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0章番外:勾夫手記(155)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20:17
A+ A- 關燈 聽書

我帶你去見她。

我帶你去見她。

簡非離的耳際全都是這句話,俊逸的面容輕起,迷離的眼神落在方諾語一張精緻的小臉上,他想要看清楚面前的人是誰,卻偏偏怎麼也看不清,只是覺得面前的女孩清秀可人,聲音溫溫柔柔,她說要帶他去見她。

他要見英子。

他要見景欒。

女人與兒子,潛意識中全都想的厲害。

方諾語的小手握住了他的大手,扶著他就站了起來,簡非離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只是下意識的就隨著她朝騷動的大門走去,孟子悅緊盯著方諾語,一張小臉已經綠了,她就覺得方諾語像是一個巫婆,只是三言兩語就帶走了簡非離,她呢,不管怎麼哄怎麼勸都沒用,簡非離回應她的就是一張冰山臉。

人與人,怎麼區別就這麼大呢?

孟子悅真不懂了。

簡非離被方諾語扶上了後排的位置,迷糊的掃看著車廂內的一切,“這不是我的車,我的車呢?”

“帶你去見她。”方諾語繼續佑惑簡非離,想到絕少女人能帶回家的國民男神此刻被她第一次見就給弄到了車上,小姑娘得意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嗯,見英子,見景欒。”簡非離低低喃喃,“我要見他們,我要喝酒,喝酒。”

方諾語隨手拿過一瓶可樂便遞向了簡非離,“這是葡萄酒,你喝。”

簡非離想也不想的就擰開了蓋子,大口大口的喝著,“這酒好甜……”

方諾語低低笑,那是可樂,自然是很甜很甜的。

一瓶可樂很快被簡非離喝光了,“酒,我還要酒。”低低喃語,不知不覺中,簡非離睡著了。

方諾語聽著男人淺淺的呼吸聲,嗅著空氣裏那份獨屬於男人味混合著酒意的氣息,唇角勾起笑直,隨即狠踩了一下油門,直奔前方而去,十幾分鐘後,後面那輛女款的瑪莎拉蒂就再也不見踪影了,她的車技可是哥哥教的,那個女孩想陪她玩,還嫩著呢。

孟子悅再望一眼車前,方諾語的車早就不見了影子,可前面的十字路口,正前方左邊右邊三個方向她一點也不知道要往哪個方向轉了。

孟子悅皺了一下眉頭,只好把車停在了斑馬線前,然後直接就撥通了江君越的號碼,這個點,江君越早就睡了,藍景伊剛好起身要去隔壁看看三個小朋友在空調房裏有沒有踢被子,開著空調忽冷忽熱很容易感冒,可不開又熱,所以藍景伊每天晚上都習慣xin的要去隔壁檢查一下孩子們的蓋被子情况,江君越的手機剛好就在這個時候響了,她皺了一下眉頭,實在是不想吵醒江君越,隨手就接了起來。

不等藍景伊反應,那頭已經喊過來了,“傾傾哥,非離哥哥被方諾言給綁架了,你快救救他,快救救他呀。”

‘綁架’這個詞讓藍景伊愣了一下,隨即轉頭看睡得正酣的江君越,到底還是伸手推了推他,“傾傾,你的電話,非離好象是出事了。”

江君越滿臉都是起床氣的睜開了眼睛,拿過藍景伊遞給他的手機就沖著話筒道:“誰?”

“傾傾哥,我是子悅,簡非離被方諾語綁架了,你快去救他。”

江君越一下子就精神了,“方諾語是什麼鬼?”

“就是方氏家族的大小姐方諾語,一直出國留學來著,今天不知怎麼的就出現在了騷動,把非離哥哥給帶走了。”孟子悅委屈的訴說著,簡非離可是她早就相中的,絕對不允許被方諾語給搶走,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她不過是要試試簡非離對於女人强行貼上的底線是什麼,不想,簡非離就被方諾語給帶走了。

聽到這裡,江君越唇角咧開彎彎的弧度,樂了,先是沖著藍景伊做了一個稍安勿躁的手勢,隨即淡清清的對孟子悅道:“這麼晚了,你先回家休息,明早,傾傾哥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雖然挺哥們他應該支持孟子悅,不過,簡非離也是他哥們,再加上簡非離與藍景伊曾經的關係,他現在是巴不得早有女人收復簡非離這塊絕對難以攻克的陣地,先撇開方家的女孩只看方氏,那就是一個大家族,更是T市有頭有臉的龍頭企業,方家的女兒配簡非離那是綽綽有餘。

簡非離能婚了就好,這是江君越刹那間的感覺。

這麼幾年了,沒有誰比他更期待簡非離的大婚,誰知道簡非離像是知道他的心思似的,故意的跟他杠上了般的,這幾年除了林咪寶以外,根本找不到他與旁的女人的半點緋聞,不過,他對林咪寶半點意思都沒有,這一點從林咪寶的反應就可以知道了,而且,林咪寶後天就要大婚了。

方家的小妞和簡非離,這事必須要支持。

“傾傾哥,你一定要幫我喲,那個方諾語她是今晚才認識非離的,你可不能站在她那邊,你早就答應過我哥要幫我的。”

江君越眉頭皺了一下,最討厭這樣以人情來威脅他的,隨口就應了一句,“沒其它事情,先掛斷吧,很晚了。”他只負責搭個線而已,至於能不能要到人,那只能靠自己的本事。

那略略有些不耐煩的話語讓孟子悅很不安,不過,這可是江君越的提議,她也不能拿他怎麼辦。

江君越隨手掛斷了電話,正好迎上藍景伊審視的眼神,“老婆,你放心,他好好的,不過是被一個女人給帶回家去過夜罷了,男未婚女未嫁,這是好事。”

“傾傾,是誰?”藍景伊將信將疑,要知道這麼幾年她幾乎就沒怎麼聽說過關於簡非離的緋聞,雖然期待,可是也不能建立在簡非離有危險的基礎上吧。

“方氏集團的大小姐方諾語,那丫頭我以前聽說過,樣貌家世都是一等一的,與非離倒是門當戶對。”

“哦。”藍景伊稍稍的放下了心,不過,還是有點擔心的,“我打電話問問西門,這事,他應該很清楚是怎麼回事。”

“好。”江君越懶洋洋的一把摟過藍景伊,摟著她一起倒在大床上,再拿過她的手機遞到她的手裡,“打吧,打好了睡覺,這樣晚了,你又去看孩子們了?”明明有保姆的,可是藍景伊對孩子們就是喜歡親歷親為,這一點,他已經習慣了,可也心疼。

藍景伊點點頭,已經撥給了西門,西門正在去往騷動的路上,馬上就要到了,看到是藍景伊的號碼就接了起來,“江家後,晚上好。”

“非離在哪?你知道嗎?”藍景伊不是不相信江君越和孟子悅,而是更相信自己的直覺,直覺告訴她簡非離是不會隨哪個女人去人家家裡過夜的,他不是那樣隨便的男人,從來都不是。

“總裁在騷動,不久前打電話讓我去接他。”西門知無不言,他說的是實話。

“他真的讓你去騷動接他了?”

“對。”

“可是,孟子悅剛剛打電話說非離與方諾語一起離開了,你最好弄弄清楚,查到結果了回我一個電話。”

原來就沒睡,雖然有些困,但是現在的藍景伊已經困意全消了,對簡非離,這些年她一直心有愧疚,只希望他能幸福,可他卻單身了幾年了。

“什麼情况?”江君越抬首在藍景伊的小臉上啄了一下,對藍景伊此時的認真表情有些擔心了。

“非離讓西門去騷動接他了。”所以,他隨方諾語一起離開,也許不是自願的。

眼看著藍景伊擔心,江君越只得不情不願的起身,“行,那我過去看看,放心,一定把一個完整無缺的非離要回來。”

“嗯。”有江君越這樣承諾這樣說藍景伊才放下了心。

這一個晚上,有三個女人暫時睡不著了。

孟子悅是愛而不得氣惱的腦子裏翻來覆去的都是簡非離被方諾語帶走的畫面。

藍景伊則是擔心簡非離擔心的睡不著。

而方諾語則是因為興奮怎麼也睡不著了。

乾淨而整潔的公寓一塵不染,方諾語把簡非離帶去了她哥哥方諾言的公寓,這是方諾言偶爾回T市棲身的地方,除了她,沒人知道,除了她,也沒人有鑰匙,當然,方諾言例外,他是絕對有鑰匙的,只可惜,他今晚不在。

方諾語穩穩的把車停在了樓下,就扶著簡非離上樓了,她一路就以“我帶你去找她”這一句就成功的把簡非離拐進了公寓。

原來拐一個帥氣男人這樣好拐。

方諾語為簡非離脫了鞋子再扯開了襯衫的兩顆扣子,讓他能够舒服些的繼續睡,然後就趴在他身邊靜靜的看著他了。

微敞著胸口的男人露出一小片麥色的肌理,好帥呀。

她還不知道帥可不可以當飯吃,但這會子明顯是帥可以當覺睡,看著簡非離,她一點也不困了。

皙白的手指調皮的在簡非離長長的眼睫毛上劃來劃去,他的眼睫毛好長呀,睡著的時候仿如小扇子一樣,彷彿隨時都會煽動。

可不管她怎麼調皮,簡非離都不醒,只不過是時不時的低喃一聲‘英子景欒’之類的名字,那應該就是那個惹他傷心的女人的名字吧。

方諾語呆呆的看著簡非離,胡思亂想中,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