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6章番外:勾夫手記(161)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21:47
A+ A- 關燈 聽書

長款的風衣,落水時絕對是累贅,不過此刻站在雨中的甲板上時,黑色的風衣襯著簡非離如若神邸,卓然而立。

“快看,就在那邊。”船長突然間手指著一個方向,也吸引著簡非離立刻看了過去,可是入目除了雨就是望不透的烏雲密佈。

簡非離微微皺眉,視線緊盯著那個方向,終於,透過彷彿怎麼也穿不透的雨簾他好象看到了影影綽綽的陸地的輪廓,可這時候入眸中,更有一種海市蜃樓般的感覺,那個小島,像是存在,又像是根本不存在。

“先生,我們只能送您到這裡了,您現在下船或者是隨我們回去都可以,您自己選擇。”船長的聲音在雨聲中格外的清晰也格外的刺痛著簡非離的耳鼓,這麼大的雨,這麼大的風,這裡距離小島還有不遠的距離,他若跳海,也許會是九死一生的經歷。

九死,一生,分開來是很沉重的四個字。

要去嗎?

要去嗎?

簡非離的大腦在去與不去兩個選擇中瘋狂的交戰著,不去,他就沒有辦法找到英子和景欒,可去了,絕對是九死一生的選擇。

船長沒有催促他,只是吩咐船員減緩了船速,船還在往前行進,距離那座小島已經越來越近了,所以,為了全船船員和船員家屬的安危,‘再往前開’的這個玩笑開不得,前輩們前赴後繼死亡的傳說敲打著這船上每一個船員的神經。

“先生……”船停在了風雨中,雨絲斜揚起簡非離的風衣一角,這一刻的簡非離冷峻若一座山峰,紋絲不動。

“東西給我。”簡非離一伸手,便遞向了船長。

船長會意的點頭,從船員手中接過一個封好的袋子遞給了簡非離,連帶的還有一個救生圈,“先生,這一帶的海域裏聽說有鯊魚出沒,你注意安全。”

簡非離點點頭,緩緩將那個袋子綁在了腰上,再掛上了救生圈。

雨勢已經稍小了些,可是海風至少也有七八級的樣子,這個時候入海,凶多吉少,“先生,小心。”

“嗯。”簡非離低應了一字,其實更像是對自己的呢喃,出口的聲音證明此時的一切都是真實的,他要跳海了,而後面會不會穿越剩下的三公里海域靠近那座在世人眼中絕對陌生和神秘的小島,一切都是未知數。

可他只能賭,黑色的眸子微眯,腦海裏再度閃過景欒和英子,不管怎麼樣,走到了這一步,他已經沒有了後退的路了。

“撲通”一聲,原本就翻滾的海面濺起了一朵朵的浪花,卻很快就被層層的海浪淹沒了。

身後的船已經調頭回去小縣城了,簡非離沒有回頭,只能迎著風浪而遊向那座此時還無法看清楚的小島。

所有的重要的東西都綁在了腰上。

手機。

銀行卡。

還有幾個小物件。

不過此時根本派不上用途。

風雨比起之前在船上的時候略小了些,可是在海水裏的環境卻是比在船上的時候惡劣多了。

……

下雨了,簡景欒正在房間裏打遊戲,電腦荧幕上突然間閃動了一下。

安保出問題了。

沙州島的安保系統以前是六舅舅做的,不過後來被他全部重新做了,所以,只要一有人欲要潜入沙州島,第一個知道的就是他。

眼皮一跳,小傢伙隨即退出了遊戲,表情也立刻就嚴肅了起來,彷彿之前那個玩遊戲的小孩子不是他似的,老成的打開荧幕上的安保系統,很快就皺起了小眉頭。

有人正在闖入小島,而且還是遊過來的。

大雨天的遊過來,真有不怕死的。

可是目的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探險?

景欒真是理解不上去了。

不過,必須要先除掉這個人,不然,以後就會有越來越多的人湧上小島,這座小島就再也不安全了。

景欒迅速的穿上了衣服,披上雨衣就出了自己的房間,廚房裏飄著雞湯的味道,是英子在煮飯。

景欒輕手輕腳的走出房間原本是不想英子知道他出去的,他覺得自己只需要花費十幾分鐘就能解决那人了,不想拿鞋子穿鞋的時候一不小心碰到了英子放在鞋架上的一個盒子,“嘭”的一聲掉落在地時,英子扭頭探向了廚房外和的門前,“景欒,你要去哪?”

“去城一舅舅那裡,媽咪,我呆會就回來。”

“半個小時後吃飯,必須回來。”英子再瞄了一眼兒子,又是小聲低喃著,“下雨天的,就不能等晴天的時候再出去嗎?”

“媽咪,雨中即景,你不懂的。”景欒拉開門就沖進了外面的雨霧中,雨勢已經比早上他起來的時候小了很多,不過海上的天氣只要是下雨,感覺都不那麼舒服。

門關上了,可是濃濃的雨汽飄進了室內,海中的小島每到雨時都是潮汽撲面,英子早就習慣了小島上的生活,她可沒有景欒那樣的浪漫情懷,一大早洗的衣服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幹,這才是她真正關心的,因為,後天就要出發去完成師傅才交給她的一項任務了。

每一次去執行任務時,她都捨不得景欒,每一次都有一種也許自己再也不會回來的感覺,所以,每一次離開前她都會給景欒做幾餐好吃的,看到小傢伙吃得開心愉悅,她心情才能好一些。

景欒一出了門就騎上了自己的小機車,經過改裝的機車他騎著正好,飛快駛向發現目標的海域時,時不時的低頭看看腕表上的訓示,他這塊腕表是特製的,圓盤型的荧幕直徑與手腕一邊粗,此時上面顯示的是一張即時地圖,地圖上有一點正在緩慢的朝著他這邊而來,那一點所代表的就是那個即將入親沙州島的人。

小傢伙自己也不知道是為什麼,從發現這個人開始到現在,他的心口就一直在狂跳著,像是在一遍遍的告訴他不要去告訴其它任何人。

而那個人,就象是一道謎題一樣掀起了小傢伙所有的好奇心,從他出生到現在,這應該是第一個敢闖沙州島的外人,那麼多人都不敢闖入的沙州島,這個人卻冒險而來,他到底是誰?

小版的機車停在了沙灘上,景欒瀟灑的一個縱跳,小身板就落在了沙灘上,雨還在下,不過已經漸漸的小了,所以,視野也開闊起來,不過,要想穿過海平面發現那個正在遊過來的人還是有點麻煩,海浪一個接著一個,也淹沒了那個人的頭。

景欒大眼睛一轉,目光便落在了沙灘邊上停靠的摩托艇,那玩意他坐過,不過沒開過,不管他怎麼求都沒用,舅舅們就是不許他開,說好了等他過六歲生日的時候再教他,可他早就等不及了。

這會子沙州島上的人都躲在房間裏避雨,再加上被他改過的安保系統只要他不開啟共亯鍵,其它人根本不知道這一刻所有發生的一切。

嗯,這是天意,老天爺給他的一次開摩托艇的機會。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景欒跳上了摩托艇,回想著舅舅們啟動摩托艇的步驟,小手一下一下沉穩的啟動了摩托艇,然後,風馳電掣般的駛向了那個在手錶上一直晃動著的小黑點。

再慢,只怕就要被城一舅舅給發現了。

他要在城一舅舅發現那個入親沙州島的人之前去看看那人究竟是誰?

反正,那人挑起了他所有的好奇心。

越來越近了。

手錶上的小黑點上閃動了起來,那是在警告他距離目標已經越來越近了。

同時,危險離他也越來越近了。

小東西稍稍緩下了速度,酷酷的一抖身上的雨衣,水珠飛濺而落,他這才摸了一把小型手槍別在腰間,不管是誰,先保護好自己要緊。

近了。

景欒已經可以看到那個人露出海面的胸部以上的身形了。

“什麼人?舉起手來。”隔著還有一小段距離,景欒大聲的沖著那邊喊道,一種說不出的熟悉的感覺讓他沒有直接動手開槍。

此時此刻,小傢伙的表情已經凝重了起來。

如果他猜的沒錯,是爹地。

可是,爹地是怎麼找來這裡的?

也是這一刻,小傢伙在慶倖自己沒有告訴沙州島上的其它人,甚至於也包括媽咪,否則,以沙州島上的規矩,擅闖者死,但是如果爹地真的被師公給處死了,他真不知道媽咪會怎麼樣?

自從從T市回來,媽咪絕口不提爹地的事情,可是他發現媽咪變了,變了不再象以前那樣總是嘻嘻哈哈的,就象是有心事一樣,時常盯著某一點發呆。

摩托艇越來越近了。

景欒的聲音也清晰的飄近了耳中,簡非離倏然停下了劃水的動作,抬頭看向正駛向自己的摩托艇,當看到摩托艇上景欒小小的身形時,不由得面上一喜,“景欒……”這絕對是開心的一聲驚喊,他以為他要上島後才能找到英子和景欒,卻沒有想到,他還沒有接近小島,就發現小傢伙了,這個驚喜太大了,以至於他停在水中只顧著呆呆的看著景欒,根本沒有去注意自身周圍的水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