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2章番外:勾夫手記(157)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20:40
A+ A- 關燈 聽書

“非離,我好了,可以走了嗎?”公寓裏傳來了方諾語的聲音。

簡非離掐熄了烟,步履沉緩的進了房間,“走吧。”

“非離,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是不是一個叫英子的女人惹你傷心了?她是誰?要不要我幫你教訓她?”

“不必。”簡非離搖頭,他的女人,即便是要教訓,也是他自己,不需要任何人。

門開,方諾語興奮的隨在簡非離的身側,經過了一夜,他身上依然散發著淡淡的酒意,再混合著清晨男人身上濃烈的男xin荷爾蒙氣息,方諾語吞咽了一口口水,有些後悔自己昨晚沒有霸王硬上弓,將生米煮成熟飯了,這會子的男人雖然看起來無害,卻完全是一種拒人於千裏的感覺。

方諾語突然間困惑了,簡非離發現她醒過來後問的不是昨晚的事情,而是直接問她與方諾言的關係,彷彿是在印證著什麼。

電梯來了,方諾語想起昨晚諾言發給她的簡訊,不由得懶洋洋的靠在電梯壁上,又發了一條簡訊給方諾言,“哥,簡非離知道你呢。”

“諾語,不要與他說起我。”

方諾語看到這個回復時一愣,有點不明白諾言哥哥這是什麼意思,正要再回簡訊,電梯已經到了負一層,“叮”的一聲門開,簡非離率先走了出去,“你哥哥嗎?”他低聲問,還不清楚方諾言是否知道他昨晚是住在其公寓的,如果方諾言不知道他才有回到公寓的可能,西門也才有機會跟踪到他,否則,若方諾言知道了,是一定不會回來公寓的。

“是呀,我哥哥很疼我。”

“諾語,昨晚的事情你知我知就好,我不想更多人知道。”

方諾語小嘴一嘟,很想要反駁簡非離,可當目光掠過他好看的側顏,看著他眸色中的堅持時,還是撇了撇小嘴,沒有與他爭論這個問題了,她喜歡他呢,與他在一起她終於有了心跳加快的感覺,那種感覺讓她興奮讓她覺得就連呼吸都是愉悅的,算了,他說怎麼樣就怎麼樣吧,他開心就好,他不討厭她做他的小跟班就好,據說,他從不會主動與女人一起亮相在公共場合呢,可是這會子,他們在一起。

一起吃了早餐,簡非離全程都安安靜靜,除了偶爾一兩句以外,幾乎沒說幾句話,可他越是這樣,方諾語越是興奮,好喜歡這樣的憂鬱形王子呢。

筷子落下,簡非離拿起濕巾優雅的擦了一下唇,“我要去公司上班,你想去嗎?”

“真的嗎?”方諾語覺得自己是幻聽了,簡非離居然邀請她去他的公司,這怎麼可能呢?

據說,他從來也沒有帶過女人去公司的,而且,在公司裏幾乎可以說是零緋聞。

有的,只是女職員對他的崇拜和暗戀傳說。

“嗯。”簡非離淡淡的,剛剛方諾語與方諾言的簡訊溝通讓他很警惕,不管怎麼樣,只要不給方諾語時間讓她與方諾言繼續聊天,這樣她就沒有機會告訴方諾言她昨晚帶他去了方諾言的公寓。

英子和景欒的照片就證明了方諾言如今是與英子和景欒在一起的。

一個小時後,依然還穿著昨天衣物的簡非離引著方諾語出現在了公司頂樓。

車子是直接進了地下停車場,然後簡非離帶著方諾語從總裁專梯直抵頂樓的總裁辦公室的。

玻璃門開,沙小戀一抬頭看到的就是簡非離身邊的氧氣型美女,漂亮又青春,很可人,“總……總裁,這……”她一時之間有些迷糊了,才一上班就收到了西門的電話讓她不要打擾簡非離,他愛什麼時候來就什麼時候來,可這會子簡非離居然就帶了一個美女回來,這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沙小戀一點也不知道這個美女與簡非離的關係,要說是男女朋友吧,好象簡非離對女孩的感覺冷冷淡淡的,可要說是客人呢,她又覺得更不可能,她沒可能不知道這樣一個需要簡非離親自相陪的客人吧。

要知道,能讓簡非離親自接待的客人屈指可數。

“兩杯咖啡。”簡非離卻是面色淡然,不慌不亂,然後禮貌的轉向了方諾語,“加糖嗎?”

“嗯,加糖和牛奶,謝謝。”方諾語沖著沙小戀揮了揮手,就開心的隨著簡非離進了他的辦公室,頓時,一雙眼睛就不够用了似的,簡非離的辦公室太過男xin化,那股子濃濃的男xin味道讓她更覺得這樣子與他單獨呆在一個空間裏心跳加快了。

簡非離直接到了辦公桌前,卻並沒有直接進入工作,而是拿了一臺筆記型電腦走向坐在沙發上的方諾語,“我要工作了,可能沒時間陪你,這款遊戲很適合女生,你玩玩看,不喜歡再告訴我。”

“什麼遊戲?”方諾語小臉一亮,這個年紀的男生女生對遊戲都特別的熱衷。

“你試試就知道了。”簡非離微微一笑,一瞬間讓方諾語看得花癡了,好帥,下意識的接過了筆記本,可是一雙大眼睛還是落在簡非離的身上,直到他坐到了大班椅上開始認真工作了,她都回不過神來。

“遊戲已經開始了喲。“簡非離一聲提醒,方諾語才清醒過來,手忙腳亂的去玩起了遊戲,很快,就被遊戲吸引的忘記了周遭的一切,甚至,也忘記了簡非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簡非離不由得感慨了,幸好之前景欒提議與他玩遊戲,所以他最近才對遊戲小有瞭解,眼見方諾語玩得興起,看來他對方諾語所下的賭注下對了。

簡非離不動聲色的批閱著檔案,手機一直安安靜靜,直到臨近下班的點突然間就響了一下,他下意識的摸過手機,快速的瀏覽了一下短信內容。

“目標已經出現。”

“繼續跟踪。”回完這一句,簡非離拿過了手機,編輯了一下手機荧幕的一張照片,然後,將照片發進了一個郵箱。

十分鐘後,方諾語的手機響了,她這會正玩遊戲呢,不耐煩的接起,“媽,什麼事?”

“昨晚跟哪個男人鬼混去了?趕緊回來跟你爸解釋一下交待一下,不然,你慘了。”

“媽,我沒有呢。”

“還說沒有,已經有人發佈在八卦論壇了,你是嫌咱們方家的新聞還不够多是不是?”

“媽,我真的沒有。”她這會子是在後悔昨晚上沒有跟簡非離鬼混呢,看著男人發了一晚上的呆而已,那根本不叫鬼混,是癡傻。

“回家。”

“我……”

“你爸爸說了,一個小時內若是沒見到你的人影,你所有的卡通通禁了。”

“好……吧……”方諾語不情不願的關掉了正玩得不亦樂乎的遊戲,真上癮呢,可她再玩下去再留在這裡不去見老爸老媽,她以後的生活都難以為繼了,老爸絕對是敢說敢做的男人,要是真想禁她的卡,分分鐘的事情。

“非離,我還想等你中午一起吃午餐呢,可是我媽打過來電話說家裡有事,我要回去了。”

簡非離微微抬首,淡淡的看著方諾語點了點頭,“我讓人開車送你?”

“不用了,你不是開我的車來的嗎,我再直接開走了就好了。”

“那,也好。”簡非離也不勸,直接就任由方諾語離開了。

跨出簡非離辦公室大門的時候,方諾語都覺得好象是哪裡有些不對,可至於是哪裡不對,她一時也想不出來了。

日子,彷彿又回到了如初的感覺。

似乎什麼也沒有彎,又似乎什麼都變了。

方諾語被勒令不許出家門半步,說到底,她是被軟禁了。

一天一夜很快就過去了,林咪寶的大婚,孟子悅早早的就換好了一身精緻的專門為她量身定作的裙裝出現在簡氏的塔樓前。

高調的等在大堂裏的身形吸引了很多人的視線,簡非離卻是不以為然,淡冷的下了樓,隨著孟子悅就上了她的車。

“非離,你這身西裝真漂亮,還時尚,就是……”孟子悅看見簡非離的時候雖然是眼睛一亮,可隨即就有些懊惱了,她以為他一定會穿深色的西裝的,畢竟這幾年他出席公共場合幾乎都是深色的西裝的,深藍或者深黑。

然,今天的簡非離居然穿了一套淺粉色的西裝,與他以往的裝扮半點也不搭,相反的,更有一種花俏的感覺,雖然看起來挺帥的,可於簡非離這個年紀的男人來說,真有點扮小鮮肉之嫌。

而她,也選錯了顏色,淺綠色的裙裝雖然看起來格外的青春靚麗,但是,淺粉與淺綠配在一起,彷彿兩個小丑被强行的扭在一起似的,太過花俏了。

“開車。”曉是最近經常喝酒,所以簡非離居然沒有開車,喝醉了根本開不回車吧,那還不如不開。

孟子悅抿了抿唇,這會子就要到約定的時間點了,若是遲到了也不好,况且,她也沒有其它顏色的裙子可換,這會子能與簡非離一起就很開心了,昨晚上方諾語帶走了他,她還以為自己沒戲了呢,可是,老天爺還是眷顧她的。

他要帶去參加婚禮的人是她,不是方諾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