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5章番外:勾夫手記(140)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16:47
A+ A- 關燈 聽書

天亮了。

生物鐘喚醒了陌英子。

睜開眼睛的那一刻,她明顯的感覺到了腰上的那只擁了她一整晚的男人的大手,即便是經過了一夜,即便是簡非離還睡著,他手上的力道都沒有减弱半分,仿似只要减弱了,她就會突然間消失一樣。

輕嗅著空氣裏還殘留的昨夜裏歡愛的氣息,英子的意識也終於恢復,想著昨夜裏簡非離對她的瘋狂,此時依然讓她禁不住的心跳加快起來。

太久的禁欲,卻什麼都在昨夜裏被簡非離徹底的喚醒。

英子悄悄轉首,赫然對上了男人清亮的目光,四目相對,她微開的小嘴裡寫滿了吃驚,原以為他還沒醒她就可以趁著他熟睡的時候逃了,卻沒有想到,她醒了,他也醒了。

這算什麼?

婦唱夫隨嗎?

“早安。”簡非離略帶喑啞的嗓音打破了空間裏的寂靜,同時,大手輕輕一摟,便摟著英子更緊的靠在他的懷裡。

“你……你別……”英子頓時小臉緋紅一片,腦子裏閃過昨晚上簡非離對她的各種折騰,小心肝嚇得慌慌,再來,她覺得她好象對他的‘所作所為’上癮了一般,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總是會不由自主的隨著他的動作而沉迷於他所製造的氛圍之中,仿是五年多的欲的空白在昨晚見到他之後徹底的開閘放水,完全不聽她自己的指揮和指令,只聽簡非離的擺佈了。

簡非離緋薄的唇輕落,舌尖快速的刷過英子的紅唇,原本他也沒想大清早的做什麼的,可偏偏只是這一記輕吻,瞬間身體組織就起了反應,於是,他不住的加深再加深,於是,不過是片刻之間,兩個人就又一次的纏繞在了一起。

臥室裏,陽光透過窗簾打在兩個人的身上,英子覺得自己的呼吸都快要沒有了,可是簡非離還是不放過她,不知道過了多久,當男人帶著她一起再一次的奔向頂峰,他才緩緩的放鬆了她,兩個人一起橫躺在大床上,空氣裏只有低低淺淺的兩個人一起的呼吸聲。

許久,簡非離伸手摸過一旁床頭桌上的手機,這麼多年,他應該是第一次在沒有事先告知的情况下上班遲到了。

眸光掠過,時間的指針將要指向九點三十分了,即便是這個時候起床不吃早餐直接去上班,抵達公司的時候也快要中午下班了,那乾脆就一個上午都不去好了。

清晨的男人,即便是才經歷一場瘋狂,可是那下頜上青色的胡渣配合男xin荷爾蒙爆錶的男xin力量,此刻依然讓英子連看都不敢看他。

簡非離一手繼續環摟著英子,一手點開了沙小戀的辦公室號碼。

“總裁,你……你好,發生什麼事情了嗎?”沙小戀慌慌的問過來,她打了一個早上的電話了,可是簡非離的手機一直處於關機狀態,於是,從早上上班到此刻,她一直在提心吊膽的擔心簡非離出事了。

“沒事,我上午不去公司了。”簡非離語調平淡的說過,聲線裏沒有半點不對的樣子。

沙小戀怔了怔,“那下午呢?”

簡非離扭頭看了一眼此時正裝作什麼也沒聽見的一臉紅潮的英子,不由自主的就輕啄了一下她的小臉,這才滿足的道:“下午過去公司。”

“那上午落下的行程……”沙小戀欲言又止,有些不明白簡非離這是怎麼了。

“請各部門的經理直接捕手去處理,這幾天我都會留在公司處理內部事務,不會見客戶了。”

“好……好的,總裁。”迷戀像是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話語似的,聲音都不對了,可即便她也覺得簡非離這樣安排公司的事情有些不對,但公司畢竟是姓簡的,她也沒有理由來質疑簡非離的决定。

簡非離隨手掛斷手機,轉頭看英子,回想當初她與他分手的原因,此時想起都是特別的可笑,他那時居然就相信了她和方諾言在一起,可她若真與方諾言在一起了,又怎麼可能會為他生下景欒呢,那小東西,他很喜歡。

“餓嗎?”指尖輕落在女人吹彈可破的小臉上,也是到這一刻,他才發現他對英子的現狀一無所知,她就象是他世界裏的一個最大的謎題,急需找到謎底。

“餓。”英子唇開,輕輕應了一字,她是真的餓了,好餓好餓,從昨晚到現在簡非離消耗了她非常多的體力,這會子只覺得胃空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可就是這一個‘餓’字,卻讓簡非離想入非非了。

雖然明明知道此餓非彼餓,他一張俊顏還是不由自主的貼近英子的小臉,深深的吻印下去,“餓了就吃。”低低喃喃的四字後,是他再一次的把她吃幹抹淨,吃的連渣都不剩,將‘餓了就吃’貫徹的特別徹底……

英子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她做夢了,夢裏是景欒一直在呼喊她快醒來快醒來,可她真的太累了,只想一直一直的睡下去。

悠然醒轉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食物的香氣飄到鼻間,她一下子就坐了起來,開著空調溫度適宜的房間裏只有她一個人,簡非離在廚房,英子一眼看到床頭疊的整整齊齊的衣物,是簡非離從櫃子裏拿出來的為她準備好的今天的衣物。

她是真的餓了,懶著再去翻衣服,直接就開穿了。

先是小內內,當指尖觸到小內內的布料時,想到簡非離也觸摸過這兩件小物件,頓時又是一陣小臉通紅。

餓。

真餓。

不過她發誓以後再也不敢隨便對簡非離說‘餓’了。

說‘餓’字的後果很嚴重。

快速穿妥一身衣物,生怕簡非離突然間出現對她又是一通獸欲……

她要受不了他了。

房間裏靜靜,只有廚房那邊依然源源不斷的傳來香氣。

簡非離再煮午餐,他的廚藝她知道,不是一級棒,是超極棒。

趁著男人不在,英子拿過手機就撥給了陌景欒,小男生仿似還沒睡醒的聲音傳了過來,“媽咪,早安。”

“臭小子,你不是要幫我嗎?怎麼還在睡覺?今天,必須要把我從他的手上解救出去。”

“媽咪,他是誰?還有,你這是被綁架了嗎?”小人打著哈欠一連拋過來兩個問題。

“臭小子,你明知道的,對,他就是綁架了我。”英子惱,這父子兩個一個比一個能惹她生氣。

“呃,既然是綁架還讓你打手機?媽咪,你聯系兒子是要交贖金嗎?”陌景欒不怕事大就怕事小的笑眯眯的問過去。

“陌景欒,我警告你,你可是我親生的兒子,昨晚你答應了今天早上要來解救我的,這都中午了……”英子抗議。

“媽咪,你是大人了,其實你應該自己解救自己,而不是要靠我這個才五歲的小朋友。”

“……”英子拿著手機無言了。

“再有,我一早去了你那裡的,可你睡在爹地的懷裡無限陶醉,那樣少兒不宜的畫面我只看了一眼就不敢看第二眼了,不然我怕我會長針眼,所以只好先退出去了,我不是不救你,而是覺得你好象並不需要我救你。”

“你來過了?”英子急,但是對於陌景欒說出來的所有的話語,她都覺得那小子是做的出來的是可能的,只要他想,就沒有他不敢做的。

“是的呀,一大早就去了,什麼也沒做成的回來睡了一個回籠覺,又被你給吵醒了。”小東西的起床氣被挑了起來,無限懊惱的控訴英子這個媽咪呢。

英子囧,好半天才吼過去一句,“你到底幫不幫?”

她這一吼,陌景欒才乖了些,“幫,媽咪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只要你想做,不管對和錯,兒子一定支持。”

這還差不多,可英子就有種陌景欒這是在損她的感覺。

她錯了嗎?

沒錯。

不管簡非離有多好,她都不想跟他有染,此一刻媽媽墜樓的畫面襲上腦海,她閉了閉眼,輕聲道:“他在煮午餐,你過來,然後帶點那東西過來,我們就可以離開了。”

“媽咪,那東西是用來對付壞人的……”簡非離不是壞人吧,是他爹地。

“用一次對他也沒什麼損害,你動作快些,馬上過來。”英子催促,急了。

“好咧,媽咪這是想要我快點過去趕上跟你們一起午餐嗎?”陌景欒大言不慚的問過來,他正餓著呢。

“快點,馬上過來。”耳朵裏是房間門外傳來的低低的腳步聲,英子急忙說過,隨即掛斷電話,正好門開,簡非離頎長的身形斜倚在門楣上,一身居家服襯著他完全一付居家男人的味道,卻依然溫文爾雅,“有電話?”

“景欒一會過來。”英子也不瞞他,不然他若是把孩子給擋在門外,那就慘了,她估計只要他不同意,她現在是休想走出這間公寓的,這一點,她一點也不懷疑簡非離的能力,所以,才不敢妄自開逃。

到時候,若逃不出去再被逮回來,只要一想到昨晚上男人對她的‘催殘’,她就覺得自己的‘下場’一定會很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