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8章番外:勾夫手記(153)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19:59
A+ A- 關燈 聽書

清晨。

遊艇的客房裏靜的只給人一種窒息的感覺。

簡非離頭枕著手臂,淩晨三點多鐘的時候他就醒過來了,完全是下意識的就睜開了眼睛,安靜的客房裏只剩下了他一個人。

沒有起身追出去,只是默默的躺在那裡,彷彿只有以此才能消解心底裏的鬱結,他居然就被景欒給算計了,潛意識裏,他從沒有想過那個小東西會算計自己吧,就因為他小,所以,迷惑了所有人的眼睛。

其實,那是一個小魔王。

以他對景欒的瞭解,只要那臭小子想做,即使他很小,也幾乎沒有他做不成的事情,他現在就算是追出去也追不上那小子的,小傢伙早就帶著英子離開他的勢力範圍了。

不知道躺了多久,他居然也有醒了還賴床不想起的這樣的一個清晨,直到手機響起,他才緩緩拿過了手機,隨即接起,“沙小戀,我今天不上班。”說完,“啪”的掛斷,手機也摔到了一旁去。

沙小戀迷糊的望著自己手裡的電話,有點懵了,這上班的時間已經過了半個多小時了,她打個電話過去問問不行嗎?

即便不上班也應該早早的知會她一聲吧,要知道半個小時後就有一場公司的例行會議,緊接著還有一個又一個的預約,約的都是簡非離,所以非他不可。

算了,他說不來就不來吧,這是屬於簡家的公司,她急什麼呢,大不了一一的把與簡非離有關的工作全都延後,反正損失什麼的也都跟她無關,她只拿自己的那一份薪水就好了。

那一天,簡非離哪也沒有去,就在遊艇的客房裏呆了整整一天,誰也不知道他在裡面做什麼,因為,客房的門是在門裡反鎖的,而他沒有叫過餐也沒有按過一次鈴。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沒有人知道那對昨晚上了遊艇的母子兩個早就悄然離開了。

天黑透了的時候,簡非離終於開了客房的門走了出去,不聲不響的下了遊艇,那一晚,他如往常般的回了祖宅,整個人看起來都沒有任何的變化,只是稍稍的沉默寡言了些,不過簡家的傭人早就習慣了他的少言。

簡非離開始正常工作,只是,下班以後的他完全的變了一個人似的,他開始逛夜場,一夜一夜,樂此而不彼。

騷動的大廳裏,孟子悅正癡癡的看著簡非離,不知道為什麼,簡非離突然間的對她很和氣,也不對,他是突然間對所有的接觸他的女人都和氣,而且是來者不拒,要喝酒就喝酒,要跳舞就跳舞,看著他今晚端起的第十六杯酒,她皺了皺眉頭,“非離,你少喝點好嗎?”

“不好。”簡非離低低笑,雖然喝了很多,不過他酒品很好,從沒有因為醉酒而對女人有什麼不雅的動作,每次要醉透了之前他總會打個電話給西門,然後就趴在酒桌上酣酣睡去,直到西門來了把他弄走他都不會醒過來。

“非離,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孟子悅壯著膽子問過去,越來越擔心這樣子的簡非離了,這分明是不對,還是很不對。

一個男人應酬喝酒很正常,但是一個人天天喝酒就很不正常了,而且,他以前從來不會天天都來這騷動這樣的夜店的。

這與他從前的形象一點也不搭。

“我有心事?”簡非離大手拿過一旁的酒瓶,自己倒了滿滿一杯,然後拿起高腳杯輕輕晃動著,一邊低喃一邊看著杯子裏正悄然泛起的漣漪,久久都移不開視線。

“非離,你一定是有心事的,跟我說說好嗎?也許,我能幫你分擔些。”孟子悅渴望的看著面前的男人,他雖然從來也沒有對她表白什麼,可是不知怎麼的,她還是傾心於他。

簡非離的視線還是在杯子裏的漣漪之上,他的心事……

他的心事只有一個,就是景欒。

卻是一種愛與恨交織的感覺。

又愛又恨。

愛是因為景欒是他嫡嫡親的兒子,還那麼聰明,他不可能不愛那個小傢伙。

恨是因為那個小傢伙居然算計了他也逃離了他,他有那麼糟糕嗎?糟糕到讓兒子嫌弃的丟下了他。

每每想到這後面一條,簡非離只覺心口一陣疼,握著杯子的手越來越緊,緊的指節泛起了青白,突然間,“嘭”的一聲悶響,酒杯被他捏裂了,於是,玻璃和酒液飛濺的四處都是,連他的手心也溢出了血,他卻沒感覺似的,目光只望著一個點怎麼也移不開。

“非離,你流血了,快來人,快來人呀。”孟子悅一下子緊張了起來,象她這種嬌嬌女很少見到這樣血腥和狼藉的畫面,她想動手去幫簡非離,卻發現她自己的手都軟了,身子也是軟的,她不敢。

簡非離的唇角依然掛著溫溫的笑意,彷彿那個受了傷的手是旁的人的手而與他的手無關似的,直到有人奔過來,手忙腳亂的幫他擦洗傷口,然後上藥包紮,整個過程他都沒有一丁點的反抗,也沒有叫疼,就乖乖的如行屍走肉般的由著人幫他打理著。

手包紮好了,桌子上的碎玻璃還有酒液也全都擦乾淨了,簡非離漫不經心的又是倒了一杯酒,染了薄醉的黑眸迷離的望著酒液,彷彿那裡面有景欒有英子似的,他覺得自己魔症了,第一次的為了一個女人而牽腸掛肚,怎麼也放不下。

手機響在騷動的大堂裏,也響在了嘈雜聲中,他聽見了,不管周遭多嘈雜,每一次手機響他都能第一時間聽到,手指條件反射的拿起手機,總想是一個陌生的號碼,然後他接起來就能聽見景欒的小聲音,可,他又一次的失望了,他看到的是一個熟悉的號碼。

景欒,他是不肯打給自己了。

分開已經有一段日子,那孩子從來也沒有電話打過來,而他,除了那輛紅色的柯尼賽科以外,他再也沒有查到與景欒和英子有關的任何訊息。

就為了不被他發現,她連那輛他送給她的豪車都不要了。

只為,那輛車子太惹眼,只要她開走了,一路上的監探一定能讓他查到她的下落。

車子,一直都停在公寓前的停車場上。

她再也沒有來開過。

彷彿把那輛車子還給他就與他從此撇清了關係一樣。

手機一直在響,刺耳的讓他皺起了眉頭,對面的孟子悅眸光瞟向了簡非離,“誰的?要不要我幫你接?”

簡非離淡淡的睨了一眼孟子悅,她又不是他的誰,即便是江君越也不能强塞給他一個女人吧,隨手接起,“咪寶,有事兒?”

“非離,我後天的婚禮,你到底來不來?”咪寶在那邊低聲問他,她請柬都發給他好久了,電話也通知過了,可是簡非離一直沒有給她正面的回答。

“我……”簡非離頓了一下,隨即道:“好,我到。”

“非離,你要去哪裡?我陪你去好嗎?”對面的孟子悅正傾身向簡非離竪着耳朵聽著他和咪寶之間的對話,要是能陪著簡非離一起參加咪寶的婚禮,孟子悅很樂意,那樣大婚的場合她只要與簡非離走在一起,一定能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不會差了新郎新娘子多少的,這麼好的機會,她可不想錯過。

“非離,你女朋友?”咪寶聽到了,小聲的問過來,微微的有些詫異,這樣許久了,她還從來也沒有聽說過簡非離有過女朋友,倒是對他最近的變化略有所聞,總覺得是別人把他逢場作戲的事情誇張的文宣了罷了,卻沒有想到此時簡非離果然是在夜場,聽在耳中那麼清晰的嘈雜聲便證明了一切,而他身邊有個女人也是真的了。

看來,傳說中的一切並不全是別人誇張的報導。

“不是。”簡非離淡清清的直接否認了,這些日子他從來也沒有約過孟子悅,是每天他到哪裡她就跟到哪裡,彷彿派了人跟踪了他的行踪似的,又或者也不用跟踪吧,只要她稍稍留意一下,就知道他每晚在哪裡,T市的高級會所和高級夜店也就那麼幾愛,來來回回的,他去的也只是那幾家,不過最多的就是騷動。

“非離……”孟子悅梨花帶雨,“你答應傾傾哥哥的。”

聽著她嗲裏嗲氣的聲音簡非離原本就煩躁的心更是煩躁了,“閉嘴。”

“非離,跟女孩子說話要溫柔。”咪寶忍不住的在手機那端低低的勸著,這會子已經在慶倖了,以前簡非離待她雖然沒有多好,不過從來都是溫文的,從來也沒有這樣的低吼過。

“都决定帶她去參加你婚禮了,她還在那聒噪。”

“非離,你答應了?”孟子悅抹了一下眼淚,已經轉哭為笑了。

簡非離懶著理她,不過是沒有女伴罷了,既然孟子悅樂意,就勉為其難的凑一對去參加咪寶的婚禮吧,不然一個人去有些不好,“你要是不想去我可以換其它人。”

“我樂意,我很樂意。”孟子悅笑得頓時燦爛了,她巴不得呢,只是不太相信簡非離會答應帶她去,所以不由自主的就想要確認一下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