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8章番外:勾夫手記(143)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17:32
A+ A- 關燈 聽書

白色的小西裝勾勒著陌景欒恰到好處的小身板,不肥不瘦的小人此時一張小臉上掛著微微的笑意,半眯的眼睛看起來依然很大,讓他看起來萌萌的,可愛極了,根本無法讓人把那個打了人還撒了人一頭尿的小朋友與他聯系在一起。

小手帥氣的一伸,小帥哥立刻配合的就將一束花遞到了他的小手中。

小傢伙捧著花,無限臭屁的挪起了脚步,慢悠悠的到了門前,“先生,我帥不?”

人小鬼大,可是一舉一動一點也不小,比大人還大人。

簡非離靜靜的站在門前,不是第一次見陌景欒,可之前的哪一次都比不上這一次帶給他的激動。

他的兒子呢。

小小的,卻是這樣的可愛。

“帥。”不由自主的一字出口,他一彎身,一下子就抱起了手捧著鮮花的小不點,然後,第一次親了一個小朋友的小臉,還是狠狠的親了一下,“我的兒子,必須帥。”

“兒子?”簡景欒小腦袋瓜一偏,避過了簡非離的頭從他的肩膀上方看向他身後的公寓,視線剛剛好的對上裡面的陌英子,眼睛裏全都是詢問的眼神。

英子立刻搖頭,她沒承認,絕對沒承認,一切都是簡非離的自我猜測。

接收到英子訊息的簡景欒的心情稍稍的有點黯淡了,看來娘親還是不打算一家三口團聚呀,而他看在娘親養育他五年多的份上,現在只能幫娘親,而不能幫此時正溫情懷抱他的大男人了。

是吧,娘親是女人,爹地是男人。

男人是不需要幫的,他只能幫女人,這是天經地義的必須的。

“怎麼,你還想抵賴?”簡非離抱著簡景欒走進公寓,腳後跟輕輕一磕就磕上了房門,隨即手指點在小傢伙的額頭上,“就憑你這張臉,你否認也沒用,你就是我兒子,我就是你老子。”

簡景欒眨眨眼,小嘴一嘟,“古月還象毛爺爺呢,那你能說他姓毛嗎?那不扯淡嗎,簡先生,別開玩笑了,放我下去。”小傢伙說著,就開始掙呀掙,掙呀掙。

不過,不管簡景欒怎麼掙都沒用,找不到他的時候簡非離治不了他,小傢伙太‘狡猾’了,可這都逮到了,而且就在自己懷裡,他是絕對不會放過的,“叫爹地。”DNA什麼的不用去檢查,只看簡景欒和陌英子,再算算小傢伙的年紀,百分百是他的兒子。

三十幾歲了,到了這一天,他真的沒有想到自己會突然間多了一個兒子,天上掉下來的一樣。

從知道的那一天開始到現在,滿滿的都是驚喜。

簡景欒咬咬唇,求救的看著陌英子,彷彿在說‘媽咪救我,媽咪幫我’,可,英子也是自顧不暇,不然也不會請他來幫忙了,“過來吃飯吧。”

“好吧。”簡景欒一聽到陌英子的聲音,小心肝就歡脫了起來,媽咪看來是對爹地有些妥協了,這可是大好事呢,“媽咪,我買了你最愛吃的小龍蝦。”

“知道,味道一般。”英子嫌弃的不看簡景欒了,若不是他惹上簡非離,她哪裡就有今天,哪裡會被簡非離給逮住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那改天回去沙州島,小欒親自做給你吃,好不好?”眼看著英子不開心的樣子,簡景欒開始使出混身解數討好她了。

簡非離微微笑了,瞧瞧,不管臭小子多聰明多能耐,可是還是有他的軟勒的,他的軟勒就是他媽咪陌英子。

英子撇撇嘴,勉强點了點頭,然後好奇的一指桌子上還沒開封的食盒道:“那盒是什麼?”

“木瓜鯇魚尾湯。”小東西眯著大眼睛,“我好吧,我是乘孩子,快放下我,我餓了。”

一聲他‘餓’了,果然有奇效,簡非離兩步走到餐桌前,便將他放在了餐椅上,“餓了就開吃。”

對面的英子看到了兒子此時心裡都是美美噠,看到兒子就有一種說不出的安全感,“送我的?可是我不想補胸了呢。”聽到木瓜,英子自動自覺的以為那是兒子送她補胸的,兒子知道木瓜不是什麼稀奇事,可小兔崽子有什麼理由管她胸大胸小。

“媽咪,這是送給……送給簡先生的。”認真的瞟了一眼英子,似乎好象她還不打算跟簡非離搭夥過日子,簡景欒只好把幾乎就要出口的‘爹地’變回成‘簡先生’了,說著,還無限委屈的看了一眼簡非離,他沒辦法,沒辦法,很沒辦法,都是媽咪說了算。

簡非離很快就明白了過來小傢伙的‘苦衷’,淡淡一笑,“送我的?”

“對呀,這湯是養胃的,你喝了最最好。”小傢伙生怕自己不承認簡非離的身份而被這個真真實實的親爹地給嫌弃了,討好的說到。

簡非離抬眸睨了陌英子一眼,有些可憐孩子了,這麼小就必須要做到在他和陌英子之間左右逢圓,他的兒子多累呢,算了,他現在也不逼著景欒了,要想打破現狀,看來,只能從英子身上入手,否則,那是難為自己兒子,他心疼,“我嘗嘗。”想著說著,便動手打開了那個食盒,湯味瞬間就溢了滿室,只聞著就覺得味道不錯。

“我也要。”英子微惱,還以為兒子是送她的,結果,是送簡非離的,送她小龍蝦送簡非離木瓜湯,這不明顯的對她和簡非離同等對待嗎?那她不是白養了這個兒子五年,在兒子心中的地位居然跟簡非離平起平坐了,她不樂意。

“行,吃這個豐胸,我同意。”簡非離慢悠悠的嘗了一口,就把湯推到了英子的面前,“你吃。”

英子頓時懵懵的了,只覺得簡非離視線掠過的不是她的臉而是她的胸,彷彿在說她豐胸了更好,他有福利了……

“算了,既然是景欒親自點給你的,那自然是你喝,我不要了。”才說要,這會又不要,雖然有點打臉,可是,絕對不能讓簡非離給占了便宜去,再者,她這會子看著這湯就有種毛毛的感覺,說不定讓兒子帶來的東西就下在這湯裏了呢,若喝了,隨時都有可能倒床就睡,那兒子怎麼帶她離開簡非離?

她還是不要亂來了。

“媽咪,一大盒呢,再說這也煲了湯,一個人喝不完的,你也喝。”簡景欒開口了,一付她喝也可以也沒問題的表情。

英子烦乱了,再不喝就真的是自己打自己臉了。

舀了一勺,嘗了一口,味道真心不錯,“吃飯吧。”既然都讓給她了,那就喝吧,反正只一口,她就推回到了簡非離的面前,“你吃。”

於是,一家三口終於圍坐在一起,開飯了。

沒有奢華的餐廳。

也沒有奢華的餐具。

一桌,三椅,三個人,兩大一小,絕對三口之家的感覺。

簡非離親自上灶的家常菜,景欒抬頭看看爹地看看媽咪,“米有了,菜有了,花有了,來點酒吧。”第一次團圓,他人雖小,可是想喝酒了。

只要一想像那種家的感覺和氛圍,大眼睛頓時就潮了。

不止是米有了菜有了花有了,他還有爹地和媽咪了。

簡非離點點頭,很是贊同兒子的這個提議,拿過自己早就選好的兩瓶紅酒,啟開,紅色的酒液徐徐傾倒在三只高腳杯內,大手隨即端起,“來,Cheers!”

英子不情不願的拿起酒杯,只是象徵xin的舉起,半點也沒有乾杯的意思,簡非離也不介意,她不過來他把杯子遞過去就好,響響的與她碰了一下,到景欒這裡就痛快多了,“Cheers!”小朋友很開心簡非離把他當男人,大大方方的碰杯,大大方方的一仰頭就將一杯酒喝個乾淨,“好喝,這酒好喝。”

“臭小子,這酒喝著象飲料,可是後勁很足,你最好給我收斂點,才多大丁點,居然一口就幹了。”

“媽咪,我不是臭小子,我是男人了。”小傢伙開始抗議英子每次都是臭小子臭小子的叫他了,也許從前他不介意,可是現在,他與媽咪之間可是多了一個親爹地呢,一個於他生命中來說很重要的一個人。

“呃,就你,就男人了?”

“當然,小欒早就是男人了。”

“切,我看你從上到下,哪裡也不象男人。”英子只是淺淺的飲了一小口酒,對於兒子和簡非離的熱絡勁,有點吃味了。

“媽咪,我當然是男人了,我有的你沒有,這就是證據。”景欒小朋友懶洋洋的一付我絕對沒撒謊的樣子說過。

英子瞬間臉紅,“你胡說什麼。”

“我沒胡說呀,我和爹地都有丁丁,就你沒有呢,所以,我和爹地都是男人,你不是。”

“臭小子,從現在開始,你給我閉嘴。”耳朵裏蔔一被强行灌進‘丁丁’這個詞兒,英子小臉頓時紅透了,腦海裏也瞬間閃過了某人昨晚就是用那個東東一遍又一遍的把折騰進行到底,這會子,她渾身上下還酸疼酸疼的呢。

景欒瞪圓了眼睛,不過,小嘴真的閉上了,同時,手裡的酒杯放下,筷子也放下,規規矩矩的坐在餐椅上不說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