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4章番外:勾夫手記(139)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16:31
A+ A- 關燈 聽書

“簡非離,你幹嗎?”英子惱,還以為是簡非離掛斷她與景欒的電話呢。

“你想我幹嗎?”簡非離低低笑,直接就歪解了英子話語中的意思,這會子他已經認定了景欒那個小東西是知道他是他的父親了,便是因為知道,所以之前在AM和現在在T市,那小東西才會與他數度親近。

英子白了他一眼,忽而就掀開了身上的被單準備下床,可也只是一個動作罷了,轉而就停了下來,懊惱的感受了一下被單下的身體,她之前睡得真沉,居然什麼也沒穿,扭頭看地毯上的衣服,橫七豎八的躺著,那些都是昨天穿過的,洗了澡的她一點也不習慣穿早先穿過的衣服,腦子轉了轉,她扭頭看向衣櫃,然後,突然間又是起身,手上一個漂亮的動作,便扯著被單裹住了自己的身體,只是抱著試一試看的態度,英子走向了臥室的衣櫃前,以前住這裡的時候,她的衣服都是放在這個衣櫃裏的,如今,衣櫃還在,她只希望自己當年離開時沒帶走的穿得七八成新的睡衣和衣服還在,那麼,她就不用繼續光著了。

英子的速度極快,等簡非離從床的另一側下床繞過來的時候,她已經打開了櫃門。

一整排的衣服乾淨整潔的掛在櫃子裏,全都是她當初留在T市沒有帶走的,有留在這個櫃子裏的,也有留在簡非離公寓的,如今已經全都被整理後集中放在了這個熟悉的櫃子裏。

怔怔的看著櫃子裏的衣服,回想自己當初明明是把這裡賣了的,“阿郎,為什麼?”她以為他當時會恨她與方諾言‘走’到了一起,然後再也不理會與她有關的一切,直接把她拋諸腦後呢,卻是在今天回到了T市後才知道她當初離開後他直接就買下了她賣掉的公寓。

“不為什麼。”簡非離淡淡的。

“你騙我。”英子卻是篤定了簡非離沒有說實話,他一定是在騙她。

簡非離苦笑了一下,他能說他當初之所以買下了這間公寓,完全是因為怎麼也放不下生命裏的第一個也是唯一的一個女人嗎?

即使是以為她與方諾言有一腿,他依然放不下。

那是一種無法言說的情感,只有他自己最懂。

“阿郎,到底為什麼?”心口在狂跳,在打開櫃子看到裡面的內容時,英子真的被感動了。

簡非離長臂輕輕環住了英子的腰,“景欒是我的孩子對不對?”他輕聲轉移了話題,只要確定了景欒是他的,那麼,英子和景欒都別想從他的眼皮子底下再溜走。

“阿郎,景欒只是我的孩子。”英子死也不承認,因為她很清楚的知道,以簡非離的強勢,他若知曉了,一定不會放過她和景欒的,那她一輩子的夢,豈不是就再也做不成了?

她不要。

“那他的父親呢?別告訴我是方諾言。”想到景欒的長相,若以長相來判斷的話,說方諾言是景欒的爹地真的是有些太牽強了。

英子結舌,這還真不能說景欒是方諾言的孩子,太不象了。

小手輕扯開落在小腹上的大手,簡非離倒也隨意,她扯他就順從了她。

英子漫不經心的挑了一件以前與簡非離在一起時經常穿的睡裙,這才要往洗手間走去。

她扯開他的手,他沒有理會,可是要從他的身邊逃開,簡非離卻是萬萬不許的,大手一捉,便捉住了英子的手腕,“你不說,就代表是默認了。”

“不是方諾言,可也不是你。”

“呵呵,景欒那麼象我,你怎麼解釋?”簡非離也不急著逼她承認,一句一句,步步攻心。

“跟你長的象的男人多了去了,我當初跟你一起,就是因為你象極了我喜歡的那個男人。”英子略略了沉銀了一下,低低淺淺的開口,反正,她是打定了主意要撇清景欒與簡非離的關係,至於長相嗎,其實這樣解釋真的很好了。

“呃,既然你有喜歡的男人了,為什麼第一次不是給他而是給了我?”英子的第一次給了他,這個,簡非離很確定,這一問,也是相當的犀利。

“這個簡單,他那時不能人道。”英子說完,便又掙了一下,“別鬧,我穿睡裙。”

“你穿不穿我都看過了,這裡只有我與你,你覺得有穿的必要嗎?”簡非離薄唇緩緩貼近英子的耳廓,清清淺淺的聲音如同清泉一般流進了英子的耳朵裏,可是他說的話卻是那麼的欠扁,但她偏偏對他毫無辦法。

“不管有沒有必要,都是穿著才舒服。”

“好,穿了可以再脫,我親自給你脫。”簡非離大手再度用力的一扯,這一次扯的可不是英子,而是她身上圍著的被單,被單散開,刹那間就暴露出英子興感到極致的身材,也許是常年堅持鍛煉的結果,英子的肌膚不止是難得的保持著白皙,更重要的是那種异於其它女人的健康膚色還有力量感,很惑人。

尤其是惑男人。

“簡非離,你變態。”英子不知是怒了還是惱了,總之被男人扯得身上清潔溜溜她真的很不習慣,畢竟,她與簡非離分開已經有五年多了,那可是不短的時間,所以,她此時還不習慣在他面前光著。

“還有更變態的,要不要試試?”簡非離根本不為所動,黝黑的眸此時正上上下下的掃過英子的身體,她嬌軟的身形無一不落在他的眼裡,雖然不久前才要過她,可是當此刻什麼也不做的只是看著她的時候,他居然就又有了反應。

果然,**之門是不能隨意開啟的,否則,一旦嘗到了鮮,就再也不可收了,就象當初他試過她之後就上癮了一般,從此放不下。

英子無言了,原本是要去洗手間換上睡裙的,這會子就覺得沒必要了,就象簡非離自己說的一樣,她穿或不穿他都是早就看過她了,於是,乾脆就當著簡非離的面穿上了睡裙,有了布料的遮蔽,她這才長舒了一口氣,“我要給景欒打個電話,你去客廳看電視,好不好?”

“不好。”簡非離否定,就許女人虐他一次次,不許他回虐女人一回回嗎?

英子想到景欒之間掛斷的電話,那孩子還算有良心,至少知道她心中所想,知道她還不想與簡非離複合,所以,才在即將觸底的時候及時的收了手,可現在,她逃不過簡非離了,沒有兒子的幫忙,她覺得這事有些麻煩,想一想,還是要借助兒子的力量比較穩妥,否則,與簡非離呆在一起的時間越久,她越不確定會發生點什麼。

眼看著簡非離根本不給她面子的半點也沒有去客廳的意思,英子等不及了,也不管他是不是在場了,拿過手機就發了一條簡訊給陌景欒,用的全都是只有在沙州島生活過的人才能懂得的話語,其實也就是暗語。

簡非離看著她打過的字,他看不懂,但是卻能猜出來,很明顯這是英子在搬景欒這個救星呢,淡淡的一笑,“除非你讓景欒來見我們,否則,不管他做什麼,你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從現在開始,我到哪裡你就也到哪裡。”

“簡非離,那你不用上班嗎?”英子磨牙,真想與他來一場勢均力敵的比賽,可是一想到他的手段,她又算了,最好不要惹上他這頭獅子,否則若是獅子發怒了,後果一定很嚴重。

“用,我上班你上班。”簡非離目光掠過英子狡黠的大眼睛,他是要吃定了她。

“那你下班我也跟你一起下班嘍。”

“對。”簡非離低低笑,男xin的氣息噴吐在英子的小臉上,泛起一片片的癢。

“那若我不樂意呢?”英子靜靜的看著迎面的男人,有些想不到他居然也有這些手段。

“在景欒出現之前,你沒有其它選擇。”

“呵呵,那我們拭目以待。”突然間,英子就喜歡上了這個遊戲,簡非離要霸著她,而她卻是要逃離開他,她與他,他强她也不弱,所以,遊戲才特別的有挑戰xin。

好玩。

多少年沒有遇到這樣旗鼓相當的對手了。

當然,她這邊的旗鼓相當是要算上陌景欒這個幫手的,她相信只要那孩子說他今天上午會到,那就一定到的。

望著她的意氣風發,簡非離眸色加深,長臂輕輕一帶,帶著英子重新又滾到了臥室的大床上,他只想要她一輪又一輪,怎麼也要不够……

飯店裏,陌景欒皺眉看著英子發給他的暗語,媽咪這還想著讓他幫忙逃過爹地呢,他就不懂了,其實爹地看起來也挺不錯呀,似乎好象爹地連對孟子悅那個女人都沒有動心,媽咪這是撿到寶了呢,可媽咪不珍惜他能怎麼辦?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不能凉拌,他陌景欒的字典裏從來也沒有凉拌這個詞彙。

“明天早上,等我。”回了這樣一句暗語,再想一下媽咪此時是跟爹地在一起,小東西關了手機,直接美美的睡覺去了。

明天的事明天再說,山人自有妙計。