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3章番外:勾夫手記(158)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21:02
A+ A- 關燈 聽書

紅色瑪莎拉蒂徐徐停在牡丹大酒樓的地上停車場,簡非離還沒下車就感受到了濃濃的喜慶的氛圍。

紅色。

到處都是紅色的海洋。

所以,孟子悅這車也是極應景的。

只是她這身綠色的裙子就是感覺怪怪的,紅配綠,除了怪就是怪,這時尚觀讓簡非離特別的無言。

只是,他一向是個不多言的男人。

車門開,簡非離修長挺拔的身形立在紅色的地毯上,瞬間就秒殺了周遭的人群,也吸引了眾多女人看過去。

無數道熱烈的眼神,其中最熱烈的就是孟子悅的,不管旁的女人怎麼覬覦簡非離,與他走得最近的都是她。

淺粉色的西裝襯著簡非離一下子年輕了許多,甚至有一種青春的氣息直逼眾人的眼界,帥。

“姓簡的,前天晚上在哪裡鬼混了?”簡非離正不疾不徐的走向牡丹大酒樓的大堂,肩膀上一沉,一隻手從他的身側拍了過來,居然是江君越。

“呵,前晚喝多了些,沒事。”簡非離輕輕一笑,雲淡風清的轉身時目光先是掠過江君越,隨即停留在江君越身側的藍景伊的身上,藍色的情侶配讓兩個人站在一起格外的般配也格外的和諧,歲月似乎半點也沒有在已經有了三個孩子的藍景伊的小臉上寫下痕迹,湖水藍的顏色被她駕馭的高雅端莊,很美麗,“好久不見。”若剛剛那一句是對著江君越說的,那這一句就是與藍景伊打招呼了,還記得從前每一次見到藍景伊他心底都會不自覺的湧上一份說不出的痛意,但是這會子,除了一點點的感傷以外,更多的就是對她滿滿的祝福了。

也是這個時候,他也才確定,或許幾年前的那一晚在遊艇上,他的心從此就丟了吧。

只是,在遇到景欒之前,他一點也不清楚自己的心。

“非離,你前晚遇到的姑……”藍景伊說到這裡頓了頓,目光掃向孟子悅,她不認識這女孩,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第一眼看著就不喜歡,就覺得這女孩雖然全身都是名牌,但配不上簡非離。

“子悅,你哥沒來?”江君越自然是知道自己媳婦對簡非離另一半的關心,這個他很支持,巴不得簡非離立刻馬上就娶了女人省得他天天有危機感,所以,他直接就到了孟子悅面前搭起話來給簡非離和藍景伊製造一起討論簡非離人生另一半的機會了,據他得到的資料分析,方諾語不錯,他是真不明白簡非離明明前晚還與方諾語一起睡了,這會子又矯情的與孟子悅來一起參加婚禮,這變化也太快了吧。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景伊,我與方小姐不過是偶遇,沒什麼的。”簡非離靜靜伫立,來這裡不過是一場例行公事罷了,若是可以,他並不想來,卻不得不來,他答應過咪寶的,現在想來,或者就因為咪寶和英子一樣都是他在那艘遊艇上認識的緣故吧,他總希望咪寶能過得好。

“真的嗎?”藍景伊有些懷疑了,畢竟她是有聽說過他那晚好象是與方諾語在一起的,原本還期待著,這會子聽他一下子否决了,就覺得彆扭呢,真不知道簡非離的身邊什麼時候能多一個女人,那才是屬於簡非離的真正的人生。

“嗯,真的。”簡非離輕輕笑,他懂藍景伊關心他的心,就象他也希望她幸福一樣,藍景伊自然也是希望他是幸福的,但是方諾語與他真的沒什麼關係的,至於英子,他雖然很想說出來,可是這會子即使他對藍景伊說了,估計藍景伊也不會相信,藍景伊根本不認識英子,那個女人在他的生命中仔細算起來其實就走過幾個月的時間,卻也就是那幾個月加上景欒,也許就註定了他與她一起的緣份吧。

他和英子是有緣份的。

所以,上天入地,他也要把英子揪出來。

從景欒和英子離開,他找了他們好久都是杳無音信,卻沒有想到前晚一個喝多了惹來了方諾語,然後,一切似乎就又有了轉機,只是到目前為止方諾言還在T市,只要方諾言離開了,他早晚能跟踪到方諾言與英子的大本營的。

“你呀,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對自己的終生大事上上心,我聽說方家的丫頭不錯的,你用點心,好不好?”藍景伊也只能這樣勸了,她不喜歡孟子悅,那就只能退而求其次的選擇方諾語了,雖然,她還沒見過方諾語,不過江君越調查回來的資料她可是一字不落的看了好幾遍的,事關簡非離的幸福,她比誰都來的認真,一個季唯衍,一個簡非離,她都希望他們能幸福。

“好。”簡非離微微點頭,心底裏在告訴自己,只要與英子的事情穩定了,他一定第一時間通知藍景伊,只是英子太難搞定了,而且,還有一個比英子更難搞定的,那就是小不點景欒。

想起景欒,簡非離唇角勾起笑意,那孩子真的真的很優秀。

藍景伊這才欣慰了些,“走吧,叫上傾傾我們一起進去。”

“嗯。”簡非離應了一聲,這才看向此時正與孟子悅談笑風生的江君越,“君越,成哥沒來嗎?”咪寶大婚,咪寶雖然算不上什麼大人物,不過林虎的來頭卻是不小了,與成青揚也算是他們那一行裡名氣相當的,所以,這樣的場合少了成青揚就覺得怪怪的,成青揚可是為了咪寶的清白付出了不少呢。

“不知道來不來呢,女人呀,最不省心了。”江君越邪魅一笑,意有所指的瞄了一眼藍景伊。

“江傾傾,你這是在暗指我不省心嗎?”

“不敢不敢,我是說語悉,也不知他們兩個怎麼回事,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總是吵來吵去,那樣吵還不如分開呢。”

“喂,你怎麼說話呢?他們兩個不管每次怎麼吵怎麼鬧,到最後還不是又走到了一起了?根本分不開的,而且這次,我覺得更沒有分開的理由。”藍景伊神秘的一笑,並不擔心靳語悉。

“什麼理由?”江君越一個男人八卦了,其實真不能怪他,實在是他太想靳語悉把成青揚搞定了,這樣也免得總有人把他與成青揚扯在一起,每每想起,他就彆扭,可是瞧瞧,這都幾年了,靳語悉還是沒搞定成青揚,讓他煩不勝煩。

“我告訴你,你不許告訴他喲。”藍景伊輕輕笑開,但是,語氣裏的神秘味道更濃了。

“好,你快說。”江君越已經完全被藍景伊挑起了好奇心。

藍景伊先是看了一眼簡非離,以她對簡非離的瞭解,簡非離不是那種愛討論八卦的人,所以,她很放心簡非離不會說出去,但是當目光落在孟子悅的身上時就不一樣了。

江君越可是人精,自己女人什麼脾氣他自然是知道的,“子悅,你車裏有沒有烟?幫我拿一盒,我忘記帶烟了。”江君越只想先把孟子悅支走,然後趕緊的佑著自己女人說了,不然,以藍景伊的脾氣,她若是不想說,他怎麼哄都沒用的,趁熱打鐵,說什麼也不能放過她這會子的鬆動。

“好吧。”孟子悅也好奇藍景伊要曝的關於成青揚的料,不過江君越這明顯是不想她聽到,算了,不聽也罷,她對成青揚可是半點興趣都沒有,她現在只喜歡簡非離一個,其它的男人在她眼裡啥也不是。

孟子悅去拿烟了,藍景伊面對著簡非離和江君越,先是抿了抿唇,然後才出聲道:“語悉懷孕了。”

“就這事?”這事不新鮮了,幾年前靳語悉就懷過成青揚的孩子,後來意外流產了。

“對,已經有幾個月了,這次,一定能順產。”

這還差不多,江君越松了一口氣,才要說話,猛然發現幾步外一個人正朝著他這邊走來,這世界真是小,說曹操曹操就到,“語悉在哪?”藍景伊那樣低低的聲音,離得稍遠的人自然是聽不到的,不過,成青揚卻是半點不落的全聽到了耳中,一瞬間,連他自己都形容不上來的欣喜,到底懷上了,只是,這樣的喜訊明明應該是語悉告訴他的,此刻,竟要透過別人的口他才知道。

當聽到成青揚的聲音,藍景伊臉色微變,她答應過語悉不告訴成青揚的,卻沒有想到就這樣的被成青揚給聽了一個正著,真不怪她呀,要怪也要怪江君越,若是江君越早些提醒她成青揚來了,她也不會趕在這個點說了,成青揚也就不會聽到了。

可現在,說也說了,再也無法挽回,聳了聳肩,“語悉只說她去旅行了,具體去哪裡並沒有告訴我。”藍景伊這是實話實說。

“是嗎?”成青揚面色微冷,“她去SY了。”

“你……你怎麼知道?”藍景伊一愣,脫口反問。

江君越一把握住了她的手,“傻子,他猜的。”

“江傾傾,你們男人是不是都這樣陰險呢?”藍景伊委屈的撅了撅嘴,“我答應過語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