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4章番外:勾夫手記(159)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21:17
A+ A- 關燈 聽書

“只答應不告訴他,但沒答應不告訴我,你這只是告訴我,沒告訴其它人,行了,這是人家兩口子的緣份,你這是積德了。”江君越安慰著,他可不想看到自已女人因為自責連覺都睡不成,那倒楣的還不是他麼。

簡非離靜靜的看著藍景伊和江君越兩個人的互動,這是虐他嗎?

閉了閉眼,他是希望藍景伊幸福的。

“傾傾哥,你的烟。”孟子悅回來了,把烟盒遞給了江君越,反手就挽住了簡非離的手臂,動作快而迅速,彷彿慢了今天屬於她的男神就要被搶走了似的。

簡非離身形微僵,略頓了一下,還是隨著孟子悅走向了牡丹大酒樓的大門,江君越眯起眼睛笑開,隨後牽過藍景伊的手跟了上去,“瞧瞧,不喜歡還帶在身邊,真是不懂他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藍景伊也懵懵的,總是覺得簡非離有心事,可簡非離不說,她也猜不出。

“這兩天網絡上風言風語的到處都在傳說他有兒子了,據說他‘兒子’跟他很象,也不知是真是假。”江君越若有所思後還是說出了聽來的消息。

“兒子?你是說非離有兒子了?”藍景伊站住,剛剛是江君越要八卦成青揚,這會子是她要八卦簡非離。

“聽說而已。”江君越手上的力道加重了些,不過心裡挺甜的,看來自己女人是真的希望簡非離婚了再多一個兒子,這於他來說是好事,邊說邊回頭看了一眼一聲不吭的成青揚,“青揚,你是來參加婚禮的還是來參加……”

藍景伊聽他越說越下道,後面那個‘葬禮’二字怎麼也不能讓他說出來,林咪寶大婚的日子呢,怎麼可以說那些不吉利的話,小手狠狠的在他的手背上掐了一下,“林小姐大婚的日子,你別亂說話。”

“哦哦,遵命,老婆大人。”

成青揚看著江君越對藍景伊邪魅輕笑的樣子,這是要把虐單身狗的行動繼續發揚光大呢。

藍景伊臉紅了,“滾。”

“我偏不滾,老婆,等簡非離和成青揚大婚的時候,咱們一定要送兩份大禮。”他都結婚幾年了,那兩隻男人還是單身,真是愁死他了。

“送什麼?”

“這事交給你了。”江君越無限神秘的先看成青揚再看簡非離。

藍景伊無言的瞪了他一眼,“到了,新娘子真漂亮。”

林咪寶一襲大紅色的新娘服微笑的站在了牡丹大酒樓的正門門前,身側是新郎官,看著年輕英俊,頗有青年才俊的風骨,聽說家世不錯,只是看長相,藍景伊還是感慨了。

來之前看了一個八卦娛樂新聞,都說新郎官長得有些象簡非離,這一看之下她也是這樣的感覺,不是特別特別的象,但至少有五分相象。

“非離,你來了。”咪寶早就看到了簡非離,目光癡癡的落在他的身上,直到手上一緊,簡非離到了面前,她才回過神來,禮貌的與簡非離打了招呼。

“恭喜大婚,祝白頭偕老,幸福一生。”簡非離只沖著她略略點了點頭,便握住了新郎官遞向他的手,同時也送上了祝福語。

“謝謝。”新郎官禮貌微笑,可是手上的動作卻是一狠,簡非離不動聲色的由他握著,咪寶已經嫁給了這個男人,不管怎麼樣,他祝福他們。

新郎官狠握了那麼一下,可是等來的卻是簡非離的無動於衷,彷彿一拳打在了棉花團上,半點迴響都沒有,只得鬆開了手,不然握個手也握很久的話,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兩個搞基呢。

“咪寶,一定要幸福喲。”藍景伊和江君越也跟了上來,看著咪寶,那時她總以為咪寶和簡非離會成為一對,卻沒有想到走過了幾年的時光,兩個人到底是沒有走到一起,如今咪寶婚了,也不知道簡非離大婚的那一站在何方?更不知道那個可以要到他的心的女人會是誰。

是方諾語還是孟子悅?

那時的藍景伊一點也不知道有一個女人早已進駐了簡非離的心。

成青揚走在最末,一張臉上始終都寫著生人勿近,那天的婚禮他很早就悄悄離開了,不過,沒有一個人挽留他,追女人要緊,這一點江君越比誰都支持成青揚,恨不得成青揚立刻馬上摘掉單身狗的標籤,他就再也不用受著那些指指點點了,最討厭把他與成青揚相提並論的人了,可只要成青揚一天不大婚,就一天封锁不了別人八卦他和成青揚。

婚禮開始了。

中式的婚禮,足可見咪寶是一個傳統的女孩,一身的大紅她終於把自己嫁了,雖然不是自己最心愛的男人,可是能幸福就是美好了。

這世上,完美無缺幾乎沒有,而如同維納斯般的缺撼美更能讓人記憶一生。

新郎新娘交換戒指了。

新郎吻新娘了。

三鞠躬,夫妻對拜。

咪寶已為人妻。

簡非離的目光始終都在臺上的一對新人身上,恍惚中那個女子就變成了英子,恍惚中新郎官就成了他……

手機,突兀的響了起來,在這樣嘈雜的氛圍中根本不值得一提,但是,他聽到了,大手下意識的拿起手機,只瞄了一眼就接了起來,“說。”是西門,看到西門的呢稱,簡非離心口竟然狂跳了起來,一定是與方諾言有關,否則西門這個點不會打給他。

“見了方諾語後,他離開T市了,現時正往高速路口而去,老大,你要追嗎?”

“繼續跟踪,我馬上追過去。”之前一直都是交給西門,從此刻開始,他要親自去找英子。

婚禮依舊在繼續,已經要開席了,簡非離卻是在這個時候悄悄起身,再看了一眼滿面微笑的林咪寶,她幸福就好,她的幸福就是他最大的祝福。

人生,總會錯過一些什麼值得回味的遺憾,愛是一種感覺,不愛更是一種感覺,只能說,他們沒有緣份。

“非離,你去哪?”孟子悅一發現簡非離起身,眼皮就突突跳了起來,緊張了。

“洗手間。”簡非離頭也不回的大步朝著出口走去,根本不是洗手間的方向。

“錯了,那邊不是洗手間的方向。”孟子悅起身就要追過去。

簡非離皺了一下眉頭,回頭看了孟子悅一眼,不想兩個人之間的互動吸引別人的目光,他這會子最不想惹人注目了,“來了一個朋友,我去接他進來。”

“好吧。”孟子悅長舒了一口氣,沒在封锁簡非離了。

那邊,藍景伊也看向了簡非離,“非離這是要去哪?”

江君越一扳藍景伊的臉,“不許總看他,為夫的在呢,要看為夫的。”

“你呀,醋罎子都掛到嘴上了。”藍景伊狠狠瞪了江君越一眼。

江君越不以為意,“在哪?你提給我看,我就感覺到了甜,人家的婚禮呢,到處都甜甜的。”這會子成青揚已經不見人影了,離開的神不知鬼不覺的,比簡非離厲害多了,不過也不能都怪簡非離,簡非離身邊多了一個孟子悅管束著,成青揚卻是孤家寡人一隻。

新郎新娘已經開始準備敬酒了,林咪寶目光瞥過簡非離匆匆離開的背影皺了皺眉頭,剛好新郎官在與友人交談,她拉住了身側的伴娘,“我去下洗手間,這裡你幫我頂著。”

“好的。”伴娘笑了笑,應了。

咪寶轉身就走,大紅的新娘服在人群中隔外的惹眼,不過因著她去的是洗手間的方向,所以,所經的人都沒有介意。

咪寶越走越快,快到洗手間的時候往旁邊一側的員工通道走去,這個通道她走過,來牡丹大酒樓視察環境定下在這裡舉行婚禮的時候走過,所以,熟路的她很快就出去了牡丹大酒樓,朝著大門前狂奔而去。

一路上都沒有看到簡非離,不知怎麼的,她眼皮突突跳了起來,彷彿不追過去,這輩子都見不到他了一樣。

這個點,賓客都在準備開宴,所以外面的人並不多,只有幾個飯店的迎賓守在那裡為她接待新客人。

還是不見簡非離,咪寶覺得自己的一顆心彷彿都要跳出來了。

轉彎,目光掠向馬路旁,終於,她看到了那一襲頎長的熟悉的再也不能熟悉的身形,她的世界裏,多少個午夜夢回都是他的身影呢。

“非離,你要走了嗎?”咪寶追到了正焦急等計程車的簡非離的身旁,這會子的簡非離正在後悔自己沒有開車過來,要是開車,早就追出去了。

聽到咪寶的聲音,簡非離愣,“怎麼出來了?”大婚的時候,她居然追他出來了,想到新郎官狠握自己手的那一下,簡非離汗顏了。

“你要去哪?”咪寶卻是固執的追問他,一張化著精緻新娘妝的小臉除了美豔就全都是擔心了。

“朋友出了點事,讓我過去幫忙處理一下,你聽話,馬上回去大堂,別讓他等急了。”那個他,自然指的是新郎官。

咪寶撇了撇唇,再低頭看看自己一身的紅色禮服,終究是點了點頭,“好,等你忙完了,記得給我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