如同對待景欒這樣與他親近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