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0章番外:勾夫手記(145)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18:02
A+ A- 關燈 聽書

“景欒動了,別吵。”簡非離的目光轉而又落在了兒子的小臉上,小傢伙真動了,要醒了嗎?他的心一下子又提到了嗓子眼,這小東西,時刻牽動著他的心,這會子,因著英子,他恨不得小人立碼醒來。

醒了吧。

醒了,他就不用面對英子弱智的遊戲了。

“好吵。”簡景欒小手揉上了眼睛,小嘴嘟囔著,就在兩個大人的注視中慢騰騰的睜開了眼睛。

“哪裡吵了,是你自己睡飽了,兒子,起來了。”英子一看到景欒醒了,立刻就興奮了,只盼著小傢伙想到辦法趕緊把她帶離簡非離,她就不用分分鐘的煎熬了。

簡景欒這才慢吞吞的坐起來,“咦,你們不會一直都在看著我吧?”眼看著兩個大人都在看著他,小東西臭屁了起來。

“我沒有,我剛剛玩遊戲了,是他一直在看你。”英子才不承認,她沒那麼幼稚。

“媽咪,你不愛我了嗎?”小傢伙對手指,自覺不自覺的把她與簡非離擺在了一起,對比了起來。

“誰說我不愛你了。”英子立刻慌,從前的小人從來不這樣的,怎麼多了簡非離,他就什麼都計較了起來呢,“你以前不是最討厭我看著你了嗎?”

“可是現在不討厭呢。”小傢伙嘿嘿笑,隨即一個鯉魚打挺就坐了起來,“我醒了,接下來有什麼活動嗎?”說這話的時候,他是看著簡非離的,而且還滿臉的都是期待。

簡非離還真沒準備,沒想到他醒的這樣快,這才一個多小時,回想了一下小傢伙的喜好,他便道:“去遊樂場吧。”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小傢伙看了看簡非離,很想說‘你就沒點新意嗎’,可當迎視到簡非離溫柔慈和的目光後立碼就小嘴一咧,“好的呀,不過T市的遊樂場比得上AM的嗎?”

簡非離自是將小東西的反應看得清清楚楚,微微一笑道:“完全不一樣。”T市的遊樂場是簡氏旗下的,還是今年年初才建好的,設施什麼的自然很潮範兒,所以,他雖然沒有去玩過,但是開業時卻是有去過的,自然很清楚了。

“真的嗎?那我們現在就去。”小傢伙立刻就期待上了,跳下了沙發生龍火虎的往門前走去,半點也沒有喝醉酒的樣子了,讓簡非離甚至有點懷疑他之前是不是真的醉了?畢竟,這小東西可是‘無所不能’呢,就沒有他不敢做的事情。

“好。”

“等我一下。”英子拿了包沖進了洗手間,她得稍微化一個淡妝,最好再戴一個遮陽帽,雖然已經離開T市很多年了,但是保不齊遇到一兩個從前認識見過的人,到時候看到景欒好說不好聽,不好解釋呢。

所以,最好最好的辦法是不要被人認出來。

五分鐘後,英子從洗手間出來了,客廳裏的兩個‘男人’正在掰手腕,而且玩得無比的歡脫,“景欒,你又玩不過你……”剛想說‘你爹地’,可她隨即就收了口,兒子醒了,很快就能帶她逃離簡非離的視野了,那聲‘爹地’,還是不要叫的好,以免叫習慣了以後更麻煩。

“簡先生一隻手,我兩隻手,我還贏過一次呢,嘻嘻。”不想景欒特別高興的樣子,顯示著一大一小的互動和相處很和諧,好象比她從前與景欒在一起的畫面還和諧。

英子有點酸酸的了,看來真不能讓景欒和簡非離相認呀,不然,她在兒子心目中的地位從此就不保了。

感覺到英子的落莫,小傢伙抿了抿唇,笑嘻嘻的道:“媽咪你也來掰一次,看看是你贏還是他贏。”不能叫‘爹地’,簡景欒就覺得對簡非離的稱呼彆扭極了。

“贏了有獎勵?”

“有。”這次,回答她的不是簡景欒而是簡非離,男人眸光閃爍,眉目含笑。

英子不由得心神一蕩,“什麼獎勵?”

“景欒,你不是要去洗手間嗎?”簡非離單手拎起了景欒往洗手間的方向推送去,同時,還朝著小人眨了眨眼睛。

“嗯嗯,我去了,媽咪你們快掰,他說有獎勵就有獎勵的,嘿嘿,不要白不要。”小傢伙說完,一溜煙的就跑沒了踪影。

客廳裏頓時就只剩下兩個大人了,簡非離擺出了掰手腕的姿勢,“來,開始。”他還沒試過與她比呢,剛剛跟兒子比的時候他放水給兒子贏了一次,以增强兒子的自信心,這會子對自己女人,自然更要‘放水’了。

“說話要算話。”英子躍躍欲試了,就想贏簡非離一次,那才爽。

“算話。”簡非離溫溫一笑,望著英子的眼神灼灼的彷彿帶電一般,英子急忙坐下,微微垂首,不敢看他了。

她早知道簡非離力氣驚人,與他比他們兩個人半斤八兩,可這一掰才知道她好象誤判了,就感覺緊握著自己手的男人的手彷彿有源源不斷的力量輸送到他的手心,與她的逆向絞在一起,衝擊著她只能後退再後退。

“藍景伊,你怎麼來了?”眼看著她就要撐不住了,英子忽而一聲低喊。

“來就來唄。”簡非離微微笑,根本不為所動,幾年過去了,對於江傾傾的女人,他如今已經可以很平靜的對待了。

英子一愣,沒想到簡非離對藍景伊都有免疫力了,看來,她要換招了,小手用力的頂著簡非離連綿不絕的推力,忽而又道:“景欒,你怎麼還不出來?摔倒了?”

這一次,簡非離仿似‘條件反射’的轉首看向洗手間,同時,手上的力道一泄,頓時,手腕被英子一掰直接摁在了案頭上,“你輸了。”笑眯眯的說過,英子微松了一口氣,“說吧,給我的獎勵呢?”

簡非離長指輕挑,淡靜的看著女人俏麗的容顏,那時因方諾言他曾恨過,可是經歷了五年多的時光,什麼都淡去了,記住的,只有曾經的美好,“嗯,給你了。”

“在哪?”

“就在你面前。”

“簡非離,你耍詐。”英子臉紅,這會子才反應過來男人是决定自己把自己獎勵給她了。

“先耍詐的是你。”不過,也給了他一次‘放水’的機會。

英子頓時眯起了眼睛,眉頭皺的高高的,“我有耍詐嗎?”

簡非離望著面前狡黠的小女人,手撫上額頭低低笑開,“沒有。”

英子這才滿意了,“你輸了就是輸了,我要獎勵。”

“好,晚上都給你。”

“你……你……你流氓。”英子伸手一指簡非離,這男人總占她便宜。

“晚上請你吃明樂屋海鮮,然後一起去看電影,這也流氓嗎?”簡非離撫著額頭的手快要沒機會拿下來了,黑眸眨了又眨,讓英子一下子有點汗顏了,轉頭沖著洗手間轉移話題,“陌景欒,你好了沒?”

“好了好了。”景欒慢吞吞的走出洗手間,原本是想給點爹地媽咪一起獨處的時間,能給多少就給多少吧,如果爹地到時候還沒有收復搞定媽咪,那就不怪他沒幫爹地了,實在是爹地自己‘無能’。

“走嘍。”簡非離高大的身形直接站起,英子也站了起來,穿著拖鞋的她才及簡非離的肩膀,顯得嬌小極了,景欒抬腿沖過去,“爹地,你好高。”脫口而出的稱呼,也不知是故意的還是有意的,反正,景欒叫‘爹地’了,而且,叫得很順口,半點彆扭都沒有。

英子的臉一下子冷了,脚步也停下來,正好站在房間門裡,“你叫他什麼?有種你再說一遍。”

聽著英子咬牙切齒的聲音,還有簡景欒瞬間哭喪的小臉,簡非離大手一拉英子的手,面容已經微冷,嗓音低啞的道:“沒有我的種哪有他,不管你承認不承認,景欒都是我兒子。”說到這裡,簡非離又轉身景欒,“兒子,好樣的,不管怎麼樣你都是小男人,你都有種。”

“簡非離,有你這麼教育孩子的嗎?”英子用力的甩開簡非離的手,惱了。

“你教育的對嗎?你看看全世界的孩子,是單親家庭的多還是雙親家庭的多?明明一個聰明又可愛的兒子,你自己不想成家也就罷了,非得教育他也跟你一樣思想不正常?你至於嗎?”不知道是不是忍了許久,英子的一句讓簡非離一下子就爆發了,而且,火氣特別大。

“景欒哪裡不正常了,簡非離你給我說說清楚,我兒子哪裡不正常了?”

簡非離閉了閉眼,隨即無奈的睜開,就覺得英子對自己敵意太深,連他也不懂她對自己哪來的敵意,想了又想,他低聲開口,“你說,我有做過對不起你的事情嗎?”

“……”英子大腦迅速一轉,沒想出來。

“你說,我是吭過你還是害過你?”

“……”英子想搖頭說沒有,又覺得那是長了簡非離的士氣,於是,撇了撇嘴,沒說話。

“如果都沒有,那我不要求你接受我,只想請你給我和兒子一些相處的時間,他身體裏流著你的血,可也流著我的血,你不能剝奪一個男人做父親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