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3章番外:勾夫手記(148)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18:47
A+ A- 關燈 聽書

一千多個日夜的禁欲,她一度以為自己對男女之xin的渴望已經淡去了。

心如止水的只有景欒,除了景欒還是景欒。

可是經過昨晚,經過簡非離的一番折騰,她身體的所有感官彷彿全都蘇醒了一般,被簡非離這樣子吻上,所有的理智瞬間土崩瓦解。

纖腰上的大手越扣越緊,英子緩緩閉上了眼睛,可是整個世界裏卻全都是簡非離一張俊顏,怎麼也揮之不去。

景欒答應她明天就離開的,可是現在……

“不走了,是不是?”簡非離啞聲輕問,鼻尖蹭著她的鼻尖,唇還貼著她的,輕含著她柔軟的唇瓣。

“嗯。”

“我已經安排好了,景欒將要就讀T市最好的幼稚園冠花幼稚園,明天就可以去上學了。”

“好。”

“那明天送景欒去幼稚園後我們就去民政局吧,你的戶口本和身份證都有帶在身上吧?”

“有。”

“英子,下個月初八大婚,可好?”

“好。”英子的大腦完全不會思維了,被他一邊吻著一邊問的只會下意識的答應他,可當應了這一個‘好’字的時候,突然就覺得不對了,“簡非離,你這是在求婚嗎?”雖然在摩天輪上求婚也挺浪漫的,可是一沒花,二也沒有訂婚戒指,三呢,簡非離沒有單膝下跪呢,這與她看過的偶像劇場裏的求婚場景完全不一樣有沒有?

“嗯。”

“沒花?”

“是。”

“沒戒指?”時間太趕,他雖然已經定制了,可還沒那麼快好。

“對。”

“也沒單膝下跪。”這樣問下來,根本就是沒有誠意嗎,雖然心底裏早就告訴自己不會嫁給簡非離的,因為明天景欒就會與她一起離開了,可是這會子面對著求婚的簡非離,她卻較起真來,非要一個正面的答案不可了,第一次被求婚呢,雖然不想婚了,可還是覺得挺特別的,女人一輩子,即使不婚,也要經歷過一場被求婚的場面才算是完整吧。

不對,其實經歷一場大婚才算是真正完整的人生,可惜,她就是不想婚了。

簡非離微微一笑,扣著她的腰越來越緊,也扣著她貼著他越來越近,“你有我就好了,請你嫁給我。”單膝下跪而已,他不是不想跪,而是人在摩天輪上條件不允許。

夏日的風此時正溫柔無比的拂過英子的臉龐,一向溫文儒雅的簡非離很少有這樣煽情的話語,一瞬間,英子幾乎脫口而出“我願意”,可,一切就是這樣的凑巧,摩天輪下不遠處的簡景欒這會子正好仰頭看了過來,“媽咪,你們在幹嗎?我餓了。”

小傢伙其實是故意的,故意的搗亂兩個大人間的甜蜜,也讓兩個大人知道他已經發現他們在親熱了,這樣最好了,他就看看媽咪在與爹地親熱了後又被他抓了現形後是什麼反應,最好媽咪能想通呀,若是想不通,那就說明爹地沒魅力了,唉,他還這麼小,就要為爹地媽咪操心了,他容易麼。

“沒……沒幹什麼,這就去明樂屋吃晚餐。”英子臊的臉都紅了,被兒子抓了一個現形呢。

簡非離皺皺眉頭,兒子這一嗓子來得太不是時候了,真想揍他的小屁股,搗亂呢。

然,再看他身邊也看上來的兩個遊樂場的管理,他也只能接受被打擾的結果了,揮了揮手,示意工作人員啟動摩天輪,摩天輪緩緩啟動,英子根本不等她的位置落地,快到的時候一縱身就跳了下去,恨不得立刻馬上離開簡非離的模樣,讓簡景欒看著直皺眉頭。

完了,爹地是真的魅力不足了。

唉,看來他是無能為力了。

他卻不知,英子其實是心跳得太厲害,再與簡非離坐在一起,嗅著他身上的氣息,她覺得自己的一顆心都彷彿不是自己的了一樣,時光彷彿倒回到幾年前她初初遇見他的時候,那時,他也是她認識的所有男人中最令她動心的,所以這一刻她只想離簡非離越遠越好。

有些感覺,一旦上了癮,就再也拋不開。

上了車,自然也是坐在後排位置上,避簡非離如蛇蠍一般。

天黑了,半明半暗間霓虹次第亮開,不夜城的T市美輪美奐的展現在視野裏,英子靜靜的望著車窗外似曾相識的街景,就有一種置身在夢裡一樣的感覺。

不真實的夢,卻是最真實的人兒。

有她,有景欒,還有正在開車的男人。

幾年前,她也是這樣坐在他的車裏,由著他開向任何地方。

幾年前T市還沒有明樂屋,她也沒聽過,但這是簡非離的提議,她也就沒反對了,畢竟,那男人做事一向可靠,若是很差的地方別說是帶她和景欒了,他自己都不會去的吧,簡非離雖然一向低調,車開的不是最豪的車,衣著也不是最潮的衣著,可是對於吃他一向都很講究,也是個很會做美食的男人,對於下廚,連做了幾年媽媽的她都自歎弗如。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不知不覺中,有海的氣息撲面而來,等她發現的時候,車速已經緩了下來,以為明樂屋會是一處造型雅致的飯莊之類的建築,卻怎麼也沒有想到,那是一個建立在遊艇上的海鮮館。

視線所及的遊艇上燈火通明,仿如記憶裏的那座遊艇,也是在那座遊艇上,她的第一次給了他,怔怔的看著時,她聽到了自己的心跳,聽到了潮聲悄起時的夜裡與他在遊艇上發生的一幕幕。

車停了。

不等停穩,景欒已經率先跳了下去,“媽咪,這艘遊艇好漂亮,比咱們沙州島那艘漂亮多了。”說著,小傢伙又轉向了簡非離,“爹地,就是要在遊艇上吃海鮮嗎?”簡景欒小朋友叫爹地已經越叫越順口了,親切的讓簡非離恨不得咬他一口,小東西萌萌的樣子太可愛了,絕對無害的樣子,卻誰也不知道這小人若是想做什麼,那大人也不是他的對手呢。

“嗯。”

“可以出海嗎?”

“可以。”不想,景欒不過是隨口一問,簡非離就說可以了。

小傢伙的眼睛更亮了,屁顛屁顛的飛奔上了遊艇,遊艇上的工作人員見他人小就迎了過來,可小傢伙根本不需要引領,一處處的看過去,就象是一個好奇寶寶,倒是把簡非離和英子給落在後面了。

“陌英子?”忽而,一道熟悉的聲音叫住了英子。

英子轉過頭去,當看到是沙小戀時不由得一愣,不過也就只有一瞬,就淡淡笑開,“迷戀,你辭職了?來這裡上班了?”

沙小戀深呼吸再深呼吸,還以為一輩子都見不到英子了呢,剛剛第一眼看到英子的時候就覺得自己出現了幻覺,直到英子轉頭看過來,那樣四目相對的一刻,她才確定這個走在簡非離身邊的真的是英子。

還如記憶裏的模樣,嬌俏中英氣迫人,就連身形都還是如從前一樣的纖瘦適度,一身休閒褲裝襯著她比記憶中的那個喜歡穿長裙的她更是英姿颯爽了,一瞬間,蟄伏許久的心瞬間蘇醒了過來,沙小戀一下子沖了過去,緊緊拽住了英子的手臂,“英子,好久不見。”若不是簡非離淡清清的看過來,她絕對要給英子一個擁抱。

簡非離目光轉冷,他只是請另一個秘書包下整個遊艇,原本就不想讓沙小戀參與的,卻沒有想到她不止是知道了,甚至還來了,“你來做什麼?”只瞧沙小戀看著英子的目光,他就一陣不舒服。

沙小戀喜歡英子,他不是第一天知道了。

“我……我聽說總裁包下了這艘遊艇,所以就過來幫忙了,沒想到原來是英子回來了,真好。”也是這會子,沙小戀才明白過來簡非離為什麼給自己休了一天的假,原來,是與英子在一起。

“哦,那你現在可以……”

英子耳聽著簡非離這是要逐客的意思,便笑眯眯的道:“我是來混吃的,不如,你跟我們一起吃吧,這樣才熱鬧,好幾年沒見,一起聊聊家常。”多個人,就少些與簡非離單獨相觸的彆扭感,不然,她心慌慌的,拉個墊背的陪著,多少能减少些危險。

“好的。”沙小戀只當沒看見簡非離的警告,反正這會子,她就想留下,哪怕只是與英子一起坐坐也好,這麼幾年了,她竟是半點也不曾忘記掉陌英子,陌英子彷彿在她的心底裏紮了根一樣,根須越生越多,那些記憶裏雖然沒有什麼特別美好的畫面,卻依然生動如昨,從來不曾减過半分顏色。

簡非離臉色愈墨,只是礙於這是英子的提議才沒有當面否决,但是目光裏的深冷卻是相當明顯的,尤其是每一次落在沙小戀身上的目光。

沙小戀就當自己沒看見,人走在英子的身側,全程都不去看簡非離,不過,簡非離沒辦法發作,有一個小人卻發作了。

很快轉了一圈的景欒回來了,當看到英子身旁那個霸佔了爹地位置的女人,冷冷的開口了,“你是誰?為什麼打擾我和媽咪?”

沙小戀抬頭看過去,只一眼就怔住了,太象了,這孩子簡直就是簡非離的翻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